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第212章 七广场

    吃完饭。

    李牧坐在周雪的车上,望向窗外。

    公路上满是来来往往的汽车,地体站入口人流涌动,现在是上班的高峰期。

    “还是地铁快一点。”李牧看向窗外。

    “早上人太多。”周雪打哈欠。

    嗡嗡。

    “笨蛋,在干嘛?”

    “在车上,准备去工作。”

    “FF,今天要加油,fighting!我会等你。”

    “你也加油。”

    “今天要努力才行,FF,还会跳舞。”

    “是吗?”

    “嗯,到时候给你看看。”

    “好。”

    到饭店。

    李牧开始忙碌的工作。

    崔相哲和金峰两人越发熟练,他的工作简单不少。

    他们三个今天晚上约好一起喝一杯,是在附近一家小酒棚里,那里的海鲜不错,配合烧酒很棒。

    时间在冷雨中流动。

    到了下班时间。

    李牧走进换衣间,换上衣服,打开手机。

    金峰和崔相哲两人也在换衣服。

    手机中有许多K的信息。

    “FF,笨蛋,我在练习,你呢?”

    “应该是在工作吧,加油,亲爱的,还有我和T在一起,FFF。”

    “T和她的姐姐们,还有我。”一张照片,只能看到下半部分。

    “呼,坏蛋,又不说话,好想你。”

    “下班记得告诉我,我在等你。”

    李牧看完,勾出一丝笑容。

    “主厨,你在笑什么?”崔相哲问。

    “一些有趣的事情,我们走吧。”李牧说。

    “走。”金峰用发蜡将头发摸一遍。

    三人走出饭店。

    “刚下班,准备和同事喝酒。”李牧发过去。

    “坏蛋,辛苦了,少喝一点,对身体不好。”

    “嗯。”

    “FF,这样不会打扰你?”

    “没关系,只是稍微喝酒而已,他们也在打电话。”李牧说。

    金峰和崔相哲各自给自己的老婆打电话,说要晚回去的事情,托词当然是李牧,结婚之后他们的自由越发少了。

    “结婚可不怎么容易,虽然有时候很开心,但有时候很麻烦,主厨,如果你要结婚,那要晚一点结才好,该玩的都玩一下。”金峰笑道。

    “同感,我结婚太早,现在想玩也玩不了。”崔相哲伸一个懒腰。

    “是吗?”李牧看向夜空。

    夜空漆黑,明天可能又是雨天。

    “不过你还真强,都生了五个孩子。”金峰看向崔相哲。

    “你也不错,生了三个。”崔相哲大笑。

    李牧摇摇头。

    “主厨,你以后要生几个孩子?对了,你是要回去?还是继续在这里生活?”崔相哲问。

    “可能回去。”

    “主厨,你有女朋友吗?既然是上大学,应该有女朋友吧。”金峰问。

    “有。”李牧笑。

    他想起K娇小的身影,心中不觉生出一丝甜蜜。

    “漂亮吗?交往多久了?”崔相哲拿出一根电子烟放在嘴里。

    “一个月。”李牧说。

    “一个月的话,该做的都应该做了,我当年半个月就搞定了。”金峰从怀中掏出一包画有鲸鱼的香烟,上面写着ThisPlus。

    “上个月不是戒了?”李牧笑问。

    “戒不掉,烦心事太多。”金峰拿出打火机,走向附近的一个小巷。

    小巷口漆黑一片,地上有一些烟蒂。

    李牧和崔相哲站在巷口。

    “还是戒了好,现在开始要保养好身体,不然以后就麻烦了,我最近在喝红参汁。”崔相哲揉揉眼睛。

    “我比你年轻。”

    金峰抽完烟。

    他们三个来到酒棚,点了海鲜锅和三瓶真露烧酒,开始吃喝。

    金峰和崔相哲谈论以前的事情,比如修学旅行,军队里的故事等等。

    他们又哭又笑,脸上越来越红,喝得有些大了。

    “狗崽子,弄什么禁烟令!”金峰吼道。

    他的话引来附近酒客们的共鸣,他们也纷纷大叫。

    嗡嗡。

    “笨蛋,还没有喝完吗?”

