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第269章

    第二天。

    一缕斑斓的阳光透射而入,落在李牧的眼睑上,在上面形成一小片阴影。

    他感觉到黑暗中升起一种淡淡的红色,仿佛整个人陷入无尽的红色海洋。

    睁开眼。

    他看到一片朦胧的光雾,那是阳光透射进窗帘的效果。

    他打了一个哈欠,一下坐起。

    床边的桌子上是他的手机,手机外壳是小黄人的模样,点开屏幕,上面是K和他的照片做的屏保。

    看一眼时间,现在是早上七点多。

    他昨天睡得很香,做了一个香甜的美梦。

    梦中遇到了一个可爱的少女,毫无疑问当然是K。

    嗡嗡。

    手机震动,屏幕上浮起一段信息。

    黄色的kakaotalk标志浮起。

    “早安,起来了吗?”

    “早安。”李牧点进kakaotalk里面。

    “唔,昨天梦到你了,啊呼,身体好舒服,昨天玩的太开心了,睡得特别香。”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她脖颈以下的照片,一件白色小背心,还有斜挎在胳膊上的黑色吊带,上面还有清晰的花纹。

    “那就好,今天也很性感。”

    “嗯哼,那是当然,FF,现在要去刷牙了,你也快去吧。”

    “好。”李牧准备起床。

    手机震动。

    视频邀请。

    李牧接下。

    屏幕上出现她嘴巴以下的部分,可以看到一小片沟壑。

    “很棒。”李牧说。

    “切,一起刷牙。”

    “好。”

    “今天要练习,也不知道能不能和你聊天了。”

    “没事。”李牧说。

    “没有我,你不是很无聊?”她的嘴角翘起。

    “还好,没有那么无聊。”李牧笑。

    “真是个坏蛋,还以为会无聊呢。”屏幕上的场景变换。

    她似乎来到了客厅,接着走进浴室。

    他看到了一个小杯子和一个牙刷,牙刷上面的毛卷了起来。

    “牙刷要一个月一换,不要总用一样的。”李牧说。

    “知道了,笨蛋。”她拿起牙刷,在上面抹上黄色的牙膏。

    “牙膏是黄色的?”

    “嗯,维生素C牙膏,保护牙龈。”

    “看起来像粑粑。”

    “才不是,变态。”

    “好吧。”

    唰唰。

    刷牙的声音响起。

    李牧边看屏幕,来到了浴室,他也开始刷牙。

    刷完牙,准备洗脸。

    “笨蛋,你不用洗面奶?”

    “用手随便洗洗就行。”

    “那可不行,我上次是不在你家放了一个草莓味的洗面奶吗?记得用那个。”

    “好吧。”李牧拿起草莓味的洗面奶,在手上挤了一点。

    打出泡沫之后,在脸上摩擦。

    “FF,你现在像是吸血鬼。”

    “吸血鬼也没有这么白。”李牧半眯眼睛,看镜子里的自己。

    “哎呀,我现在要洗澡了。”

    “洗吧,我不会偷看的。”

    “切,谁知道呢。”

    屏幕一白,上面出现浴室天花板的画面,上面有明亮的取暖灯。

    “好吧。”

    水流声响起。

    李牧此刻能够想到K正在洗澡的场面,想到这里他裤子上就隆起了一个小包。

    “我的自制力越来越差了。”李牧摇摇头。

    他开始洗澡。

    没想到,手机上传来一丝奇怪的声音。

    “笨蛋,早上又那样,我看到你那个东西了。”

    “……洗完了?”

    “没有,这里可以看到。”

    “好吧。”

    李牧继续洗。

    “你还真不害羞。”

    “我们之间也不需要害羞啊。”李牧说。

    “FF,那也是,一会干嘛?”

    “做早餐。”

    “FF,我一会要吃你做的小菜。”

    “对了,小菜吃完了没有?你们家里可是三个人。”

    “FF,快吃完了,SUN说自从吃了你做的东西,其他东西都不好吃了。”

    “是吗?”

    “嗯哼,她今天要去乐天百货。”

    “嗯,既然快吃完了,我再给你们做吧。”李牧说。

    “FF,你和我妈妈一样。”

    “我可是男人。”

    “那也是,总是做好吃的给我,哎呀,感觉会胖。”

    “那也没见你变胖。”

    “不知道,越来越瘦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或许是你太可爱了,上帝也不愿意让你变胖。”

    “切,明明不信上帝。”

    “嗯。”李牧笑。

    洗完澡之后,李牧穿上新衣服,来到厨房。

    屏幕上出现她湿漉漉的头发,还有粉嫩的嘴唇,即使没有打上唇膏,她的唇瓣依旧很吸引人,她的素颜很棒。

    “看什么呢?”

