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第235章

    月朗星稀的夜晚。

    李牧和K研究人类起源的神秘信息,获取来自肉体和灵魂碰撞的未知快乐。

    第二天清晨,雨珠爬满窗户。

    “正在下雨。”她用手指在他胸口打一个不规则的圆圈,仿佛梵高的向日葵。

    “没想到今天有雨。”李牧的手指放入她张开的小口中,叩击牙齿。

    “坏蛋,咬你。”

    “很疼。”李牧呲牙咧嘴。

    “坏蛋,昨天做了那么多,现在还这样?”

    “因为是早上。”他的腹部抵住她下方的未知地带,那里藏有人类诞生的秘密。

    “别闹,我要回去做甜点。”

    “好,什么时候来我家?”

    “FF,晚上,到时候让你多吃点。”她轻轻拨开下面热乎乎的玩意。

    “期待。”

    “啵,我走了。”

    “去吧。”李牧拍拍她的屁股,柔软之感传来,弹性绝妙。

    “变态,会不会想我?”

    “会。”

    “不要想,今天好好上课,晚上等我。”她穿上黑色的三角状布片。

    “嗯。”

    K离去。

    李牧做完早晨的准备,来到教授人类知识的神圣之地。

    教室内,学生们陆续来到,金高恩趴在桌上看书,她换上一副黑框眼镜,身上是一件黑色连帽卫衣,胸口有一个红唇图案,看起来颇有玛丽莲梦露的味道。

    “明天会是晴天。”她抬头,看他脖颈上的吻痕。

    “嗯。”李牧摸摸脖子。

    嗡嗡。

    “在干嘛?坏狮子。”

    “坐在椅子上。”李牧实话实说。

    “切,不是和那只海豚鲸鱼聊天?”

    “是。”

    “坏蛋,好好聊,虽然我会嫉妒。”

    “就说了一句。”

    “难道不喜欢她?以前不是说有点喜欢?”

    “什么时候?”

    “坏蛋,没有我的话,你现在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可能性很高。”李牧说。

    这种事情只是可能,如果没有K,他或许还没有恋爱,一直是禁欲状态,到时候会去某个寺庙出家为僧,探讨释迦牟尼是否放屁的论题。

    “没有我,也许你现在早就有女朋友了。”

    “不可能。”

    “你怎么知道?”

    “没有理由的知道。”

    “不说了,我要做蛋糕,做完之后给你看。”

    “嗯。”李牧回答。

    这份回答中蕴含肯定和否定。

    “FF,啵,加油。”

    “你也是。”

    K不再回复。

    教授来到,开始上课。

    李牧一边听,一边拿出手机看。

    她的头像换成泰迪犬的模样,签名是:“Tamed。”

    Tamed意为服从、驯服。

    “驯服自己,还是驯服别人?”金高恩拿起手中的小说,上面写有《骑桶者》。

    “不知道。”李牧看一眼金高恩。

    她愈发瘦了,只是****比以往要大,或许是腰变细的缘故。

    据她所说,她正在练习瑜伽,如此,做那事情的时候可以增加柔韧性,让雄性人类得到更大的快感。

    下课后。

    李牧看窗外飞落的雨珠,感叹秋雨的凉爽。

    不一会。

    K发来一张照片,上面是紫色蛋糕,还有血色的东西点缀其中,看起来像是人血,想必是万圣节蛋糕。

    “FFF,怎么样?”她的语气颇为得意。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张正在搅拌东西的视频,可惜视频上没有她的脸,但娇小的身躯,让他血脉喷张。

    或许今夜,他可以享受到某种原始的快乐。

    “看起来很诱人。”李牧笑。

    他这是实话,说实话让人开心。

    “当然,因为是我做的,今天晚上拿给你吃,真的好期待万圣节。”

    “到时候我们做什么?”李牧明知故问。

    他想做的事情当然是那事,只是不便说出来。

    “化装舞会,笨蛋。”

    “好吧,驯服是什么意思?”李牧转移话题,看来那天他们可能做不了那事。

    “切,看了我的签名?”

    “嗯。”李牧说。

    “就是驯服的意思,没什么特别的意思。”

    “真的?”李牧重新问。

    “那你觉得什么?笨蛋。”

    “不知道,难道是驯服我?”李牧摇摇头,看一眼正在瞪视他的韩秀静。

    “FF,对,驯服你这头野兽。”

    “今天晚上你来驯服我试试,驯兽师女士。”

    “坏蛋,又想做什么?”

    “只穿围裙和我做怎么样?你到时候在厨房里假装做菜。”

    “变态啊你。”还有一个愤怒的狮子熊表情。

    “对。”李牧回复一个桃子人眼珠变成心形的表情。

    “FF,好吧,不过轻点,昨天做的太多了,对你身体不好。”她发来狮子熊害羞的表情。

    “放心,我的精力很旺盛。”李牧心中升起一股奇妙的感觉。

    “知道,坏蛋。”

    “今天还在下雨。”李牧把手伸向外面,雨滴融进掌纹内,有种莫名的冷意。

    “正在听关于雨的歌,FF,感觉好舒服。”

    “真的?”李牧发一个棕色狗挑眉的表情。

    “变态,又在想什么?”

