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第251章

    一会。

    周雪来到。

    李牧和K一起下楼。

    周雪正坐在驾驶座上,看到K和李牧有些吃惊,随即道:“哟,小子,今天把你的小妞带来了。”

    “嗯。”李牧点点头。

    “您好。”K微微点头。

    “进来吧,不要和我客气,来来。”周雪笑眯眯地说。

    李牧坐在后座,K坐在副驾驶座上。

    车开启。

    周雪和K聊起一些关于香水的话题,李牧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所幸闭上眼睛,把耳机塞入耳中听歌。

    直到有人拍他,他才睁开眼。

    “小子,到了。”周雪说。

    “嗯。”李牧点头,看一眼K。

    她嘴角勾出一丝笑容,显得有些古怪:“原来你小时候那样。”

    “啊?”李牧瞪一眼周雪。

    “快进去干活。”周雪耸肩。

    李牧只好进去,K跟在他身后到处瞧着,员工们看到李牧纷纷打招呼:“主厨下午好!”

    “笨蛋,原来你还是主厨。”

    “算是吧。”

    “切,那你还说只是兴趣。”

    “确实只是兴趣,让我一直做,可做不下去。”李牧揉揉她的头发。

    “唔,你在这换衣服?“

    “嗯,男人换衣室,不要在这看,一会给你做点好吃的。”

    “好,FF。”她大笑,引来周围人的目光。

    几个服务生窃窃私语,似乎在讨论她和他的关系。

    李牧换好衣服来到厨房,周雪带着K去了休息室等着。

    李牧开始忙碌,金峰和崔相哲对他挤眉弄眼:“您的女朋友可真漂亮,不过她脸上怎么戴着面具?”

    “喜欢戴面具,年轻人要有神秘感。”李牧胡扯。

    “神秘感?”金峰和崔相哲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服务生们都在讨论K的事情,李牧从来没有带女人过来过,虽然听说他有女朋友,也不知道长什么样。

    今天一看,没想到还戴个面具,身材似乎不错,穿衣服也很有品位。

    李牧忙得昏天黑地,今天人相当多,或许是万圣节的缘故。服务生们也都开始忙碌起来,根本没时间讨论。

    K偶尔来厨房看他,做出惊叹的表情。

    直到很晚。

    他们才下班,李牧换好衣服,K乖巧地坐在一旁等他。

    “走吧,小笨蛋,都没让你吃上好吃的东西。”李牧挠挠头。

    “没关系,FF,刚才吃了你做的炸酱面和糖醋肉,味道还不错,没想到你这么忙,我以前都错怪你了。”她抱住他的腰。

    “还好。”

    “FF,你努力做事的样子很性感。”她大笑。

    “是吗?那我要多努力了。”李牧搂住她的肩。

    “啊,不要这样,他们都在看我们。”

    “没事。”李牧说。

    “主厨,你女朋友真漂亮。”

    “是啊,主厨,辛苦了,下次记得一起去玩啊。”

    “对啊,主厨。”

    几个年轻服务生走过来说,他们都是大学生,在这里做兼职,平时很爱玩,看他们今天的打扮,估计是要去夜店。

    “下次吧。”李牧挥挥手。

    几个人看一眼K,随即离去。

    金峰和崔相哲两人因为家里的事情,也准备快点回去。

    “坏蛋,你有没有和他们一起去玩?”

    “没时间去。”李牧苦笑。

    “切。”

    “真的,我不是一直陪你。”

    “嗯,你就不想去夜店?”

    “去过很多次了,以前。”李牧说。

    陈思思和王耀都喜欢玩,他也被他们带过去几次,他倒是没有多大的兴趣。

    “真的?”

    “嗯,反正就是那些。”李牧说。

    “哪些?我都不知道。”

    “一起喝酒、跳舞,然后就是一夜XX,其实也没什么,不停重复而已。”李牧打哈欠。

    “唔,那你做过?”