    “还在喝,一会要送他们,他们都喝醉了。”

    “你没醉就好。”

    “嗯。”

    “FF,记得早点回家,我在等你。”

    “没问题。”

    “先不打扰你了。”

    “好。”

    李牧看看见底的锅,和晕乎乎的两人,决定把两人送上出租。

    他先扶着崔相哲来到路边,叫来一辆出租,送走崔相哲,接下来是金峰。

    李牧结账,坐车回家。

    回到家。

    “我到家了。”

    “FF,那就好,笨蛋。”

    “在干嘛?”

    “画画,画了海绵宝宝、小黄人和骷髅头。”

    “给我看看。”

    “好,FF。”一张照片,上面是她刚才说的那三个。

    “很不错。”

    “那当然,我们的照片墙做的怎么样了?”

    “一共是三十二张照片,贴成了心形。”李牧走到墙壁前,用手机照相发送。

    “FF,很棒。”

    “喜欢就好。”

    “好希望明天不会到。”

    “为什么?”

    “会见不到你。”

    “对。”

    “对什么对,你就是笨蛋,知道9号和10号是什么日子?”

    “周六和周日。”李牧看一眼日历。

    “啊,就不会说些别的,有没有想和我做的事情?”

    “想做什么?”

    “比如说一起去海边游泳,对只穿泳衣的我产生坏坏的想法等等,反正很多。”

    “你不是很忙?”

    “哼,想象也是可以的,而且我们可以做很多有趣的事情,即使不能像那些情侣们那样约会。”

    “想做什么?”

    “从一座山上滚下来,最后变成两具僵尸,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相爱,FF,好不好?”

    “变成僵尸的几率是中彩票几率的万分之一。”李牧说。

    “那可以做什么?坏蛋,快点想,除了见面之外的约会方式。”

    “不知道。”

    “继续想,这样下去,肯定会对我产生厌烦,不会想见我,或者和别的人一起约会,和某个女人一起去motel,对不对?”

    “完全不对。第一,不会对你厌烦。第二,没有人和我约会,即使约会也是男的。第三,来我家更方便。”

    “坏蛋,谁去了你家?”

    “你和你的朋友们。”李牧坐沙发上,等待隔离日的到来。

    “我的背部有肌肉。”

    “没有肌肉的人世界上不存在。”

    “切,去年的《王牌特工》很不错,下次我们一起看怎么样?”

    “好。”

    李牧看天花板上的灯,陷入莫名的思绪。

    她微笑的刹那,宛如雪花倒落在天空。

    可能只是他的幻想。

    “笨蛋,你说夏日的黎明可以被拥抱吗?”

    “可以,那天如果是晴天,而且你能够早起的话。”

    “FF,我们明天拥抱黎明怎么样?”

    “不是隔离日?”

    “嗯,各自拥抱,照相,后天再发给彼此。”

    “但明天是雨天。”

    “那就拥抱雨天,其实我更喜欢雨。”

    “好。”李牧笑。

    他忽然响起兰波的一句诗:“我吻抱夏晨的黎明。”

    他深吸一口气,酒精在血液内流动,仿佛没有草药味的绿苦艾酒。

    上次给K的“午后之死”,便是苦艾酒调制的鸡尾酒。

    “不过,你明天要做什么?”

    “和朋友出去。”

    “做什么?”

    “没想好,总之先出去。”

    “哼,不想呆在家里?”

    “也不是特别想。”

    “坏蛋,为什么不玩游戏?”

    “最近不是天天和你玩?”

    “FF,还不够,你玩得太差。”

    “会好的。”

    “FF,下次我们做一次深夜约会吧。”

    “深夜约会?”

    “嗯,FF,一边吃炸鸡一边看深夜电影,我骑在你的身上,来一次咖啡之吻,怎么样?是不是很浪漫?”

    “骑在我身上这个不错,我也想骑在你身上。”

    “不行,你那么大,会被你压死。”

    “我可以轻一点。”

    “才不要,FF,我们还可以做很多事情,以后的约会都在深夜怎么样?早上感觉非常危险,会被坏人抓走。”

    “坏人一般出没在黑夜。”

    “切,我反正更喜欢夜晚,到底来不来?其他时间真的很麻烦。”

    “如果你想。”

    “当然想,知不知道晚上鬼非常多?”

    “不知道。”

    “怕不怕,FFFFF。”

    “有点怕。”

    “胆小的笨蛋,我来保护你。”

    “多谢你的保护,你是我的守护女骑士?”

    “FF,差不多,那你是我的傻瓜天使?”

