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第248章

    “我会不会怀孕?”她睁开半闭的眼。

    “不会。”

    “嗯。”她点头。

    他停下动作,把手从她胸前抽出,掌心还有余温和一丝淡淡的气味。

    “怎么不继续?”她收拢耳边的短发。

    “还是算了。”李牧低笑。

    “切。”

    “一会不是要回去?”

    “嗯。”

    “所以,还是算了。”

    “也好,她们也许能看出来。”

    “什么?”

    “我身上的痕迹。”她把两条腿搭在他身上,伸展上身。

    “在哪?”

    “哼,你不知道的地方。”

    李牧摇摇头,看一眼阴影下的她,皮肤白皙,圆领附近的锁骨浮出,脖颈上突出痕迹。

    “明天就见不到你了。”

    “又不是总是见不到。”

    “嗯。”李牧抓住她的脚腕。

    “既然不做的话,那我走了。”她拾起地上的黑色外套。

    “我送你。”

    “好。”

    下楼。

    李牧和她一起来的街道附近,夜风寒冷,他们呼出的气都变成白色,灯光下泛起彩色。

    她站在一旁,双手插进兜里,转头看他一眼,再低头看鞋,重复几次。

    “怎么?”李牧来到她身边,用下颌抵住她的头顶。

    “你好像变得奇怪了。”

    “哪里奇怪?”

    “说不上来,就是觉得奇怪。”她低下身子,闪过他的下颌攻击。

    “车来了。”李牧拦下一辆空车,司机是一个中年女人。

    “嗯,回去给你发信息。”

    “好。”李牧笑。

    她坐车离去。

    李牧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盒牛奶,回到家里。

    良久。

    嗡嗡。

    “刚刚到家,正在喝水,sun和T在喝米酒,说明天party的事情。”

    “嗯。”

    “你呢?”

    “正在看电视,一会睡觉。”李牧看一眼墙上的表。

    “明天有事?”

    “晚上要去喝酒,早上工作。”

    “都忘了,唔,那个……”

    “什么?”

    “没有,FF。”

    “说吧,这样我更好奇。”李牧喝一口牛奶。

    最近有些失眠,所以他买了牛奶。

    “是在想见面的事情,我们以后只在晚上见怎么样?”

    “可以。”

    “真的?”

    “嗯。”李牧笑。

    “好吧,我们是朋友。”

    “嗯。”李牧说。

    “还有一件事情。”

    “说吧。”

    “外面的时候,我们不接吻怎么样?”

    “也可以。”

    “不会生气?”

    “我们不是朋友?”

    “……是,但也不只是朋友,你不这么觉得?”

    “这么觉得。”李牧说。

    “明天是周六,有snl。”

    “你喜欢看的。”

    “觉得我怎么样?”

    “很好。”

    “如果说,让你娶我,真的会娶我?”

    “毋庸置疑。”

    “算了,给我讲故事吧,想听你的声音。“

    “我给你打电话。”

    “好。”

    李牧打电话。

    一会。

    那边传来喝水的声音。

    “嗯,是我。”

    声音略微沙哑,或许是今天抽烟的缘故。

    “原来是你。”

    “对,哼。”

    “想听什么音乐?”李牧走到唱机前,用棉布擦掉上面的灰尘。

    “古典乐有吗?”

    “巴赫、李斯特都有。”李牧来到唱片夹前,一一检查。

    “那就随便吧,反正和他们不熟。”

    “好。”李牧挑出李斯特的《b小调奏鸣曲》。

    这东西他也不懂,他偶尔听后朋克。

    “书呢?”

    “你喜欢什么?”

    “《追忆似水年华》太长了,总是听那个也没意思,就没有有趣的书?”

    “怎么有趣?”

    “惊悚的有吗?”

    “爱伦坡的怎么样?毛姆的《木麻黄树》其实也可以。”李牧看书架里的书。

    “只要惊悚就没问题。”

    “那就爱伦坡吧,毕竟是哥特流的。”李牧说,于是挑了一本爱伦坡的短篇小说集。

    “好。”

    李牧来到窗边,打开旁边新买的落地灯,将书置于桌上,喝一口牛奶,开始念。

    一会。

    “啊,笨蛋。”

    “怎么?”

