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第221章 面包(6000字)

    7月9日,星期六。

    嗡嗡。

    黄色kakaotalk标志浮在屏幕左前方,后面是一段文字:“笨蛋泰迪nim发送了信息。一分钟前”

    嗡嗡。

    又是一条信息,和之前的一模一样。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8:33,电池的电量还有百分之九十八。

    “早安。”

    “好的早晨,天气好棒,蓝蓝的。”

    都是她的信息。

    “早安。”李牧在被窝里看手机。

    “在干嘛?”

    “还在床上。”

    “真懒,我都起床了,呼,洗完澡正在化妆。”

    “不化妆也好看。”李牧起床。

    天空蔚蓝,只有几缕漂浮的云絮。

    “FF,不行,化妆是女人的责任。你肯定不喜欢邋遢的我。”

    “怎么会?”李牧打开窗户。

    清冷的空气涌进,将肺叶中的浊气一扫而空。

    楼下的街道上,一辆辆小车行驶而过,人来人往,颇为热闹。

    打开唱机,放上唱片。

    他走向厨房。

    “就是会,FF,在喝190ml的豆奶,是黑豆哦。”照片发来,上面还用英文标识High_Calcium,翻译过来就是高钙。

    “你想长高?”

    “FF,也不是不可以,谁知道会不会长。”

    “估计不可能。”李牧毫不留情地破灭她的幻想。

    “坏蛋!”

    “我在做饭,想吃吗?有你喜欢的奶酪。”李牧用手机拍下厨台上的食物,ANCHOR奶酪加上一些肉。

    “才不想,早上竟然吃肉,会很油腻。”

    “想吃就吃。”李牧笑。

    “FF,我在喝水。”照片发来,上面是济州岛三多水。

    “喝完了豆奶?”

    “嗯,要多补充水分,今天晚上有很重要的事情。”

    “是吗?”

    “对,FFFFF。”

    “我先吃饭。”

    “快点吃。”

    “嗯。”

    李牧开始吃饭,不知为何,今天有一种未知的感觉从心底蔓延,仿佛一只蜗牛在心窝处攀爬。

    吃完饭。

    他和K继续聊天。

    她似乎很开心,紧张感没有原先重了,说起很多有趣的故事,特别是上次给他唱过的《pray》。

    “FF,我的第一首自制曲。”

    “很好听。”

    “嗯,笨蛋,不说了,我现在要出去,晚上等贝多芬的电话。”

    “好。”

    “啵,从现在开始,我就不和你聊天了,晚上等电话就可以,或许能够听到我的声音。”

    “嗯。”

    K不再回复。

    李牧心中疑惑。

    时间缓慢流逝,到了晚上六点。

    嗡嗡。

    “你好。”

    原来是贝多芬。

    “好。”

    “晚上你只能听一首。”

    “什么?”李牧疑惑。

    他不清楚贝多芬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能听一首又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你想听哪一首?”

    “……她会唱什么?”

    “不能告诉你,这是秘密。”

    “……那我怎么选?”

    “自己看着办。”

    “……”李牧无语。

    “已经开始了。”

    “什么开始?”

    “这里很漂亮,她很美。”

    “那里是哪里?”李牧一阵无奈。

    K和贝多芬之间似乎有一些秘密,不能让他知道的秘密,他很想知道,可惜完全无法知晓其中的隐秘。

    “人很多的地方,就像《卡斯特桥市长》里的卡斯特桥。”

    “……”李牧不知道该说什么。

    “第一首歌快要开始了,想听吗?”

    “叫什么名字?”

    “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她说的,说要保守秘密,我不能说。”

    “你是不是疯子?”李牧说。

    “你才是疯子!”

    李牧发现贝多芬实在无法正常沟通,固执得有些可怕,快要赶得上他了。

    他根本不知道K和贝多芬在什么地方,他问是不是在KTV唱歌,她说不是。

    “那是在弘大表演?”

    “也不是。”

    “那到底是什么?”李牧问。

    “不能说的秘密,能不能不要烦我,我在认真听歌。”

    “……”

    天空还未入暗,只是稍显深色,天光渐稀,城市仿佛暮色中的中世纪城堡。

    不知过了多久。

    “现在是第二首,第一个字母是U,听不听?”

    “……不是只能听一首,听完这首,我是不是听不到了?”

    “对。”

    “一共有几首?”

    “很多。”

    “具体一点行不行?你简直让人头疼。”李牧苦笑。

    “不行,她说要保密。”

    “……那你去问问她,就算你说出歌曲的数目,我也猜不出什么。”

    “没法问,她现在很忙。”

    “忙什么?”

    “唱歌,她今天非常漂亮,你要是看到,估计会晕倒。”

    “能不能让我看一眼?”

