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第249章

    车到一处楼下。

    楼不是特别高,李牧和韩秀静搀扶金高恩上楼。

    楼梯内有一股尘土味,金高恩身上的酒味和香味混合其中,让它变得更加刺鼻。

    “你真的很让人讨厌。”韩秀静忽然看他。

    “确实这样。”李牧不否认。

    来到三楼,韩秀静从金高恩的裤子里拿出一个钥匙串,打开门。

    消毒水味道传来,屋内黑漆漆的,极为狭窄,借着楼道里的灯光,可以看到遍布地上的衣物。

    喵。

    黑暗中一只纯白色的猫跑来,它的眼瞳是灰蓝色,身上骨肉匀称。

    韩秀静找到屋内的开关,打开灯,莹白色的光照耀,李牧将她背到床上,扫一眼四周,这里相当混乱,很难想象是一个女生住的屋子。

    “在看什么?”韩秀静瞪他一眼。

    “衣服。”李牧说。

    “不许看,你快点走,我来照顾她。”韩秀静哼一声。

    “我们一起走。”

    “为什么?”

    “我也不放心你,毕竟你是那个。”李牧开始整理地上的衣物。

    “你干嘛?”

    “整理衣服,太乱。”李牧蹙眉。

    韩秀静看一会李牧,到厨房位置开始烧水。

    李牧收拾完屋子,来到厕所,发现这里也相当脏,于是开始清洗厕所。

    良久之后。

    他听到外面传来细细的响声。

    他透过门缝看向床的位置,只见韩秀静的一只手伸进金高恩的裙子,另外一只手放在她的胸上,开始深吻。

    “你在做什么?”李牧戴着橡皮手套出来、

    金高恩醉得不省人事,满面通红。

    韩秀静面色不变,脖颈位置有些泛红:“做我想做的事情,和你无关,不要管。”

    “你这样可不对,即使你是女人。”李牧挑眉。

    “有什么不对,都已经湿了,她就是喜欢我。”韩秀静把裙底的左手拿出来,食指上有些黏糊糊的液体。

    “你疯了?”李牧半眯眼睛。

    他没想到韩秀静竟然这么疯狂,有些人看起来正常,其实根本不正常。

    “我没疯,总比和你们这群臭男人在一起的好。”她双眉紧蹙。

    “正常的人知道自己的不正常之处,但你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李牧上前抓住她的手腕。

    “放开我,你这样,我就说你骚扰我。”

    “随便。”李牧敛眸。

    “你这个狗崽子!放开我!狗崽子!”

    李牧将她压到墙上:“如果再这样,我也保不准对你做什么,我这个人什么都不怕,你既然那么讨厌男人,也不希望我对你做什么吧?”

    “你!”韩秀静咬牙。

    “她已经睡着了,我们就走吧。”李牧抓住她的手腕,看一眼趴在桌底的舒伯特,走向门口。

    关上灯。

    李牧拉着韩秀静下楼。

    砰!

    韩秀静一拳打在他的胸口,可惜她的力气太小,细细的拳头上传来的力量近乎于无。

    砰砰!

    她继续捶打。

    李牧只是静静地站着,冷眼看她。

    “该死!你们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装什么好人!就像我爸爸一样!要不是那样,我妈妈怎么会死!”她双目充血。

    “打够了?”李牧拿出手机看一眼,没有K的信息。

    “我不会这样放过你!”她握拳。

    “无所谓,你家在哪?我送你。”李牧说。

    现在天太黑,虽然韩秀静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若是一个人这么放任回家,还是很危险的,晚上不怎么太平。

    “关你什么事情?”

