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第256章

    李牧的手放在K的大腿侧,用指尖感受她的肌肉,包括弹力、软硬度和韧度。她的肌肉很饱满,是最近锻炼的成果。

    弹力绝佳,软硬度适中,韧度也不错。

    经常运动可以增加骨骼和肌肉密度,对于渐渐老去的身体来说,是一种恩赐,李牧也时常注意管理自己的身体。

    生病是非常难受的事情,为了不让自己太难受,他会进行简单的运动。

    只不过有时候,运动无法抵抗病患,这时只能去医院老老实实地检查,吃点药,将身体治好。

    她的皮肤细腻得像是绸布,指腹上传来的触感极为微妙,他的手指很灵敏,因此对于这种触感也极为敏感。

    他摸过一些女人的手,比起那些,她的肌肤中显然蕴含一种未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到,俯下身体,轻轻含住锁骨上的皮肉,牙齿扣在上面,舌尖滑动,咸咸的感觉。

    唔。

    她发出轻吟,身体一扭,屁股朝左边挪了挪,腰上的肚脐也因此变形。

    她半闭眼眸,两只手搂住他的脖颈。

    睫毛的倒影落在漆黑的眼瞳中,还有他的身影,脸的轮廓清晰,还可以看到他自己的眼瞳,从李牧看到另外的她。

    李牧将她的身体拉过来,胸口对碰,柔软触感传来,还能感到一丝热意,鼻息落在他的脖颈上,很热很热。

    黑暗中,他感觉眼睛有种莫名的舒适感,或许他习惯了黑暗,也喜欢这种混沌的感觉,更喜欢眼前人模糊的身影。

    她的身体越来越烫,肌肤上就像烙了一层烧红的铁皮。

    肌肤和肌肤的相触,身体和身体的碰撞,似乎是一种想要把彼此融入进彼此的举动,这种情况下,他们似乎比以往更加接近。

    能够更准确地触碰到对方的隐秘之处,包括彼此的孤独和痛苦,还有一些不知道的秘密,深入的了解。

    繁衍之外的意味。

    这种感觉让他意识到,原来动物之间的交构并不仅仅是出于本能,或许通过这种仪式,可以接触到另外一种东西。

    她的身体轻轻颤抖,脸上的表情不停变换,发出奇特的声音,这种声音只有他一个人听到,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他感觉到此刻完全拥有了她,她独特的隐秘,还有她未知的世界。

    “笨蛋,慢一点,呼,想更加清晰地感觉到你。”

    “好。”他点头。

    缓慢地移动下面,拥住柔软的她,有一种无法叙说的感觉。那种感觉起先是在他的皮肤上流转,接着是肌肉骨骼,到最后是一片未知的地方。

    “FF,笨蛋,感觉很奇妙。”她睁开眼睛。

    比以往的时候,她的眼睛更加明亮,瞳孔中映出他的眼睛,他们离的很近,鼻子和鼻子时常碰撞在一起。

    “我也是。”

    “唔,我好像能够碰到你所有的地方。”她低笑,手指在他的背部划来划去,似乎在写着什么字。

    “写什么?”

    “你猜。”

    “笨蛋?”李牧问。

    “对,今天的夜很黑,明天也是吗?”

    “可能,不过很多人都还没有睡觉,他们睡得很晚。”

    “FF,你呢?”

    “和你一起睡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

    “为什会这么奇怪?”

    “什么?”

    “不知道,就是和你这样的时候,感觉就像抱着自己一样。”

    “嗯。”

    “呼,不要走。”

    “走不了,我们连在一块了。”

    “FF,是啊,现在确实连在一起了。原来明明不认识,现在却这样连在一起,真的好奇怪。”她深深吸气。

    “嗯,或许本来就要连在一块的。”

    “呼,你以前不是也和别人这样连在一起?”

    “对。”

    “哼,还承认。”

    “总不能说谎。”

    “切,那和我连在一起的时候感觉怎么样?”

    “很棒。”李牧说。

    他们的身体构造就是适合连在一起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人类根本的目的都是如此相连也说不定。

    不管是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总要把自己的某一部分塞入另外一方的体内,似乎是为了进行某种连接。

    这样的连接,或许可以让他们暂时忘掉那种孤身落在世界的时候产生的无助和寂寞,人们生来就是寻找一种东西,来填补体内的某种空缺。

    一个人的人生总是有些不完整,不过要获得真正的完整也不容易,有的时候人和人的连接,总会有一点空缺。

    李牧此刻却没有那种空缺感,实在很完美,用T的话说,那就是perfect。

    紧紧的束缚感,还有一种连接感。

    前后的移动或许是为了连接和不连接的那种感觉,完成和未完成,两种感觉不停交替,失去与获得不停进行。

    她的呼吸也如此,时而深沉,时而清浅。

    她所说的缓慢,或许是为了更加准确地感受失去和获得的过程,缓慢地失去,就像一把刀子在心脏上割开一道长长的创口。

    呼,呼。

    彼此纠缠。

    他不知道要如此做多久,只是不想和她分开,连接时间越长,似乎可以更加长久地感受那种快乐。

    “呼,真的喜欢我?”她的脖颈染上绯色。

    “嗯。”他用身体回应。

    “知道,呼,累不累?”