    “没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可爱?”

    “哼,不知道,不许想坏坏的事情。”她再次发来狮子熊愤怒的表情。

    “反正都做过了。”

    “那也是,真是的,今天被T她们差点发现了。”

    “发现什么?”

    “蓝色的包装,哼,就是那个。”

    “你上次拿走的那个?”

    “嗯,坏蛋,不小心放进口袋里了。”

    “有什么关系,你现在是大人。”

    “不一样,大坏蛋。”

    王耀和全昭妍几人来到,这一下变成一群人吃饭,李再勋、韩秀静和金高恩,加上李牧他们,一共是六人。

    他们在一家饭店解决午餐,来到附近的咖啡店聊天。

    咖啡店内人颇多,许多女人们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聊个不停,无非是八卦和明星,还有最近发生的许多事情。

    “金英兰法开始实行之后,确实和以前不一样。”李再勋说。

    “嗯。”李牧点头。

    全昭妍发表观点,她说这种法律有益处,也有坏处,但整体来说是不错的,对于腐败应该有效果。

    金高恩说,希特勒最近拉的便便有点稀。

    对此,其他人都表示无奈,只有韩秀静附和称好,王耀在一旁对韩秀静挤眉弄眼,可惜被她无视。

    李牧听他们说话,一边和K聊天,把他们的谈话内容转述。

    “FF,金英兰法吗?艺人好像也要遵守。”

    “是吗?”

    “嗯,笨蛋。”

    “和我们也没关系。”

    “……好像是这样。”

    “难道有关系?”

    “FF,怎么会?”

    “好吧,对了,晚上几点来?我给你做饭。”

    “不用,到时候一起做,坏蛋。”

    “也好。”

    K说,她想变成哈利波特飞上天空。

    李牧说,若是如此,必须先去泰国做手术,获得哈利波特的性别才可以。

    K表示愤怒,说他是一个坏蛋变态疯子。

    咖啡店内的音乐流淌。

    一会。

    他们重新回到学校上课。

    期间,金高恩和李牧表示,昨天她抓到一只流浪狗,可惜它是母的,所以没有采集到有用的信息。

    “或许。”他说。

    “幸好家里有希特勒。”

    “嗯。”李牧点头,为希特勒默哀三秒钟。

    时间流逝。

    到了晚上。

    李牧回到家。

    嗡嗡。

    “我到了,呼,好累,到楼下接我。”

    “好。”李牧下楼。

    K俏生生地站在楼下,手中拿一个包装箱,像是超市打工的女大学生。

    “这是什么?”李牧问。

    “梨汁,现在是秋天,容易感冒,所以给你带了这个,FFF。”她脖颈上布满汗珠,晶莹得像是小水晶。

    “辛苦你了,小笨蛋。”他接住箱子。

    上楼。

    李牧和K把箱子内的梨汁放入冰箱。

    “喝一口,味道还不错。”她剪掉封口的一部分,对准他的嘴。

    “好。”李牧吸一口,味道还不错。

    “我也喝一口。”她抢过去,喝掉。

    “多喝点,你这么瘦,容易感冒。”

    “切,才不会,最近在努力锻炼,看我的腹肌。”她抬起连帽卫衣,露出白皙的腹部,小肚脐似乎和他在招手。

    “看到了。”李牧吞一口唾沫。

    “我们先去骑摩托车怎么样?”

    “就像上次?”

    “嗯,FF。”

    “好。”

    雨已停歇。

    李牧和K来到车库。

    他把头盔递给她:“戴好,很危险。”

    “切,开得慢点就行。”

    “好。”李牧戴上头盔。

    摩托车开上公路,风压临身,她紧抱他的腰。

    背部传来软绵绵的感觉,应该是胸脯。

    “哇,FFF,好开心。”

    四周的景物向后飞退,李牧感觉到秋雨之后的阴冷之气,夜晚的灯火像是发光的刺猬,行人们发出喧嚣之音。

    “小笨蛋。”

    “唔,你的后背好温暖,FF,要是能够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会的。”李牧大喊。

    “算了,还是别这样了。”

    “不要胡说。”

    “没有胡说,笨蛋,你真的很笨。”

    “你更笨。”

    灯火中。

    他们回到原点。

    “呼,好舒服,感觉整个人就像飞起来一样。”她转动身体。

    “快点进去吧。”

    “嗯,变态。”

    回到屋内,两个人开始做饭。

    吃完饭。

    “开始吧,小泰迪。”李牧坏笑。

    “大变态,就知道做那种事情。”她拉上窗帘,脱掉身上的连帽卫衣和裤子,只剩下胸衣和身下的那一块。

    “呼,这个花纹和上次不一样,白色的,我喜欢。”李牧摸摸鼻子。

    “哼,都是为你准备的。”

    “有点透明,我帮你戴上围裙?”

