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第244章

    “变态,呼,好了。”

    “嗯。”

    她的唇轻贴他的胸膛,用舌尖在上面轻轻移动,手指从他背部缓慢勾画,像是在创作什么艺术品。

    “笨蛋,你的身体好强壮。”

    “是吗?只是普通人。”李牧笑。

    “切,明明很厉害。”

    “因为不喝酒、不抽烟。”

    “喜欢我的身体?”她把身上的背心扯向胳膊,露出一大片白色。

    “喂,别这样,我会忍不住。”李牧吞一口唾沫。

    她的锁骨附近有一些汗珠,特别是背心下的胸衣带勒住肩膀,细腻的肌肤微微凹陷,可以看到浅浅的红印。

    “FF,那就不要忍啊。”

    “不能不忍,明天还得工作。”

    “哼,我也要做万圣节点心。”她跨坐到他的身体上。

    下腹顿时传来柔软之感,她身上的香味飘入鼻腔,仿佛夜晚绽放的烟花回落到地面的刹那,释放的火光。

    “小笨蛋,要不要看那个?”

    “哪个?”

    “就是上次你留下的红痕。”

    “才不要,变态。”她重新贴到他身旁,一条腿跨在他肚子上,软腻之感传来。

    “一会回家?还是住我这?“

    “在你这吧,我要去洗澡才行。”

    “好。”

    “对了,Y说她喜欢你。”

    “什么?”

    “FF,是说作为朋友,你很合格。”她吃吃地笑,用指甲扣他的的胳肢窝。

    “别闹,这样我也挠你了。”

    “FFFF,啊,坏蛋,别弄,好痒啊,FFFF。”她在他手下大笑不止。

    “敢不敢了?”他把她条白的身体压在身下,唇瓣从她脖颈后面缓缓向下,用舌尖挑动她脊骨上的肌肤。

    “不敢了,放开我,我输了,FFFFFF,坏蛋,啊,我快不行了。”

    “那好吧。”李牧的手从她胳肢窝放开。

    “呼,真是坏蛋,对了,我们下次要不要试一下别的味道?”

    “你不是喜欢草莓味的?”李牧问。

    “唔,想尝试一下新的东西,听C说,她和她男朋友经常做有趣的事情,她男朋友很喜欢闻鼻息的味道。”

    “我也喜欢闻你身上的味道。”李牧作势要扑。

    “不要,别闹,你喜不喜欢用脚?”

    “脚?”

    “是啊,唔,我想让你玩我的脚。”

    “……”

    “坏蛋,你这是什么表情?”

    “没有,哈哈,我当然愿意,一会要不要看电影?”

    “什么电影?”

    “那种电影,你喜欢的那种。”李牧坏笑。

    “切,我才不喜欢,我先去洗澡。”

    “嗯。”

    她把地上的三角内衣拾起穿上,从衣柜里拿出黑色的两个布片和毛巾,走出卧室,走之前还对他吐舌头。

    “笨蛋!”

    “小泰迪,我吃你了。”李牧从床上跳下。

    “快穿衣服吧,变态,就喜欢什么都不穿。”她一下跑掉。

    李牧从地上拾起T恤穿上,从衣柜里拿出一个四角裤套上,顺便整理乱糟糟的卧室,这里被他们俩弄得面目全非。

    “这只小泰迪还真是有活力。”李牧勾起嘴角。

    他收拾好卧室,来到客厅打开唱机,在上面放上爵士唱片,打开一瓶雷司令,倒入长脚杯内,醒酒。

    按照周雪的话说,雷司令是冷艳的黑天鹅。

    浴室内响起水声。

    良久之后。

    一只黑天鹅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她的肌肤在黑色内衣下衬得更加白嫩,还有若有若无的一丝性感。

    或许是他浇灌的功劳。

    “喂,看什么呢?FF,音乐不错。”

    “你最喜欢的爵士。”

    “FF,酒。”她接过酒杯,微微晃动杯身,置于唇下,轻轻啜吸。

    “好喝吗?”

    “嗯,笨蛋,就像你一样好喝。”

    “我好喝?”李牧勾住她的细腰,在客厅中央随音乐摇摆。

    朦胧的灯光下,他们拥住彼此的身体。

    “嗯,FF,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

    “什么?”

