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第253章

    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沼,雨后,湖面就像一面镜,将天空之蓝吸纳,整个世界简直像一片虚无的天空。

    李牧时常想,她的眼睛是否也是如此,似乎会将天空的蓝色映射进去,变得越发透明,无穷无尽。

    笑的时候,眼角眯起的那一尾弯痕,像一只俏皮的小猫。

    她坐在床上,穿上白色丝袜,大腿三分之二出的部分略显厚重,腿下的部分打了蝴蝶结,白色的丝质内衣上还绣着漂亮的花朵。

    灯光的照射下,映出朦胧的色彩。

    “来啊,真是的,FF。”她解开绑缚的头发,头发落在白腻的肩膀上,划出一种细微的声响。

    李牧想了一会,爬上床。

    床铺松软,随他体重的增加,微微凹陷,她的身体也一动一动。

    3号的夜晚很温暖。

    他轻轻搂住她的脖颈,手掌覆盖在上面,感触到一丝发烫的热意和柔腻的感觉,她身上的气味很香甜。

    鼻子贴在她的鼻翼下深深地吸气,闻到呼吸的味道,很特别,也不知该怎么形容,只能说独一无二。

    她的呼吸略微急促,两只手撑住床铺的下面,腕部青色的血管凸起,白皙腹部上的肚脐收缩不定。

    她把两条腿架在他的肩上,按住他的头部向下。

    “呼,呼。”她深深呼吸。

    李牧埋在她的双腿间,两只手绕过腰肢,吸气、呼气。

    天花板上的灯光朦胧,洒落在地板上的粉白色外套上,唱机依旧旋转,音乐是JimmyRushing的《意料之外》,床铺微微颤动。

    她的嘴唇张开一小部分,牙齿紧扣,耳垂通红。

    湿润之感在下面升起,李牧感觉到一种蕴热的味道。

    髋部上的肌肉紧绷,他抬起身体,慢慢向前,一种泥泞之感从前端开始泛开,最后渗入他所有的部分。

    或许他陷入了泥沼之中,整个人的身体和灵魂也全部陷入。

    这种感觉很微妙。

    她发出嘶哑的声音,闭上的眼皮颤抖,或许在忍受痛苦,只是翘起的嘴角又像是欢愉,期间的意味不得而知。

    他感觉到她身上泛开的惊人热意,撤掉胸前的白色布片,低头埋入其中,不是很大,却也能感觉到柔软。

    两只手掌刚好可以轻轻握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很合拍,得到的太多,估计也会失去很多,这是自然的规律。

    不停耸动身体,不停吸吮,把身上所有的一切融入某个空虚的位置。

    至于能不能填补,不得而知,只是他现在感觉到一种无法叙说的充实感,她脸上的表情也是如此。

    他们不停地做,从床上到床下,甚至在床底,她的双手握住窗台,头发散乱,身上的汗珠不停飞散。

    这么做的意义到底何在,已经不清楚了,只是他们需要彼此,即使精神不融合也没关系,只需要身体就够了。

    身体或许是通向灵魂的捷径,这种话某个女作家也说过。

    他不知疲倦地做,或许是她太过可爱,无法让人厌倦,看不见她的脸,更让他感觉到一种未知的快感。

    他在和不知道是谁的人在做,可能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也可能不是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女人。

    良久,良久。

    他们终于感觉到疲惫,躺在被褥铺盖的地板上,拥住对方的身体喘着粗气,她趴在他的身上,轻吻他的唇瓣。

    舌头比以往更加灵活,或许是他们练习的成果。

    “呼,真的好痛快,感觉把所有的一切都发泄了。”她低笑。

    “是啊。”李牧笑。

    每次做完,都有一种很舒畅的感觉,在想想怀中的人是自己所爱之人,这种感觉就愈发强烈起来。

    “FF,不过你真的太厉害了,她们都说一般人不会做这么久?”她咬一口他的下唇。

    “我可能忍受太久了,还有你太可爱了。”

    “FF,真的?”

