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第216章 一小时

    “可能是出汗太多,其实肌肉比以前多。”她弯曲胳膊,白嫩的胳膊上浮起一块小肌肉。

    “原来是这样。”李牧勾起嘴角。

    “当然是这样。”她嘟嘴。

    摆好桌子。

    他们坐在一起吃饭。

    李牧拿出一瓶布希密尔威士忌,倒进杯内,琥珀色酒液在杯中摇晃,仿佛浸透人生,他往里灌了许多水,递给K。

    她拿起杯,轻啜一口。

    威士忌度数很高,加水稀释,也有些烈,特别是对她这样的酒垃。

    “有点晕。”她揉揉头。

    “少喝点,我小姨妈说,越是新产的威士忌,加水就要越多,这样才能品出味道。”李牧尝一口。

    可惜他没有品出什么特殊的味道,或许他和酒精天生不适。

    “FF,下次请sun过来。”

    “嗯。”

    “笨蛋,FF,一会让你看看有趣的。”

    “什么?”

    “准备了教师服,还有眼镜。”

    “不过戴上面具,怎么戴眼镜?”

    “可以脱掉。”

    “那我不是看到你了?”李牧吃一口饭。

    “你可以戴眼罩。”

    “……”

    “FF,难道不行?”

    “可以,但这样我就看不到你了。”

    “黑暗中不是更有意思?”

    “好吧,那你想教我什么?K老师。”李牧舔舔唇。

    “FF,想教你有趣的东西,L学生。”她夹起一块黄瓜放进嘴里嚼,发出清脆的声音。

    “很期待。”李牧瞥向她的脖颈。

    上面有一个小小的项链,在她白皙肌肤下,显得越发明丽。

    “看什么?”

    “你的脖子。”

    “哼,是不是在想什么坏坏的事情?”

    “对。”李牧伸手。

    “等会,坏蛋,现在还在吃饭。”

    “真想在这里把你吃掉。”

    “变态,要是让人听到怎么办?”她低头。

    “没关系,这里只有我们。”李牧靠近,一只手放在她的大腿上,用指腹轻柔大腿内侧的肌肤,那里的皮肤比其他地方更加柔腻。

    “唔,别闹,还要吃饭。”她瞪眼。

    “知道,知道。”李牧这么说,左手食指却放在膝弯处,感受上面的温热和湿润感。

    “再这样我就走了。”

    “好吧。”李牧收回手。

    “快点吃饭。”她捏一下他的脸颊。

    “好。”

    李牧赶紧扒饭。

    一会。

    两人吃完饭,收拾好桌子。

    K进卧室内换衣服。

    李牧坐在沙发上等待。

    吱呀一声。

    K穿一件蓝白条纹的衬衣出现,手中还有一副眼镜,头发梳得很整齐,身上散发一种知性的味道。

    李牧吞一口唾沫,心脏不争气地狂跳,像是失控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奔跑,后面还有一百辆警车在紧追。

    她衬衣领口打开三个扣子,露出一小片白腻的肌肤,隐约可以看到一抹白色,从圆润的边缘看,应该是一件背心。

    白色中黑线若隐若现,应该是早上告诉他的黑色内衣。

    “坏蛋,你的眼珠都要跳出来了。”

    “咳咳,是吗?”李牧假装干咳。

    “对,快点戴上眼罩,这样才能给你讲课。”她晃晃手中的眼睛。

    “好。”李牧再看一眼K,拿起身边的黑色眼罩。

    戴上眼罩,一切陷入黑暗。

    哒哒哒。

    脚步声传来。

    若有若无的香气,勾动他的鼻腔。

    “L学生,我们今天要学习贝斯的slap弹法。”

    “是吗?K老师,什么是slap?”李牧假装问。

    其实他已经和她学过了。

    “笨蛋学生L,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我要惩罚你。”

    “怎么惩罚。”李牧呼吸略微急促。

    “你猜?”

