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第263章

    这一天李牧和K一起聊天,让她多吃喝点柠檬水,即使感冒好了,预防感冒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还有别忘了喝点梨汁,别总是给他喝,她自己也喝点。

    她说知道了,只不过她很想和他一起喝,下午的时候她要来找他。

    李牧说OK,来的时候多穿一点。

    “FF,好的。”K大笑。

    下午,两个人在家里碰面。

    为了庆祝感冒好了,李牧和她做了一次,做完之后,两个人大汗淋淋。

    她说,他简直是一个超级坏蛋,总是对她这样,也不知道会不会怀上他的孩子。

    他说,如果怀上也没关系,他可以娶她,现在就可以。

    “才不要,我们现在还是朋友。”

    “和你求婚怎么样?”

    “不行,变态。”

    “真可惜。”李牧把头压在她胸口,聆听她的心跳。

    她的心跳坚定而缓慢,像是一只跳舞的北极熊。

    耳朵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还有她身上特有的肉香味传入他的鼻腔内,或许是女性特有的气息,她的怀抱很小,但很温暖。

    “呼,又在干嘛?变态,那里有点痒。”

    “我帮你挠挠。”李牧伸手大笑。

    “唔,真是的。”

    “不过你这里还真精致。”

    “……变态。”

    “对。”

    “呼,轻点摸,不是摸过很多次吗?”

    “感觉不一样。”李牧的手心传来柔软的触感。

    “就这么喜欢我?”

    “嗯。”

    他们穿好衣服,讨论一会去哪玩。

    他说要不去光华门看看,那里应该有很多人。

    她说还是不去了,却其他地方看看吧,去南山也不错,不过今天是周日,或许有许多人来看也说不定。

    “也好,可以去吃点猪排饭。”

    “FF,那一起去吧。”

    于是两个人决定去南山塔,乘坐缆车。

    他们坐四号线来到明洞,从3号出口走出来,这附近人还是很多,有许多商店和饭店,他们走进一家7-11便利店,买了费列罗巧克力和草莓牛奶。

    一边吃一边向上,多出来的垃圾用塑料袋包好,放进了包里。

    这是一个向上的斜坡,走起路略微吃力。

    前面是一个分叉口,他们往左边向上,有许多饭店,比如说烤大肠,明洞王猪蹄,那一家猪蹄店的绿豆饼还不错,王耀和李牧上次去吃过。

    K一边到处看,一边发出惊叹。

    “FF,笨蛋这里好像很有趣。”

    “还可以。”李牧笑。

    他们经过一家MINI-SHOP,这是一间超市。

    虽然这地方不大,但一路走下来超市和饭店很多,毕竟是去做南山缆车的必经之地,今天人也颇多。

    刚才还有两个家乡游客来问他,起先是用磕磕绊绊的英语,后来李牧说了中文之后,她们才恍然大悟。

    异国他乡碰到一个国度的人是很开心的事情,那对母女说起话来滔滔不绝,说她们是从北京来的,不过那里的空气实在太差,雾霾简直是要人命。

    两人对K也说着中文,估计是把她也当成了中国人。

    他说她不会中文的时候,两人微微惊讶,随即说道,没想到你还交了个韩国女朋友,还真是厉害。

    李牧说,他们现在只是朋友,两个人误会了。

    K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听李牧解释才有些明白,她用生涩的中文和她们打了招呼,那个女孩盯着K的脸猛看,说她长得像一个明星。

    李牧笑着说,怎么会,肯定是她看错了,相似的人很多。

    两个人走后。

    李牧和K也慢慢向上。

    走了许久,她们绕过一个圈,继续沿公路向上,她们看到了南山王猪排,于是两个人决定进去吃点再上去。

    里面人很多,两个人点了两份,K吃了三分之一块,剩下的全由垃圾回收站李牧来负责吃完。

    “笨蛋,你真能吃。”

