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第219章 绰绰有余

    “嗯。”李牧坐上地铁。

    地铁行驶,发出塔塔的震动声,人们挤在一起,有学生、上班族等等,各种各样的人都在这里汇聚。

    “笨蛋,在干嘛?”

    “在地铁里面。”

    “人多吗?”

    “多得像鱼罐头,简直能闷死人。”

    “FF,我也想去。”

    “喜欢这种人多的地方?”

    “也不是,喜欢人多,但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

    “奇怪的泰迪,你为什么这么奇怪?”

    “FF,不知道。”

    电车广播开启,下一站到达,一拨人下车,另一拨人上车,拥挤程度略微减少。

    “和以前呆的地方很不一样。”

    “FF,哪里不一样?”

    “说不清,反正不一样。”李牧说。

    “笨蛋,有没有那种想法?”

    “哪种?”

    “唔,就是喜欢上一个人,但不想让那个人知道自己的秘密。”

    “没想过。”

    “快点想,很重要。”

    “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一个人,和秘密也没多大关系。”李牧说。

    反正他喜欢的只是K,也不是所谓的秘密。

    “FF,笨蛋。”

    “你比我还笨。”李牧摇头。

    明明是一个经常做笨蛋事情的泰迪,竟然还说他笨。

    “我比你聪明,FF,我们认识多久了?”

    “三个月。”

    “明天是六号。”

    “嗯。”

    “9号,想不想听歌?”

    “听歌?”

    “嗯,我给你打电话,你慢慢听歌。”

    “什么?那是?”

    “就是那样,十号你蒙着眼睛过来听歌,怎么样?”

    “嗯?”

    “怎么样?”

    “为什么?”李牧问。

    “行不行?”K说。

    “好。”李牧点头。

    他不知道K心中所想,但她的所求,他不会不答应。

    “坏蛋,你真好。”

    “那为什么是坏蛋?”

    “不知道,反正就是那样,亲爱的,你会惊讶吗?”

    “惊讶什么?我又不是含羞草。”

    “算了,反正你也不懂,到时候估计什么都不知道。”

    “到底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的事情,大笨蛋,到家没有?”

    “快了。”李牧看窗外。

    现在离他家,还有两个站。

    “给我做安城汤面,往里面放奶酪。”

    “吃拉面会得癌症。”

    “FF,就吃一两次而已,我经常锻炼。”

    “知道,屁股很翘。”

    “坏蛋,就喜欢我的屁股。”

    “还喜欢别的。”

    “喂,下次带我去兜风。”

    “嗯。”

    地铁到站,李牧下车。

    车站内人很多,他沿楼梯向上,看到一些人离开,也看到一些人进来。

    城市的夜在雨中喧嚣,灯光如火,人们像是一群飞蛾。

    24小时便利店随处可见,咖啡店、饭店鳞次栉比,来自各个国家的人也多如蝼蚁,混沌得像是海洋。

    打扮时尚的女人和男人,随处可见,他们脸上带有化妆的痕迹,女人和男人从某一刻开始彼此接近。

    香水味繁杂,柑橘香、薄荷香等等,混合成刺鼻的气味,其中还带有酒精的气息。

    城市中弥漫一种低糜的味道,仿佛夏花绽放在细雨中。

    世界的大部分隐藏在黑暗中,光明的世界或许只是它的表象。

    “怎么不说话?坏蛋。”

    “想你。”

    “笨蛋,我也在想你。”

    “不是这个意思,在想你的事情。”

    “……能不能咬你?”

    “不能。”

    李牧走在大街上,夜风吹来,带走脸颊上的温度,鼻翼部位有些泛凉。

    他想起她的笑容。

    嗡嗡。

    “靠,在干嘛?”

    “走路。”李牧回复。

    “来不来喝酒?人很多,有美女。”

    “不去。”李牧拒绝。

    “你的生活真够无趣。”

    “你的也一样。”李牧反驳。

    “那我继续了,嘿嘿,不来是你的损失。”

    王耀不再回复。

    回到家。

    李牧做饭,边和K聊天。

    她似乎很忙,准备的事情越发邻近,紧张的情绪近乎将她侵占。

    “笨蛋,我真的可以吗?”