    她的声音略带调皮。

    “不知道。”

    话音刚落。

    他感到脖颈上传来一丝刺痛感和湿润感,腿上有些柔软和压力,似乎有什么东西坐在上面,脖颈也传来一丝压力。

    “就是咬你。”

    鼻息在他的下巴上流动。

    “对不起,K老师。”李牧双手一探,触到柔软之物。

    上面有些发热,很有弹性。

    “坏学生,竟然敢摸老师的屁股,我要继续惩罚你。”

    “好的,老师。”李牧继续揉捏。

    唇瓣倏然传来一丝温热感,紧接着是刺痛感,比起刚才要重一点,脖颈上也被什么东西刺中。

    呼,呼。

    她的呼吸急促。

    “知道错了吗?坏学生。”

    “还不知道,老师,请你继续惩罚我。”李牧的手向上,触到一块柔软的布料。

    “啊,竟然还摸老师腰。”

    “对不起,老师,你太可爱了,我忍不住。”李牧的手一伸,大手蹿进衣服内,摸到一大片柔腻的肌肤。

    他的食指点中一丝微硬的地方,似乎是她的脊骨。

    “唔,坏、坏学生,你再这样,我就叫家长过来。”

    “叫吧,他们不在这里。”李牧的食指和中指向下。

    “啊,不要,那里不可以。”

    “老师,我听说人类进化之前是有尾巴的,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学习一下这一部分知识。”李牧勾起嘴角。

    “坏学生,那是生物和历史,我是贝斯老师。”

    脖颈传来刺痛感和湿润感。

    “老师,你正在咬我,我觉得这就是生物和历史,以前的小狗就喜欢咬人。”李牧脸部微转,感受到毛茸茸的触感。

    他的一只手向上,摸到她的脸颊,触到一个细细的东西,想必是她的眼镜。

    “你才是狗,坏学生,啊,不要亲那里。”

    “为什么?”李牧低笑,吻住一块柔软的位置。

    “不、不知道,反正不可以,我们这样会被抓走的。”

    “被抓去那里?”

    “不知道,反正是很危险的地方。”她语无伦次。

    “我喜欢危险的地方。”

    “你真是太坏了,我要把你开除学校。”

    “那更好。”

    “呼,这么喜欢我的脖子?坏学生!”

    “对,老师的脖子最喜欢了。”李牧继续向上。

    “啊,我的嘴。”

    “很不错。”李牧用舌头顶开冰凉而坚硬的东西。

    “唔,我的牙齿。”

    一阵疯狂探索。

    她的呼吸乱得像龙卷风,两条腿紧锁他的腰。

    “老师,你的身体好热,这是怎么回事?”李牧笑。

    “不、不知道,坏学生,快放开我。”

    “老师,我不想放开怎么办?”

    “那我就告诉校长。”

    “校长是谁?”

    “T校长。”

    “告诉她吧,反正她也救不了你,现在你是我的。”李牧轻轻咬住她的下唇,用牙齿厮磨。

    “唔,T校长会揍你的屁股。”

    “没关系。”

    “坏学生,一直喜欢这样欺负老师?”

    “只喜欢欺负你一个。”

    “哼,太坏了。”

    “对。”

    “呼,眼镜都要掉了,不要乱动。”

    “没关系,我给你买新的。”

    “才不要,我就像喜欢这一个。”

    “我也喜欢你。”

    “变态学生,到底想做什么?”

    “什么都想做。”

    “不行。”

    “那就是行的意思。”

    “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坏的?”

    “从你变成我老师的时候。”

    “哼。”

    “我想用你的屁股练习slap,老师,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坏学生,屁股会坏掉。”

    “我会很温柔。”

    “啊,有点痒。”

    “是不是一点都不疼。”

    “坏学生,我要让你疼。”

    “咬的真狠,想咬掉我的脖子?”

    “对,大坏蛋。”

    “老师,你这样对待学生,会被告的,可能要坐牢。”

    “坐就坐,反正你也一样,对老师这样,会被学校赶出去。”

    “可以去别的学校。”李牧低笑。

    “不玩了,再这样下去,你就会吃掉我。”

    “这么快?”

    “快什么?都好久了,我明天还有事情要做,不能太累。”

    “好吧。”李牧放开她的腰。

    窸窸窣窣的声音。

    “FF,好了,重新戴上面具了。”

    “嗯。”李牧摘下眼罩。

    K衣衫不整,衬衣扣子解开大部分,露出她的小背心。

    “看什么?坏蛋。”她捂住胸口。

    “都看过好几次,不要害羞。”

    “真是的,那也一样,我可是淑女。”

    “好吧,淑女。”李牧走向她。

    “变态,又想做什么?真的不行,明天还要工作。”

    “只是帮你系扣子。”李牧笑。

    “哼,肯定是想对我那样。”她放开手。

    李牧的将她的扣子一个个系上,看她的唇瓣。

    “真的很可爱。”

    “当然,我是独一无二的。”

    “什么时候才可以?”

    “在等一会,还有两个月。”

    “希望快点,快等不及了。”李牧捏一下她的脸颊。

    “坏蛋,我们现在做什么?”