    “可以这么说,但没那么傻。”李牧走到冰箱前,从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

    “深夜的时候可以玩的东西其实非常多。”

    “比如说你?”

    “切,又在想那种事情。”

    “偶尔想。”李牧喝一口。

    “我生日的时候,你还会在吗?”

    “毫无疑问。”

    “那就好,都没有陪我过生日,如果就这么离开,多不好。”

    “不会那么离开。”

    “那想怎么离开?”

    “坐宇宙飞船到外太空,寻找博尔赫斯书中的巴别图书馆,从里面找到世界的真理,得到永生的力量,和你永远生活。”

    “FF,我都不认识那个赫斯,永生的话也不是好事情,每个月都要忍受那种痛苦。”

    “也可以从我这里得到快乐。”

    “变态,才不要。”

    “我说了什么?”

    “哼,不是那种?就是她们告诉我的那个。”

    “你的思想真是复杂。”

    “……坏蛋,就会欺负我。”

    “哪有欺负你。”

    “就是,来不来和我深夜约会?”

    “来。”

    “FF,哎呀,好激动,我们这样要是让人发现怎么办?”

    “不知道。”

    “不过也没关系,应该不会发现,毕竟我的伪装技术不错。”

    “假发和面具?”

    “FF,嗯,你的同学都不知道。”

    “他们为什么知道?”

    “……不知道,反正就是那样。”

    “好吧。”

    “这种感觉非常刺激,我们现在做的事情。”

    “到底哪里刺激?”

    “FF,你不懂,这是一种非常隐秘的感觉,就像捉迷藏的时候,藏在一个黑咕隆咚的盒子里,生怕被人抓到。”

    “你试过?”

    “现在不就是?”

    “好吧,你是哪个国家的逃犯?”

    “差不多,所以你要小心,看见我真面目的时候,要么死,要么就和我一起逃走,FFFFF。”

    “那真是刺激,那我一定要看了。”

    “FF,再等一会。”

    “什么时候?”

    “一千万年以后。”

    “到时候连骨头渣子都没有。”

    “差不多,做那事情的时候也不能看我的脸。”

    “……万一做错了人怎么办?”

    “哼,可以听到声音。”

    “嗯。”

    “不觉得很有意思?”

    “什么?”

    “现在的所有?”

    “很有意思,就像隐藏在灰色云雾中的月亮。”

    “对不起。”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要你陪我这么无聊,本来你一个人过得很好,身边的女人虽然不多,但也有一两个喜欢你的,现在跟我在一起,不是谁都不能喜欢你了?”

    “喂,说的我好像很可怜一样,一个人有什么不好?何况喜欢我的人多得话,又有什么好处?又不喜欢她们。”

    “FF,那你只喜欢我一个?真是奇怪,明明可以喜欢更多的人,而且真的对她们就没有一点感觉?”

    “只喜欢你一个,喜欢不了很多人,那样实在太累,感觉分成很多种,像你这样的感觉,世界上只有一个。”李牧歪歪脖子。

    长时间打字,让他的脖颈有点疼,他在思索要不要练习瑜伽里的倒立姿势,听说对身体很有好处。

    “好吧,原来是怕累,哼。”

    “……不是说了,感觉很难统一。”

    “切,万一对其他人产生那种感觉怎么办?”

    “不会有,我非常确定。”

    “切,明明说过不确定更加美丽。”

    “确定是丑陋的也无所谓,反正只喜欢你一个,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喜欢的话只会喜欢一个,到死为止都是这样。”

    “固执的笨蛋,FF,不过好开心。”

    “嗯。”

    “我也只喜欢你一个,虽然也喜欢很多人,但那种喜欢不一样,就像你喜欢的那种喜欢。”

    “嗯。”

    “笨蛋,那我要是抛弃你,你真的会一个人孤独下去,直到死?”

    “孤独又不是什么坏事。”

    “FF,知道了,你真是个笨蛋。”

    “你也不聪明。”

    “啵。”

    “很香。”

    “FF,多亲你几下,啵啵啵。”

    “好久没接吻了。”

    “等我一会,笨蛋,最近真的很忙,下次的时候让你亲个够。”

    “好。”

    “FF,还可以让你摸我的屁股,最近锻炼的越来越好了,摸起来很舒服。”

    “……”

    “切,明明是变态,还假装沉默。”

    “这是太开心的意思。”

    “FF,这还差不多,你的呢?最近也没有摸过,唔,不知道有没有和以前不一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