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第246章

    总之,时间流逝。

    下课后,李牧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上,聆听路人们的鞋子和石板路摩擦的声音,一边观察五颜六色石板构筑的几何图形。

    这时,K发来一张照片,酒红色镂空上衣,可以看到其中黑色的bra,还有她白皙的肌肤。

    “好看?”她问。

    “嗯。”李牧点头。

    椭圆形凹洞中肌肤白腻,像是雪花中绽放的牛奶花。

    “明天就是万圣节派对,FF。”

    “对。”

    “可惜不能和你在一起。”

    “没关系。”

    “真的?不伤心?”

    “还好,会和朋友们在一起喝酒。”李牧说。

    “什么时候?”

    “明晚开始。”

    “啊!?”

    “嗯。”

    “坏蛋。”

    “怎么?”

    “没有,少喝点。“

    “嗯。”李牧点头。

    一名身穿黑色棒球服的女人和他相撞,淡淡的香味入鼻,有一种无法叙说的感觉,仿佛记忆中堆放的无人之所激起一阵微小的涟漪,却将一座城市倒转过来。

    女人抬头,长长的睫毛,头发浅紫和浅粉混杂,唇膏鲜红,左眼下有一颗泪痣,右耳有一个三角银耳钉。

    她身材高挑,腰间穿一条细细的皮带,若隐若现的肚脐上有脐钉,左手腕上一根黑色皮扣,背一个棕色小皮包。

    “比以前瘦了。”女人勾起唇,眼睛眯成一对月牙。

    她鼻翼轻动,细细的脖颈上浮现一丝汗珠,像是西伯利亚冷空气袭来之后,一只蜗牛遗留下的虫卵。

    李牧愣住,心底泛开一种微妙的感觉。

    此刻的他,仿佛一只从十万米高空下坠到深海的玻璃瓶。

    相遇总是带有一种遗憾,这种遗憾来自何处,又往什么方向转移,他到无法预测,只是命运太过顽皮。

    “是吗?”李牧向后退出一步。

    保持三十厘米的距离。

    “总是避开也没有任何意义,只是想解释当年的事情,喝杯咖啡怎么样?”她微笑,薄薄的心形唇抿起。

    “也好。”

    “前面刚好有一家Pascucci。”她转身,裹住黑丝袜的腿有种莫名的流动感。

    店内人颇多,或许是万圣节的缘故。

    他们来到窗边的位置坐下,她点了一杯摩卡,他点了一杯美式。

    “和以前不一样,那时候你从来不喝苦的东西。”她看一眼他前面的咖啡。

    “总是会变。”

    “也对,我染头发了。”

    “是吗?”李牧看一眼窗外。

    “和以前一样,总是这么不讨人喜欢。”

    “喜欢我的人总会喜欢,讨厌我的人也总会讨厌。”

    “这倒是真的。”她呷一口咖啡,双手托腮,看他的鼻梁。

    “嗯。”

    “想起以前的事情。”

    “我都记不得了。”李牧啜一口,拿出手机。

    手机背景是K和他拥吻的合照。

    “女朋友?”

    “嗯。”

    “很漂亮。”她微笑。

    “也很可爱。”李牧补充。

    “还以为你喜欢长头发的。”

    “就是光头也没关系。”

    “变了好多,只是脾气还是和以前一样执拗。”

    “只是喜欢单调的东西罢了。”

    “不是恋旧?”

    “我只记得现在的东西。”李牧直视她的眼睛。

    “我总是会想起曾经的事情。”

    “忘掉比较好,如果想过得快乐一点。”

    “看来你痛苦过。”

    “忘了。”

    “抱歉,那个时候。”

    “没事,做任何事情,总会对某些人造成伤害,也没必要和人都说这种话。”

    “如果是你,我觉得有必要说。”

    “我喜欢人人平等。”

    “可惜世界总是没有平均的东西。”

    “嗯。”

    “那时候太小。”她缕一下左耳上头发,露出精巧的耳轮,耳垂上有一个黑色纹身,是英文字母L。

    “已经成年了。”李牧用食指敲击桌子。

    “也对,不过成年这种事情,总是在人生的某个时刻出现,也不是因为年龄而到达。”

    “是吗?”