    “你的声音真好听。”

    “一般吧,也没有人夸赞过我。”

    “那我不是人?”

    “可能。”

    “哼,反正我觉得好听。”

    “那就好。”

    “喂,都夸你,就不会假装很开心的样子?”

    “好开心。”

    “切,继续念吧。”

    “ok。”李牧继续念。

    “唔,稍微有点恐怖,我喜欢。”

    “你不睡觉?”

    “睡不着,因为兴奋。”

    “不要兴奋。”

    “继续念。”

    “好。”李牧说。

    他继续念。

    一会。

    传来啜吸东西的声音。

    “你在喝什么?”李牧问。

    “酸奶,你要喝吗?很好喝,还可以治疗便秘。”

    “你有便秘?”

    “偶尔会有,今天吃的太多,以防万一。”

    “嗯。”

    李牧再次念。

    “不过说实话,你总是给我讲故事,不觉得很痛苦?”

    “稍微。”李牧说。

    很多时候她睡得很晚,他只能睡得更晚。

    “感觉很对不起你。”

    “那你可以报答我。”

    “怎么报答?”

    “你的身体。”

    “切,不是都给你了?”

    “嗯。”

    “为什么喜欢亲那种地方?总觉得很奇怪。”

    “那种地方?”李牧反问。

    “对啊,明明有其他地方可以亲。”

    “本能。”

    “奇怪的本能。”

    “其他人也这样。”李牧笑。

    “哦,好吧。”

    “听不听?”

    “古典乐很有意思,我从里面听到不一样的东西。”

    “我听不懂。”李牧说。

    “因为你是笨蛋,你到底喜欢什么?”

    “你。”

    “切,除了我呢?”

    “那就没了。”

    “不会吧?那多无聊,我喜欢唱歌,还喜欢画画。”

    “那你可以当歌手和画家了。”

    “唔,可能。”声音有些犹豫。

    “怎么?”

    “没有,FF,觉得你这个提议很棒。”

    “嗯,有点梦想总不至于无聊。”

    “那你肯定非常无聊。”

    “不是有你?”

    “我是你的梦想?”

    “差不多。”

    “切。”

    “寻找的存在。”

    “我?”

    “可能。”李牧笑。

    “算了,我不问了,这样你睡得肯定更晚,明天还要过着,肯定特别累。”

    “嗯。”

    “啵,晚安,好梦。”

    “晚安。”李牧继续念。

    她这回乖了很多,五分钟后入睡。

    呼,呼。

    呼吸声沉稳。

    “我也睡觉。”李牧关掉落地灯,走进卧室,躺在床上。

    床上有她的香味,抱住她送的熊抱枕。

    “你要是她,那就好了。”李牧看一眼怀中的母熊,沉沉睡去。

    第二天。

    阳光透过缝隙,洒落在他的睫毛上,映出淡淡的彩色。

    嗡嗡。

    耳边是手机震动声。

    他睁开眼,一下坐起,拿起床边的手机。

    “早安。”随之而来的是一张照片,原来是她的上半身照,上面是穿一件背心的她,小小的沟壑分外诱人。

    “早安,很可爱。”

    “当然,因为是我,现在要准备很多东西了,FF。”

    “加油。”

    “你也是,今天工作加油,晚上少喝点酒。”

    “嗯。”

    “我也会少喝的。”

    “你最好别喝。”

    “为什么?”

