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第215章 雨季

    “嗯。”

    “FF,拉完了。”

    水流声响起。

    “那就好。”李牧回到家。

    打开灯。

    屋内亮起莹白色的灯光,洒落在木质墙壁的照片上。

    “今天也要努力到很晚。”

    “加油。”

    “FF,嗯,有你真好。”

    “我也这么想。”

    “自恋的臭狮子。”

    “笨泰迪。”

    “先不说了,我要忙。”

    “好。”

    K不再回复。

    李牧开始做晚餐。

    时间流逝。

    直到很晚。

    嗡嗡。

    “FF,下班了,在电梯里。”照片发来,电梯门上映出一个娇小的身影。

    “很好看。”

    “当然,不过肚子好饿。”

    “来我家吃饭?”

    “不行,太晚了。”

    “我送过去?像上次一样。”

    “不用,笨蛋,回家吃点饼干就可以,FF。”

    “嗯。”

    “喂。”

    “怎么?”李牧问。

    “没什么,FF,忽然很想这么叫。”

    “叫吧。”

    “给我打电话,坏蛋。”

    李牧打电话。

    “在干嘛?”李牧问。

    “走路中,我下班最晚,是不是很努力工作?FF。”

    “真是努力的泰迪。”

    “坏狮子,明天好像要下雨,有很多黑云。”

    “是吗?我来的时候还有月亮。”李牧走向窗口。

    夜空布满卷卷黑云。

    “FF,现在是乌云,能不能听到风声。”

    “听到你的呼吸。”

    “坏蛋,我坐车了。”

    “嗯,那里好像有男人的声音。”

    “是送我的人。”

    “是吗?不用我送你?”

    “FF,不用。”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笨蛋,反正不用。”

    “好吧。”

    “我正在看窗外的风景。”

    “怎么样?”

    “好多灯光,还有一些行人,啊,还有人正在接吻。”

    “接吻?”

    “嗯,真是太不像话了,竟然是大街上接吻。”

    “是啊,你现在应该下车,狠狠地把他们推到地上。”

    “这样会被抓走。”

    “我可以去救你。”

    “切,我到家了。”

    “真快。”

    “当然,笨蛋,等我一会。”

    “好。”李牧说。

    一会。

    吱呀一声。

    “什么声音?”李牧问。

    “FF,开冰箱的声音,我要做煎蛋,想不想吃?”

    “想吃你。”

    “变态,不可以,只能吃煎蛋。”

    “真可惜。”

    “那你吃我的手吧。”照片发来,上面是她的手掌。

    “好想吃。”李牧发送狮子熊叼玫瑰半躺在地上的照片。

    “FF,吃吧。”

    “那我不客气了。”

    “嗯,坏蛋。”

    滋滋。

    应该是煎鸡蛋的声音。

    “好香。”

    “当然,因为是我的手。”

    “我说鸡蛋。”

    “坏蛋,鸡蛋还没有熟,还要一点时间。”

    “希望快点,这样你才能吃饱。”

    “FF,知道了。”

    少顷。

    嚼东西的声音响起。

    “好吃?”李牧问。

    “FF,很香,就像你的脸一样。”

    “喜欢吃我的脸?”

    “很喜欢。”接着是喝水的声音。

    “好喝?”

    “嗯,FF,要不要吃一点?”照片发来,一个小瓷盘上放着半个煎鸡蛋,半熟的蛋黄流到盘子的一侧,像是金子融化成水。

    “要。”

    “我们家亲爱的,啊,张嘴。”

    “啊。”李牧张嘴。

    “送到你嘴里了,怎么样?FF。”

    “非常好吃。”李牧嚼空气。

    “FF,下次到你家,好好给你做。”

    “嗯,明天把你做给我吃。”

    “变态。”

    “是我。”

    “FF,吃饱了,我要偷喝一点T的米酒。”

    “小酒垃。”

    “大酒垃。”

    啜吸的声音响起。

    “好喝吗?”

    “很好喝,FFFF。”

    “没有醉?”

    “没有,才喝了一个小盖子。”照片发来,上面是一个白色盖子。

    “睡觉?”

    “嗯哼,给我讲故事,啵啵啵,亲你三下,FF,开心吗?”

