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第259章

    夜晚带有风流的味道,残月挂在夜空的东面若隐若现,仿佛笼上一层迷雾,又像是披了一层白纱。

    他们走在夜晚的街道上,说起刚才做过的事情。

    “呼,都被你撕掉了。”

    “下次给你买更好的。”李牧摸摸鼻子。

    “切,真是个变态。”她抬起头,脖颈露出一小部分,上面有淡淡的红痕。

    “对。”李牧笑。

    他们呼出的气变成白雾,就像吞吃香烟。

    “啊呼,好冷。”她把手放进他口袋里,从背后抱住他,跳来跳去。

    “手真凉。”他向前走。

    “嗯,给我买手套。”

    “好。”

    “FF,你给我买我的,我给你买你的,怎么样?”

    “嗯,可以,喜欢什么样的?”

    “你买的都喜欢。”

    “万一不喜欢呢?”

    “肯定喜欢。”

    “知道了。”李牧说。

    “你呢?”

    “我也喜欢你买的,什么都可以。”

    “好,FF。”

    “嗯。”

    “那十一月十一日互送礼物吧。“

    “没问题。”

    来到聚会的地方。

    人们到齐了,各种各样的人都有。

    “FF,你看他们,都纹身了,你怎么不纹身?”她笑。

    “没时间。”

    “切,下次一起去怎么样?”

    “又纹身?”

    “嗯,总觉得很有意思。”

    “为什么?”

    “就是那种疼痛感很不错,就像某种没有的东西印刻进身体里,很刺激。”

    他们正在喝酒,围成一个圈。

    游戏已经开始,一对男女正在喝交杯酒,四周的人起哄。

    “他们在接吻。”她摸摸嘴唇。

    “我们不也经常?”

    “呼,不一样,这么多人呢。”

    “去那坐吧。”李牧指了一个空位。

    “好。”

    他们挤在一旁,刚好发现附近是韩秀静和金高恩,全昭妍也在一旁,王耀则是在他们的对面,李再勋和一个漂亮的女生说话。

    不过那女生从来没见过,长得和李再勋倒是很像。

    游戏继续。

    李牧和K也参加游戏,其实就是转酒瓶的游戏,转到的人可以当王,根据分开纸条上的数字,进行配对。

    比如让一号和二号接吻,三号和四号咬耳朵,五号和六号打屁股等等。

    李牧和K各自抽号,他抽了一个五,她抽了一个九。

    “笨蛋,我是九,FF,好开心。”

    “为什么?”

    “因为我叫泰九啊,笨蛋。”

    “好吧。”

    “你呢?”

    “五号。”李牧小声说。

    “也不错,鸭子。”

    五在韩语中念哦,鸭子是哦力。

    “我觉得是黄瓜。”

    黄瓜是哦意。

    “变态。”

    “为什我是变态,难道你想了那种?”李牧嘿嘿笑。

    “才不是。”

    瓶子开始转。

    转到了一个男生那里。

    他说,让一号和六号接吻,他自己就是一号,不过六号却出乎大家的意料,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留小胡子的男生。

    两个人对视一眼,一下沉默。

    下面的人则大声起哄,K也在一旁助威。

    “FF,好有趣,下次如果有的话,还要带我来。”

    “没问题。”李牧摇头。

    一号硬着头皮走到了六号身前,六号摸了摸小胡子苦笑一声,吞了一口唾沫,闭上眼睛,上前压头。

    两个人终于亲到了一块。

    周围的人笑得幸灾乐祸,K捂着肚子大笑。

    下一轮又开始。

    如此下去,很多人都做了匪夷所思的事情,K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偷偷在他耳边说:“没想到他们这么开放。”

    “你应该比我清楚啊。”李牧翻白眼。

    “我又没上过大学,贝多芬倒是上了大学,不过她一本正经,没想到大学生活如此丰富。”

    “那你也可以,现在还不晚。”

    “还是不要了,我不行。”她急忙摇头。

    “为什么?”