    “你啊,脸还真白嫩。”李牧说。

    “因为经常护理啊,想要变得漂亮,就要努力。”

    “你不努力也很漂亮。”李牧打开冰箱,拿出食材。

    “FF,别忘了喝梨汁。”

    “好。”李牧拿出一袋梨汁,用剪刀剪开,然后喝下去。

    接着开始做菜。

    “哇,你做菜好厉害。”

    “还好。”

    “认真的模样很性感,FF。”

    “我的性感深入骨髓。”

    “自恋到骨髓里面,变态。”她似乎也来到了厨房。

    “你也要做菜?”

    “嗯哼,我要做好吃的煎蛋。”

    “你做的煎蛋确实很棒。”

    “FF,下次再给你做,以后结婚之后,你教我做饭,那我就可以每天给你做饭了。”

    “好。”

    “FF,我是不是很棒。”

    “嗯,作为妻子和女朋友,你都是完美的。”

    “作为母亲呢?”

    “我们又没有孩子。”

    “FF,我是说假如。”

    “那你肯定也是最好的母亲。”

    “那当然。”

    电话那边出现一个专门煎蛋的小容器,这是她常用的东西。

    刷上一点橄榄油,她开始煎蛋。

    李牧的蛋炒饭也做好了,自己一个人吃的时候,他习惯简便一点,从冰箱里拿出小菜之后,他再拿出一小盒牛奶。

    她也准备好了早餐,T和sun似乎起床了,她们身上挂着睡衣,坐到了一边,可惜看不到她们的脸庞。

    “快吃吧,FF。”

    “大妈,早上又吃面包吗?烤火腿很不错。”

    “nice的早餐。”

    李牧听到sun和T的声音。

    “笨蛋,我们要吃早餐了,你也快吃哦。”

    “好。”

    Sun和T看到手机上的李牧,挥手打招呼。

    “早安,狮子熊。”两人说。

    “早安,两位疯淑女。”李牧也挥手。

    视频通话中,他们开始享用起了早餐。

    吃完早餐。

    李牧下楼。

    周雪正在等他,她的气色越来越好了。

    “hi,小子,早。”

    “早安。”李牧坐到副驾驶座上,他发现里面的味道比以前清新了很多,看来周雪不喝酒以后带来了空气的清洁。

    周雪开车,放上一段美国民谣。

    她说民谣是相当随性的音乐,在音乐中可以找到最本真的自己。

    李牧继续和K聊天。

    “知不知道鲍勃迪伦拿了诺贝尔文学奖?”周雪说。

    “这不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也没太久,真没想到他能拿到,简直不可思议。”

    “政治的博弈么。”李牧笑。

    “不过我可是很喜欢鲍勃迪伦。”

    “喜欢吧。”李牧说。

    K说,她正在伸展腰肢,练习简单的瑜伽。

    “多练练,这样柔韧性就更好了。”李牧说。

    “变态,是想做那种事情的时候用吧。”

    “对。”李牧不否认。

    “哼,所以你是一个变态。”

    “是。”

    “今天加油,变态。”

    “好。”

    “fighting!有时间记得给我发信息。”

    “好,今天要工作一天,然后和朋友们喝酒。”

    “知道了,唔,现在不能聊天了,我要忙了。”

    “好。”

    “啵,晚上再聊。”

    “好。”

    K不再回复。

    李牧关掉屏幕,把手机揣进兜里。

    车终于到了地方。

    李牧走进饭店里,早来的员工们和他打着招呼,他换上衣服,坐在更衣室的椅子上。

    金峰和崔相哲也刚好进来,他们身上传来一丝烟味,估计是刚才出去抽了一根烟,他们开始换衣服。

    换好衣服后。

    李牧和他们闲聊,离工作还有一小段时间。

    “我老婆最近更年期,没事就发火,唉。”金峰揉揉额头。

    “很快就好了,也就一两年,给她买点补充身体的药。”崔相哲拍拍金峰的肩膀。

    “嗯,到了年龄都那样,我妈妈以前也是。”李牧安慰。

    “好吧,希望能快点结束,最近还真是越来越不好过了,真希望那个女人能够快点下野。”金峰叹一口气。

    “昨天的游行你去了?”崔相哲问。

    “嗯,去了,人很多,我还带了儿子去。”金峰摸摸嘴唇。

    “不是很危险?”李牧说。

    “还好,我们也不是什么武装起义。”金峰笑笑。

    到了时间。

    他们走进厨房内,金峰拿起一麻袋洋葱放进热水里,崔相哲则开始打鸡蛋,准备和面。

    李牧开始煮饭,拿起厨房内的大锅,往里放了米,然后用水冲洗。

    忙碌的一天终于开启。

    随着饭店开门,客人们陆续进来,加上今天是周日,人格外多,李牧在厨房内挥汗如雨,手脚齐动。

    厨房内很快被热气填满,就像桑拿房一样。

    上午很快过去,中午他们基本上吃不了饭,下午一两点开始才空出时间吃饭。

    李牧吃着自己做的炸酱面,一边望着厨房里的火发呆。

    接着继续干,到了晚上才结束。

    大家互相说了辛苦,便换好衣服出来,李牧拿着手机看上面的信息,K给他发了一个电梯自拍照。

    李牧回复她的信息:“刚下班。”