    “只是出于同学关系,如果你出了事,我也会有嫌疑。”李牧挑眉。

    “zeanzang!”韩秀静紧握双拳。

    “走吧。”李牧说。

    他走在前面,她走在身后,他们沉默不语,李牧看手机,韩秀静看他的背影。

    来到路边。

    李牧拦下一辆出租,示意她进去。

    她看了他一会,终于坐进去。

    车离去。

    李牧看一眼离去的出租,思索今天发生的事情。

    “有些麻烦。”李牧摇摇头。

    他拦下一辆出租,回家。

    嗡嗡。

    “FF,笨蛋,好开心,你呢?”

    “我还好。”

    “切,难道不开心?有事就和我说说。”

    李牧沉默一会,把刚才的事情通盘说出。

    “啊,不会吧?”她惊讶。

    “会。”李牧坐在窗边,俯瞰夜景。

    灯光如孔雀般盘旋在城市之中,夜空显得越发晦暗,喧嚣的声音和静默的夜空,像是镜子的两面。

    “唔,那你恢复了?”

    “可能吧,总不至于喜欢她,我还是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李牧说。

    “笨蛋,唉。”

    “怎么?”

    “没有,那你以后会不会那样?”

    “不会。”

    “万一呢?你万一做了那种事情?啊,算了,我们现在也不是那种关系。”

    “不会的。”

    “呼,很怕,你那方面有那么多需求。”

    “只是对你而已。”

    “哼,今天明明有了反应。”

    “只是自然反应,就像膝跳反射。”

    “根本不是,坏蛋。”

    “相信我。”

    “我们又不是那种关系,不相信又怎么样?”

    “什么关系?”

    “我们也只是肉体上的那种关系而已,不是吗?”

    “精神上也是。”

    “呼,有点乱。”

    “不要想太多。”

    “不得不想,你有你的自由,我不会干涉你的。”

    “干涉我吧。”

    “不会,就这样。”

    “那我能看你?”

    “嗯,可以,到时候你再做决定吧,这样也好,或许知道你是不是……”

    “什么?”

    “只是因为肉体才喜欢我。”

    “不是。”

    “我到家了,呼,好乱。”

    “不要想那么多。”

    “真的喜欢我?”

    “嗯。”李牧起身,来到冰箱前,拿出一袋梨汁喝下去。

    “好吧,给我讲故事。“

    “听什么音乐?“

    “雷鬼?FF。”

    “好。”李牧打开唱机,放上唱片,音乐流淌,仿佛置身于牙买加的某处沙滩抽着雪茄,一起晒太阳。

    “今天是什么故事?”

    “想听什么样的?”

    “爱情的有吗?”

    “爱情?很多。”李牧看一眼书架。

    “FF,那你找一部。”

    “好。”李牧扫一样,挑了一本司汤达的《红与黑》。

    “什么?”

    “《红与黑》。”

    “好看吗?”

    “还好,禁忌的恋爱,很刺激。”

    “FF,就像我们一样?”

    “我们不算禁忌吧。”李牧说。

    毕竟K不是有夫之妇,他也没有结婚。

    “算,笨蛋。”

    “为什么?”李牧疑惑,难道她……

    “不告诉你,快点给我讲。”

    “好。”李牧点头。

    低沉的声音和音乐的节拍相合,故事浮动于音乐。

    “FF,笨蛋,不错。”

    “什么?”

    “故事,很有禁忌感。”

    “嗯,不过我们真的是禁忌?”

    “也许不算吧,就是感觉很隐秘,你不觉得?”

    “倒是,差点以为你是某个国家的间谍了。”

    “才不是。”

    “也对,你这么笨,怎么做间谍?”

    “切,你明明比我还笨,要是一般人,早就知道……”

    “什么?”

    “啊,不是。”

    “不是什么?”

    “快点讲故事,我要睡觉。”

    “好吧。”李牧继续念。

    一会。

    她那边传来笑声。

    “谁啊?”李牧问。

    “是我,crazy_man。”

    “你怎么在那?”