    “不用,变态,我自己来。”

    “好。”李牧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

    “啊,真是的,至少穿个四角裤啊,你这样什么都不穿,简直像原始时代的猿人。”

    “没关系,到时候太麻烦。”李牧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

    “呼,大变态,穿好了,我现在干嘛?”

    “假装煮饭,我到时候偷偷到你后面。”李牧咳嗽一声,拿起桌上的橘子剥开,吃一口。

    “唔,真是的,那我煮热水。”她打开煤气,在锅里放水,用筷子搅拌。

    他看她的背影。

    短发在脖颈后束起,白皙的背部可以看到两根白色带子,还有打成蝴蝶结的莹蓝色围裙带,屁股上是一个白色布片,紧紧包裹在上面,隐约可以看到凹痕,大腿上的肌肉绷紧,膝弯处隐隐有汗珠。

    她时而转头看他,一边哼唱什么歌曲,旋律美妙,似乎是nell的《远离》。

    李牧起身。

    她的侧脸微转,眼角向后一瞥,身体绷紧,屁股上的布片微微撑开,腰背上可以看到淡淡的肌肉线条。

    “你在煮什么?”

    “准备做汤给你喝,主人。”她的声音越来越低,脖颈上染上一片绯红。

    “是吗?让我看看是什么汤。”李牧一把搂住她的腰部,咬住耳垂。

    一句主人,让他热血沸腾。

    “唔。”

    “这明明只是水,做什么汤?不行,我要惩罚你。”

    “唔,对不起,主人,不要惩罚我。”她微微挣扎。

    他的下腹顿时传来柔软感,还有一丝弹性,一股热气直接从小腹冲出,呼吸变得急促而混乱,他恨不得一口吃掉她。

    “不行,我现在必须惩罚你。”

    “啊!主人,那里不可以,唔,怎么可以亲那种地方,啊,求你了,主人,放过我吧。”她的身体一颤,嘴角翘起。

    “不行。”李牧的手指一动。

    轻响。

    白色带子划开,一个薄薄的布片出现在他的手中。

    “啊,坏蛋主人,我要报警。”

    “怎么去?现在你可走不了。”李牧低笑。

    “放开我,坏蛋,我要咬你。”

    “来。”

    “啊呜。”她一口咬住他的肩膀。

    李牧一下抱起她,将她抬到厨台上面。

    “呼,呼,坏蛋主人。”

    “小笨蛋,你是我的。”李牧把头伸进围裙中。

    “啊!不要,坏蛋主人,那里真的不可以,你这样是在犯罪。”

    “我就愿意犯罪。”

    “唔,真是的,那往左边一点,呼,那里舒服。”

    “好。”李牧点头,准备扯开手中的蓝色包装。

    “啊,今天可以不用戴那个。”

    “真的?”

    “嗯,呼,今天是安全期,啊,快点,坏蛋。”

    “那我来了。”

    “但要轻一点,有点疼。”

    “没问题。”

    “唔,真是的,你的为什么这么大?”

    “不知道。”

    “难道是因为我太小?唔,个子小的坏处。”

    “我觉得这是好处。”李牧半眯眼睛。

    “才不是,真是的,每次都这样,下次能不能正经约会?”

    “去哪里?”

    “不知道,漫画房?还是逃脱cafe?”

    “都可以,我们可以一起看19禁漫画。”

    “大变态,就知道看那个,唔,呼,呼,真是的,越来越厉害了,你以前到底做过多少?”

    “没有,和你做的最多。”

    “真的?呼,呼。”

    “毫无疑问。”

    “唔,那就好,我只是和你做过,哼,真是的。”

    “那不是很好?”

    “好像是,唔,结婚之后,我们还会这样?”

    “当然。”

    “会不会太频繁了?总感觉像是野兽。”

    “怎么会?每个月才能见几天而已,我都感觉不够。”

    “变态,明明见面很多次,我所有的地方都已经被你那样了,啊,真是的,唔,呼,慢点,慢点。”

    “嗯,已经很慢了,但是控制不住。”

    “坏蛋,我想当驯兽师。”

    “可以。”

    “你是野兽,FF。”

    “好,我现在要吃掉你。”

    “啊!”她的身体一下被翻转过来,大腿上的那块白色布片湿了一大片,背脊上满是汗,腿上的肌肉绷紧。

    “小笨蛋,你的皮肤就像牛奶一样香。”李牧笑。

    “呼,不要亲那里,真是的,很臭,早上拉过便便。”

    “那我帮你洗洗。”

    “不要,变态,呼,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变态的?”

    “或许是遇到你之后。”

    “啊,真是的,完了,以后我真的没法嫁人了。”

    “可以嫁给我。”

    “哼,我还在想。”

    “想什么?”

    “那个鲸鱼前辈的话,呼,她的话总是让我觉得很担心。”

    “担心什么?”李牧用力。

    “唔,呼,呼,就是担心她说的会变成现实,怕你受到伤害,我这样真的很自私。”

    “小笨蛋,都说了,自私没有关系。”

    “只想占有你,坏蛋,我不想把你让给别人,真的。”

    “我也一样。”

    “啊,呼,呼,真的怕你厌倦我,这种事情或许也会厌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