    “嗯。”

    “那我们应该很合拍吧,至少在这个方面。”

    “确实,其他方面不也是吗?”

    “唔,不知道,不过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确实非常开心。”

    “那不就是。”

    “你呢?开心吗?”

    “也很开心,不然怎么会和你在一起?”

    “不过,真的不会和别人做?”

    “当然。”

    “希望这样。”

    “本来就是。”

    “哼,那你以前不也做过?以前有这么厉害?”

    “没有吧,记不起来。”

    “切,算了,这种事情也不好问你。”

    “嗯。”李牧抱紧她。

    “呼,FF,轻点,不要亲那里,真是的,刚才没有亲够吗?”

    “没有。”

    “本来就不大。”

    “刚刚好。”

    “但是有点羡慕那些大的人,总觉得你会喜欢大的。”

    “不会,小的好。”

    “真的?”

    “嗯。”

    两个人说说笑笑,相拥入眠。

    两天后,11月5日。

    李牧做完早晨的准备下楼。

    周雪正在等他,她的头发也留长了,换上了新的发色,白金色。

    “什么时候染的头发?”李牧问。

    “昨天,嘿嘿,怎么样?老娘是不是年轻了很多?”

    “嗯。”李牧点头。

    周雪的肤色本来就很白,头发脱色之后,倒也相称,看起来年轻了许多。

    车开启。

    嗡嗡。

    “FF,笨蛋,在干嘛?”

    “正在车上,正要去上班。”

    “嗯,fighting!”

    “你也是。”

    “FF,好的,很快就到11号了。”

    “对。”

    “唔,那你忙吧,啵,晚上再聊。”

    “好。”

    到了饭店。

    李牧开始工作,时间渐渐消逝。

    到了晚上,终于下班。

    来到换衣间,换好衣服,打开手机。

    上面都是她的信息。

    “笨蛋,你看这个。”一张照片,原来是她的侧身照片,看起来颇为可爱。

    “唔,在工作吗?加油。”

    “FF,快点下班,到时候我去找你。”

    “好吧,还没有下班,哼。”

    他看完露出笑容,回复信息。

    “刚下班。”

    发送完毕,信息就显示已读。

    “FF,好的,我们晚上去吃安东酱********不怕辣?”

    “还好,FF,用水洗洗就可以。”

    “好吧。”

    两个人约好时间和地点,准备在明洞相见,因为那里人多。

    李牧走进地铁站,。

    来到明洞的出口,他寻找她的身影,他们约好在地下车站见面。

    很快,他就在一个衣服店周围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看脸上的面具,也知道是她。

    她今天穿了一件灰色开衫毛衣,里面是白色卫衣,一个小小的麻花辫,斜挎着一个crossback,身下是浅色破洞牛仔裤,裤脚卷起一部分,露出洁白的脚踝和白色棉袜。

    “FF,我刚才看衣服呢。”她跑来。

    “要不要给你买个手机套?”

    “唔,好,你不是刚刚换了手机?”她说。

    “嗯。”

    明洞地铁站下面又许多衣服店和饰品店,他们走到出口附近的饰品店,一起挑手机外套,她正在摸索一个小黄人手机套。

    “FF,这个怎么样?”

    “还不错。”

    “唔,那见你的时候,我就带这个手机套。”

    “啊?”

    “有那样的苦衷。”

    “好吧。”

    于是他们买了手机套,各自套上。

    走出地铁站,他们发现这里人很多,当然也有许多小吃摊子,他们买了香肠串一起吃,她吃了一点,剩余的则他吃。

    “FF,真好吃。”

    “所以给我吃那么多?”

    “唔,不行吗?”她抬头看他。

    “可以。”

    “对了,我们要不要去看电影?”

    “不是先吃饭?”