    “不可以的事情总会不可以。”

    “坏蛋。”

    “嗯。”

    他们接下来聊起关于全球变暖的问题,她说她喜欢跑车,全球变暖和跑车的关系其实并不大,毕竟还有其他车的存在。

    李牧说,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只是她没有责任,这种说法倒也不是很正确,毕竟她也有部分责任。

    讨论到后来,他们说起内衣的颜色和天气的关系。

    雨天的时候她很开心,只是穿什么内衣记不大清,这几天穿了黑色,倒是为了满足他的变态嗜好。

    他说,嗜好和变态没有多大关系,从某种程度上说每个人的嗜好都是变态的,只是他们不承认罢了。

    有的人喜欢闻别人的鼻息,有的人喜欢****,总之,都是他们的自由,只要在得到征求的情况下做,也不打扰别人,那便是可以的。

    “所以你是变态,哼,我下班了。”

    “真晚。”

    “FF,过几天就好了,到时候有很多空闲,可以和你去玩。”

    “玩什么?你?”李牧故意这么说。

    恋人之间,玩的大约也只是那些,看电影、吃饭等等,更免不了***毕竟这是人类繁衍出来的真实本能。

    “好,那我也玩你。”她在他的熏陶下,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

    “真的?”李牧有些露怯。

    “FF,你说呢?”

    她似乎掌握了他的弱点。

    嗡嗡。

    一张照片发来,原来是她的电梯照。

    “屁股撅得太厉害。”

    “是为了让你看才这样的,哼。”

    “原来是这样。“

    “当然,因为你喜欢屁股,屁股狮子。”

    “那你是屁股泰迪。”

    李牧打哈欠。

    他有些困了,一天的疲惫,加上和她聊到这么晚。

    “笨蛋,一会到家。”

    “好。”

    李牧说。

    她开始说起她小时候的故事,比如她父亲以前玩过乐队,从某种程度上和他有点相似。

    他说这是佛洛依德的俄狄浦斯情节。

    “弗洛伊德?”她问。

    “嗯,找配偶的时候,会寻找和自己的父母相似的人。”

    “FF,那我为什么找的你?”

    “难道不相似。”

    “很不一样,你就像一个疯子,我爸爸很正常。”

    “那你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可能是变异,FFFF。”

    她回到家。

    李牧像往常一样讲故事,她问了几个问题,比如说普鲁斯特是不是一个变态,或者是精神病,不然为什么会写出如此混乱的文字。

    他说精神病和变态都有可能,混乱的文字有可能是有意为之,因为人们的生活本来就混乱不堪,想要接近真实,就需要变得混乱。

    于是他们从普鲁斯特的意识流聊到卡夫卡的甲虫。

    她说甲虫的外壳很好看,但甲虫不是特别喜欢,或许是本身讨厌虫子的缘故。

    他说这其实是讨厌以前的自己,人类进化之前,估计也是一只臭虫,看到本来丑陋的自己,人们就会产生厌恶感。

    “那喜欢虫子的人呢?”

    “他们热爱所有的自己。”

    “奇怪的理论,那你呢?”

    “一般,说不上讨厌,也说不上喜欢。”

    接下来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听完他讲的故事,她终于陷入沉眠。

    时间流逝。

    转眼到了八号。

    凌晨三点多。

    嗡嗡。

    “狮子熊,在不在?我睡不着。”人鱼公主。

    “……”李牧惊醒。

    “哈哈,原来在,想睡觉,但是无法入睡。”

    “关我什么事情。”

    “喂,你这个家伙还真够无情,我们不是朋友?你这样,我会告诉泰九。”

    “……嗯。”李牧揉揉眼睛,窗外的天色很黑。

    “嘿嘿,明天可是好事情。”

    “什么?”

    “你难道不知道?”

    “知道什么?”李牧打哈欠。

    他才睡了一会,因为陪K到很晚才睡。

    她似乎更加紧张,睡前的签名换成:“D-1.”

    人鱼公主说起一些无聊的话题,瑜伽、游泳等等,她似乎对瑜伽情有独钟,看来她的身材不错。

    “你会瑜伽吗?”