    “当然没有,我们快回家吧,你朋友不是要来?”

    “FF,对。”

    他们走出饭店,走在大街上,这里不愧是江南,人特别多,他们大多穿着时尚,女人们身上都是名牌衣服。

    一些进口豪车陆续开过来,还有一些年轻男女们成群结队的走过。

    “这里人真的很多,唔。”她到处看。

    “嗯,你看到那辆车没有?”李牧随意一指。

    “看到了,那不是跑车吗?其实我很喜欢。”她睁大眼睛。

    “只要在路边一停,就能把女孩带走。”李牧笑。

    “骗人。”

    “没骗你,你看那边。”李牧说。

    一辆黄色法拉利停在路边,和一个穿着豹纹短裙的高挑女子搭讪,那女人不到一分钟就进去了。

    “不会吧,竟然是真的。”

    “嗯,我已经看了好多次了。”李牧笑。

    这是他上下班的路,这种事情他已经见过无数次,渐渐习惯。

    “切,那你呢?”

    “我?”

    “对啊,你有钱的话,也这样?”

    “懒得做。”

    “哼,才不信。”

    “你呢?”

    “FF,我可以自己买车。”她大笑。

    “忘了你是富婆。”

    “切,那你还总是花钱,都不让我付。”

    “我就喜欢养富婆。”

    “唔,笨蛋。”

    “下次带你去江南的c美食店,怎么样?我这个月的工资很多。”李牧说。

    “啊,不好吧,听说花费很高。”

    “嗯,没关系。”

    “喂,不要花钱浪费啊。”

    “稍微享受一下,偶尔看一下有趣的东西也不错。”

    “唔,还是不要。”

    “没关系。”

    “切,乱花钱可不好。”

    “我平时也不花钱。”李牧笑。

    “好吧,那就一次。”她想了一会妥协。

    走进地铁站。

    “这里通往乐天。”李牧说。

    “知道,FF,我也是韩国人啊。”

    “差点忘了。”

    “哼,那我像哪个国家的?”

    “不知道。”李牧笑。

    他们坐扶手电梯下去,站在右边方位,电梯上用黄线分成两半,因为首尔的生活节奏太快,有些人在电梯上也是跑的。

    所以不忙的人可以站在一边,把另外一边让给那些忙的人。

    这是他最近的观察,王耀和他倒是说过这事。

    “你觉得裴秀智漂亮吗?”她忽然问。

    “谁?”李牧转头。

    “就是演《建筑学概论》的那个。”

    “还可以吧,我朋友以前喜欢她。”李牧笑。

    “你呢?”

    “还好,我很少看电视。”

    “那你不认识?”

    “上次在明洞的广告上见过,不熟,她不认识我,我稍微认识她。”

    “FF,笨蛋。”

    “你更笨。”李牧说。

    “我觉得她很清纯,不过有男朋友,所以你只能死心了。”

    “没有男朋友也不关我的事情,根本和我没有交集。”李牧摇摇头。

    “那你不会讨厌那样的女孩?”

    “哪样的?”

    “就是像裴秀智那样的。”

    “干嘛讨厌?又不熟。”

    “唔,那熟悉呢?”

    “那也没必要吧,别人怎么生活是别人的事情,我不想干涉。”

    “FF,那就好。”

    “好什么好?你在想什么?最近脑袋是不是撞坏了?”李牧一下抱住她的头,一口咬住脑门。

    “唔,变态,干嘛?人这么多。”

    “觉得你总问些奇怪的问题。”

    “切,你更奇怪。”

    “我哪里奇怪?”李牧翻白眼。

    他们下了电梯,走向地铁门方向,等待地铁。

    “FF,不告诉你,喂,那你不觉得裴秀智可爱?”

    “还好,看起来挺可爱。”

    “哼。”

    “又怎么了?”李牧苦笑。

    “不是,那你喜欢JYP的艺人?”

    “不知道。”

    “有没有喜欢的明星?”