    “就是看天空的时候,发现云朵的变化,有时候像是一层层海浪的白沫交叠在一起,有时候像是汇聚在一起的楼阁。”

    “嗯。”

    “好舒服,你的身体。”

    “那就多抱一会。”李牧笑,手掌从她柔嫩的腰肢往下移动。

    “变态,就喜欢摸那里,喂,你这样可不是绅士的行为。”

    “我又不是什么绅士。”

    “我是淑女。”

    “只是半个淑女。”李牧笑。

    “我放屁了。”

    “怪不得这么臭。”

    “才没有,变态。”

    “小笨蛋。”

    “怎么了?FF。”

    “喜欢你的一切。”

    “你想把我带到哪里?坏蛋。”

    “都可以。”

    窗外,灯红酒绿,夜晚下的男女们分享青春与活力,享受黑夜带来的朦胧刺激,或许,未知可以带来某种奇特的力量。

    他们拥紧彼此的身体,深深感受对方的呼吸和心跳。

    “你的心脏跳得好快,FF,就像马达一样。”

    “是吗?你的也不慢。”

    手机声音响起,是她的手机。

    “啊,我去接电话。”

    “嗯。”李牧关掉唱机。

    她接电话。

    “嗯,知道了,知道了,好,明白。”她说着话。

    挂掉电话。

    “谁啊?”

    “唔,一个朋友。”

    “你手机好像换了。”

    “笨蛋,竟然才发现。”

    “是啊。”李牧挠挠头。

    “FF,怎么样?黑色的。”

    “和你现在穿的也很配。”

    “你就是个变态。”

    “嗯。”

    “我们现在回去睡觉吧,你给我讲故事怎么样?”

    “好。”李牧说。

    李牧从书架上勾出一本书,没想到身后传来一丝柔软之感。

    “FF,笨蛋,我们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我们这样算是什么?伴侣吗?还是朋友?”

    李牧的手上是一本《人间天堂》。

    “都算。”李牧转身,用书籍敲一下她的脑袋。

    “疼,坏蛋。”

    “嗯,那是正常的反应。”

    “那我咬你怎么样?”

    “好。”

    她张开嘴,牙齿抿住他的皮肤,却没有咬下去。

    “算了。”她松口。

    “去睡觉吧。”

    “嗯,坏蛋。”

    走进卧室,他们躺在床上。

    “把你的胳膊给我,我要枕在上面。”她低头。

    “好。”李牧伸出胳膊。

    “FF,有点硬。”

    “当然,不如枕头舒服。”

    “那也要枕这个位置。”

    “好吧。”

    “其他人这样吗?”

    “啊?”

    “就是说恋爱的人,会不会像我们这样?”

    “你以前不是恋爱过?”

    “不一样,没有到这种地步,我和你简直太快了,刚刚认识没多久就接吻,然后和你做那事。”

    “很久了,好吗?”李牧耸肩。

    “不要动,脑袋疼,我感觉好短,是不是时间过得太快?我们真的能够一直在一起?”

    “不能。”

    “哼。”

    “会再次接受我的表白?”

    “看看吧,现在这样难道不好?”

    “也不是不好,就是感觉奇怪。”

    “怎么奇怪?都让你做了,不是很好?”

    “做恋人做的事情,又不是恋人,难道不奇怪?”

    “有很多这样的,我听说。”

    “是吗?”

    “FF,是啊,这样也是为了你好,以后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你也可以说不认识我。”

    “什么问题?喂,说的你好像是罪犯一样。”李牧搂住她的肩膀。

    “啊,就是那样的问题了,你还不懂,FFF。”

    “确实不懂。”

    “嗯,笨蛋,到时候你就能明白了。”

    “明白什么?”

    “很多啊,比如说各种偷拍之类的。”

    “啊?”

    “现在说了你也不懂,就问你开不开心?”

    “开心。”

    “那就好了,你不是需要女人?”

    “……喂,把我当什么了?”

    “一个正常的成年男性,我也是正常的成年女性,我们都有那种需求,互相满足对方,不是很好?”

    “是这样,但总觉得不对。”李牧看她一眼。

    “没什么不对,是你想太多了,你可以做很多有趣的事情,我也不会阻止你啊,其实交女朋友也没有关系。”

    “那我们还能保持那种关系?”

    “当然不可以,那就只能做回朋友了。”她笑。

    “嗯。”

    “那你要交女朋友?”

    “看看吧。”李牧说。

    “喂。”

    “怎么?”

    “没有,哼。”她嘟嘴。

    “我开玩笑的。”

    “知道,不过我们这种关系到底是什么?”她摇摇头。

    “你刚才不是说是那种关系?”