    “我要和她一起睡。”

    “不可以。”李牧说。

    他想起今天韩秀静的事情,有的时候女人也非常危险。

    “笨蛋,紧张什么,她一会回去。”

    “好吧。”李牧松口气。

    “我走了,晚安,好梦,你们都早点睡,你的story很棒!”T说。

    接着是门打开的声音。

    “FF,她走了。”

    “什么时候来的,都没注意。”李牧说。

    “讲故事太入神了,不过你的语调很棒。”

    “被你练出来的。”李牧无奈。

    天天讲故事,他都快成为朗读专家了。

    “FF,讲到哪了?”

    “于连和侯爵夫人的第二次相遇。”

    “继续。”

    “嗯。”

    李牧继续。

    随着故事的深入,她的呼吸渐渐深沉。

    一会。

    她便陷入沉眠。

    “晚安。”李牧低笑,走进卧室。

    他躺在床上沉沉睡去,梦到了一个可爱的人影。

    第二天。

    金黄色的光在眼皮上浮起,他感觉到温暖。

    睁开眼,拿起手机,现在是七点多。

    嗡嗡。

    “早安,坏狮子。”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张照片,原来是腿照。

    “早安。”李牧点开她的头像。

    发现上面变成了大海,海岸的礁石上有一个白床,上面是一个女人,估计是她。

    签名变成:“Make_love。”

    制作爱,或者是那事,都有可能,李牧想到。

    “FF,在干嘛?”

    “正在床上。”

    “有没有反应?”

    “什么?”

    “早上啊,你以前早上起来,那里总是会变成帐篷,哼,还对我那样。”

    “今天也是,可惜你不在。”

    “啊!变态。”

    “对。”

    “FF,今天去找你,晚上。”

    “等你。”

    “FF,好开心,明天是真正的万圣节。”

    “嗯。”

    “11月1号也要来了,啊啊啊。”

    “怎么?”

    “因为开心啊,FF。”

    “小笨蛋。”

    “我先去洗澡,你呢?要做什么?”

    “今天要上课。”

    “呼,加油,听说在光华门有游行。”

    “嗯,看到新闻了。”

    “最近真的好乱,呼,要小心。”

    “放心。”

    “嗯,FF,好好上课,我去洗澡了,一会聊。”

    李牧开始早晨的准备。

    吃完饭。

    他背上包出门,晴空万里,蔚蓝如海。

    走在街道之上,于楼层之间踱步,微冷的清晨空气,让他的肺叶焕然一新,精神之中多出一种存在。

    这种存在是何物,他无法说清,只是确切地存在。

    汽车轮胎和路面摩擦的声音极大,吵闹之音盖过了所有的一切,信号灯红绿变化,斑马线上行人来来往往。

    他将耳机插入耳朵中,听着K唱的歌曲。

    这是她上次用语音发过来的歌曲,名字叫做《11:11》。

    “It’s11:11.今天是没有剩下一格的那种时间。祈求我们的夙愿,笑的那时间……会将你全部忘记吗?”

    歌声清冽,虽没有伴奏,却带有一种简单的韵味,发散出无数种遐思,就像她站在他的面前歌唱。

    “在季节间隙中暂时绽放的花一样,一天间隙挂在凌晨的星辰一样……像现在一样不会那么痛了。”

    IbelieveIwillbeoveryou。

    李牧咀嚼歌词的最后一句,总觉得有种不明的意味。

    到底是什么,却无法说清,于是他不再想。

    坐上地铁。

    李牧站在角落,前面是老年座,上面坐着两个老太太,满脸皱纹。

    嗡嗡。

    “在干嘛?”

    “地铁上,在听你的歌。”

    “FF,是不是《11:11》,上次没唱好,有没有伴奏。”

    “很好听。”

    “切。”

    “可以去当歌手了。”

    “……是吗?”

    “嗯。”李牧说。

    “不过这首歌会不会太悲伤?”

    “还好。”

    “那就好,FF。”

    “歌词里的人是谁?”

    “啊?”

    “问问。”

    “FF,你觉得呢?”

    “我?”