    “……没办法,谁让你吃这么少的。”

    “饭量本来就小么。“

    “怪不得这么瘦,多吃点也没事。”

    “不,那样就不好看了。”她拍拍小肚子。

    “好吧。”

    两个人继续向上,经过中国领事馆,他们终于来到了缆车卖票所。

    这里有许多人在排队,李牧和K也只好排队,大多都是中国的游客,他们一边聊天,一边等待。

    “哇,人真的好多。”

    “是啊。”李牧说。

    “FF,到时候我给你拍照。”

    “没问题。”

    “据说南山塔上面还有炮台,那是以前战争的时候日军设置的。”

    “是吗?”李牧说。

    “嗯,我的历史是不是很棒?”

    “……很棒。”

    “到时候我们去上面弄情侣锁吧,写上你和我的名字。”

    “你叫泰九?”

    “唔,是啊。”

    “真的?”

    “对啊,大家都这么叫。”她笑得很奇怪。

    “还吧。”

    “到时候肯定告诉你,真正的名字。”

    “没关系,慢慢说也可以,反正我也无所谓。”

    “真的吗?”

    “嗯。”

    “FF,你真好。”

    “嗯。”

    很快到了他们。

    李牧买了两张票。

    不过还要继续排队坐缆车,两个人只能继续聊天。

    爬楼梯上了二楼。

    “呼,明天晚上看超级月亮。”

    “好。”

    “一会上去看泰迪熊博物馆怎么样?”

    “好。”

    “唔,对了,还可以通过望眼镜看首尔的风景。”

    “估计看不清楚。”

    “FF,也是。”

    “你说缆车会不会忽然掉下来?”

    “不会。”

    “切,万一会呢?”

    “世界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李牧摇摇头。

    “要是掉下来,我们两个肯定都要死了。”

    “我给你当肉垫。”李牧伸一个懒腰。

    “唔,真的?那我一个人活着,不是很孤独?”

    “没关系,可以找别人么。”李牧笑。

    “你还真大方,哼。”

    “嗯。”

    “找不到别人,把所有的都给了你。”

    “好吧。”

    终于到了他们。

    两个人走进缆车内,通过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K兴奋地拿出手机拍摄,示意他看下面。

    缆车开始移动,李牧虽然不是第一次坐,但也觉得很有意思。

    一会。

    缆车终于到了南山塔,李牧和K从缆车上下来,沿着木质梯子向上爬去,今天人非常多,多得就像一个鱼罐头一样。

    K兴奋的不得了,整个人又叫又跳,拿手机给李牧不停拍照片。

    两个人好不容易上来,看到一些类似喷泉的设施。

    他们上了塔,在附近的小店买了粉色的爱心锁,拿出原子笔,在上面写下各自的名字。

    K的字迹娟秀可爱,写了泰九两个字,李牧写上自己的名字。

    K在两人的名字间画了一个爱心,在最下面写下日期,2016年11月13日。

    他们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锁上了爱心锁,其他锁很多都生锈了,总是遭受日晒雨淋,不生锈也是很困难的事情。

    上面有许多名字,比如说英爱love文哲等等。

    K拿出手机对准他们的爱心锁照了一张相,笑着说:“这就是我们的纪念,笨蛋,如果你还在我身边,这个就可以永远保留了。”

    “会的。”

    “FF,我又饿了。”

    “因为你吃的少。”

    “切。”

    “那去好一点的地方吃吧,上个月的工资非常多。”李牧说。

    “唔,我们家亲爱的真的好能挣钱,那去吃好的。”她搂住他的胳膊。

    “那我们是?”

    “哼,朋友关系。”

    “喂,那还是亲爱的,对其他朋友也这样?”