    “不可以。”

    “那你为什么告诉我?”李牧咬牙。

    “这个不算秘密,可以告诉。”

    “很好。”

    “我是好人,你是不是好人,还需要继续考察。”

    “……”李牧捂住头。

    “现在是第三首,第一个字母是G。”

    “G?God?”

    “不对。”

    “……我能打你吗?”

    “我会告诉她,你打我。”

    “打不到你。”

    “你有暴力倾向,我觉得这方面很不好,先听完这首再和你说话。”

    “……”

    良久之后。

    “不小心听多了,现在是第五首,第一个字母是T,想听?”

    “T?那就不听了。”李牧说。

    “为什么?”

    “想到T。”

    “没想到又在嫉妒,除了暴力,你还是个小气的男人。”

    “她在干嘛?”

    “唱歌,很多人都在欢呼,这里非常热闹。”

    “是吗?”

    “对,这个月我和她要一起出国。”

    “我知道。”

    “那你知道是哪个国家?”

    “不知道。”

    “那就好。”

    “……”

    “不要总发这个,我喜欢文字。”

    “什么时候到下一首?”

    “快了。”

    贝多芬便不再理他。

    良久。

    “抱歉,又过了几首,因为太好听,应该不会生气吧,毕竟你很小气。”

    “……还好。”

    “这一首第一个字母是R,她穿的很闪耀,嘟嘟嘟嘟嘟。”

    “R?难道是rain?嘟嘟又是什么?”

    “……你竟然知道。”

    贝多芬似乎有些吃惊。

    “知道又怎么样,嘟嘟是什么?”

    “不告诉你。”

    “好吧。”

    “给你一点福利。”

    嗡嗡。

    一张照片发来,身穿闪亮的衣服,露出大腿,身上披一件黑色纱衣,只是脸上被贝多芬打了马赛克。

    “这是泰九?”李牧有些难以置信,照片里的她太过性感。

    “嗯,她的爸妈也在这里。”

    “真的?”李牧问。

    “嗯。”

    “……到底在干嘛?”

    “你不用知道,嘟嘟嘟嘟嘟。”

    “嘟嘟什么?”

    “有趣的事情。”

    时间继续流逝。

    李牧打开手机看K的头像,她现在应该很忙,签名上写到:“Pray.”

    “她好像哭了。”

    “为什么哭?”李牧问。

    “因为感动,你不懂。”

    “……”

    “正在唱的歌曲第一个字母是C。”

    “她唱的都是英文歌曲?”

    “不是。”

    “好吧。”

    他很想知道那里发生的是,可惜贝多芬都不说。

    贝多芬和他说起各种各样的字母,他无法猜测出K正在唱的歌曲,却能感觉到一种不同寻常的味道。

    这些气味和字母组合成一个巨大的谜题,将他陷入疑惑漩涡中。

    歌曲一首接一首流动,他在考虑听哪一首,又想在晚上问一下今天的事情,因为太过古怪。

    嗡嗡。

    “下一首歌的首字母是P。”

    “P?”李牧一惊。

    难道是《pray》,这种可能性颇高,到现在为止唱得歌曲已经很多了,也不知道这一首是不是最后一首。

    于是他决定听这一首。

    “嗯。”

    “我要听。”李牧说。

    “真的?”

    “对。”

    “好吧,我现在给你打电话,不过只有一首,多了可不行。”

    “你真小气。”

    “这是约定,我是一个遵守约定的人。”

    “嗯。”

    嗡嗡。

    电话响起。

    李牧接下。

    对面略微有些吵闹,K的声音却非常清晰。

    “听说出新闻了。”K的声音。

    “嗯!”许多陌生人的合音。

    “是叫做《pray》的歌曲。”

    “哇喔!”又是陌生人的合音。

    “就像歌名一样……我的第一首自制曲《pray》唱给大家。”

    “哇喔!”

    悠扬的音符飘起,李牧微微一怔。

    “好好听,这一首结束,我就挂电话。”是贝多芬。

    “嗯。”李牧低声说。

    不知为何,K的声音带有一种未知的悲伤,就像这首歌一样,歌词里带有一种哀切之意。

    “好像无法触及。

    就像自己吐出的言语。

    好像无法听到。

    即使发出声音歌唱,像梦中一样。

    闭上双眼,不知为何,会泛起思念……”

    歌声中仿佛栖息着精灵。

    “Stay_in_me,baby,now_stay_in_me.”

    歌声继续。

    李牧侧耳倾听。

    “我哀切的祈祷,能听到吗?

    Pray_now_baby_I_pray_now。

    合拢双手,将心装上,oh。

    Stay_in_me,baby,now_stay_in_me.

    总有某个时刻能够了解到,我的心。”

    到最后一句唱完的瞬间,电话挂断。

    嗡嗡。

    “好了,我的任务结束了,不说了,bye-bye。”

    “嗯。”

    李牧点头。

    不知过了多久。

    嗡嗡。

    “FF,笨蛋,在不在?”