    “很开心。”李牧摸摸嘴唇。

    要是真的能够亲到就好了,可惜他们相距很远。

    “去拿书,笨蛋。”

    “好。”李牧走到窗前,打开书籍,拿出用K的照片做的书签。

    上面是戴狐狸面具的她,竖起右手中指,背后是上次在弘大涂鸦墙的斑马。

    他拿起照片轻轻一吻。

    “笨蛋,还要音乐。”

    “用T的话说of_course。”李牧打开唱机,放上唱片。

    爵士流淌,销魂入骨。

    低沉的嗓音、深沉的夜色、风流的音符,构筑梦的城堡。

    呼,呼。

    她沉潜入梦。

    “晚安。”李牧望一眼首尔的夜景,走入卧室。

    躺在床上,他不觉陷入沉眠。

    第二天。

    啪啪。

    他在敲击声中醒来,天色灰暗,雨珠爬满窗户,像是一只只透明的甲虫。

    嗡嗡。

    “FF,早安,醒来了吗?懒狮子。”

    “醒了。”李牧回复。

    “啵,这是早安之吻。”一张照片,上面是娇媚的红唇。

    “很香。”李牧点开照片,在上面一吻。

    “FF,当然,今天穿黑色怎么样?”

    “很棒。”

    “因为你喜欢,FF,是不是比起可爱,更喜欢性感?”

    “还好,什么样的你都喜欢。”

    “晚上等我,亲爱的,给你一个惊喜。”

    “什么样的惊喜?”

    “FF,到时候就知道了。”

    “好吧。”

    “今天要做什么?坏蛋。”

    “上午去一趟小姨妈家里,下午在家学习,晚上等你。”

    “去小姨妈做什么?”

    “给她做饭。”李牧说。

    周雪天天吃外卖,为了她的健康着想,他要去她家里做她一个星期能够吃的汤和菜,放到冰箱里冷冻。

    “真是好孩子。”

    “孩子?小泰迪,今天晚上就让你尝尝孩子的力量。”

    “坏蛋。”

    “你呢?做什么?”

    “还是工作,FF,然后晚上去你家。”

    “等你。”

    “好,笨蛋,我先去洗澡,一会聊。”

    “嗯。”

    K不再回复。

    李牧换好衣服,带上雨伞和帽子出门。

    来到周雪家门口。

    他按下密码走进去。

    沙发周围满是她的衣物,还有几个酒瓶,威士忌、香槟、啤酒、葡萄酒和烧酒瓶都有,有的喝了一半,有的还没有喝,有的是空的。

    “真是让人头疼。”李牧每个星期都来收拾一次,可惜每次都是这副模样。

    呼噜噜。

    卧室传来打呼声。

    “……女人的打呼声到这种地步,怪不得嫁不出去。”李牧捂头。

    他把买好的食材放进冰箱,开始做菜。

    他准备做一些鸡汤和牛肉汤,冷冻到冰箱里,吃的时候解冻就可以,加上一些不容易变质的炒鱼糕。

    打开煤气和抽油烟机。

    李牧飞速行动。

    不一会,一股香味弥漫在屋内。

    咕咚。

    “好香,是什么?”

    哒哒哒。

    脚步声传来。

    李牧看向卧室门口。

    周雪身穿一件恐龙玩偶睡衣出现,头发乱得像鸡窝,嘴唇干燥得像皴裂的地面,脸部浮肿,像被人揍了三个小时。

    “臭小子,做什么好吃的?”周雪快步走来,身上还有酒精的气味。

    “……先去洗手,你的蹄子上都是灰。”李牧用筷子支开她的手。

    “真是欠揍的小子。”周雪揉揉头发。

    嗡嗡。

    “笨蛋,我在车上,你呢?”

    “正在给小姨妈做饭。”李牧一只手发信息,另外一只手翻炒。

    “FF,肯定很好吃,给我看照片。”

    “好。”李牧照相发送。

    “哇,看起来好香。”

    “晚上也给你做。”

    “嗯,我要吃很多。”

    “明明吃不了很多,你的小肚皮撑爆了怎么办?”

    “才不会。”

    “肯定会。”

    “坏蛋。”

    “笨蛋。”

    “FF,不说了,待会聊。”

    “好。”

    K不再回复。

    “臭小子,我洗完了。”周雪拖着湿漉漉的手走来。

    “停下,我夹给你吃。”李牧翻白眼。

    “你这是有洁癖?人类就应该浑浊地生活。”周雪张开嘴,一股酒臭味传来。

    “你还是先刷牙吧。”李牧摇摇头。

    自从见到周雪的生活姿态,他就不得不产生一种怀疑,其实女生私下里是非常邋遢的,只有在外面的时候看起来干净。

    巴滋巴滋。

    周雪吃掉炒鱼糕。

    噗。

    “好舒服。”周雪摇摇屁股。

    “……你是在产卵?”

    “老娘去洗澡了。”

    “快去吧。”李牧揉揉太阳穴。

    幻想和现实总会带有一种差距,好在他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

    也不知道K平时怎么样,但应该比周雪好很多,何况喜欢一个人,要学会喜欢她的缺点,不然以后的生活很困难。

    嗡嗡。

    “FF,我到公司了。”

    “那就好。”

    “还在做菜?”