    “对,我是说,吃完饭之后看。”

    “好。”李牧点头。

    于是两人穿过长街,来到附近的安东酱鸡店,点了一份酱鸡,他们边玩手机,边等待,附近的座位上也有许多人。

    良久之后。

    酱鸡才上来,上面有许多粉条和韭菜,当然这里面最好吃的还是土豆,因为土豆吸收了鸡汤,吃起来很香。

    辣白菜比较大,需要自己剪。

    李牧拿剪刀剪一下辣白菜,弄成她能够一口吃下的,然后用剪刀把酱鸡上面的粉条切断,弄得容易吃一点。

    她已经开始吃了,不过有点辣,所以一直咂嘴。

    “慢点吃,没人和你抢。”李牧揉揉她的头发。

    “FF,这么多人一起吃饭,感觉很有趣。”她看一眼四周。

    “是吗?”

    “嗯,你呢?怎么不吃?”

    “正要吃。”李牧夹了一块土豆,放到她的米饭上。

    她吃一口,然后也夹了一个鸡肉块放在他的米饭上。

    两人互相喂食,一边聊起最近的天气问题。

    “唔,最近的微尘还是很多。”

    “戴口罩。”

    “FF,偶尔戴,明天做什么?”

    “学习。”

    “你还真忙。”

    “你不也是?”

    “嗯,最近一直在努力。”

    “努力吃饭?”

    “才不是。”

    “想看什么电影?”

    “最近有什么电影?”

    “《doctor_strange》和《老师的日记》,还有上次一起看的《luck_key》。”李牧看手机上的信息。

    “那就看那个doctor吧。”

    “嗯,不过现在估计看不了,九点有一场。”

    “啊!好久。”

    “那看吗?”

    “看吧,反正也没事做。”

    “好。”

    “FF,有事的话,我们可以中途走。”

    “嗯。”李牧点头,用手机订票。

    订完之后,他们也差不多吃完了,他们在附近的星巴克,买了两杯美式咖啡,坐在角落的位置,讨论一个刚才路过女性的身材。

    “胸好大,她是奶牛吗?”她双手托腮。

    “是吗?”李牧瞄一眼。

    “哼,看哪里?”

    “她的胸没有你的好看。”

    “切。”她搔一下头发。

    喝完咖啡,李牧和K把托盘放回垃圾存放处。

    夜晚的街道很冷。

    他紧紧抱住她的肩膀,一只手放在她的前胸,感受上面传来的柔软感。

    “喂,大街上人很多。”

    “没事。”

    “什么叫没事,哼,算了,那就稍微让你摸一下吧。”她微微低头。

    “好。”

    明洞有两个CGV,其中一个新建的cine图书馆,可以一边看原著小说,一边观赏电影,相当有趣味。

    李牧和K来到新的电影院,决定休息一会,再去优衣库旁边的CGV看电影。

    落地窗相当漂亮,进入里面,可以看到黑色铁架与圆木混合的风景,北欧风格的椭圆形入口也很有趣。

    书架上摆满了各色各样的书籍,他们两人一前一后,挑书观看,李牧和她最终挑了一本莎拉·沃特斯的《指匠情挑》。

    今年韩国导演朴赞郁改编了原著电影,名为《小姐》,倒是取得了颇为不错的口碑,其中的情色情节,让李牧大饱眼福。

    他们再挑了一本漫画《死侍》,坐在附近的灰色沙发上一起看书。

    “FF,这里还真有趣,人好多。”

    “因为是明洞。”

    “唔,不过想想,首尔人多的地方也就那么几个。”她歪头笑。

    “嗯,也有很多人少的地方。”李牧说。

    有些地方颇为安静,人也不多,物价也低一点,空气也不错。

    她和他说起她老家的故事,那就是关于全州市的一些事情,比如说那里的美食和住房等等,有传统的韩屋,那里冬暖夏凉,很有传统风味。

    “FF,到时候带你去。”

    “好。”

    两个人看了一会书,看了看时间,决定去优衣库那边的CGV看电影。

    穿过一条条长街,他们走进去。

    坐电梯上楼。

    她去买了爆米花和可乐,李牧则是到前台用手机换票。

    两个人走进电影院,里面还亮着灯,电影还没有正式开始,红色的座椅上坐着稀稀疏疏的人,大多是情侣。

    李牧和K来到后排位置坐下,把爆米花放进椅子上的圆孔里。

    “FF,我们来早了。”

    “是啊。”

    “喂,又干嘛?”