    “不知道,FF。”

    “我好像没有对你那样。”

    “谁知道以后会不会。”

    “是吗?”

    “嗯哼,你那里挤吗?”

    “人很多,你说呢?”李牧感受到屁股上传来的柔软感,估计是另外一个人的屁股。

    转头一看,看到一个大胡子男人对他挤眉弄眼。

    “FF,那肯定很挤,对了,我又要忙了。”

    “忙什么?”

    “很多,18号要去釜山。”

    “我陪你?”

    “不用,就是和你说说,上传给你的咖啡券用了吗?”

    “没用。”

    “为什么不用?”

    “不怎么喜欢喝咖啡。”李牧说。

    上次她用kakaotalk给他许多咖啡券。

    “切,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喝了那么多。”

    “倒也不怎么讨厌。”

    “哼,奇怪的家伙。”

    “你也很奇怪。”李牧反击。

    地铁摇晃,屁股上的柔软感再次传来,大胡子男人对他继续微笑。

    “FF,明天是万圣节。”

    “对。”

    “我要做便便蛋糕。”

    “你就是便便。”

    “你才是。”她说。

    “不过你唱歌真的很不错,虽然我不怎么懂。”

    “切。真的?”

    “感觉而已,感觉这种东西很难骗人。”

    地铁到站。

    李牧下车,地铁站内人山人海,他爬上楼梯,坐电梯上去。

    车站外。

    “今天天气不错。”

    “是啊,你要不要来一趟?”

    “FF,晚上去。”

    “好。”

    “去哪玩?我们。”

    “你想去哪?”

    “不知道,漫画房?练歌厅?还是电影院?”

    “都可以。”李牧说。

    “切,你就不会想想?”

    “这里是你的国家。”

    “那也是,平时也不怎么出去。”

    “好吧。”

    “想到了?”

    “暂时没有,回去问问朋友。”

    “好吧。”

    来到学校。

    学生们都在讨论傀儡论的问题,关于闺蜜的害处等等。

    李牧走进教室。

    金高恩正在吃鸡肉三明治,手中是一杯热美式。

    看到李牧,她挥挥手中的三明治。

    坐在她身旁,李牧拿出书,恰好看到前排瞪视他的韩秀静。

    昨晚的事情似乎没有完全了结。

    他不怎么在意,有些事情总是如此,麻烦总是避免不了,这就是命运的特性,总是喜欢折腾人。

    最好的办法就是别指望遇到不麻烦的事情,遇到麻烦事情的时候,反而更加坦然。

    韩秀静和几个女生窃窃私语,时而转头看他。

    这时,李再勋走进来,他面色略微严肃,四周的人都问他关于最近发生的那个事情,毕竟他父亲是检察官,想必知道一些内幕。

    教授来到,开始上课。

    李牧拿出书认真听,一边看夹在书中的手机,上面浮起一张图片。

    是她发来的,上面是嘴唇照片。

    “可爱吗?”

    “想亲你。”李牧回复。

    “FF,不是在上课?”

    “对。”

    “要不要和我玩一下那种游戏?”

    “什么?”

    “FF,就是文字love。”

    “……那是什么?”

    “我也是听说的,就是用文字做那事。”

    “……还不如直接做,而且我在上课。”李牧浮想联翩。

    “切,那算了。”

    “如果你想的话,我倒是可以忍耐。”李牧回复。

    “FF,明明是想玩吧。”

    “怎么会?”

    “那我先开始?还是你来?”

    “都可以。”

    “那我来吧,FF,不过都没有做过,还不如用电话做。”

    “上次一样?”

    “唔,嗯,上次差点被T她们发现,好危险。”

    “是吗?”