    “没关系,体力还有很多。”

    “FF,我上去也可以。”

    “那上来吧。”李牧翻身。

    “嗯。”

    夜幕低垂。

    两个人感受身体带来的欢愉。

    良久之后,他们终于停下。

    他下床为她调了一杯玛格丽特。

    她一边啜饮杯中的酒,一边玩手机。

    “在看什么?”他搂住她的肩膀。

    “FF,和她们在聊天。”

    “没关系?”

    “唔,什么?”

    “你在我家里。”

    “没事,其实她们也许知道了。”她笑。

    “嗯。”

    “切,不过你真的没事?感觉你会越来越虚弱。”

    “还好,最近也在锻炼。”

    “加油,这样我才会开心。”

    “放心,不会满足不了你。”

    “FF,笨蛋。”她亲一下他的脸颊。

    “你不戴bra?”

    “现在解放一下,反正只要我们两个人。”

    “嗯。”

    “呼,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很放松。”

    “我也是。”

    “不是为了我的身体?”

    “也有一部分,感觉很舒服。”

    “哼,变态。”

    “给你讲故事?”

    “好吧。”

    “等我一会。”李牧来到客厅,挑了一本书。

    打开卧室的门,她穿上一件背心,下面穿了他的四角裤,翘起二郎腿看着搞笑视频,发出哈哈大笑。

    “看什么呢?”

    “FF,《心灵的声音》web电视剧,很有趣。”她边笑边说。

    “赵石?”

    “对啊,FF,李光洙演的不错。”

    “嗯。”李牧钻进床铺里面。

    “啊,变态。”

    “嘿嘿,怎么样?”李牧的头从她腿下伸出。

    “哼,就知道欺负我。”

    “对。”李牧再次扑上去。

    “啊,真是的,刚刚不是做了两次?”

    “还不够。”

    “不行,这回不可以了。”

    “来吧。”李牧扒开她的背心。

    “啊,我咬你。”

    “咬我。”

    “坏蛋,求你了,睡觉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做。”

    “好吧。”李牧狠狠地亲一口。

    “FF,给我讲故事,今天要好好睡觉才行。”

    “嗯。”李牧开始念。

    她侧躺在一旁,看他的脸颊。

    “好看?”李牧问。

    “嗯,你长胡子了。”

    “你帮我剃?”

    “FF,好。”

    “那明天吧。”

    “嗯,对了,11号快到了。”

    “对。”

    “FF,你就不想和其他人交往?”

    “不想。”

    “试试啊,其实我们现在也不是交往的关系,我觉得还好。”

    “真的?”

    “假的。”她笑。

    “那还说。”

    “就是说说看,看你有什么反应。”

    “那我的反应怎么样?”

    “不知道,反正很奇怪。”

    “哪里奇怪?”

    “总之很多地方,下面有点疼。”

    “要不要帮你擦药?”

    “切,不用了。”

    “我是不是做的太久了?”

    “是啊,有那么喜欢我?”

    “嗯。”

    “变态,呼,以后结婚怎么办?你不是每天都要来?”

    “那我肯定不出一个月就死了。”

    “切,我看你活得好好的。”

    “现在比较年轻,到时候就不一定了,要节制。”

    “你从来不节制。”

    “过几天就节制了。”

    “真的?”

    “嘿嘿,假的。”李牧笑。

    “骗我,坏蛋。”

    “喂,小泰迪,不要抓那里,以后就再也做不了了。”

    “那更好,哼。”她松开手。

    “真的很疼,你下手轻点。”李牧捏住她的脸颊。

    “谁让你那么变态的,我都是和你学的。”

    “我教过你这个?”

    “差不多,你不是用手指?”

    “是吗?”

    “嗯,快点讲故事,我要睡觉了。”

    “好。”李牧继续念。

    她依旧看着他的脸,手指戳他的胸口,还发出大笑。

    “喂,有什么好笑的?”李牧问。

    “不知道,就是想笑,感觉和你在一起很开心。”

    “快睡觉吧,明天不是还有事?”

    “嗯,对。”

    “那要不要再做一次?”

    “不要。”

    “真可惜。”

    “哼,可惜什么?刚才不是试过所有的姿势?”

