271.第271章

    跑了许久。

    “我们休息一会吧。”她呼呼喘气。

    “好。”李牧笑。

    他们停下跑步机,一起下来,开始做拉伸运动。

    “FF,教练说要经常做拉伸运动,这样身材不容易走形。”她开始压腿。

    李牧从后边捧住她的屁股:“对。”

    “变态,干嘛?”

    “帮你。”

    “唔,真是的。”

    “多好。”

    “好什么好。”

    “很好。”

    “回去吧。”

    “好。”

    他们换上衣服,从健身房出来,准备回家洗澡,然后大吃一顿。

    走回家。

    两个人在浴室内洗澡。

    水流冲刷她的身体,将身上的汗腻全部冲掉。

    李牧用手弄了点沐浴露,打成泡沫,擦在她的身上,一边按摩。

    “FF,手法不错。”她坐在小椅子上,任由他抚摸身体。

    “当然,以前学过一点。”李牧用掌心揉捏她的肌肉。

    他感觉到她的肌肉很有弹性,应该是锻炼的效果。

    “呼,明天是22号。”她转头看他。

    “嗯,是啊,明天要做什么?”

    “工作呗。”

    “什么工作?”

    “秘密,肚子好饿。”

    “我现在就给你做饭。”

    “定外卖吧,我要吃猪蹄。”

    “好吧。”李牧起身,冲掉身上的泡沫。

    他走出房间,拿起手机,给附近的猪蹄店打了电话,定了一份猪蹄。

    “FF,订好了?”她穿上干净的衣服走出来。

    “嗯,一会就到。”

    她打开电脑,用鼠标点击电影文件夹,点开一部电影看。

    “看什么呢?”

    “电影啊。”

    “又看这种?”李牧坐在她身边,把手伸进她衣服里。

    “喜欢看。”她晃动身体。

    叮咚。

    门铃响起。

    李牧拿着现金出去,接过包装袋。

    走进屋内,把食物放在沙发前的桌子上。

    “FF,快吃吧。”

    “好。”李牧夹起一块切好的猪蹄,就着凉拌韭菜吃了下去,味道还不错。

    两人吃完之后,一起看电影。

    “我该走了。”她忽然说。

    “这么快?不住这吗?”李牧说。

    “不行,还是得回去,最近出来的太频繁了。”她起身笑。

    “好吧,你又不是囚犯。”

    “那也是,笨蛋,啵,晚上给我打电话。”

    “好。”李牧抱住她。

    她再次吻住他的唇,然后分开,眼神却微微一黯。

    李牧将厚厚的羽绒服递给她,替她围上围巾,拍拍她的小脸。

    “FF,我走了。”她咬一下唇瓣。

    “我送你。”

    “嗯。”她睫毛轻颤。

    李牧送她到楼下,看她坐上出租车,才上了楼。

    回到家里。

    他看一眼空荡荡的客厅,不知为何有种泛空的感觉,要是她如此消失,会是什么样呢?

    “应该不会,是我想多了。”李牧挠挠头。

    他看一眼手机的屏幕,打开kakaotalk图标。

    点开她的头像,她换成了一只Ryan的图标,签名则变成:“凛冬将至。”

    “小笨蛋,你是史塔克家族的吗?”李牧忍不住笑。

    他将桌上的剩余食物收拾好,放进冰箱里。

    打扫了一下屋子,他拿出一本书,走到窗前坐下,看城市的夜景。

    夜仿佛披上一层黝黑的毛毡,深沉中带有一种粗犷。

    嗡嗡。

    手机震动。

    屏幕上出现她的信息:“到家了,你呢?”

    “正在看书。”李牧拍一张书的照片,发送。

    “FF,看书啊,没想到是这么认真的学生,唉,这几天我们不能见面了。”

    “怎么了?”

    “就是那样,差不多一个星期。”

    “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知道,其实不是大事,只是暂时不能见面,不过我们可以用手机聊天。”

    “好吧。”

    “笨蛋,对不起。”

    “没事,以前也经常见不了面。”

    “不是这样,或许我们以后……”

    “以后?”李牧蹙起眉头。

    “嗯,虽然是一个星期,也不知道到底是多久,唉。”

    “为什么?”李牧疑惑。

    “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我会努力的,尽快和你见面,如果真的受不了,可以找别的女人,我不介意。”

    “……”

    “嗯,如果喜欢上别人,记得告诉我。”

    “怎么会。”

    “喜欢别人不是更好?和我在一起就会经常这样,有的时候是一个星期,有的时候是几个月,或许是一年也说不定。”

    “一年?”