    “没有。”李牧说。

    “你平时到底在干嘛?”

    “偶尔看电影,不过喜欢他们干嘛?他们还不一定喜欢我。”李牧说。

    “你真是。”

    “什么?”

    “FF,不说了。”

    “那你呢?有喜欢的明星?”

    “姜东元,FF,我的最爱。”

    “该死!”李牧握拳。

    “切,又在嫉妒?”

    “上次听T说过,没想到是真的。”李牧咬牙。

    “我也好像说过。”

    “是吗?我都忘了。”李牧说,他记忆力确实不怎么好。

    “唔,你这个笨蛋,姜东元多帅,你没看他的电影吗?”

    “好像看过,似乎是演不良少年的那个,叫什么我忘了。”

    “《狼的诱惑》你这个笨蛋!”

    “我怎么知道?”李牧翻白眼。

    “那也要记住,他可是我偶像。”

    “那我是什么?”

    “FF,你是我的狮子。”

    “待遇差这么多?”

    “唔,谁让你总是欺负我。”

    “那我晚上还要欺负你。”

    “不行,她们都要来。”

    “好吧。”

    “车到了。”

    车轮和铁轨的碾轧声传来。

    他们走进地铁。

    “小笨蛋,你身上好香。”李牧说。

    “嗯,喷了香水,FF,是你小姨妈送我的,很喜欢。”

    “是吗?”

    “嗯,对了,姜东元欧巴的另外一个电影要上了,我到时候要看。”

    “……为什么不叫我欧巴。“

    “小气鬼,下次叫。”

    “现在开始叫。”

    “我们这样不是很好?一直用平语,偶尔用半语。”

    “感觉不爽。”李牧搂住她。

    “明明就是嫉妒,我和他又不会发生什么?我只喜欢你这样的笨蛋而已。”

    “真的?”

    “嗯,笨蛋,FF,我只是把他当做偶像,又不是男朋友,我可没那么冲动。”

    “那就好。”

    “笨蛋,有那么喜欢我?”

    “嗯。”

    地铁到站。

    李牧和她下车。

    回家之后,他开始做菜,她也穿上围裙到厨房帮忙。

    “你去看电视吧。”李牧说。

    “哼,我难道做的不好?”

    “也不是,感觉两个人太麻烦。”李牧摇摇头。

    “好吧,坏蛋。”

    “等等。”李牧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怀中,深深一吻。

    “唔。”她挣扎一下,又放松。

    舌头伸进温暖湿润的地方,有种莫名的温暖感。

    “很不错,走吧。”李牧拍拍她的屁股,手上传来惊人的弹性,就像沉积在冰川上的厚雪浇盖一层弹簧。

    她红着脖颈走到沙发上坐下,打开电视,等待她们的到来。

    一会。

    门铃声响起。

    她走过去开门,一打开进来三个人。

    李牧转头一看,刚好看到三个面具女人,身材都不错,穿着也时尚,不用说,也知道是T她们。

    她们看到李牧挥挥手,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

    “不用客气。”李牧说。

    “不会客气,你家里还真大。”

    “是啊,有没有冰淇淋?”

    “我要吃那个。”

    三个人果然很不客气,把他家当成自己家了,K在一旁大笑,和她们聊天,李牧则是在厨房里默默干活。

    良久。

    他终于做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端上桌之后,几个人都吞了一口唾沫,他的手艺确实非常厉害。

    “你可以嫁人了。”