    “我只会睡觉。”李牧半睁眼睛,回复一个中指。

    “狮子熊,你这家伙还真是大胆,竟然敢回我这种手势,要是让人知道,肯定会被打成熊猫。”

    “有什么不敢?我们不是朋友?”李牧打哈欠。

    他和K的朋友们混得很熟了。

    他一般是懒得交朋友,和人类交流的本事却还不差,毕竟他是一个拥有正常智商的人,加上只对K有那种感觉。

    所以让她的朋友们完全没有感觉到男人的侵略性,因此她们经常聊一些私密话题的时候也不避讳他。

    他不知道这算好事,还是坏事。

    他只当自己多出了七个性格不同的小姨妈,幻想也慢慢支离破碎。

    或许,未知才是最美的。

    “bye-bye,我现在要走了。”

    “快走吧,该死的人鱼。”

    “下次你死定了。”

    “嗯。”李牧倒头大睡。

    良久。

    嗡嗡。

    “早安,笨蛋,FFF。”

    “早安。”

    “好紧张,明天就是那个日子。”

    “嗯,紧张吧。”

    “坏蛋,真想咬你。”

    “嗯。”

    “FF,明天一定要接我的电话,这样才能听到我的歌声。”

    “嗯。”

    “笨蛋,不好奇?”

    “什么?”

    “就是明天的事情。”

    “还好,有点好奇。”李牧说。

    如果说不好奇,那肯定是假的,只是太过好奇也没什么意义,她如果想告诉他,总会告诉他,并不会因为他的好奇而产生改变。

    “切,那怎么不问?”

    “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李牧笑。

    世界上的事情本就如此,该发生的总会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那也可能发生,并不会因为你的想法会产生改变。

    八岁那年,他被他老爹拎到厨房的那一刻,他便明白了这个道理。

    “我去洗澡,不要偷看哦。”

    “会偷看。”

    “FF,坏蛋,反正你也看不到。”

    “对。”

    K去洗澡,他则开始准备早晨的事情。

    今天他也有事情要做,那便是去市厅办理延期手续,材料已经准备好。

    本来他想托旅行社办理,只是自己去似乎也很方便,于是他决定自己去。

    嗡嗡。

    “看看这是什么?”一张照片发来,原来是海贼王的里的船。

    “船。”李牧说。

    “嘿嘿,怎么样?”sun问。

    “还不错,你喜欢《海贼王》?”

    “对,明天加油!”

    “什么?”

    “明天啊明天,我们家大妈就交给你了。”

    “交给我什么?”李牧一头雾水。

    “啊?”

    “喂,到底是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可能我想错了,不说了,狮子熊,加油,我还是很看好你的,你什么时候和大妈表白?”

    sun还不知道他们在交往的这个事实。

    她们都以为李牧和K在暧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今天被她们误会为表白的日子。

    “很快。”李牧摸摸鼻子。

    说谎不是他的长项,只是答应了K要保密,他也只能如此。

    “如果被大妈甩了,可以来找我,我或许可以收留你。”

    “才不去你那里。”李牧翻白眼。

    “喂,我也不错,好吗?”

    “我只喜欢一个人。”

    “哪有这样的人,不过这样也不错。”

    “嗯。”

    “不说了,我也要忙。”

    “88。”李牧发送。

    “88。”sun回复。

    经过李牧的教授,88已经代替了bye-bye,她们也明白原来bye-bye的中文发音和88很像。

    李牧做好准备,坐上地铁。

    嗡嗡。

    “FF,亲爱的,在干嘛?”

    “正在车上,准备去市厅。”

    “去干吗?”

    “办理延期手续,毕竟快到期了。”

    “啊,那你不会离开?”

    “放心,还走不了,走的时候也带你走。”

    “切,也不一定和你一起走,哼。”

    “那和谁去?”

    “FF,或许是和T。”

    “她是女人。”

    “女人之间也有爱情。”

    “杀手一号L看来要出动了。”

    “坏蛋,你不会想杀她吧?”

    “说不定。”

    “FF,别闹,不过现在还是有点紧张。“

    “继续紧张。”

    “坏蛋,被你这么一说,又不紧张了。”

    “嗯。”

    “我在想要不要把我们的关系告诉她们?”

    “随便。”

    “反正你和她们都那么熟了,就差见面了。”

    “嗯。”

    “坏蛋,没想到你很会交朋友。”

    “只是不打扰别人的自由而已。”

    “FF,你作为朋友可以打一百分。”

    “作为恋人呢?”

    “FF,你猜?”

    “一千分。”

    “FF,99分。”

    “为什么少一分。”

    “不知道,反正就是那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