    “怎么可能,只对你这样,你这个大笨蛋。”她吃吃地笑。

    “那就好。”

    李牧和K来到最上面的法式餐厅,点了专门的情侣套餐。

    K还用生涩的法语和服务生问好,露出可爱的笑脸。

    服务生似乎被K的可爱打动,忍不住笑了出来。

    两个人一边享用午餐,通过窗户观看外卖的风景,城市之景一眼入眸,高耸的大楼似乎在和他们诉说孤独和寂寞。

    喝一口红酒,K咂嘴。

    “好喝吗?”李牧问。

    “还可以,没有你家的好喝。”她笑。

    吃完午餐。

    两个人来到泰迪熊博物馆,K到处看着,被可爱的泰迪熊迷倒了。

    “你也是一只泰迪。”李牧抱住她的腰部。

    “FF,我是泰迪,你是熊。”

    “可能是这样。”

    “唔,真希望时间能够静止下来。”

    “为什么?”

    “这样就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了。”

    “小笨蛋,以后也会在一起的,不要担心。”李牧咬住她的耳垂。

    “变态,不要在这里这样。”

    “好吧。”

    “FF,晚上我们去哪里?”

    “去逛逛明洞也不错,虽然逛了好几次。”

    “好啊。”

    夜晚来到。

    李牧和K迷失在城市的高楼中,酒精和食物的气息弥漫,人们开始他们的夜生活。

    对于城市的人来说,白昼和黑夜的区别似乎并不大,灯光射破了黑暗,让他们进行狂欢。

    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城市中,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他们牵着手游走于大街小巷中,人群如海,他们是遨游于其中的小鱼,月亮升起,比平常还要圆。

    他们买了一些章鱼烧,一边呼着热气,吞进口中,一边在一个小街里看来往的行人,和吆喝的店员。

    中文、日语、泰文,什么样的语言似乎都在这里不稀奇。

    生活的意义似乎在于千变万化,一成不变的生活总是让人感觉到厌倦。

    经过一夜的探索。

    两个人累得不成样子,他们此刻坐在优衣库的软椅上休息,这里人很多,衣服价格便宜,来买的人确实不少。

    他们休息了一会,决定分别。

    她要回去,李牧也要回家。

    “唔,我要走了,会不会想我呢?”

    “会。”

    “FF,那就好。”

    “我们现在走?”

    “嗯,FF,先去你家吧,我送你。”她笑。

    “……不应该是我送你?”

    “我来送。”她说。

    于是两个人坐地铁,回到李牧家的楼下。

    K坐出租车离去,李牧看她渐行渐远。

    回到家。

    K打来的电话,让他讲故事给她听。

    讲故事,睡觉。

    终于迎来了第二天。

    李牧工作结束后,已经是晚上。

    打开手机,满是她的信息,她的自拍照,变成小狗狗的照片,非常可爱,还有戴眼镜的照片。

    “笨蛋,快点来光华门这里。”

    “干嘛?”

    “看超级月亮啊。”

    “正在去。”

    “快点,一个人好无聊。”

    “知道了。”

    李牧坐车立刻去了光华门。

    K正在地铁入口等他。

    看到他之后,她一阵小跑,一下跳到他身上,两条细嫩的腿,紧紧箍住他的腰部。

    “FF,来了?”

    “是啊,不是要看超级月亮。”

    “对。”她笑。

    两个人走出地铁站,来到了光华门附近,抬眼一望,月亮比平时要大了很多,而且很亮,四周没有星星。

    “哇,真的好大。”她笑得很开心。

    “是啊。”李牧点头。

    “笨蛋,你知道吗?”

    “什么?”

    “今天是68年来的超级月亮,也就是1948年1月26日出现过一次,要想看到下一次的超级月亮,是在十八年后,2034年的11月26日。”她看着手机上的新闻说。

    “……好吧。”

    “FF,十八年后我们还在一起吗?”