    “摸你的屁股。”

    “真是的,啊,一会灯没了再摸。”

    话音刚落,灯光暗下来,屏幕上开始播放广告。

    李牧开始肆无忌惮起来,手掌上传来的触感绝妙。

    “很好。”李牧笑。

    “变态,真是的。”她半闭眼睛,撅起嘴。

    “你也可以。”

    “好,那我也来。”她的手一送。

    李牧感觉到屁股上传来的触感。

    “好吧。”

    “FF,你的有点硬。”

    “是吗?”

    “嗯哼。”

    “多摸的话会变软。”

    “才不相信。”她低笑。

    “电影还真慢。”

    “是啊,我和她们发一下信息。”她拿出手机。

    “嗯。”

    广告依旧播放,李牧打一个哈欠,最近有点疲惫。

    电影终于开始。

    特效做的非常棒,李牧和K看得大饱眼福,其中的一些设定也相当有趣,比如时间倒流和镜像世界等等。

    “哇,看起来很棒。”她笑。

    “是啊,没有你好。”李牧的手依旧没有闲着。

    “真是的,看电影还这样。”

    “没办法,我们每次见面都那么短,下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见面。”

    “FF,笨蛋,好吧,那就多摸一会吧。”

    “嗯。”李牧当然不会客气。

    接下来。

    她的视线全部集中在屏幕上面,对于他的动作无视,不过呼吸却越来越深。

    一会。

    “变态,好了,再这样我也忍不了。”她转头瞪眼。

    “那要不要去我家?”

    “才不去,我要回家。”

    “真可惜。”

    “哼,快看电影,你不觉得有意思?”

    “还不错。”李牧拿出手,看电影。

    故事颇为俗套,好在特效很棒,弥补了不足。

    他一边看电影,一边摸她的耳朵。

    “有点痒,FF,真是的。”

    “无聊么。”李牧说。

    “哼,就这么喜欢摸我?”

    “永远摸不够。”

    “所以你是变态,FF,你这样以后怎么办?”

    “什么?”

    “万一我不和你在一起,岂不是没有人愿意和你在一起了?”

    “倒是有可能。”

    “你的那种欲望也太强了。”

    “可能是和你在一起的原因。”李牧说。

    以前倒是没有这种感觉,只是和她在一起的时候,繁衍的本能就会冲破他的理智。

    “哼,我有那么性感?”

    “对。”

    “FF,我还以为我只是比较可爱。”

    “可爱加性感。”

    “明天是6号。”

    “毫无疑问。”

    “又过了一天。”她笑。

    “是啊,一天天过去得非常快。”李牧说。

    很快就会到圣诞节了,到时候就可以看到她的真正面目。

    虽然不知道到底如何,但看半张脸也能够想到她非常漂亮,以正常人类男性的审美角度而言。

    当然对他来说,她无论如何都是非常漂亮的。

    至于为什么,他也不知道,就是有这种感觉。

    “切,在看什么?”

    “你。”

    “唔,到时候会让你非常惊讶。”

    “有那么漂亮?”

    “FF,当然,主要是以后做的时候,也可以不必戴面具了。”

    “那肯定很棒。”

    “哼,是啊,我就舒服多了。“

    “那就好。”

    “喂,不过,万一你走了怎么办?”

    “去哪?”