    “唉,是这样没错,又有点不舒服,感觉有点奇怪,越来越喜欢你了,或者你的身体。”她看他。

    她的睫毛微颤,眼眸似乎显得更加透明。

    “那有什么?”

    “不知道该怎么说,或许我也只是爱你的表面,那你还会喜欢我?”

    “我的表面?”李牧转头。

    “嗯。”

    “还是会喜欢,喜欢一个人也不能因为别人不喜欢你而改变,这种事情一般都是恒定的。”李牧笑。

    “是吗?就是说,我即使不喜欢你,也会喜欢我?”

    “差不多就是这个道理。”

    “喂,那你不是很痛苦?”

    “嗯,痛苦这种东西也可以选择承受,毕竟喜欢一个人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切。”

    “怎么?”

    “没有,想让你痛苦一下。”

    “怎么让我痛苦?”

    “不知道,忽然有这种感觉,似乎想要让你变得很难受。”

    “这么坏?”

    “FF,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想折磨你。”

    “来。”

    “好。”她一下扑到他身上,开始咬他。

    刺痛感从身上泛起,李牧低头看她的脸,总觉得有种陌生感。

    良久之后。

    他胸口几乎都是牙印,她也咬累了,趴在他身上呼呼喘气。

    “你是狗?”

    “你才是。”

    “为什么这么喜欢咬我?”

    “不知道,其他人倒还好,就是只想咬你一个人,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就是喜欢咬你。”她的身体向上。

    头部和他相对。

    两人的唇轻轻碰撞。

    他感觉到下唇被咬住,血腥感泛起。

    “呼,呼,坏蛋,能不能对我坏一点?”

    “怎么坏?”

    “轻轻打我,好吗?”

    “那样不是那个?”

    “没关系,我可以忍受。”

    “不要吧。”李牧的手抬起。

    “来。”

    “好。”

    “唔,坏蛋,好想让你记住我。”

    “不会忘记你。”

    “11月1日晚上有事,笨蛋。”

    “什么事情?”

    “FF,你猜。”

    “猜不到。”

    “唔,到时候再告诉你,想给你唱一首歌。”

    “什么歌?”

    “FF,秘密,万圣节晚上再给你唱吧。”

    “11月1日在我们那是小光棍节。”

    “是吗?FF,那你是不是要送我pepero?”

    “你猜。”

    “切,猜不到。”

    “嗯。”

    “笨蛋,以前说过11:11分的时候,是有人在想你。”

    “嗯。”

    “所以啊。”

    “什么?”

    “每天的11:11分的时候都是我在想你。”

    “每天有两次。”

    “FF,嗯。”

    “为什么这么开心?”

    “可以和你一起过万圣节,还可以和你一起过各种节日,11月11日的时候记得送我pepero,或许会答应你。”

    “答应我什么?”

    “你说呢?哼。”

    “和我结婚?”

    “差远了。”

    “为什么?我感觉我还不错。”

    “不行,想娶我的话,还要等很久。”

    “多久?”

    “好几年吧,也不知道到底要多久,不过真的要结婚才行了。”

    “和谁啊?”

    “你啊,FF,这样才能生孩子。”

    “嗯。”

    “结婚后,我们去旅游吧,世界各地,从欧洲到美洲,再到亚洲各国国家。”

    “好,那得很久啊。”

    “嗯,把什么都忘掉,只有我们两个人。”

    “嗯,那样会很棒。”

    “啦啦啦啦啦。”

    “怎么了?”

    “就是开心啊,FF,又要忙起来了。”

    “好吧,那我不是见不到你?”

    “以后。”

    “还要多久。”

    “不知道,反正这几天不是经常见面?”

    “也是。”

    “喂。”

    “怎么?”

    “真的喜欢我?确切地喜欢我?”

    “对。”

    “知道了,那圣诞节的时候会给你一个惊喜。”

    “好。”

    “只是不知道一件事情。”

    “什么?”

    “就是到时候会不会真的能够在一起,万一有人威胁怎么办?”

    “威胁谁?”

    “不知道,你或者是我?”

    “我会保护你。”

    “FF,相信你,抱紧我。”

    “嗯。”

    “笨蛋,我们睡觉吧。”

    “好。”

    “呼,吻住我的嘴唇。”

    “嗯。”他吻唇。

    呼,呼。

    两人的呼吸彼此纠缠,身体也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