    “嗯。”李牧点头。

    “FF,超级月亮比一般的月亮要大14%,而且要亮30%,它现在是离地球最近的时候,我们许愿吧。”

    “啊!”李牧苦笑。

    “快点,闭上眼睛,不过要在心里默默地说,不然就不灵了。”

    “嗯。”李牧点头。

    他闭上眼睛,望着天空中的明月祈祷。

    希望她能够永远幸福快乐,不会受到别人的伤害,永远永远。

    李牧看一眼旁边的她,她的眼睛紧闭,脸上带着一片虔诚,双手合十,细白的肌肤上冻出一丝淡淡的红痕。

    良久之后。

    她睁开眼睛,笑了起来。

    “你猜我许了什么愿望?”

    “不知道。”李牧摇头。

    “FF,不告诉你。”

    “嗯。”李牧点头。

    “切,你呢?”

    “也不告诉你。”

    “坏蛋。”

    “走吧。”

    “唔,告诉我啊,求求你了。”

    “不能说,不然就不灵了。”李牧笑。

    “切,好吧。”

    他们沿着光华门附近的小路行进,一边看天空中的月亮,许多人也都拿出手机拍着天空中的月亮。

    李牧和她十指相扣,不停向前。

    “今天还真冷。”

    “FF,应该是超级月亮的影响,天气预报上说,超级月亮来了之后,天气会变得更冷。”

    “感觉到了,这就是月球的潮汐作用吗?”李牧笑。

    “FF,可能是吧。”

    她的肚子咕咕叫,估计是饿了。

    “没吃饭?”

    “唔,那个时候还不饿。”

    “想吃什么?”

    “吃拉面怎么样?”

    “越南米线?”

    “FF,好啊。”

    两个人坐车来到一家越南米线店。

    K说,韩国人都很喜欢面条料理,所以越南米线来了之后大受欢迎,她也觉得味道不错。

    李牧说,是吗?

    于是两个人开吃,面条的味道还不错。

    吃完之后,他们走出来,来到一家咖啡店,边喝咖啡,边休息。

    咖啡店的音乐很有氛围,两个人靠在一起玩手机,缓解身上的冷意。

    “还是咖啡店暖和。”李牧打一个哈欠。

    “累不累?今天是不是又做了一天?”

    “还好,习惯了。”

    “FF,加油,亲爱的。”

    “嗯。”

    在咖啡店里呆了一会,一个服务生送来一份抹茶糕点,说是他们店正在实验的新甜品,让他们免费品尝。

    李牧和K尝了一口,发现味道相当不错。

    “哇,很好吃。”她咂嘴。

    “你下次也做这个。”

    “唔,好。”

    他们再呆了一会。

    从咖啡店走了出来,街上人来人往,虽然是周一,但是人不少。

    她打开NAVER,上面依旧是关于闺蜜们的消息,这件事情似乎还没有平息下来。

    李牧看一眼她的手机,搂住她的腰。

    “唔,坏蛋。”她横一眼。

    “怎么了?”

    “没有,FF,今天很开心,又许了愿。”

    “那很好啊。”

    “只是怕你会突然消失,很怕很怕。”

    “不要怕,我除了你,还能找谁?”

    “FF,你的前辈呢?还有那些朋友。”

    “不可能的事情,我又不喜欢她们。”

    “切。”

    “真的。”李牧笃定。

    “那就好。”

    “回我家吗?”

    “不,FF,想和你继续逛一会。”

    “这么喜欢逛街?”

    “锻炼身体么,这样不容易感冒。”

    “明明已经感冒了。”

    “都好了,坏蛋。”

    “嗯。”李牧说。

    她搂住他的胳膊,向前不停走。

    街道上满是各种各样的声音,汽车轮胎碾压马路的声音,行人们的走路声,也有无数的气味,人们身上的香水、食物的香气和酒精的味道。

    城市带有一种沉沦之感。

    李牧感觉到整个世界似乎有一层巨大的薄膜,将人和人隔成了无数个方格,无法远离又无法接近。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李牧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不过她和他之间的隔膜似乎越来越稀薄了,彼此的接近,让他感觉的一种愉悦和快乐。

    她的脖颈露出一小部分,纤细白皙,像是由雪堆成的。

    “笨蛋,看什么?”