    “我是男的。”李牧翻白眼。

    “快点吃,不要客气,FF,我给你们拿点酒。”K到窗边的酒架上拿了香槟过来。

    李牧到厨房壁橱里拿出几个香槟杯,重新回到座位。

    她们开始边吃边聊,李牧偶尔插一下话题,K说想听音乐,于是他在唱机里放上略微惊悚的音乐。

    《Lullaby》响起,倒是颇有万圣节的氛围,屋内被K装饰的也很有气氛,各种小南瓜挂满,还有烛光。

    她们说李牧今天很帅气,或许是衣服的原因。

    李牧说,他今天就穿了平时穿的衣服,如此看来,他本身就很帅,这句话招来了她们的中指。

    “其实我觉得我还不错。”李牧的自我感觉非常良好。

    “FF,对。”K在一旁附和。

    其他人纷纷摇头,说他太自恋了。

    李牧可不管那些,埋头吃菜,哼着跑调的歌曲,她们听完之后忍不住感叹他的跑调神功。

    于是K开始唱歌,她的更是实在美妙,李牧的歌声顿时相形见绌。

    “酒不错,你可以开酒馆。”

    她们说。

    “懒得开。”李牧说。

    接下来几个人开始喝酒吃肉,这一夜,她们喝得醉醺醺的,K也喝了许多,李牧到厕所吐了许多酒。

    K在外面敲厕所门,他一打开,她身上散发着浓重的酒气,直接坐到坐便器上小解,可以听到急促的流水声。

    “喂,我在啊,她们也在。”李牧小声说。

    “FF,没关系,她们都喝醉了,FF,呼,笨蛋,你现在变成了两个。”她哈哈大笑。

    “你喝多了。”

    “才没有。”她小解完毕后,起身,裤子都没有拉上,就走向他。

    “干嘛?”

    “FF,你说呢?”她一下扑上来。

    李牧感觉到胸口传来刺痛感,似乎被她咬了,下面被她的手握住,体内升起一股惊人的热意,这样下去他可忍受不了。

    “再这样我也不管了。”李牧搂住她的腰部。

    “没事。”她抬起头。

    李牧看一眼她娇嫩的唇瓣,直接脱下裤子,将她的身体翻转过来。

    “我来了。”

    “唔,轻点,现在还没有湿。”

    “我帮你。”李牧将她的身体抱到洗手台前。

    “呼,我看到我们了。”她看向镜子。

    里面映出两个人的身影,是他们两个人,她的脸颊红红的,看起来醉得很厉害,屁股上也有些泛红。

    “真可爱。”李牧忍不住说。

    “变态,就知道这样,呼,唔,快点,一会她们发现就不好了。”她深吸一口气。

    “好。”李牧一下抓住她的前胸,身体向前。

    一股惊人的热意传来,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那里比以往更加烫了,她握住洗手台的手腕上血管凸起,手背上浮起细细的骨头。

    “唔,好大。”

    “呼,或许是喝酒的缘故。”李牧说。

    “真的么?啊,我忍不住要叫了,帮我挡住嘴。”她低声说。

    “好。”李牧用左手捂住她的嘴,身体越发快速。

    呼,呼。

    厕所内只剩下他们的喘息声,和碰撞声。

    “唔,唔。”她轻声叫。

    客厅内传来酒杯交错的声音,还有她们的大叫声,加上唱机的音乐声,他们的声音很好地被掩盖掉了。

    他感觉到下腹传来的柔软感,也看到浑圆的白腻肌肤。

    良久之后。

    李牧一下向前深入,她的头部一下抬起,身体绷紧,大腿根上的肌肉涌起,整个人不停抽搐,最后瘫软。

    他松开左手,上面有些涎水。

    “呼,坏蛋,你真的好厉害。”

    “嗯,你也不差。”李牧两条腿有些颤抖。

    “切,我现在酒都醒了。”她把裤子重新穿上,瞪他一眼。

    “是吗?那我们回去吧。”

    “好。”

    他们回去。

    几个人都没有发现他们的异常之处,她们还在喝酒,喝的有些多了,脸上都是红色的酒气,于是李牧提议结束。

    她们都点头,李牧和K把她们送进卧室。

    “你呢?不陪我?”李牧问。

    “不行,会被发现的,哼,真是的。”她说。

    “好吧,那能不能再做一次?”李牧偷偷问。

    “啊,我用嘴帮你吧,变态。”她咬牙。

    “那好,我们都另外一个卧室。”李牧说。

    两人关掉卧室的灯,走向另外一个卧室。

    里面。

    李牧脱下身上的衣物,躺在床上等待。

    “呼,真是的,非得玩什么冰火。”她手中拿着一杯热水和冷水走进来。

    “就是试试。”李牧说。

    “变态,其他人都不敢对我这样,啊,知不知道?”