    “嗯,所以你能忍受吗?一年时间足够忘记彼此。”

    “不知道。”李牧说。

    “所以,其实找别人也可以,我真的不介意。”

    “不介意肯定是假的。”

    “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

    “就是说一个月不见面。”

    “很难受。”

    “但是这种情况会经常有,真的,我不是在骗你。”

    “有手机就可以。”

    “真的吗?笨蛋,我们都做不了那事,你不会很饥渴?”

    “还好,我又不是动物。”

    “上次不是说恢复了。”

    “嗯。”

    “那怎么办?万一你和别人那样了,我会嫉妒。”

    “你不是说不介意。”

    “嗯,不介意,只要你说不想再见我的话,我们可以断了所有联系。”

    “……”

    “我们现在又不是恋爱。”

    “不要这么说。”李牧看一眼窗外。

    “对不起,只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好乱。”

    “怎么了?”

    “唉,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

    “算了,笨蛋,到时候再告诉你。”

    “一个星期吗?”

    “嗯,可能还要更长,可以等吗?”

    “可以。”

    “其实也可以做别的。”

    “什么?”

    “我可以一个人到你常去的咖啡店,在那里留下字条。”

    “……”

    “怎么了?”

    “没有,那好吧。”李牧说。

    “对不起,只是真的不能和你见面,最近。”

    “和别人呢?”

    “如果是sun她们,没有问题。”

    “嗯。”

    “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这句话,小笨蛋,你开心就好。”

    “开心不起来。”

    “为什么?”

    “唔,我也不知道,唉。”

    “我更不知道。”李牧苦笑。

    他真的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也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我们可以视频。”

    “知道了。”

    “笨蛋,如果你不开心,我也开心不起来。”

    “我很开心。”李牧说。

    “骗人,现在肯定很生气吧。”

    “真的没有。”

    “唔,我们这几天太亲密了,早知道不该经常去你那里,不然还能和你偶尔见面。”

    “你又不是间谍。”

    “唉,要是间谍那就好了。”

    “为什么?”

    “可以和你天天住在一起。”

    “是吗?”李牧摇头。

    “嗯,原谅我。”

    “从来就没有怪你,你又没有骗我什么。”

    “对不起,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知道之后呢?”

    “那个时候,或许和现在一样,你能忍受吗?或许要这样几年,结婚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嗯。”

    “你父母要是让你结婚怎么办?”

    “没事,我是我。”

    “这样不好吧。”

    “还好,他们有他们的生活,我也有我的生活。”

    “真是任性的笨蛋,唉,我会尽快的。”

    “没事,十年么。”

    “现在快到一年了,笨蛋。”

    “嗯,时间真的很快。”

    “不会让你等太久,我感觉五年就够了。”

    “是吗?”

    “嗯,但也不知道,或许真的要十年呢,那个时候我就很老了,会不会嫌弃我?”

    “肯定不会,我那个时候也老了。”

    “男人是越来越有味道。”

    “谁知道呢,有的人是越来越没有味道。”

    “那你肯定是没有味道的那种。”

    “或许。”

    “那样就没有人和我抢你了。”

    “对。”

    “唔,以后只能电话联系了。”

    “嗯。”

    “笨蛋,喜欢我吗?”

    “喜欢。”

    “但我会抛弃你,如果到了某天。”

    “没事。”

    “那也会喜欢我?”

    “对,天生如此。”

    “哪有天生的,真不懂喜欢我哪里,其实比我漂亮的很多,如果把所谓的光环摘下来。”

    “那又有什么关系。”

    “笨蛋,谢谢你。”

    “谢什么?”

    “喜欢我。”

    “不用,喜欢就是喜欢。”

    “不会痛苦?”

    “嗯。”

    “我不喜欢你的话,真的没事?”

    “能有什么。”

    “还真开朗。”

    “还好,不过这几天会忧郁一下了。”

    “切,不是说很快乐?”

    “快乐的忧郁。”

    “唔,真的不想这样,唉,但是没办法。”

    “我知道,不管怎么样,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我就是杀人犯也无所谓?”

    “对,我会陪你杀人。”李牧说。

    “那你真的太坏了。”

    “从来没说我是好人。”

    “这样别人会讨厌你的。”

    “没关系,为什么要让其他人喜欢?”

    “唔,奇怪的笨蛋。”

    “你也很奇怪。”

    “喜欢真的没有理由吗?”