    嗡嗡。

    手机立刻震动。

    “FF,知道了,我刚才在练习,现在玩手机呢。”

    “电梯自拍照很好看,你的头发真是越来越长了。”李牧走出饭店。

    街上人很多,马路上车辆行驶而过,轮胎和马路之间碾压出噪音,他看一眼夜空,夜空深沉,像是垂暮老人的眼瞳。

    走向地铁站,他路经一家GS25便利店,进去买了一瓶黑豆豆奶,解开之后,边走边喝,低头看手上的屏幕。

    屏幕上再次出现她的信息。

    “那当然,接头发了,这个都不知道。”随之而来的是一张照片,上面是她的头发模样。

    “原来接头发了,都没有注意到,还以为是自然成长。”

    “笨蛋,自然成长没有那么快。”

    “好吧。”李牧喝一口豆奶,继续向前。

    冬夜的空气很冷,冻得他手通红,从口袋里拿出K送他的手套戴上,抵挡住了冰冷空气的纠缠。

    街上的女人们大多光着腿,也不管夜晚有多冷,看得李牧一阵佩服,看来她们体内的肌肉含量应该很丰富。

    按照某一个健身教练的说法,肌肉可以帮助人控制体温,肌肉越多越能适应环境。

    李牧通过楼梯进了地铁站,里面亮着灯,人非常多,现在基本上是下班的高峰期,他现在要直接去弘大。

    手机再次震动。

    Kakaotalk信息浮起,这一回是王耀。

    “弘大酒吧等你,上次那个酒吧,别忘了。”

    “好。”李牧回复。

    嗡嗡。

    “FF,笨蛋,今天是不是要喝酒?”

    “对,喝酒。”

    “那我去你家吧,等你回来给你做解酒汤。”还有一个狮子熊捂脸的表情。

    “好,冰箱里有吃的,记得吃,对了,不要吃太多冰淇淋,对胃不好。”李牧脱下手套,发信息。

    戴着手套发实在很难,应该是几乎不可能发送信息。

    他刷了一下交通卡,走进里面,继续下楼梯,两边是交错而过的地铁,一个往东,一个往西,李牧走到一边,进入刚刚来到的地铁。

    因为人太多,李牧被挤到了连接两个车厢的门位置,那边是老人座,几个老人坐在那边,还有一个孕妇。

    “知道了,唔,我帮你收拾房间吧。”

    “我房间也不乱。”李牧说。

    “那也是,我现在就去你家,现在刚好下班了。”

    “你还上班吗?”李牧问。

    他发现K的职业太过自由,简直像是作家和广告设计师那种。

    “当然,不然我吃什么,笨蛋。”

    “吃我的就行,我养你。”

    “才不要,我可是一名独立自主的女性。”她发来一个愤怒的狮子熊表情。

    “知道了,知道了。”李牧一只手握住三角握把,另一只手发信息。

    旁边一个丸子头的女孩被挤到他身侧,肘部击中了他的肋骨,疼得他呲牙咧嘴。

    “对不起,对不起。”丸子头的女孩急忙道歉。

    “没事。”李牧微笑。

    “FF,还在地铁里?”

    “嗯,刚坐上地铁,你们这里堵车太厉害,如果不坐地铁的话太慢了。”李牧说。

    “是吗?FF,我不清楚。”

    “这里可是你的国家。”李牧发了一个愤怒的狮子熊表情。

    “那也是啊,你难道对你的国家的任何事情都很熟悉?”

    “那倒不是,好吧,算你有道理。”

    “嗯哼,你们的国家好像很大啊,真的很想知道你们是怎么坐车的。”

    “挤呗。”

    “FF,肯定很有意思。”

    “也许吧。”李牧看一眼车窗外。

    车停下,一部分人下车,又有一部分人上来,比刚才好了很多,李牧看到一个空座之后,立刻坐了下来。

    看到有一个老人走来,只好再次起身让座。

    车终于到站。

    李牧下车。

    走出地铁站。

    弘大这边的人简直多得不能再多,因为今天是周日。

    李牧把人山人海的照片发送给K。

    “哇,人这么多,简直太可怕了。”

    “是啊。”李牧说。

    “FF,我到你家了,感觉你的家就是我的家啊,随便进都可以。”

    “嗯,我的就是你的。”李牧回复,看一眼四周通亮的灯光。

    夜色很深,建筑上的各种人工灯光将通道化作了一片光的海洋,让整座城市和天空之间形成了一层光的薄膜。

    “唔,我正在吃金桔,ginggang,FF。”照片发来,上面是金桔的照片。

    她似乎对金桔很热爱,李牧买了很多放到了冰箱里。

    “嗯,多吃点,都是你喜欢的。”李牧回复。

    “嗯哼,本来也想去的,不过算了。”

    “不来也好,这里的空气不好,如果他们不是我的朋友,我才懒得来。”李牧笑。

    他更喜欢呆在家里,家里的空气比这里的空气要强了百倍。

    “知道了,快点回来,我一会给你做解酒汤。”

    “会做吗?”

