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第238章

    “切,我们去PC房打游戏。”

    “好。”

    两人来到附近的PC房,在吧台要了两张卡,在角落找了位置开机。

    “我去买点零食。”李牧说。

    “FF,好,快点。”

    “嗯。”李牧到吧台买完零食过来。

    “这么多?”

    “多吃点。”

    “不要,这样对健身不好。”

    “没关系。”

    “坏蛋,又不是你的身体。”

    “对。”

    打开电脑。

    两人开启一个游戏,其中一个号是她帮他练的,等级非常高,装备也相当华丽。

    “FF,怎么样?”

    “还不错,是不是花了钱?”

    “唔,当然,玩游戏本来就要花钱。”

    “现在干嘛?”李牧问。

    他的角色是一个女魔法师,性别是被她强制选择的,她则是一个男战士。

    “FF,快点,我们去杀人。”

    “……这样好吗?“

    “没什么不好。”她用行动回答。

    于是他们愉快地杀掉了一些人。

    一个小时后。

    两个人决定回家,夜晚的空气很冷,天空上的星辰似乎在呐喊,让他想起被丢弃的玻璃珠子落在冰泉时的声音。

    “我们要不要去motel?”

    “附近的无人motel?”李牧问。

    王耀告诉过他。

    在寂寞的城市里最不缺的就是名为motel的建筑,里面提供分享情绪和液体的场所,还有许多小工具。

    “原来还有无人motel。”

    “当然。”

    “唔,坏蛋,你知道的好多?”她瞪眼。

    “是我朋友告诉我的。”李牧说。

    “切,不是骗我?”

    “不是。”李牧笃定。

    “好吧,那就去吧。”

    “我先问问地址。”李牧说。

    他给王耀发信息。

    王耀迅速回复,一边调侃他终于开窍。

    他和她进了里面,找了一个屋子。

    “呼,原来这里竟然是这个样子。”她到处看,拿起一个振动棒观察。

    “嗯。”

    “这东西有什么用?是放在手上按摩的吗?”

    “不是。”李牧摇头。

    随即以委婉的方式说,这东西的具体用途。

    “啊,真是变态,到底是谁发明的这种?”她的脖颈绯红一片。

    “应该是一个很寂寞的人。”

    “哼,插你那里得了。”

    “……为什么?”

    “没为什么,坏蛋,谁让你总是欺负我。”她把东西放回原来的地方。

    “怎么会?”

    “明明就是,一会不是还要欺负我?”

    “没有。”

    “呼,我们要不要回去做?感觉这里很危险。”

    “也好。”李牧说。

    “那我们走吧。”

    于是两人从motel出来,到附近的炸鸡店买了一盒原味炸鸡,回到了他家里。

    “FF,还是炸鸡大人好吃,还可以看电视。”

    “是啊。”李牧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他旁边是K,她也在吃炸鸡,一边看电视。

    “我想拉便便。”

    “去吧。”李牧把手中的炸鸡放到桌上,翻白眼。

    “我想你陪我去,一个人在厕所里好无聊。”

    “玩手机。”

    “不行,我想和你玩。”

    “真是麻烦的泰迪。”李牧只好起身,拿起一个口罩。

    “喂,为什么拿口罩?”

    “你以为你是麝香猫?拉出的便便能变成猫屎咖啡?”

    “坏蛋。”

    “不要拉裤子上。”

    走进厕所。

    她扒掉裤子,坐在坐便器上,今天的内裤是粉色,上面还有米奇图案。

    李牧拿一个塑料凳坐在一旁,一边拿手机看《恋爱革命》。

    “看什么?坏蛋。”她挥舞手掌。

    “漫画。”

    “哪个漫画?”

    “《恋爱革命》。”

    “这么想恋爱?可惜没有人和你恋爱,FFFF。”

    “是啊,你说怎么办?”李牧的手伸向她的大腿。

    “喂,变态,想干嘛?”

    “把你的粉色布片弄下来。”

    “变态,不要,啊,真是的,你是变态吗?”

    “是的。”李牧把她的牛仔裤扔到洗手台上,用左手把玩粉色布片,透过口罩发出阴险的笑声。

    “坏蛋,真是的,快给我。”

    “不要起来,不然很脏。”

    “啊,你怎么这么坏?”