    “不知道,怕你会突然跑掉。”

    “不可能。”

    “只是害怕。”

    “不要怕。”

    看完电影。

    他们从电影院走出来,坐电梯下楼,在附近的小摊买了一串煎饺,边吃边笑。

    “FF,好开心。”

    “我也是。”

    “唔,明天或许要稍微忙一点。”

    “没关系,我也要上课。”

    “FF,知道,所以你要加油。”

    “放心,我会的。”

    “唔,真不想和你分开。”

    “我也是。”李牧抱紧她。

    “FF,下次再见吧,晚上给你发信息。”

    “给我打电话。”

    “嗯,当然,还要听你的故事。”

    “现在走吗?”

    “嗯,太晚了,她们都在等我。”

    “好吧。”

    啵。

    李牧感觉到唇瓣上传来柔软感,低头看到她明亮的眸子,还要纤翘的睫毛。

    她坐车离去。

    李牧也回到家。

    嗡嗡。

    “FF,我到家了。”

    “那就好。”

    “我的声音怎么样?”

    “有点沙哑。”

    “哼,都是吃了太辣的东西,又喝了可乐。”

    “没事。”

    “切,一会给我讲故事。”

    “当然。”李牧说。

    打开窗。

    冰冷的空气钻入,让他感觉到一种舒爽。

    夜色如梦,金红色的灯光像是一只巨大的蟒蛇盘旋在城市之中,星空闪耀,冷色的星光和暖绒的灯光形成天空的交界。

    秋日似乎安葬于冬季,落叶渐渐枯萎,变成黯淡的灰色。

    北极星比以往更加明亮,光芒将四周的星辰掩盖。

    “FF,我在看天空。”

    “我也是。”

    “唔,我看到北极星了。”

    “我也是。”

    “切,真的?”

    “嗯。”李牧照相发送。

    “啊,看到了,FF,我们要是能飞就好,就可以飞到天空上面。”

    “是啊。”李牧回应。

    “啵,亲爱的,给我讲故事。”

    “没有问题。”李牧说。

    他走到唱机前,放上一个爵士唱片,MelodyGardot的《BabyI'mAFool》响起,歌声透着一丝简约和干净。

    书是东野圭吾的《黑笑小说》,毕竟她更喜欢故事性较强的短篇。

    李牧坐在窗边,一边感受脸颊被冷风拍打的感觉,一边讲起故事。

    “FF,这个有趣。”

    “所以才去书店买了这个。”

    “笨蛋,你真好。”

    “当然。”李牧也不否认。

    “这一篇是什么?”

    “《灰姑娘白夜行》,略微有些黑暗。”

    “听出来了,FF,不过那个灰姑娘还真是那个。”

    “嗯。”

    “唔,那你喜欢这样的?”

    “只喜欢你这样的。”

    “FF,那就好。”

    “她太腹黑了。”

    “继续讲。”

    “好的。”李牧说。

    接着是《**妄想综合症》。

    “啊,你看,他们都喜欢大的。”

    “也只是他们而言,我不一定包含在里面。”

    “哼。”

    “真的。”

    “好吧,可惜不能变大。”

    “小的好。”李牧说。

    “那你以前的女朋友呢?”

    “……忘了。”

    “切,上次不是才见过,还说比我的大。”

    “我真的这么说过?”

    “毫无疑问。”

    “小笨蛋,你不睡觉?”

    “还不困,哼,继续继续。”

    “Ok。”李牧说。

    她边听边笑,她的笑点非常低,这是他总结出来的,不知道为什她会忽然发笑,期间的原因无法说清。

    随着故事的继续,她也开始疲惫,呼吸越来越沉。

    直到很久。

    她似乎已经陷入沉眠。

    “晚安。”李牧低笑。

    走进卧室,他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嘴角不觉沟渠一抹笑容。

    很快。

    他也陷入沉眠。

    梦中,他看到正在笑的她,只是脸上依旧蒙着一层雾气,无法看清其中的真相。

    如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