    “你是酒垃。”

    “哼,感觉酒量长了一点。”

    “那一点和小拇指头差不多。”

    “切,不和你说了,洗澡去。”

    “去吧。”

    K不再回复。

    李牧下床,来到客厅,在阳光下做了简单的瑜伽,接着洗澡、吃饭。

    来到楼下。

    周雪换上一套加厚的卫衣,打扮得颇为年轻,嘴唇上是鲜红的唇膏,把一盒东西扔给他。

    “这是什么?”李牧问。

    “藏红花,对身体好,一个朋友送过来的。”

    “你朋友真多。”

    “当然,像你这种孤独的家伙,怎么会懂交朋友的好处。”周雪竖起中指。

    “很麻烦。”李牧看一眼窗外。

    开车。

    李牧拿出手机看。

    嗡嗡。

    “呦呵,好开心,今天。”

    “是吗?”

    “嗯,虽然不是正式的万圣节,不过有party。”

    “好好玩。”

    “FF,她们打扮得都很不错。”

    “你呢?”

    “不告诉你。”

    “那就算了。”

    “切,不好奇?”

    “还好。”

    “嗯,我们下次做情侣戒指吧。”

    “怎么做?”

    “听说有些地方可以DIY。”

    “是吗?那我去查查。”

    “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吧,FF。”

    “没问题。”

    “不过我们现在不是情侣,那就算友谊戒指。”

    “我们的友谊还真奇怪。”

    “怎么奇怪?哼。”

    “没有,你不忙?”

    “现在还好,都在准备呢,sun今天很帅气。”

    “她本来就那样。”

    “她说要揍你。”

    “让她来。”李牧说。

    车到了饭店。

    “我要工作了,不说了,晚上再聊。”

    “好吧。”

    李牧开始忙碌的一天。

    经过火热的一天,终于到了晚上。

    金峰和崔相哲和他告别,说是要去和朋友们出去喝一杯。

    李牧换上衣服,打开手机。

    上面有许多信息,毋庸置疑都是K的,当然也有几个人的骚扰短信。

    “喂,笨蛋,我漂亮吗?”一张照片,她穿了一件有趣的装束。

    “呼,想没想我?”

    “还在工作吧,哼,真是的,工作狂,以后我无聊了,怎么办?”

    “我养你怎么样?其实我可以养你,说真的,不是闹着玩。”

    “好吧,肯定不会答应,你就是个固执的笨蛋。”

    “如果下班了,记得告诉我。”

    “FF,你看她们的装束。”又是一张照片。

    李牧看完。

    嗡嗡。

    “笨蛋,看到你看我的信息了。”

    “好快。”

    “当然,我可是手机达人。”

    “原来是这样。”李牧走出饭店。

    夜色已深。

    月浮潜于夜空,大楼与大楼之间可以看到一片柔媚的夜色,几缕星辰覆盖,人们穿梭于其间。

    “FF,今天大家都很开心。”

    “嗯。”

    “FF,有一个人还假扮成女人。”

    “是吗?”

    “对,FF,我现在像一只猫。”

    “猫?”李牧穿过长长的街道,来到地铁站前。

    楼梯口行人们来来往往,手机嗡嗡震动。

    Kakaotalk房内似乎是关于游行的事情,说是要去某个地方反对某人。

    “嗯,FF,你呢?”

    “一会去喝酒。”

    “少喝一点。”

    “放心,我不是那种笨蛋。”李牧刷卡,进入地铁站内侧。

    两边的地铁穿梭而行,他坐在塑料椅上等待,一边听晦涩阴暗的后朋音乐。

    车站内弥漫各种各样的气味,年轻的男女中参杂一些老年人,几个上班族拿出手机看电视,讨论最近的时局。

    “FF,她们今天都很可爱。”

    “没有你可爱。”

    “真会说话。”

    “车来了。”李牧走进去。

    地铁行驶,班级kakaotalk房内说起party的地点。

    人颇多,他挤到一边,抓住握把,旁边刚好是一个长发女学生,她正自低头看一本英语书,背单词,或许是在考托福。

    另外一边则是一个胖乎乎的男人,他正在看《无限挑战》,这一期似乎是关于宇宙旅行的,似乎不怎么有趣。

    地铁摇晃,他一边和她聊天,一边看窗外不停消逝的景物。

    “FF,我们的社长今天也很有趣。”

    “社长?”

    “嗯,都来了,唔,你不会嫉妒吧?”