    “反正就是不行,哼。”

    “好吧。”

    接下来K也不小心碰到了,不过李牧偷偷和她换了号码,挺身而出,对方是男人,幸好不是亲嘴,只是亲脸。

    “呼,吓一跳,差点那样了。”她拍拍胸。

    “他的胡渣真多。”李牧擦了擦嘴。

    刚才那个胡渣男对他挤眉弄眼,弄得他心惊肉跳。

    “切,刚才我也不是帮了你?”她笑。

    刚才李牧被命令和一个女生亲嘴,所以她挺身而出。

    “那是帮?”李牧说。

    “哼,那你想和她接吻?”

    “当然不是。”李牧急忙说。

    “变态,如果那样,我可饶不了你,啊,不对,算了。”

    “怎么了?”

    “我们明明不是那种关系,呼,我又不小心管你了。”

    “管吧。”

    “才不要。”

    玩完转瓶子游戏,大家玩僵尸游戏,就是一个人蒙住眼睛,抓住屋子里的人,屋子里的人要在十秒内找好位置,然后不动。

    李牧和K一起抱着,躲在了窗户下面,其他人也纷纷躲到角落,王耀这次担任僵尸,他的嘴角勾起,一看就知道想做一些H的事情。

    李牧感觉到怀中的她很柔软,他们抱在一起屏住呼吸,看着对方的眼睛,感受彼此的心跳,此刻忽然有种莫名的感觉。

    “笨蛋,你的身体好舒服。”她低声说。

    “嗯。”

    “你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她继续。

    “男人的味道?”

    “唔,不知道,反正很好闻,和我爸爸有点像。”

    “是吗?”

    “对,FF。”

    游戏很快结束。

    王耀抓到了一个漂亮的学妹,她忍不住叫了起来。

    “啊呀,对不起,没想到是你。”王耀假装歉意的模样。

    学妹也没多在意,加上王耀能说会道,很快被他骗了过去。

    各种游戏玩了个遍,大家也比以往更加亲近,或许今天以后,会有许多情侣将会诞生也说不定。

    聚餐结束后,大家还有玩二、三轮。

    不过李牧和K偷偷跑了。

    “唔,要回家。”

    “干嘛?”

    “FF,做一些糖果。”

    “好吧。”

    “你呢?”

    “睡觉。”李牧说。

    “不要忘了给我讲故事。”

    “不会忘记的。”

    “FF,要不去你家做也可以。”

    “那今晚睡我那?”

    “嗯,反正也没关系。”

    “好吧。”

    于是他们回到家。

    家里。

    K在厨房做糖果。

    周雪知道他和K属于半同居状态,加上K喜欢做饼干和其他东西,于是把家里的烤箱和一些东西都给了他。

    嗡嗡。

    “小子,你上次给我做的菜吃完了,什么时候给我再做?”是周雪的信息。

    “明天吧。”李牧说。

    “记得快点送来,老娘快饿死了。”

    “自己定外卖,你以前不是总吃?”

    “最近身体太差,那些东西太油腻,我要注意健康。”

    “少去夜店。”

    “不行,那可是老娘的活力之源。”

    两人聊了一会。

    K继续做糖果。

    李牧打开电视看TVN,今天有《周三美食汇》介绍一些韩国的美食。

    他经常看,毕竟他对厨艺还是很有兴趣的,虽然不想当什么厨师。

    K穿着牛仔围裙,哼着他没有听过的歌曲,正在做糖果。

    “在唱什么歌?”李牧问。

    “FF,nell的《傻瓜天使》。”

    “是吗?真有这首?”

    “嗯哼。”

    “好吧。”李牧拿出手机搜索一下,发现竟然还真有。

    只是歌曲有些悲伤,有种厌世的感觉。

    她继续哼唱,摇摆臀部。

    “FF,怎么样?”