    睡眠是一件极其有趣的事情,她的鼻孔一张一合,睫毛颤动,胸口微微起伏,嘴角勾出一个笑容。

    李牧在她唇上轻轻一吻,替她盖好被子,自己戴上眼罩,再替她摘下面具。

    “晚安。”

    第二天。

    李牧感觉到肚皮传来一丝痛感,接着眼罩被拉开,看到一双明亮的眼眸,她的唇贴上来,两个人一下纠缠起来,像两只搏斗的北极熊。

    “啊,FF,不要挠。”她哈哈大笑,身体挣扎。

    李牧一边挠她的腋下,一边撤掉她下面的布片,身体前倾。

    “早上这里好暖和。”

    “喂,你这个变态,唔,还没有湿润呢。”她低头。

    “没关系,湿润这种事情是非常快的。”李牧低头含住柔软之物。

    “啊,呼,轻点。”

    “好的。”

    “哼,大早上就这样,你还真是个变态。”

    “早上精力旺盛,需要发泄一下。”李牧笑。

    经过一番激烈的搏斗,床铺上凌乱一片,被子踢到了床下,枕头在床底,两个人搂抱在一起,身无寸缕。

    “呼,好了吗?我给你做饭。”她准备起来。

    “你做饭?”李牧一边捏她的屁股玩,一边笑。

    “哼,我可是一名淑女,做饭什么的很擅长。”

    “好,那等待你的早餐。”

    “FF,那我去了,晚上还要很多事情,回家还要做曲奇,对了,今天是八号,11号很快就到了。”

    “对,到时候送你pepero。”

    “FF,期待11月11号,今天你要做什么?”

    “工作。”

    “呼,又工作?”

    “那我做什么?”

    “FF,那你加油,我去给你做饭。”

    “不穿衣服做?”

    “啊?我都忘了,你这个变态。”她走到衣柜前,拿出新衣服套上,用黑色皮筋绑上头发,扎成一个马尾。

    “很可爱。”李牧也下来,套上T恤,下面穿了一件宽松的四角裤,一边挠背部,一边跟上她的脚步。

    “哼,干嘛出来?难道不相信我的手艺?”

    “相信,就是出来看电视。”李牧从后面抱住她。

    “真是的,你下面又不安分,哼,刚刚才做过。”

    “谁让你这么可爱。”

    “放手,变态,我得做饭了。”

    “你就是饭。”

    “别闹,今天不是要工作?”

    “嗯,反正我们起的很早。”

    “唔,不行,那里又脏了。”

    “没事。”

    “没事什么,哼,快点去看电视。”她拍一下他的屁股。

    “好吧。”李牧放开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她系上牛仔围裙,从冰箱里拿出鸡蛋,似乎准备做鸡蛋炒饭,李牧看早间新闻,时而望向厨房。

    “切,不要担心,我可是一名一流的厨师。”

    “嗯。”李牧点点头。

    不担心肯定是假的,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相信她了。

    很快,厨房内传来香味,虽然她有些手忙脚乱,但做的还不错,李牧看着忍不住笑起来,现在会做饭的女人可不多。

    原先的女朋友根本不会做饭。

    想想她不仅会做饭,还会画画、唱歌,还真是多才多艺,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做什么的,不过秘密总归会解开。

    时间是圣诞节的时候,或许那就是圣诞老头送给他的礼物,虽然他根本不相信有什么圣诞老头和麋鹿会出现。

    要是她装扮成麋鹿的模样就好了,估计非常性感,到时候他可以装扮成圣诞老头,然后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看着她细腻的腰肢,还有只穿了一个黑色布片的挺翘臀部,他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健身果然是很棒的。

    原先的屁股没有这么翘,现在开始越来越翘了,简直让他有点欲罢不能,加上她的腰肢纤细,衬得那里看起来更大。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人们都说相对动物,就像看着螺旋线的东西,然后看梵高的《星月夜》,就会发现画会动。

    明明是相同的大小,如果在四周画上不同的大小之物,会产生不同大小的错觉。

    李牧站起身,走向厨房,她正在挥动木质炒勺,压着昨夜的冷饭,他偷偷搂住她的腰部,吻在她的后脑勺上。

    “啊,FF,别闹,我在做饭。”

    “真可爱。”

    “老是这样,我们会出问题的。”

    “没事。”

    “哼,早上也不戴那个。”

    “又没在里面发射。”

    “呼,但弄脏我肚子了,变态。”

    “不是帮你擦了。”

    “真是的,你真的应该被关进去。”

    “那你不是要做寡妇?”

    “切,又没说嫁给你,或许我会嫁给那个后辈。”

    “该死!”李牧轻轻咬住她的耳垂。

    “啊,呼,我开玩笑的。”

    “这可不行。”李牧扒开下面的布片,一下深入。

    “唔,变态,我在炒饭呢。”

    “没事,我教你。”

    “哼,知道了,那你轻点。”

    “嗯。”

    李牧缓慢耸动下面,一边握住她的手腕,教她炒饭。

    “呼,真是的,你可以领取奥斯卡变态奖了。”

    “你颁发给我?”