    “哼,当然了。”

    “是不是你又发出了海豚的叫声。”

    “怎么会?哼。”

    “明明就是。”

    “到底来不来?笨蛋。”

    “来。”

    于是她开始发送一些少儿不宜的文字,李牧也同样回复。

    不一会,李牧就感觉到一股热气从小腹升起,一边听课,一边发这种文字,简直有种莫名的快感。

    教授看一眼李牧,满意地点头,似乎在夸赞他认真听课。

    金高恩正自看一本《play_boy》,对于身边发生的事情,也是一无所知。

    “呼,呼,笨蛋,不行了。”

    “小笨蛋,我也是。”李牧说。

    良久之后。

    两人的文字才停歇。

    “FF,笨蛋,好像很有趣。”

    “是吗?”李牧看一眼老教授,心中带有一种负罪感。

    “嗯哼,下次继续。”

    “看看吧,下次不能在上课的时候这样了。”李牧说,现在的腿有些颤抖。

    “FF,知道了。”

    下课后。

    王耀来门外等他。

    他和王耀来到一间饭店,点了辣炒猪肉和米饭。

    “真的吗?靠,那小妞也太变态了。”王耀吃惊。

    “差不多。”李牧把昨天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

    “不过我就喜欢这样有野性的女人。”王耀舔舔嘴唇。

    “白痴。”李牧给他一个中指。

    “靠,你才是白痴。”王耀同样送出一个中指。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聊起最近发生的那个事情,王耀说有一个朋友也参加了那次游行。

    吃完饭。

    李牧和王耀分别。

    不觉到了晚上。

    他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门打开的声音响起。

    一会一个身穿粉白色夹克的少女就出现,脸上是狐狸面具,扎了一个小辫,夹克里面是卡通白T,下面是浅色破洞牛仔裤。

    “很可爱。”李牧忍不住说。

    “那是当然,去哪玩?”她走到他身前。

    “床上怎么样?”李牧一下抱住她,将她压到沙发上。

    “啊,变态,真是的,早上不是玩过那个?”

    “就是因为那个,才这样。”

    “唔,我还穿着衣服呢,啊,不要扒我裤子。”

    “没关系,就来一次。”

    “呼,那你快点,变态。”

    “好。”李牧解开之后,发现她今天穿了粉色的。

    “呼,坏蛋,别看了。”

    “嗯。”李牧开始运动。

    “啊,呼,呼,真是的,刚刚看见你,就做这种事情,你是有多那个,哼,真的很担心你。”

    “不要担心。”

    “你不是恢复了?”

    “相信我的理智。”

    “切,才不相信,呼,你怎么越来越厉害了?”

    “我也不知道。”

    “呼,呼。”

    半个小时后。

    “谢谢你,小笨蛋。”李牧拍一下她的屁股。

    “变态,真是的。”她重新穿上裤子。

    他们休息一会,一起下楼。

    夜晚越来越冷,或许是冬季快要来临的缘故。

    “明天会不会下雪?”她问。

    “可能会。”李牧说。

    “啊,真的?”

    “假的。”

    “切。”

    夜色很黑。

    李牧和她一起行走在街道上,穿梭于行人之间。

    她抓住他的手掌,问道:“我们可以这样一起多久?”

    “很久。”

    “FF,你有没有想过,喜欢上别人?如果没有我的话。”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李牧想了一会。

    “真的?”

    “不清楚,不过也只是喜欢而已。”

    “切。”

    “嗯,其他人都没有那种感觉。”

    “呼,希望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街头的灯光明亮,她的嘴角翘出一个细微的弧度,眨眼的时候,有种奇怪的感觉。

    “在看什么?”

    “你。”

    “FF,去哪?”

    “前面的漫画房怎么样?”

    “唔,也好。”

    走进漫画房。

    他们来到角落坐下,拿出漫画书,半躺在沙发上看漫画,她的身上飘来淡淡的香味,不停流入他的鼻腔。

    “FF,怎么了?”

    “没有。”李牧笑。

    “今天怎么总是看我。”

    “不知道,可能是怕你消失。”李牧歪头。

    “笨蛋,我怎么会消失?”

    “那就好。”

    李牧继续看手中的漫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