    “就是太悲伤了,感觉想自杀。”

    “是啊,所以觉得有趣。”

    “很喜欢感性的东西?”李牧看她的背影。

    “我可是淑女。”

    “即使我疼痛,即使我死亡,至少会让你一个人幸福。”李牧念歌词。

    “嗯,就像你一样。”

    “好吧。”李牧说。

    “不觉得很像你?”

    “我有那么高尚?”

    “FF,和高尚没关系,纵使卑鄙也会让我幸福。”

    “谁说的。”李牧不承认。

    “切,感觉。”

    “感觉错了。”

    “不会错的,我的直觉非常准。”

    “那你还失恋。”

    “那种事情又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就是不一样,分手和喜欢是两种事情,有些东西明明知道会失去,还是想会尝试一下。”她很认真。

    李牧继续听这首歌,一边看这首歌所属的专辑《Speechless》,翻译过来是无言。

    发行时间是2001年,很久以前的歌了。

    “听这么久以前的歌?”

    “越老越有味道,有些东西不就是这样?”她笑。

    “好像是。”他开始听整张专辑的歌。

    歌曲的名字都颇有意思。

    《my_reason》、《有些悲伤的故事》、《倾听》、《沙漏》、《壁》、《傻瓜天使》、《不如那样吧》、《落叶雨》、《羊之歌》、《Minus》、《选择》、《pay_back》和《哑巴》。

    只是歌曲大多有厌世的味道,要是抑郁的时候听,估计会有跳楼的念头。

    李牧转头,发现她做完了糖果,正在拿手机拍摄,应该是传到SNS上。

    “啊,FF,结束。”她拿着糖走向他。

    李牧直接抱住她,把脑袋伸进她的牛仔围裙中,埋在她的胸口,感受脸颊上传来的柔软感和弹性。

    “真软。”

    “变态,别闹。”

    “一会要不要做?”

    “又来?”

    “嗯,才做过一点。”

    “不是做过吗?哼,你这是病,去医院看看吧。”

    “没事。”李牧将她压到沙发,两条腿架到肩膀上。

    “干嘛?唔,我们一会再做吧,先看电视。”她红了红脸。

    “好吧。”李牧妥协。

    他们重新坐好,她把糖塞进他的嘴里,露出笑脸。

    电视继续。

    李牧躺在她的大腿上,脸对准她的小腹,一边拉开她的T恤,看她的小肚子。

    “喂,真是的,你不看电视?”

    “你的肚子就是我的电视。”李牧捏她的肚皮玩。

    肌肤柔软,还可以触摸她小小的腹肌。

    “呼,真是的。”

    “这样不是很好?”李牧把嘴凑上去,亲了一下,味道非常香。

    “啊,都不能好好看电视了。”

    “那就玩手机。”

    “啊,现在这么晚了,要不睡觉吧。”

    “那现在做?”

    “喂,怎么就知道做,你真是没救了。”她翻白眼。

    “对。”李牧把手伸进她衣服里。

    “啊,干嘛?变态。”

    “很软。”

    “别闹,又亲那里。”

    “本来就要亲。”

    “呼,到卧室里做吧。”

    “那我来了。”

    “……嗯。”她点点头。

    李牧一下从沙发上跳起,将她扛到肩上。

    “啊,变态,干嘛?”

    “进去。”李牧先关了灯。

    室内一下变得黑漆漆,谢谢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来,在地板上留下模糊的光斑。

    走进卧室,里面漆黑一片,月影留在白色的床铺上。

    卧室里带有一丝香水的气味,这是她带来的香水味,还有她的体香。

    “唔,这么黑,要不我脱下面具?”

    “好。”李牧吞一口唾沫。

    “FF,那等会。”她在半空中摘下脸上的面具,扔到了一边。

    李牧直接将她扔到了床上。

    她的身体微微从床上弹起,可以看到黑暗中模糊的人影,加上她五官朦胧的轮廓。

    “快点来啊。”她将T恤脱掉,露出条白的身躯。

    胸口和大腿位置都是粉蓝之色,虽然有点模糊,他可以确定那里的颜色,看来今天的内衣粉蓝色。

    李牧脱掉身上的衣服,一下扑了上去。

    “啊!”她惊叫一声。

    “真软。”李牧拥住她的身体,大手放在下面。

    “哼,我的屁股有那么好?”