    “嗯,刚才我小姨妈放屁了。”

    “FF,人都会放屁,难道你觉得女人不会放屁?“

    “没有。”

    “笨蛋,我要是那样,会不会嫌弃我?”

    “不会,反正也见过你放屁。”

    “坏蛋。”

    “你的一切都喜欢。”李牧把翻炒的鱼糕放入保鲜盒,等待常温下变凉,然后再放进冰箱里。

    刚热好的菜放进冰箱,很快会变质,这是他父亲告诉他的。

    时间流逝。

    他把所有的菜做好。

    周雪穿着一件运动服,歪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边抠鼻子,一边李牧切好从橙子。

    “小子,你以后嫁人的话,应该很不错。”

    “……希望如此。”李牧摇头。

    “不和我一起吃?”

    “不用,我还要回家做其他的事情。”李牧说。

    “上次教你的恶魔坟场怎么样?”周雪问。

    “还好,就是度数太高,喝一口差点晕掉。”李牧换上鞋子。

    “试试伏特加汤力。”

    “伏特加就跟水一样。”李牧拿起伞。

    “那就是伏特加的特点,足够纯净,没有层次,越是简单的东西,把玩起来越有意思。”周雪打开一瓶伏特加倒入杯中。

    “嗯。”

    下楼。

    李牧走在街道上。

    雨中的空气富含海水的气息,他像是一条鱼,于深海中的城市潜游。

    回到家。

    他开始学习。

    时间流逝。

    夏之空黑得有些晚,即使是雨天。

    他在厨房做菜,等待她的到来。

    门打开的声音响起。

    哒哒哒。

    脚步声。

    李牧抬头。

    看到一个娇小的人影。

    白T、黑色连帽拉链卫衣、超短浅色牛仔裤,脸上依旧是狐狸面具,身上洋溢未知的活力,像是一只草原上奔跑的羊羔。

    “FF,笨蛋,想死你了。”她一下跑来。

    背后传来柔软感,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清新香气。

    “喂,正在炒菜。”李牧晃晃腰。

    “切,那又怎样?都这么久没见了。”她一口咬住他的背。

    刺痛感和温暖感传来。

    “是啊。”李牧关掉煤气,转身抱住她。

    四目相对。

    “坏蛋。”

    “小笨蛋。”

    “干嘛这么看我?”她敛眸,睫毛轻颤。

    “你说呢?”李牧低笑,搂住她腰肢的胳膊微微用力。

    “有点疼。”她呼吸混乱。

    他低头。

    柔软感顿时在唇瓣上泛起,冰冰凉凉,像是夏日的冰淇淋。

    唔。

    她低吟。

    李牧将她抱到半空,靠在旁边的冰箱上。

    她的两条腿锁住他的腰,胳膊搂住脖颈。

    呼,呼。

    呼吸深沉而急促。

    舌头触到未知的东西,有的发硬,有的柔软,无数的感觉纷至沓来。

    他想把她融入他的灵魂内,抵死缠绵。

    她的腰肢柔软而富有弹性,他的手掌从卫衣和T恤的缝隙伸入,手掌覆盖她的腹部。

    滚烫的温度升起。

    “唔。”

    “开心吗?”李牧低笑。

    “坏蛋。”她的脖颈通红,耳垂像是烙红的铁。

    “我们一会再好好玩。”李牧捏一下她的屁股。

    手掌和指腹上传来惊人的弹性。

    “变态。”她跳下来。

    啪。

    她拍一下他的屁股。

    “小变态。”

    “哼,真的快想死你了。”她重新抱住他,头抵住他的胸口。

    “我也很想你。”李牧的一只手放在她的胸口,恰好包裹一半。

    “喂,干嘛?”

    “没干嘛?”李牧抬头看灯。

    “哼,只能放一分钟。”

    “好吧。”

    “FF,今天是4号,还有五天。”

    “五天吗?”

    “嗯,FF,有点紧张,也有点害怕。”

    “不要紧张,有我在。”

    “正因为是你,所以才紧张。”

    “为什么?”

    “哼,不告诉你。”

    “嗯。”

    “我们吃饭吧,好饿。”

    “走吧,想喝什么酒?”

    “度数低的,明天也要忙,对不起,笨蛋。”

    “没关系,喝醉就没意思了。”

    “坏蛋,就知道想那种事情。”她脱下卫衣,走到厨房,把菜端上桌。

    李牧把做好的饭盛到碗里。

    “你好像瘦了。”李牧看她的背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