    “你的脖子。”

    “唔,都被你亲了好多遍。”

    “嗯。”

    “那么喜欢亲那里?”

    “对,感觉很棒。”

    “FF,所以你是一个变态。”

    “或许就是这样。”

    “我们回家吧。”

    “好。”

    “我要回宿舍。”

    “嗯。”

    “做不了。”

    “真可惜。”

    “切,不要总是想着做,最近在锻炼吗?”

    “每天做俯卧撑和仰卧起坐,偶尔出去跑步。”

    “那就好。”

    “嗯。”

    她离去。

    李牧回家。

    晚上。

    他打电话给她,一边听她说她小时候的故事,一边看电视。

    电视上正在播放《花牌旅行》,里面是一些韩国的搞笑艺人和明星,看起来倒是有点意思。

    替她讲了故事。

    她说,晚安,好梦,便沉沉睡去。

    李牧回到卧室,拿起床旁边她的照片,亲一口,也睡去。

    第二天。

    15号。

    李牧上午忙完工作,下午准备上课。

    她的信息来到。

    她说自己在泡澡,发来一些水的照片。

    “是吗?”李牧回复。

    “FF,是啊,要不要和我一起?”

    “不行,我今天要上课。”

    “切,我去找你吧。”

    “好。”

    “FF,我去你的学校,在哪间教室?”

    李牧说了教室的地址。

    就在他到达教室的时候,背后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

    李牧和K走进去。

    学生们也没多在意。

    金高恩正在读契诃夫的《无靠的人》。

    教授很快来到。

    开始上课。

    李牧认真听课,K则拿出手机玩。

    韩秀静不时转头看向他们,视线在K和金高恩之间晃悠。

    李牧看到之后蹙眉,难道这个家伙对K也产生了那样的兴趣。

    希望他的猜想不是真的。

    下课后。

    教授再次分配了作业。

    和上次一样李牧和李再勋他们再次组成了一组,李再勋走过来看了一眼K,然后又看向李牧,若有所思。

    韩秀静也走过来,自从上次之后,她和李牧的关系就有些怪异了。

    好在这些事情都不算什么大事。

    李牧和他们决定去咖啡店讨论作业。

    K也跟着一起去。

    到了咖啡店。

    他们点了美式咖啡,金高恩则点了一杯摩卡,她似乎很喜欢吃摩卡上面的奶油。

    讨论完了作业。

    他们各自分别。

    K问他,今天想做什么?

    李牧说,回家睡觉。

    “FF,我陪你怎么样?”

    “好。”李牧当然是求之不得。

    “先去玩吧。”

    “玩什么?”李牧问。

    “唔,没想好,逃脱cafe也去过了,要不去spa?”

    “也好。”

    刚好韩在元发来信息,说是和金炫汝正在等他们。

    于是李牧说了这件事情。

    K说好。

    他们来到江南的一家店,韩在元正在等着他们。

    他们一起进去,发现这里相当隐秘。

    韩在元说,这地方是情侣们约会的好场所,价格也还好。

    于是四人约会正式开始,李牧和韩在元聊一些乐队的问题,K和金炫汝则是聊动漫的话题,两个人都喜欢看漫画。

    K和金炫汝聊得兴致勃勃,李牧和韩在元则打着哈欠。

    他们来到吃饭的地方,一边喝着红酒,吃着牛排。

    然后做了spa。

    结束之后,李牧和他们约定下次再次来一场四人约会,可以去乐天游乐园一起,坐海盗船什么的。

    李牧和K坐地铁回到家里。

    她打开电视,从冰箱里拿出冰淇淋来吃。

    “又吃冰淇淋?”

    “FF,好吃。”

    “容易感冒。”

    “没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