    “嗯,有理由是因为不够喜欢。”

    “FF,笨蛋,我现在没有理由。”

    “我也没有理由。”

    “希望快点熬过去,到时候我们可以再见面了。”

    “嗯。”

    “FF,很开心。”

    “千万不要伤心,不论发生什么,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记得告诉我,我永远站在你的一边。”

    “知道了,FF。”

    说了良久。

    她说有些困了。

    李牧讲了故事。

    她很快入眠。

    “呼,呼。”呼吸声越来越深。

    李牧挂断电话,看一眼屏幕上的照片,再看一眼深沉的夜色,走进屋内,沉沉睡去。

    时间一转。

    便到了23号。

    中午时分。

    李牧正在和王耀一起吃饭。

    “周三啊,很快又到周六了。”王耀正在吃海鲜面,红色的油腻涂满他的嘴唇。

    “嗯。”

    “嘿嘿,这周六我要去滑雪场。”

    “是吗?”李牧抬头看他。

    “嗯,约了几个漂亮的女生一块去,嘿,我同学介绍的,梨花女大的。”他伸出舌头,舔过嘴唇上的油腻。

    “哦。”

    “要不要一起?最近不是一直在家?”

    “算了,我就喜欢一个人呆着。”

    “你还真是闷。”王耀喝一口可乐,打了一个饱嗝。

    “嗯,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李牧拿出手机。

    “那个小妞不和你联系了?”王耀嘿嘿笑。

    “不知道,到现在也没信息。”李牧看一眼手机,他发送的信息一直显示未读,从昨天开始。

    “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她这是想分手的征兆。”

    “已经分手了。”李牧翻白眼。

    “是吗?那不更好,直接找别人算了,我真的不理解,世界上有这么多美景,你却非得沉浸在一个地方。”王耀摇摇头。

    “不喜欢流浪。”李牧竖起中指。

    “靠,流浪多好,我想周游世界。”王耀耸肩。

    “你自己去吧。”

    “一会要不要去全昭妍家。”

    “看看吧。”

    “去吧,她可是邀请你了,人家生日,也得祝贺一下,她可是帮了你很多次。”

    “是吗?是帮你吧。”李牧眯眼睛。

    “哈哈,是吗?”王耀挠挠头。

    “对。”李牧翻白眼。

    “走吧,反正也没意思,你回家除了呆着也做不了什么,她也吃不了你,你们之间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

    “嗯,我想想。”李牧再次看一眼手机。

    “走吧,就去吃点饭。”王耀笑。

    “好吧。”

    李牧起身。

    他们结完账,走出饭店。

    街道上人来人往,没有她的信息,不知为何有种奇特的感觉。

    总觉得四周的一切显得越来越透明,就像她的眼睛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也没有了动静,原先的kakaotalk群解散了。

    “一切都在一瞬间改变。”李牧抬头看着天空,上面漂浮着几缕云絮,恰好挡住太阳,阴影代替了阳光。

    “你在胡扯什么,快点走。”王耀在后面推李牧。

    街道依旧繁华。

    便利店、饭店和商店鳞次栉比,它们交错成让人无法理解的音符,明明熟悉无比,却让他感觉到一种陌生。

    难道原先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幻觉,他有些搞不清楚。

    走进地铁站。

    李牧闻到了米肠和年糕的味道,还有鱼糕的气息,人们的呼吸,还有脚步声,不停触及他的肌肤,似乎想要挤进他的身体。

    世界在发生一种迅捷而猛烈的变化,只有他一个人迟钝地停滞在某个时空,和人群们渐渐疏离。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砰。

    水瓶落地的声音。

    他微微惊醒。

    “喂,你干嘛一直站着,快点走啊,小子,你是疯了?”王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从小到大,最后的音符大的震动灵魂。

    “没有,只是想了点事情。”李牧微笑,只是心脏位置似乎缺失了什么东西,那到底是什么呢?

    走进地铁。

    人不是很多,他和王耀坐在地铁的座位上。

    他看一眼良久才闪烁一次的灯光,总觉得熟悉而陌生,那些灯光有些刺眼,像是刺猬一样不停刺入他的瞳眸里,似乎在提醒他某件事情。

    “怎么了?”王耀推一下他。

    “你觉得圣诞节还有几天?”李牧低头看一眼左手,无名指上是一个铁环。

    “不知道,不过你到底怎么了?”王耀蹙眉。

    “只是觉得少了什么东西,很奇怪的感觉。”李牧抬头笑,看着他对面的窗上映出的人影。

    “你一直少东西,那就是青春!”王耀拍拍李牧的肩膀。

    “是吗?”李牧转头看他。

    “不要想那么多,话说全昭妍真的很漂亮,我的话,早就投降了,即使不能发展感情,肉体上发展一下也不错。”王耀舔舔嘴唇。

    “我又不是原始人。”李牧用肘部顶一下他的肋。

    “靠,很疼好吗?你那里是锥子?”王耀揉揉胸。

    “嗯。”李牧笑。

    只是心里像是缺了一块,总觉得有一种无法填补的感觉,整个人像是缺失了某种重要的东西,但那到底是什么?