    “有什么不会的,别忘了,我的手很巧。”

    “也对。”李牧笑。

    李牧走了一会,终于看到了那间酒吧,入口有漫画的那家。

    走进去之后,李牧很快看到了王耀他们。

    王耀、陈思思,还有釜山的几个伙伴也来到了这里,幸好他们都是男的,李牧心中想到。

    如果是女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和K解释。

    走过去。

    他们和李牧打招呼,说来了首尔之后,李牧好像变瘦了,是不是吃得不好。

    “还好,可能是身体太劳累了。”李牧笑。

    “劳累?嘿嘿,难道是那个?”陈思思挤眉弄眼。

    他今天戴了一个白金色的假发,齐刘海的那种,看起来倒是颇有时尚感。

    “你这个和尚,戴这种东西干嘛。”李牧笑。

    “这个家伙估计是想改变自己的形象吧,不过你戴上那个还是很丑。”王耀做出打击。

    “靠,老子明明很帅,你没看刚才的服务生看我的眼神都很火辣。”陈思思摸摸嘴角,对着吧台附近的短发女服务生抛媚眼。

    短发女生立刻转头,看向一边,用身体侧面对准陈思思。

    “还是喝酒吧。”李牧忍不住笑喷。

    “这小妞还真矜持。”陈思思脸一红。

    他们几个开始喝酒,一边聊起最近的事情。

    他们和以前过得差不多,陈思思依旧做着代购生意,王耀和他商量,攒钱之后,回去开一家club什么的。

    “你呢?就不想入一股?你小子最近好像很赚钱啊。”陈思思说。

    “还好,如果你们需要帮忙的话,不过我没兴趣。”李牧笑。

    “好吧,到时候肯定需要你的帮助。”王耀说。

    “嗯。”李牧笑。

    嗡嗡。

    他的手机震动。

    屏幕上出现kakaotalk信息,是K的。

    “笨蛋,呼,好无聊啊,只有电视。”随之而来的是一张照片,上面是她的脚丫。

    “还有电脑,密码不是告诉过你,玩游戏吧。”李牧回复。

    “知道了,还在喝酒吗?”

    “嗯。”

    “少喝点,你的朋友没有带你找女人吧。”

    “没有,你放心,要找的话是去club。”李牧说。

    “坏蛋,今天不是要去?”

    “一会,不过我肯定不找。”

    “我能相信你吗?”

    “当然,不信我,你信谁?”

    “好吧,快点回来。”

    “嗯,尽量快点。”李牧说。

    陈思思和王耀他们依旧在聊天,说起了李牧和K的事情。

    “你真的玩那种恋爱?”陈思思忍不住说。

    “不是玩,我们现在是朋友关系,你们就别管了。”李牧呷一口啤酒,看一眼四周。

    酒吧的音乐很不错。

    “别管他了,他也没有被人骗钱,活得也好好的。”王耀说。

    另外几个人也说对。

    接下来,他们决定去club。

    王耀已经订好了位置,所以只要进去就没问题了。

    “嘿嘿,弘大的club我都去过,那里都有我认识的人,所以没问题。”王耀说。

    “下次你来釜山,老子也带你去。”陈思思说。

    来到club的入口,这里排了很长的一个队。

    王耀果然不是吹牛,他们很快通过其他入口进了里面,绑上手带之后,他们进入了狂欢的状态。

    音乐实在吵闹,李牧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也跟着狂躁的音乐变得有些狂躁了。

    王耀几个人跑进舞池里,bubibubi起来,贴着许多身材极好的女人跳起了舞蹈,有的穿着豹纹的小外套,黑色抹胸和黑色高腰裤,露出白皙健硕的腹部。

    总之身材火辣的女人非常多,李牧扫一眼之后,发现今天美女很多,按照王耀的话来说,那就是水质很好。

    他躲在角落里,拿出手机看。

    没想到一只纤细的手掌贴在了他的肩膀上,往前一看,是一个长发的女人。

    她的脸微红,脸上化着淡淡的妆容,嘴唇涂得很红艳,配合这里的灯光看起来像是抹了一层血。

    她的身材很不错,个子中等,手臂上还有十字纹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