    “嗯,非常舒服。”李牧感觉到上面的一些花纹,应该是那种内衣,看来她越来越成熟了。

    “变态,为了你特地买了这种衣服,呼,好丢人。”

    “小笨蛋,你真好。”

    “唔,好难受。”

    “一会就舒服了。”李牧轻轻咬住她脖颈上的肌肤。

    “啊,变态,脖子上都是你的痕迹,都不敢随便自拍了。”

    “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呼,会被发现的。”

    “你都这么大了,没关系,如果不做这种事情,会得妇科疾病的。”

    “切,你怎么知道?”

    “一个医生朋友告诉我的。”

    “呼,他肯定是一个变态。”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黑暗中,他能感觉到怀中的躯体有些紧绷,指腹上传来略微僵硬之感,想必是她身上的肌肉开始充血。

    他竖起中指,放在她的身下,做预备工作。

    “小笨蛋,你真可爱。”

    “呼,呼,真是的,下次买点润滑剂吧。”

    “为什么?”

    “你太着急了,弄得我有些疼,变态。”

    “对不起。”李牧低笑,放在她背脊上的手指微微一旋。

    一声轻响。

    粉蓝色布片从胸口滑落,露出洁白晶莹之物,还有浅粉色的影子。

    “呼,变态,不要看。”

    “也看不清楚,这么黑。”李牧的手放在她的脸颊上,感受她的五官。

    “唔,为什么摸我的脸。”

    “好奇你长什么样,虽然见过你戴口罩和戴面具的样子,完整的脸至今为止都没有仔细看过。”他的手放在她的嘴唇上。

    “呼,我要咬你。”

    “来吧,你的唇真漂亮。”

    “哼,这地方我很有自信。”

    “这里呢?”李牧捏住她的鼻头。

    “FF,这里也可以。”

    “你真的很漂亮。”

    “呼,很少对我这么说,今天怎么了?”

    “就是感觉。”李牧向前倾。

    唇瓣传来柔软之感,还有一丝冰冷之触。

    “呼,你的舌头,唔,变态。”她微微挣扎,随即张开小口,任由他的舌头在口腔内移动。

    “牙齿真凉。”李牧笑。

    “唔,是吗?”

    “对,或许是我的舌头太热了。”李牧的左手依旧在下面动,右手则捧住她的脸颊。

    “呼,你的手真坏。”

    “湿润了现在。”

    “变态,说这些下流的话,呼,要是让别人听到怎么办?”

    “只有我们两个。”

    “那也是,啊,呼。”她半闭眼睛,睫毛颤抖。

    “能看清我的脸?”

    “FF,看不清,不过能感觉到你的身体。”

    “我可以亲这里?”李牧把头往下,埋在她的胸口。

    “嗯,反正总是那样,今天还问。”

    “偶尔问一下。”

    “变态。”

    他含住左面的一部分,吸吮一下,莫名的感觉升起。

    她的身体不停颤动,呼吸越发急促。

    “真可爱。”

    “呼,不要了,不要。”

    “右边怎么样?”

    “呼,你真是,为什么这么坏?”

    “不知道。”李牧转向右侧。

    “啊,唔,不要咬。”

    “很轻,就是尝一下什么味道。”

    “就是那样的味道,变态,还能是什么。”

    “不知道,感觉左边和右边不一样。”

    “你可以去死了,不就是肉味。”她放在他背脊上的手一用力。

    刺痛感从背脊上泛开,李牧却感觉到一种兴奋,或许他真的是一个变态。

    “两个一起尝。”

    “呼,你这个变态,因为小才这样吗?”