    “怎么会?”

    “要是你能来就好了。”

    “可惜去不了。”

    “是啊,FF,真正万圣节的时候你来。”

    “去哪?”

    “和你一起玩。”

    “去哪玩?”

    “不知道。”

    “好吧。”李牧看一眼窗外,地铁似乎到站了。

    他换乘之后,地铁继续出发。

    终于到了地方,他从地铁站走出,沿街道行走,他感觉到天气颇冷,阴冷的空气让他的头脑变得极度冷静。

    进入房间。

    里面都是各种鬼怪打扮的人,有的打扮成女巫、格格巫、小丑,有的则打扮成幽灵、僵尸和吸血鬼。

    总之非常多,屋内挂满了南瓜灯,李牧走到换衣间内换上了骷髅服装,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了打扮成猫女的金高恩。

    今天她颇为性感,身边围绕了许多男人,韩秀静打扮成狐狸女的模样,一边驱赶那些男人,一边欣赏金高恩的打扮。

    李牧扫一眼,看到丧失打扮的王耀,他正坐在桌旁和一个身材标志的女幽灵聊天,说的无非是一些无聊的笑话,里面还带有一些少儿不宜的内容。

    按照他的说法,要征服一个女人,首先要建立舒适感,但不要太过舒适,记得让她记住你是一个男人这件事情。

    “白痴。”李牧说。

    “什么白痴?”熟悉的声音。

    转头一看。

    原来是兔子头的全昭妍,她今天穿得相当有趣,身上穿一件红白条纹的衣服,兔耳上还有一个别针,估计是打扮成越狱兔中的基里连科。

    “兔子?”

    “嗯,兔子的力量很强大。”她微笑,展示胳膊上的肌肉。

    她似乎经常锻炼,胳膊上的肌肉倒是有一点。

    “是吗?怎么不去喝酒?”李牧走到桌子旁,抓起一个血腥鸡腿吃了起来,因为工作之后没有吃饭,饥饿感非常高。

    “刚刚喝了一点。”她朝旁边一直,那里倒下了几个人,喝得醉醺醺的。

    “嗯。”李牧耸肩,拿出手机。

    “笨蛋,在干嘛?”

    “正在吃鸡腿。”李牧回复。

    “FF,真能吃。”

    “因为没吃饭。”李牧很快消灭掉鸡腿。

    全昭妍在一旁喝酒,一边观察四周的人类,说道:“今天还真是有趣,有的人在游行,有的人在玩乐。”

    “嗯。”李牧点头。

    接下来,大家开始跳舞。

    李牧来到角落的位置坐下,和她发信息,讨论一些无聊的问题。

    “笨蛋,我们这里人很多。”

    “我们这里也不少。”

    “FF,好想和你在一起。”

    “来。”

    “去不了,你来。”

    “好。”

    “算了,你还是别来了。”

    “嗯。”李牧喝一口果汁,看一眼在舞池内跳舞的人们。

    跳完舞,大家开始喝酒。

    李牧尽量避免少喝,也有些喝多了,头有些晕,他来到厕所吐了许久,才勉强清醒。

    “喝酒果然不好。”李牧揉揉太阳穴。

    K没有消息,想必和朋友们玩得很开心。

    走出厕所,他背靠在墙壁上休息。

    “这么快就醉了?”全昭妍走过来。

    “嗯。”李牧点头。

    他的酒量确实不怎么好。

    “你们怎么样了?”

    “很好。”李牧说。

    “是吗?”全昭妍笑笑。

    “对。”

    “不过你真的不想做那种事情?和别的女人?”