    “嗯,以为是慢慢出现,确是突然出现的。”

    “哦。”

    “那个时候,忘了告诉你,其实我喜欢女人。”

    “看出来了。”李牧继续啜吸咖啡。

    “是吗?以为你不知道。”她睫毛轻颤。

    “都看到了。”李牧摇头。

    他看到两个拥吻的女人,其中一个虽是短发,也可以知道是女人无疑,按照她们的说法,或许叫做T。

    “对不起。”

    “嗯。”李牧点头。

    “那时候和她分手了,就想找个人忘掉她。”

    “为什么找男人?”李牧摇摇头。

    “不知道。”她把玩杯子。

    “嗯。”

    “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不可以。”

    “那算了,其实只想看你过得好不好。”她笑。

    “过得还不错。”李牧起身。

    “这就走?”

    “嗯。”

    “一起吧,我刚好要坐地铁。”

    “还是算了。”

    “也好。”她重新坐下。

    李牧走出咖啡店,心中泛起一丝莫名的感觉。

    记忆这种东西带有一种还原性,任何的微小事情,都能勾动它,把一些不存在的情感,转换成某种存在之物。

    嗡嗡。

    “在干嘛?FF。”

    “准备坐地铁回家。”

    “哎呀,笨蛋,今天晚上去你家怎么样?”

    “真的?”

    “哼,难道不可以?”

    “也不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

    “刚刚碰到前女友,一起喝了咖啡。”

    消息显示已读,她却迟迟不回复。

    直到他走进地铁站。

    “然后呢?”

    “没了。”

    “怎么遇到的?她长什么样?漂亮吗?是不是说要和你复合?你和她说了什么?”

    “偶遇,粉紫色长发,正常男性人类眼里非常漂亮,没说复合,我和她说,不能和她做朋友。”

    “唉。”

    “怎么?”

    “没有,其实复合也没事,没有我更好。”

    “胡说什么?”

    “这是实话,一直以为你不讨人喜欢,发现还有许多人喜欢你。”

    “是个人,都会让几个人喜欢。”

    “哪有,笨蛋。”

    “毕竟世界上有60亿人。”

    “真的只是喝了咖啡?”

    “嗯。”

    “手机号码呢?”

    “不知道。”

    “那她就这么放你走了?”

    “也许看淡了。”

    “……真的?”

    “对。”

    “那你和她以前做过那事?”

    “做过。”

    “坏蛋。”

    “嗯。”

    “啊,有点乱。”

    “怎么了?”

    “不知道该怎么说,万一又喜欢她怎么办?只是喜欢她也不错,唉,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会喜欢她。”

    “你怎么知道?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动摇?”

    “不知道。”李牧说。

    “你看吧,坏蛋,啊,算了,这样不对。”

    “怎么?”

    “没什么,晚上我去找你。”

    “嗯。”

    “她真的很漂亮?”

    “以正常男性人类的标准而言。”

    “那你呢?”

    “一半吧。”李牧说。

    “……那我呢?”

    “、你是最漂亮的。”

    “我们真的可以这样?”

    “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只是很混乱,真的很混乱。”

    “不要想太多。”

    “不得不想,你的前辈,还有一些人,都是喜欢你的。”

    “不一定,她们也只是单纯的喜欢而已,说到那种感情,或许她们根本没有。”李牧笃定。

    “真的?”

    “嗯,你难道感觉不到?”

    “不知道,我只能感觉到你和别人不一样,听你一说,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喜欢你?”

    “仔细想想。”

    “好吧,唉,那时候我失恋了。”

    “嗯。”

    “所以……”

    “怎么?”

    “不知道,越来越乱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晚上来我家告诉我。”

    “知道了,坏蛋,不说了。”

    “嗯。”

    K不再回复。

    李牧回到家。

    嗡嗡。

    “狮子熊,在干嘛?”是sun。

    “正在写东西。”李牧说。

    “她似乎有些奇怪。”

    “是吗?”李牧说。

    “是不是你做了什么事情?”

    “好像是。”

    “喂,到底是什么?”

    “不能和你说的事情。”

    “要是欺负我们家大妈,我不会放过你。”

    “嗯。”

    “算了,狮子熊,最近在做什么?”