    “可惜还在下雨,不然我们可以去外面疯跑。”

    “FF,这几天还不行,因为要保存体力。”

    “原来如此。”

    “下次再陪你好好玩,好不好?亲爱的。”

    “好,我们家小泰迪。”李牧搂住她的腰。

    “坏狮子,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现在不就是?”李牧揉揉她的头发。

    “FF,我知道,不过在一起的时间太少。”

    “没关系,我会等你。”

    “真的不会喜欢上别的人?其实很害怕,毕竟我没有那么好。”

    “我喜欢就好。”

    “到底喜欢我哪里?是我的屁股吗?”

    “可能。”李牧笑。

    “我们现在玩捉迷藏怎么样?”

    “在卧室里玩吧。”李牧说。

    “FF,好,你戴上眼罩来抓我,如果抓到我,就让你随便命令我五分钟。”她摸摸嘴唇。

    “好。”李牧心跳加速。

    “走吧,坏蛋。”

    他们走进卧室。

    李牧戴上眼罩,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他刚才瞥见K站在左边的墙角,于是摸黑朝那边走去。

    沙沙。

    轻柔的声音响起,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身边穿过。

    “笨泰迪,你在哪?”

    “我在这,笨蛋。”

    啪!

    屁股似乎被什么东西拍了一下。

    “笨泰迪,如果被我抓到,你就死定了。”李牧踉跄转身。

    “来抓我啊,大笨蛋!”

    砰!

    他的脑袋似乎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扔中。

    “喂,你想杀死我吗?以后谁娶你?”李牧揉揉额头。

    “FF,那就不嫁,大笨蛋。”

    声音从左边传来。

    “原来在这。”李牧一下扑去。

    砰!

    额头上传来一丝痛感。

    “大笨蛋,我在这边。”

    声音从右边传来。

    “……笨泰迪,千万别让我抓到,我要直接吃掉你。”李牧疼得呲牙咧嘴,没想到撞墙了。

    这只小泰迪竟然还有些狡黠。

    “大笨蛋,FFF,你怎么这么笨?”

    背后传来一丝推力,他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喂,这样很不公平。”

    “有什么不公平?”

    “跑来跑去,我怎么抓你,现在开始不准动。”

    “那样不是很容易被你抓到,才不要。”

    “好,那就继续。”李牧张开手臂。

    “啊!”

    “小泰迪,你这回逃不掉了。”李牧左手一挥,似乎抓住了一个布块。

    “干嘛脱我衣服。”

    “原来是衬衣。”李牧把衣服放到鼻子下闻了闻,很香。

    “变态。”

    “逃不掉了。”李牧快步向前,两只大手用力张开。

    他感到怀中传来一丝柔软感。

    “坏蛋。”

    “现在你是我的。”李牧摘掉眼罩。

    她的身上只穿一件白色背心,黑色内衣若隐若现,两只细细的胳膊上浮起一层细密的汗珠,脖颈有些泛红。

    “坏蛋。”

    “五分钟,不要忘记。”李牧一下将她抱在半空,低头亲一下她的唇。

    “FF,嗯。”

    “现在趴在床上,像一只泰迪一样。”李牧拍拍她的屁股。

    “知道了,变态。”

    她乖乖地趴在床上,转头看他。

    “真听话。”李牧坏笑。

    “接下来做什么?坏蛋。”

    “嗯,叫我主人。”

    “坏蛋主人。”

    “真乖。”李牧走到床上,摸摸她的头。

    “坏蛋。”

    “接下来做什么好?”李牧挠挠头。

    “咬你怎么样?笨蛋主人。”

    “咬我的左手。”李牧把左手送到她嘴边。

    刺痛感泛起。

    “好硬的手掌。”她瞪眼。

    “有点疼,我现在要惩罚你,笨泰迪。”李牧看她的屁股。

    “……坏蛋。”

    啪。

    轻轻一下。

    手感很不错,弹性和柔软兼具。

    “真的很棒。”

    “坏蛋,过了一分钟。”

    “还有很长时间。”李牧低笑。

    “哼,知不知道我都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不是很好?可以得到新的感觉。”

    “才不好,一会你也要给我五分钟。

    “……为什么?”李牧翻白眼。

    “不行,反正要给我,不然我就不来了。”

    “好吧。”李牧妥协。

    “FF,这还差不多。”

    “可不可以脱掉牛仔裤?”李牧摸摸发热的鼻子。

    “变态,以前不是看过?”

    “不一样,现在更刺激。”李牧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