    “不是,大的话肯定没有这么有趣。”

    “唔,你真是。”

    “怎么样?”

    “哼,什么?”

    “就是感觉,你觉得如何?”

    “唔,还好吧。”她闭上眼睛说。

    “和我在一起怎么样?”

    “不清楚,反正做了很多变态的事情,各种制服,还有各种姿势,感觉自己都变成你的玩具了。”

    “我也是你的玩具。”李牧笑。

    “切,明明总是那样,我什么时候玩过你?”

    “以前。”

    “哪有,啊,又干嘛?”

    “现在要做了。”李牧将下面的布片拉下来。

    “呼,变态。”

    “我就是变态。”

    李牧左手加速,可以听到轻轻的摩擦音。

    “啊,呼,快点来,变态。”

    “我在等你充分湿润之后,上次不是说疼?”

    “嗯,现在好了,呼,快点。”

    “知道了。”李牧将她的腿抬起,身体前倾。

    “唔。”她身体一颤,呼吸一窒。

    “还好吗?”

    “嗯,还是和以前一样,呼,有种充满感。”

    “或许是你太小了。”

    “哼,谁知道。”她嘟嘴。

    “我们到底做了几次?”

    “不知道,实在太多了,那个东西都用了好几盒。”

    “是啊,我刚才没有戴,怎么办?”

    “唔,没事。”

    “真的?”

    “假的,第二次要戴上。”

    “好吧。”李牧用力。

    “唔,你这个坏蛋,偷袭我。”

    “嗯,这样是不是很有趣?”

    “完全没有。”她的呼吸越来越喘。

    “你的身体真的很小,就像小孩一样。”

    “如果我是小孩,你就犯罪了,呼呼。”

    “是啊,我喜欢犯罪。”李牧感觉到下面的紧缚感和湿热感,心脏也有种莫名的麻痹感。

    “唔,去监狱。”

    “下次带你去。”

    “坏蛋,为什么能够做这么久?”

    “或许是不抽烟的缘故。”

    “呼,是吗?”

    “嗯,肺活量大。”

    “切,原来还有这样的原因。”

    “当然。”

    “啊,又亲那里?”

    “嗯,这样可以得到双重的快感。”李牧先咬了一下左边,然后是右边。

    “唔,你可以去死了。”

    “我死了,你怎么办?”

    “唔,不知道,呼,啊,好快。”

    “嗯。”李牧加速。

    “真是的,也不怕我会坏掉。”

    “坏不掉,你很健康。”李牧搂住她的腰肢,那里很细。

    “你前女友呢?她有没有和你这样做的久?”

    “想不起来了。”李牧说。

    “哼。”

    “小笨蛋,不要想这么多。”

    “切,我现在也是你的前女友。”

    “我总是忘记。”

    “那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对?”

    “没什么不对。”

    “呼,不过还是想和你这样,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喜欢我。”

    “才没有。”

    “真的?”李牧直接拔出来。

    “啊,呼,坏蛋,干嘛?来啊。”

    “那你喜欢我吗?”

    “唔,不知道。”

    “喜不喜欢我?”

    “哼,喜欢。”她闭上眼睛。

    “好。”李牧下去。

    “啊,呼,坏蛋。”

    “怎么样?”

    “不知道,不知道。”

    床铺发出吱呀的声音,她的头发散乱,呼吸越来越沉重。

    李牧吻住她的眼睛、鼻子、唇和脸颊,所有的地方都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小笨蛋,抱紧我。”

    “嗯。”她的神智似乎在狂风骤雨中变得有些迷失。

    “不要离开我,知道吗?”

    “呼,嗯,呼。”

    “我要来了。”

    “啊!”她紧紧搂住他。

    李牧扣紧她胸前的柔软之物,额头上满是汗珠,整个身体绷紧,狠狠压住她的身体。

    “还好吗?”李牧轻轻吻在她的唇上。

    “呼,呼,嗯,就是有点累,FF,坏蛋,你为什么这么厉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