    “工作、学习。”

    “你的生活还真是无趣,还以为你会去喝酒。”

    “我又不是你。”

    “喂,说的我好像是酒鬼一样。”

    “不就是。”

    “不说了,要忙。”

    “嗯。”

    sun不再回复。

    接下来T也发来信息,问他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不常联系。

    “没什么,就是懒。”

    “真是不像话,crazy_man,我们可是朋友。”

    “是吗?”

    “Of_course,对了,对她好点。”

    “放心。”

    “不要和别的女人那样。”

    “我又不是那种人。”

    T也不再回复。

    接下来是Y。

    “好久不见。”

    “是啊。”李牧说。

    “问你一些关于中文的问题。”

    “问吧。”

    于是她讨教一些中文词语,李牧教授。

    结束。

    很快便到了晚上。

    K来到,她今天穿得颇为性感,露出小细腰,脸上带有一丝未知的表情。

    “坏蛋。”

    “嗯。”

    “为什么总是这样?”

    “什么?”

    “不知道,让我总是变得这么心乱。”

    “真的?”李牧抱紧她。

    “呼,唉。”她咬一口他的胸。

    “嗯。”

    “今天是周五。”

    “对。”

    “看《丛林法则》和《三时三餐》。”她打开电视。

    “好。”李牧坐在沙发上。

    “没有她的照片?”

    “没有。”

    “哼,为什么不照一张?”

    “那你会杀了我。”

    “我又没有那么小气,何况我们也不是那种关系,你现在很自由。”

    “是吗?”

    “当然了,总之下次带我看看她。”

    “啊?”

    “只是想知道你的眼力怎么样。”

    “……”

    “怎么了?笨蛋。”

    “没有。”

    “不过真的没有一点动心?”

    “好像有一点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动心。”李牧说,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不得而知。

    “啊!?”

    “只是那种感觉,和你的感觉不一样。”

    “哼。”

    “你不是说不生气?”

    “我当然不是在生气,我就只是哼了一下,她的胸大吗?”

    “比你大一点,好像。”

    “喂!”她一下扑过来。

    “疼,轻点。”

    “谁让你那样的,你竟然还看她那里。”

    “无意间看到的。”李牧摇头。

    “才不相信你。”

    “相信我。”

    “不行,今天我要咬死你。”

    “怎么可以这样?”

    “没什么不可以,对了,这是给你的礼物。”她从包内拿出一个小盒子。

    “是什么?”

    “你自己看,笨蛋。”

    李牧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手链。

    “我是男人。”

    “那有什么?只是装饰品而已,让你戴就戴。”

    “好吧。”李牧戴在左手上。

    “FF,这还差不多,下次让我见见她。”

    “见她干嘛?”

    “问你的一些事情啊。”

    “直接问我。”

    “笨蛋,我也算你的前女友。”

    “是吗?”

    “当然,我们现在可是分手状态,难道忘了?”

    “好像是。”李牧看一眼窗外。

    黑夜降临。

    灰色的云层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出一种灰暗的色彩,夜空上的星辰被灯光覆盖,人们无法知晓星河中的隐秘。

    “笨蛋,在想什么?”

    “什么都没想。”

    “骗人。”

    “好吧,想你了。”

    “喂。”她跨坐在他身上。

    “怎么了?”

    “唉,不是。”

    “说吧。”

    “不是这样,只是觉得有点不对。”

    “哪里不对?”

    “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喜欢你?”

    “小笨蛋。”

    “唉,你如果真的看到我,会怎么样?”

    “不知道。”

    “你的前女友真的只是和你喝了咖啡?”

    “当然,小笨蛋。”李牧笑。

    “算了。”

    “怎么了?”

    “FF,不是,想和你说,你真的是一个笨蛋。”

    “或许吧,其实她以前是les。”

    “啊?”

    “我是说前女友。”

    “不会吧?”她嘴角翘起。

    “你在笑?”

    “才没有,FF,那你的情敌不是女人?”

    “嗯,可能。”

    “切,那就好。”

    “好什么好?这可是非常悲哀的事情。”李牧翻白眼。

    “FF,多好啊,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故事,看来你只能吸引一些不正常的人。”

    “那你呢?”

    “也是,不然怎么会喜欢你?”

    “那你今天还回去?”

    “哼,当然要回去。”

    “要不要做一次?”

    “才不要,变态,总是做,我都快瘦的只剩骨头了。”

    “是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