    “嗯。”

    “为什么?”她向前一靠。

    “没有为什么。”李牧躲开。

    淡淡的香味飘入鼻腔,混合一丝酒精的刺鼻气味。

    她的身材修长,比起K要高许多,长长的黑发直没腰际,露出的腰部可以看到漂亮的十一字肌。

    两腿细长,脚踝处有一个五角星纹身。

    “还真是让人觉得吃惊,怎么可能没有反应?”她的手微微向下。

    “嗯。”李牧握住她的手腕,入手滑腻。

    她的鼻息涌入他的鼻腔,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感觉从体内升起。

    “原来有反应,奇怪,为什么和上次不一样?”她身体继续向前。

    李牧推开她,深吸一口气。

    他摇晃一下头部,似乎恢复了一些功能,这让他极为惊异。

    嗡嗡。

    “笨蛋,呼,FF,我喝了一点酒,你看。”照片发来,上面是她的半张脸,两腮染上绯色。

    李牧却颇为苦恼。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让他的身体恢复到了正常人的状态,难道是遇到了她的缘故,或许是真的,以前心理医生说过这是心理上的问题。

    “你在躲什么?”全昭妍将左耳的长发缕到耳后,露出星形的银钉,柔软的耳垂上有一种莫名的洁白感。

    “我要走了。”李牧咬一下舌头,迅速跑进里面。

    屋内散发一种混乱的气味,李牧深吸一口气,准备离开。

    没想到背后传来柔软感,转头一看,原来金高恩满脸通红地抱住了他,她醉眼迷离,整个人的神智都有些不清醒。

    “希特勒的那玩意没了!”她大叫。

    韩秀静跑过来,瞪他一眼,使劲拽住金高恩。

    李牧摇摇头,走向门口。

    只不过金高恩的力气颇大,挣脱韩秀静的怀抱,一下跳到了他的背部。

    李牧晃晃头,把复杂的思绪全部抛入虚空,他现在的身体比以前更加敏感,所以需要和人们保持一定的距离。

    他掰开她的手,可惜她的两条腿缠住他的腰。

    她腿上的力气颇大,或许经常疯跑的缘故,上面的弹性也很惊人,柔软中带有一种韧劲。

    李牧感觉到身上的血液在加速,这种感觉非常不好,他感觉自己身上的某处被一下捅开,如果不抑制下去,整个人就会崩溃。

    “这可不是好事情。”李牧喃喃自语。

    幸好韩秀静再次跑过来,拉住金高恩。

    两人费了好大劲,才把她拖了下来。

    “送她回家吧。”李牧蹙眉说。

    “我送她!”韩秀静使劲抱紧她,瞪他一眼。

    “嗯,我也一起。”李牧没有反对。

    不过韩秀静对金高恩有那种意思,虽然没听说过女人可以侵犯女人的报道,但以防万一,毕竟和金高恩也认识很久了。

    两个人找了一辆出租车,说出金高恩家的地址。

    车上韩秀静坐在中间,防止金高恩再次扑向李牧,一边警惕地看他。

    李牧则是拿出手机,看上面的背景图案。

    他也不清楚自己今天是怎么了?

    或许太习惯了不正常的自己,忽然变成如此模样,他自己也无法面对自己,有时候治愈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你的女朋友呢?”

    “在公司开万圣节派对。”李牧说。

    “你们不是分手了?”

    “你怎么知道?”李牧吃惊。

    “王耀学长告诉我的。”韩秀静说。

    “哦。”李牧看一眼窗外。

    “上次为什么骗我,你是不是喜欢她?”韩秀静撇撇嘴。

    “谁?”

    “我们家高恩。”

    “你们家?”李牧摇摇头。

    “怎么?”

    “说不上讨厌,也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李牧说。

    “我可不这么觉得,男人和女人之间没有友谊关系。”她说。

    “好朋友不可以做,普通朋友倒是可以。”李牧笑。

    “什么道理?”

    “如果深入就做不成朋友了。”李牧说。

    “是吗?我只是讨厌你们这些臭男人。”

    “为什么?”

    “和你有关系?”

    “没关系。”李牧看窗外。

    车内陷入沉默。

    韩秀静看一眼李牧的侧脸,冷笑道:“难道不是吗?”

    “什么?”

    “有了钱,就和很多女人发生关系,抛弃原来的女人,说爱一个人,却很快喜欢上另外的人,真是无耻。”

    “嗯。”李牧继续看窗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