    “在,今天的歌很好听。”

    “对不起,都是我和她没有说清楚,竟然让你只听了一首《pray》,笨蛋,会不会生气。”

    “还好。”李牧说。

    他穿一双拖鞋走在夜晚的街区,耳中塞着耳机,听后朋摇滚,晦暗的歌声将他淹没在其中。

    “FF,那就好,反正还有明天,不过明天是最后一天。”

    “今天到底做了什么?”

    “反正就是唱歌,FF,其实也没什么,喜欢吗?今天的歌?”

    “很喜欢,不过太悲伤,和我在一起是不是不快乐?”

    “不是,笨蛋,那是以前写的,而且pray的意思,就是希望你和我在一起,真是的,上次不是解释过。”

    “就是随便问问。”李牧说。

    “哼,不许问这种问题,呼,好累。”

    “那里好像有很多人?”

    “……都是朋友。”

    “男的好像很多,女的也不少。”

    “对,FF。”

    “还是不懂,总觉得你好像有很多秘密。“

    “对不起,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我们才认识三个月,恋爱也只是一个月,给我缓冲时间好吗?”

    “好。”李牧低笑。

    一个中年男人和他擦肩而过,烟味和香水味混杂在一起,涌入他的鼻腔,仿佛落在泥潭的冰淇淋。

    “唉,其实都想告诉你,直接说出来,怕你不会像以前那样对我。”

    “怎么样?”

    “就是把我当成一个普通女人一样看,既不会高看我,更不会低看我,不会崇拜我,也不会唾弃我。

    我只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不需要有人把我当成上帝,更不需要有人把我当成玩偶,只是普普通通。”

    “傻瓜,你本来就不普通。”

    “不一样,你不懂,笨蛋,我想谈简单的恋爱,就是不会有太复杂的东西,其实分手也无所谓。

    就是希望不要在意我身上的一切,喜欢我,也只是喜欢我的本身,而不是那些附加在我身上的光环。

    假如我不会唱歌,更不会跳舞,长得普普通通,那样有人会喜欢我吗?”

    “会有。”

    “FF,我知道会有,但那样的人肯定很少。其实我也知道,这样很不现实,毕竟第一印象都是从表象里产生。

    可我还是想要找那样的感觉,不会在意我的外表,不会在意我的光环,可以忍受我许多毛病,比如喜欢奇怪的东西,偶尔多愁善感。”

    “傻瓜。”

    “笨蛋,我们第一次遇到的时候,你就是那样的家伙。”

    “什么样的?”

    “就是不知道我的外表,也不知道我的很多地方,我唱歌明明很好,你唱歌明明不好,还说自己唱歌好,完全不在意。”

    “也不是不在意,只是没必要。”

    “嗯,知道,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我发现可以变成真正的我,优点和缺点都可以被你接受。

    可以忍受我的放屁,也可以不在意我唱歌比你好,总之很多。

    还肆无忌惮地吻我,占我的便宜,对别的人就跟铁壁一样,这样的人,我真的第一次见到,知道吗?

    刚开始真的很犹豫,或许你是知道我的怎么办?一切都是骗局怎么办?

    但后来放心了,如果是骗局,或许我现在早就自杀了,FF,因为我们做了那么多奇怪的事情。

    不过既然是真的,那么更加担心了。”

    “担心什么?”

    “更不想让你知道,怕你会改变,我们就不能像以前那样在一起,不能和你一起看电影,更不能和你一起喝咖啡。

    不能和你去见你的同学,不能参加你的聚会,不能吃你做的饭,不能和你说话,不能和你做往后的事情。”

    “傻瓜,如果真的怕,可以不用告诉我,我没有关系,现在这样就很好。你开心,我开心就好,我们也不是为了别人而恋爱的。”

    “嗯,但恋爱不就应该坦诚?我真的很怕。好矛盾,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事实,告诉你,怕你改变,不告诉你,又怕你会难过。”

    “真的没关系,可以不告诉我,如果有一天你觉得可以告诉我,那就告诉我。”李牧笑。

    路灯连成一排,形成一片光路,似乎通向夜空上的彼侧。

    街上的人越来越多,脚步声、呼吸声和风声混杂。

    “谢谢你,笨蛋。今天我很开心,我喜欢唱歌,今天唱了很多很多我喜欢的歌,也让很多喜欢我,我也喜欢的人们听到了歌声。特别是你。FF,那首《pray》就是为你唱的,明天还有很多。“

    “嗯。”

    “以后也不要改变好吗?不需要对我太好,也不要对我很坏,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小女人就可以。

    就像街上的情侣一样,如果我冷了,可以把外套脱给我穿,但不要把T恤都脱了,如果你想在街上亲我,也可以轻轻一吻,不要来一个deep_kiss,让人看到。”