    他忽然想起第一次和她见面的情景,所有的记忆明明那么模糊,这一刻却清晰无比地出现,他还记得那时候她说的第一句话。

    盲人餐厅里,她说:“killer。”

    那是他们定下的暗号。

    杀手吗?

    她的声音很好听,身上的味道也很香。

    他遇到过许许多多的人,声音这么好听的,却只有她了,为什么他到现在才会发现呢?真是奇怪。

    地铁轻轻晃动,李牧感觉到记忆似乎也随之摇摆。

    很多事情在改变的时候是有征兆的,但也有很多事情在改变的时候是没有征兆的。

    这到底是为什么?

    “小子,别发呆了,到了。”王耀拍一下李牧的大腿。

    “嗯,走吧。”李牧笑。

    他们走出地铁站。

    外面的天空很蓝,天空晴朗的不可救药,让他有种不知名的愤怒和厌恶。

    “今天可以大吃一顿了。”王耀搓手。

    “嗯。”李牧随口回应。

    “不过还真奇怪。”

    “什么?”

    “这几天的天气,那几天明明一直下雨,忽然晴了,然后一直是晴天,这鬼天气还真捉摸不透。”王耀抬头望天。

    “本来就这样。”

    “嘿,我最近在看《黑吃黑》。”

    “哦。”

    “里面相当刺激,Hbo不愧是付费台,子频道出来的剧尺度也这么大。”王耀舔舔嘴唇。

    “嗯。”李牧随口说。

    “不过我们国家的禁片太少了,要是来个分级制度就好了,现在弄得太笼统,拍的东西基本上都按照少儿标准来。”王耀叹气。

    “嗯。”

    “喂,你就会说嗯,靠,能不能说点有用的。”

    “没有人会听你的建议。”李牧向前走。

    “靠,就不能有点理想?”

    “可以。”

    “那你还说我。”

    “我不是一直听你发牢骚。”李牧笑。

    全昭妍自己住在一间公寓里,他们终于到了她家所在的楼。

    “有钱就是好,你看人家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王耀半眯眼睛。

    “那就挣钱。”

    “要是富二代就好了,我就天天吃喝玩乐,包一两个女明星,玩几个嫩模,偶尔擦一点绯闻,永远不结婚,周游全世界。”王耀说。

    “别做梦了。”李牧摇头。

    坐电梯上楼。

    他们敲门。

    很快门打开,李牧看到一个短发女前辈,他和她打了招呼,和王耀一起进去。

    全昭妍住的公寓相当大,据说是她自己买的,装修简洁干净,没有王耀口中那么华丽,应该说很适宜。

    “来了?”全昭妍走过来笑。

    今天来的人不是很多。

    除了王耀和李牧,一共才来了七个人,其中三个是全昭妍一个班的,还有四个是她以前的朋友。

    她们打扮得都很不错,说起话来也颇为有趣。

    虽然李牧和其中几人是第一次相见,聊得还不错。

    聊得话题很多,无非是八卦、明星,天文历史也在其中。

    “新西兰的SauvignonBlanc,很奔放的味道,就像充满野性的陪酒女一样,我朋友送的。”全昭妍拿起一瓶红酒,拧开螺旋盖。

    “生日的时候很适合奔放。”李牧笑,不过这酒的中文名字倒是很有诗意,周雪告诉他叫做长相思。

    “也对,每年就这么一天。”全昭妍笑笑。

    王耀正在品尝海鲜,她的桌上没有红肉,除了中央的小蛋糕,都是海鲜和水果。

    接下来。

    全昭妍替大家倒了酒,接着吹灭蜡烛之后,开始吃。

    她今天没有喝很多酒,这让李牧颇为意外。

    李牧和王耀之间隔着几个女人,全昭妍则坐在他身边,敬他一杯酒。

    按照周雪的说法,这种酒酸度偏高,那种自带的泼辣味道,很有意思。

    可惜,李牧尝不出来。

    “今天怎么没见到她?”

    “有事。”李牧笑。

    “是吗?真是可惜,本来想请大家一起来的。”全昭妍摇摇头,长发随之而动。

    “没关系。”李牧说。

    “今天多喝一点,不要和我客气。”全昭妍走进一个房间里,不一会推出了一辆小车,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酒。

    威士忌、伏特加、香槟、红酒和白酒,应有尽有,王耀看得目瞪口呆。

    “那现在开始吧。”全昭妍微笑。

    其他人收拾好桌子,把酒全部放到了桌上,接着拿出了好几个杯子。

    李牧蹙起眉头,只是其中的半瓶,估计也够他受了。

    但不知为何,他却有种想要喝醉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好,他本来不该这样,明明是一个理智主义者,怎么可以违背自己的信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