    “不知道。”李牧低笑。

    “真是的,你不给我,我就再也不找你了。”

    “好吧。”李牧妥协。

    “哼,坏蛋。”她伸开腿,将粉色布片叉在小腿肚上,它被左右撑开,上面的花纹微微变形。

    “你也玩手机啊。”

    “没意思,只想看你。”

    “我看到你那里了。”

    “喂,别看。”

    “反正都看过无数次。”李牧坏笑。

    不过他小腹中隐隐生出一股热气,想要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那也是,这里不能随便看,不然满大街都是不穿裤子的人。”

    “可以穿开裆裤。”李牧说。

    “你的思想真是太坏了,以前怎么没有发现?”

    “你想不想试试?”李牧说。

    上次去周雪家拿桂花糕的时候,她送给他一个相当有趣的东西。

    “才不要。”

    “对了,你知道肚兜吗?”李牧说。

    “啊?那是什么?”

    “我们国家古代时候的一种内衣,和你的胸衣差不多。”

    “……啊?”

    “要不要试试看?”李牧说。

    周雪送给他一个红肚兜,说让他和K一起尝试一下,理论上应该不差。

    肚兜上是粉色牡丹刺绣,要是穿在她身上,想必很美,因为她的皮肤非常白皙,穿上之后会非常诱人,加上今天的发型。

    “坏蛋,你在想什么?”

    “没有。”

    “明明就是,唔,试试看倒是可以,不过到底是什么样子?”

    “一会就知道了。”

    噗。

    “唔,好舒服。”

    “很臭。”

    “坏蛋,哪有?你明明戴了口罩。”

    “这样也能闻到。”李牧笑。

    “才不信,我要用热水洗一下才行,毕竟要做那种事情。”

    “洗干净点。”

    “坏蛋,不洗干净又怎么样?”

    “那我帮你。”

    “才不要,对了,不要总是把手指伸进去,很不干净,虽然有时候感觉不错。”

    “好吧。”

    “哼,才不信你,每次说好,然后就不那样了。”

    “怎么会?”

    “啊,呼,我要努力。”

    “轻点。”李牧说。

    “明天你干嘛?”

    “早上工作。”

    “晚上呢?”

    “和你一起看电视。”

    “FF,《The_K2》?”

    “嗯。”

    “笨蛋,为什么把我的牛仔裤套在头上。”

    “假扮成兔子吓唬你。”

    “笨蛋,我才不会吓到。”

    “真的?”

    “嗯,FF,喂,为什么摘下口罩?”

    “闻闻你的臭味。”

    “变态呀你。”

    “是。”

    “我拉完了,我现在要洗了。”

    “洗吧。”

    “那你干嘛?”

    “看。”

    “……变态,看吧,哼。”

    她脱掉身上的圆领卫衣,露出条白的身躯,还有粉色胸衣。

    “很可爱的衣服。”

    “哼,当然,毕竟是穿在我身上的。”

    “好自恋。”

    “你才自恋,变态。”

    “给我吧,我替你拿着。”李牧说,一边脱自己的衣服。

    “啊,干嘛?”

    “我也一起洗。”

    “真是的,你那里怎么又那样了?”

    “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啊,真是的,一会洗澡的时候不许那样。”

    “放心。”

    “放不了心,哼。”

    热水漫开。

    浴缸内布满了温水,她躺进里面,李牧也进去,一下搂住她的脖颈,将她抱到怀中,一口咬住耳垂。

    “啊,呼,干嘛?”她挣扎。

    “没干嘛?想帮你清洗耳朵。”

    “我屁股下面是什么东西?啊,真是的,好烫。”

    “是吗?或许是水温的缘故。”

    “那为什么只有那里烫?”

    “不清楚,或许那就是那片水域的规则。”

    “真是的,你是从变态星球来的吧。”

    “对,我是变态外星人。”

    “竟然还承认,啊,不要亲那里,变态外星人。”

    “我帮你治疗伤口,这边皮肤的颜色和其他部位有些不同。”

    “……亲吧,哼,算了,不过不许在这里做,以前看过新闻,听说在水里做,容易塞住。”

    “是吗?”

    “对。”

    “那你用手帮我。”

    “啊,你怎么这样!坏蛋。”

    “帮不帮?”

    “知道了,转过来。”

    “嗯。”李牧将她的身体转过来。

    他们四目相对,她的两只手放入水中,上下摇动,手指极为灵活,或许是这些天和他一起训练的成果。

    “呼,累死我了,刚做完蛋糕,还要做这种事情,哼。”

    “把它当成面就行。”

    “这个面太硬了,而且好烫,哼,不如说是擀面杖。”她指甲一刺。

    “啊!”李牧身体一哆嗦。

    “坏蛋,怎么样?”