    “不知道。”

    “呼,简直太那个了,就一次,以后不许这样。”

    “好。”李牧点头。

    “保险套呢?”她伸手。

    李牧把东西递给她,她撕开包装,仔细地套在他下面。

    “嗯。”

    “呼,先用冷水?”

    “嗯。”李牧点头。

    “呼。”她低头,头发垂下。

    下面顿时出来冰冷感。

    “唔。”李牧忍不住发出声音。

    她的头上下移动。

    十分钟后。

    她抬起头,脖颈上满是汗,把水吐到杯子里。

    “坏蛋。”她瞪他。

    “嗯。”李牧说。

    接下来,她吸一口热水,头再次低下。

    一会。

    李牧感觉到下面传来滚烫之感。

    他忍不住伸出双手,抓住她的头。

    良久之后。

    她重新抬起头,将水吐出来。

    “呼,真是的,可以了吗?”

    “不行了,你今天就在这睡吧。”李牧一下扑过去。

    “啊,变态。”她略微挣扎,随即放松。

    他把她压到身下,将她身上的衣物全部撤掉,从脖颈开始深吻,缓慢而深入,她半闭眼睛,搂住他的脖颈。

    “为什么这么可爱?”

    “不知道。”

    “为什么这么顺从?什么话都听。”李牧咬住她的耳垂。

    “呼,不知道,就是想听你的话。”她的身体微微颤抖。

    “以后都不要走,好吗?”

    “唔,嗯。”她闭上眼睛。

    李牧身体前倾,下面顿时感觉到一种惊人的温暖之感,还有紧缚之感,她的身体再次颤抖,双臂紧绷。

    “小笨蛋。”

    “唔,大坏蛋。”

    “真的很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唔,我知道,所以才和你这样,把什么都给你了,知不知道?”

    “知道。”

    “呼,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不会怎么样。”

    “你真的不会喜欢别的人?”

    “嗯。”

    李牧身体疯狂耸动,床铺不停发出吱呀之音,她的头发散落,身体不停颤抖,汗珠从皮肤渗出。

    “你真的好厉害。”

    “嗯。”

    “呼,她们不会听到吗?”

    “这个房间隔音效果不错,只要你叫的不那么大声就可以。”

    “变态,呼,我忍不住。”

    “那我帮你捂住嘴。”

    “好。”

    “嗯。”李牧捂住她的嘴。

    她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

    一个小时后。

    他们相拥在一起,她的头靠在他的胸膛上,用手刺他的皮肤。

    “呼,每天都是这样,见面就是这样,啊,你到底有多喜欢那个?”

    “以前不是一直忍耐?”李牧说。

    “呼,是因为忍耐的缘故?才这么厉害?”

    “可能。”

    “FF,都想养你了。”

    “我养你。”

    “唔,好,你养我。”

    “这才乖。”

    “坏蛋,你不介意吗?”

    “什么?”

    “就是……”

    “嗯?”

    “算了,圣诞节的时候再告诉你。”

    “好吧。”李牧的手捏住她的脸颊。

    “FF,我要去睡觉了,她们要是发现,那就完了。”她起来,穿上bra和三角裤,再套上一件T恤。

    “下次什么时候见面?”

    “唔,不知道,明天有事。”

    “好。”

    她走出去,李牧看一眼她的背影,有些不舍。

    躺在床上,满脑子里都是她的身影,他慢慢睡去。

    第二天,他在温柔的声音下起床,抬头一看,原来是K。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