    “嗯,哼。”

    “你还真小。”李牧笑。

    “哼,那你不是很舒服?”

    “对,小的好处。”

    “唔,其实想再大一点,那样个子就高了,穿衣服也好看。”

    “你这样就很好看。”

    “想变得更好看,哎呀,脸上都没化妆,现在是素颜。”

    “没事,不是戴了面具。”

    “那也是。”

    “感觉你真的很小,素颜的时候。”李牧说,现在的她就像初中学生一样。

    如此。

    他体内的禁忌之感越发强烈起来,体内生出一股热流,感觉到自己果然朝着变态之路渐行渐远。

    “哼,对啊,唔,所以你是个变态。”

    “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小?”

    “不知道,以前看起来更小,现在已经很成熟了。”

    “是吗?那很好啊,到时候我老了,你还是年轻的样子。”

    “唔,什么啊,哪里好?”

    “会让人别人羡慕。”

    “切,哪有。”

    “全部都是。”李牧继续用力。

    她的两条腿发颤,呼吸越来越急促。

    “啊,饭都要糊了。”

    “关掉煤气就可以。”李牧快速。

    “唔,去死吧,变态。”

    “死不了。”

    “啊!”她发出海豚般的叫声。

    当然,这种声音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种隐秘之感非常棒。

    “好了,呼。”李牧拔下来,对准她的后面。

    “啊,呼,呼,真是的,一会要洗澡才可以。”

    “一起洗。”

    “不行,你又要那样怎么办?”

    “怎么会?”

    “哼,就是会,饭做好了,你盛一下。”

    “好。”

    她跑进浴室。

    李牧把饭盛好,也跑进浴室里。

    “啊,变态啊你。”

    “对。”

    “呼,我帮你搓背。”

    “嗯。”李牧坐在椅子上。

    背部传来柔软之感,很舒服。

    “FF,好多灰。”

    “可能是昨天出汗太多。”

    “切,难道不是因为你太变态了?”

    “也有可能。”

    洗完澡。

    他们出来吃饭,她做的非常好吃,李牧竖起大拇指。

    “FF,还好了,你做的更好。”

    “不,你做的好,里面有你的爱。”李牧露出牙齿笑。

    “切,FF,不过你喜欢就好,还以为做的不好呢。”

    “怎么会?你的手那么巧。”

    “哼,又想到那个了。”

    “没有。”李牧否认。

    “呼,不过为什么喜欢用手呢?”

    “都不错。”

    “呼,就差那个地方了。”

    “是啊,下次试试?”

    “不要,你的太大了,那地方是拉便便的地方。”

    “没关系。”

    “我有关系,万一走不了路怎么办?”

    “不会吧。”

    “谁知道,又没有试过。”

    “是啊,所以试试么。”

    “不行。”

    “可以。”李牧说。

    “就是不行,快点吃饭,变态,我要回家做曲奇。”

    “干嘛?”

    “送给帮我的人。”

    “不是我?”

    “没有你的份。”

    “这么小气。”

    “哼,谁让你总是欺负我的。”

    “来来,我再欺负你。”

    “在吃饭呢,快点吃。”

    “好。”

    “你看你的脸虚了,做的太多了,我给你弄点红参。”

    “好吧。”

    “FF,补补身体。”

    “嗯。”

    “我爸妈给我寄来的。”

    “那我得多谢岳父岳母了。”

    “切,还不是。”

    “以后就是了。”

    “FF,快吃饭。”

    吃完饭。

    他们又在沙发上玩了一会小“游戏”,接着穿好衣服,看她离去。

    周雪早就来到,看了看手上的机械表说道:“你们玩的很嗨啊。”

    “还可以。”李牧坐在副驾驶座上。

    嗡嗡。

    “FF,笨蛋,今天fighting!”

    “你也是。”

    “唔,我会的,呼,下次见面的时候轻一点,哼,感觉都肿了。”

    “好的。”

    “FF,你的那个地方就像树根一样硬。”

    “不会吧?”

    “会,不过好烫。”

    “下次再烫一下你。”

    “FF,好,不说了。”

    “嗯。”

    K不再回复。

    李牧到了饭店,又开始忙碌的一天,金峰和崔相哲也忙碌起来。

    到了下午一点多,他们匆忙地吃饭,又开始工作。

    李牧挥汗如雨,心中想着她,又生出一股力气来。

    终于到了晚上,李牧下班,金峰和崔相哲他们差点累瘫了,最近的生意越来越火,不过也越来越累。

    周雪笑得合不拢嘴,似乎因为挣到了许多钱而开心,谁让她是一个财迷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