    “很舒服,越来越厉害了,刚才差点那样。”李牧深吸一口气,两只手爬上她的身体。

    “干嘛?坏蛋。”

    “互相帮助么,这是社会的温情。”

    “坏蛋,那我这是伟大的友谊?”

    “差不多。”

    “啊,呼,轻点,真是的,你的手为什么这么厉害?坏蛋。”

    “做菜的缘故。”

    “哼,那你把我那里当什么?”

    “食材。”

    “啊,变态。”

    “就是我。”

    “对了,到时候水会不会很脏?”

    “再洗一遍。”

    “真是的,你的身体没事?老是和我这样,她们倒是说我气色越来越好了,你气色好像越来越差了。”她横一眼。

    “是吗?呼,没事,我会锻炼身体,最近早上都在慢跑。”

    “有没有看到美女?”

    “正常人类的角度?”

    “FF,以你的角度。”

    “只有你一个。”

    “切,越来越会说话了。”她的指甲微微一刺。

    “啊,呼,小泰迪,你这一招真的很厉害,不过会不会感染?”

    “什么?”

    “你的美甲,会不会污染我那里。”

    “才不会,变态。”

    “好吧。”

    “好什么好,手好酸。”

    “那用脚吧。”

    “真是的,知道了。”

    “快点。”

    “我那里不是都被你看到?”

    “刚才不就看了?”

    “哼,那你别对我那样。”

    “到我怀里来。”

    “啊。”

    “这样才乖。”李牧将她抱到怀中。

    “不是用脚?”

    “用你的腿就够了,并拢。”

    “变态。”

    “嗯。”

    “好了,坏蛋。”

    “动吧。”李牧拍拍她的腰。

    “坏蛋。”

    “怎么样?”

    “唔,难受,别摸了,变态,唔,为什么要亲?”

    “因为喜欢。”

    “明明只喜欢我的身体。”

    “怎么会?”

    “就是,呼,呼,不要放进去。”

    “就在门口待着。”

    “啊,真是的,好吧,那就放十分之一吧。”

    “好的。”

    “好什么好,这样更难受。”

    “那全放?”

    “不行,那样会出事故。”

    “那到底怎么样?”

    “就那样吧,你快点就行,反正你那个很大。”

    “是你太小。”

    “哼,都是,别说,快点。”

    “那我来了。”

    “嗯。”她闭眼。

    李牧下面轻动,不一会,她开始发出海豚般的叫声。

    “怎么样?小笨蛋。”

    “很舒服,唔,你真的太厉害了坏蛋,十分之一就让我这样?”

    “是十分之一,十分之二,十分之一,十分之二,如此循环。”

    “啊,变态。”

    “对。”

    “为什么抓住我的辫子。”

    “不知道为什么。”

    “真是的,你是在开摩托车?”

    “你是车。”

    “坏蛋,就喜欢把我当车,以前也是,总是在我后面那样。”

    “因为那里好看。”

    “好看什么,我只能看到墙。”

    “那下次找个镜子。”

    “……变态,那我不是连我自己也看到了,多羞人。”

    “怕什么,我们都做了这么多次。”

    “啊,呼,呼,慢点。”

    “好。”

    “坏蛋,要不要来那个?”

    “哪个?”

    “把我抬到空中,这样全部放进去也没关系。”

    “那好吧。”

    “啊!”

    “我来了。”

    “嗯,坏蛋,快点。”

    接下来,清脆的拍击声响起。

    “笨泰迪,你的身体好轻。”

    “唔,不要说了,我要死了,啊。”

    她的脚背绷紧,眼眸半敛,睫毛颤动,腹部上的肌肉时隐时现。

    他加紧用力。

    她的呼唤声越来越高,她的高音相当不错。

    “你是歌手?高音好厉害。”

    “呼,真是的,唔,我都快不行了,你这个变态。”

    “一会就好。”

    一会。

    她瘫软在他身上,一起泡在浴缸内喘息。

    “呼,真是的,老是对我这样。”

    “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明明知道,变态。”

    “是吗?”

    “嗯,真是的,一会还要穿那个肚兜,又得那样。”

    “谁让你的头发这么可爱。”

    “头发可爱,就要这样?哼。”

    “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