    “知道了,小傻瓜。无论是什么样的你,都会喜欢,我想和你一直这样下去,直到变成一个糟老头。

    你就是你,我喜欢的也只是你,不是其他东西,有秘密也无所谓。

    傻瓜,恋爱如果只有坦诚,那就不是恋爱了,每个人都有秘密,秘密之所以存在,自有它存在的道理。

    秘密需要解开的时候,自己就会解开。”李牧深吸一口微凉的空气。

    里面混杂炸鸡的香味,他左前方就是一个炸鸡店,外面的蓝色塑料桌附近围一圈人,喝啤酒边吃炸鸡。

    “笨蛋,你真好。”

    “你也很好。”

    “啵,这是奖励,你是我的里昂,我是你的玛蒂达,但你不要像里昂一样那么早死掉,不然我怎么办?”

    “不会的,我会活得很长。”李牧仰望夜空。

    城市的人群会不会是星辰的投影,人和人每一次的相遇碰撞,或许是星辰之间产生的涟漪。

    “那就好,我也要活得很长,最近一直在锻炼,要变得越来越健康,这样才能一直陪你变成老太婆。”

    “变成老太婆,你肯定也很可爱。”

    “当然,FF,因为我是泰九。”

    “泰九,我喜欢你,就像喜欢这片夜空。”

    “我也是,笨蛋。”

    “今天的夜空真的很美,可惜还是比不过你。”

    “坏蛋,真的?”

    “毫无疑问。”李牧笃定。

    这种笃定是来自他的灵魂,在城市的某处,她或许也在仰望夜空,星光投射在她眼中的光影,想必很美。

    “有时候真怀疑你是不是在装傻,明明不浪漫,偶尔还能说出几句这种话来。”

    “只喜欢说事实。”

    “切。”

    “你真的很像堕入凡间的精灵,当然我没见过精灵这种生物。”

    “那你觉得精灵长什么样?”

    “眼睛差不多要半透明,偶尔放屁,皮肤很白,个子很矮,唱歌跳舞都不错。”

    “FF,我眼睛哪里半透明?”

    “只是我的感觉。”

    “你的感觉真奇怪,你是靠感觉恋爱吗?笨蛋。”

    “嗯,感觉就是一切,感觉非常重要。”

    “你不是理智主义。”

    “理智也是感觉的一种,只是比较冷硬。”

    “说的我好乱,你和贝多芬肯定聊的来。”

    “完全不会,今天差点被她气死。”

    “FF,你竟然还会生气。”

    “为什么不会?”

    “啊!”

    “怎么了?”

    “我想给你打电话,又有人在骚扰我。”

    “我给你打。”

    “嗯,亲爱的。”

    李牧打电话。

    “笨蛋,有你在真好,不过那些人为什么总是这样?”

    “不知道。”

    “我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的朋友们。”

    “告诉吧,管用吗?”

    “稍微管用一点,反正也有你在这边。”

    “如果出了事情,一定要告诉我。”

    “FF,知道了,如果有伤心的事情,会告诉你的,现在暂时还好,呼,明天结束就圆满了。”

    “嗯,这个月不是还要出国?”

    “对,本来是想下个月的时候,让你去釜山。”

    “上次说过。”

    “FF,后来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什么事情?”

    “就是我们现在的事情,没想到这样和你恋爱了,唉,本来还想再考察你一会。”

    “考察什么?”

    “FF,看你对我好不好?”

    “不是很好?”

    “还需要矜持,毕竟我是淑女。”

    “完全看不出来。”

    “哼,那我下次咬死你。”

    “来吧。”

    “笨蛋,好想快点见到你。”

    “会的。”

    “带我骑摩托车,我想变成超人。”

    “超人很危险。”

    “FF,亲嘴的时候把你的嘴吸掉。”

    “很有可能,现在就很好,力气刚刚到位。”

    “切,我要继续锻炼,教练上次夸我了。”

    “男教练?”

    “对,FF,又在嫉妒?真是小气的笨蛋。”

    “怎么会嫉妒,我只是随便问问。”李牧摸摸鼻子。

    “他很强壮。”

    “……我也很强壮。”

    “FF,笨蛋,这就是嫉妒。”

    “没有,我只是阐述事实。”

    “啊,我要去洗澡才可以,浑身上下都是汗,明天还得加油。”

    “好,那我明天能看到?”

    “不能,只是听,拜托了T她们。”

    “T?”

    “又在嫉妒?笨蛋,你怎么总是嫉妒。”

    “怎么会?T是女人。”

    “FF,那就好。”

    “快去洗澡吧,我也要回家。”李牧在街上走了一会,决定回去。

    “嗯,亲爱的,还是谢谢你。”

    “谢什么?”

    “不知道,FF。”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