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第208章 星期二

    夜晚带有一种奇特的魔力,些许黑云像是鳞片覆盖如水怪的夜空。

    “亲爱的,晚安,啵,记得梦到我。”

    “嗯。”李牧点头。

    他开始讲故事,配合爵士之乐,故事缓缓推进,融入她的梦境。

    呼,呼。

    她已入眠。

    “晚安。”李牧说。

    首尔的夜晚灯红酒绿,他在喧嚣中沉沉睡去。

    6月13日,多云。

    云层覆盖大片天空,些许蔚蓝之色透出,像是蓝色的眼药水。

    下午时分。

    李牧坐在楼下的咖啡店,看窗外路过的行人。

    他们来去匆匆,手中握有咖啡,咖啡的气味似乎深入这座城市,当然,也少不了酒精的气息。

    他点了三杯冰美式。

    塑料杯上浮起一层水雾,云朵并不能遮盖夏天的热量。

    K和Y很快便到,他没有见过Y,正常人的角度来说想必很漂亮,以K的叙述来看。

    好在,他不是特别正常的人,或者他能够发现自身的异常。

    嗡嗡。

    “很快就到。”

    “嗯。”

    “FF,好想你。”

    “想太多,脑袋会炸掉。”

    “才不会,坏蛋,哼,你呢?”

    “脑袋炸掉了一半。”

    “FF,我到了,Y有事情一会才能到,暂时我们两个约会。”

    “那更好。”李牧抬头。

    咖啡馆门口出现一个娇小的人影,上身是一件深色牛仔衬衣,下身是黑色超短裤,白皙的大腿露出来。

    脸上是一张狐狸面具,她的嘴角勾起,露出小白牙,舌头伸出一半,活像一只偷吃食物的小猫咪。

    “FFF,等了多久?”

    “二十五分钟四十五秒。”李牧看一眼手机,准确地说出时间。

    “哼,记得真清楚。”她一下跳到他身上,两条腿跨在他的腰上,双手搂住他的脖颈。

    幸好他坐在靠墙的沙发座上,不然肯定要向后栽倒,后脑勺受到地面的强烈冲击,兴许还会变成植物人或者失忆,上演一幕电视剧中常有的苦情剧。

    “稍微。”李牧眯眼。

    柔软的香气传来,含有一丝柑橘的芬芳,又有葡萄柚的香气,最后转换成卡萨布兰卡的甜香。

    她的身体很柔软,就像雨滴落在雪地上,冰冰凉凉,柔柔腻腻。

    他低头,看到衬衣领口中的白色T恤,棉质的T恤向上隆起一部分,里面隐约浮现一抹似有若无的黑色。

    咕咚一声。

    “坏蛋,在看什么?”

    “今天是不是周一?”

    “对?”

    “那就是说……”李牧抬起一只手,食指点向她的衬衣领口。

    “啊!”她半闭眼睛。

    指腹上传来一丝柔软感,略微Q弹。

    “很软。”

    “变态,会被人看到。”她从他身上下来,坐到他身旁。

    他们的背后是凹进去的书架,里面摆满书籍和杂志,她转身,从上面拿出一本《装苑》。

    “没关系,人很少。”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变态的?”

    “一直如此。”

    “切,给我咖啡。”她伸出手。

    手背上的肌肤白皙通透,可以看到浮出的细骨和血管,她真的很瘦。

    “嗯,不过******喝太多不好,会老得快。”

    “FF,没关系,我看起来很年轻。”她捏捏自己滑腻的脸颊。

    “也对。”李牧伸出手搂住她的腰肢。

    “如果和Y一起来,本来是要去唱歌,现在我们做什么好?”

    “都可以。”

    “FF,要不要去逛街?”

    “去哪里?”

    “德寿宫怎么样?那里的石墙路很漂亮。”她睁大眼睛。

    “可以。”

    “不过有一个传说,到了那里的情侣会分手,FFFF。”她大笑。

    “那还去?”

    “因为不相信,应该是假的。”她膝盖并拢,小腿上的肌肉绷紧。

    “那好吧。”

    “那我们现在去?坐二号线就可以,在市厅下车,特别近。”她转头咬住他的肩膀。

    “很疼。”他用手捏一下她的屁股。

    “变态,就知道摸那里。”

    “还知道摸别的地方。”李牧耸肩。

    “我们快点坐地铁。”

    “如果从这里出发,要先坐三号线才可以。”李牧起身。

    “FF,知道,快点。”

    他们从咖啡店走出,来到狎鸥亭地铁站的3号入口。

    地铁站内人颇多,一排银色传感器就像护卫机器人,他们对准传感器一刷,撞过圆棍,走进里面。

    “FF,快点走。”她握住他的手,走下楼梯。

    地铁来到,轰鸣之音响起。

    “哇,好快。”

    “嗯,很快。”李牧瞥一眼她的大腿。

    “坏蛋,在看什么?”

    “你的腿。”

    “呼,真是的。”

    “没办法。”

    他们走进地铁。

    空座不少,他们坐在靠近银色铁柱的位置。

    她的一只手握住铁柱,另外一只手打开手机和人聊天。

    “FF,T最近很忙。”

    “是吗?”李牧看向天顶。

    “切,对她一点都不关心?她很漂亮。”

    “那我得操多少心?”

    “FF,那也是,她是我的朋友。”

    “嗯。”

    “笨蛋,自从和你在一起,感觉变得很奇怪。”

    “哪里奇怪?”

    “不知道,有种未知的感觉,很开心,但又觉得有些害怕。”

    “我有那么可怕?“

    “那倒不是,只是觉得一切都会变成虚无。”

    “过几十年都会这样。”李牧说。

    无非是死亡,或是埋入黄土,抑或是抛进海里。

    “FF,就怕是几个小时或者几天。”

    “不会那样,我想活得很久。”

    地铁嗡嗡震动,就像坐上一艘海船,在平静的海面行驶。

    “喂。”

    “嗯。”

    “有些时候会很伤心,想找人说话,但总是找不到人。”

    “很多事情只能自己解决。”

    “现在开始可以和你说。”

    “说吧,我会认真听。”

    “下个月要做一些有趣的事情,想报答一些一直支持我的人,只是很担心做的不好。”

    “做不好的事情,即使担心还是会做不好,担心没有任何用处。”

    “哪有这样的。”

    “本来就这样。”

    “你呢,就不担心什么?”

    “很多,不过事情终归还是发生,与其找不自在,还不如自我快乐。”

    “笨蛋,你看起来很平静。”

    “这就是我的快乐状态。”

    “笨蛋,我们要换乘2号线。”

    地铁广播开启,乙支路3街站已到。

    他们从车上下来,走向电梯。

    “为什么喜欢地铁?”

    “因为很少坐,FF。”

    “嗯。”

    他们来到2号线的搭乘位置,看向画有绿边的地图。

    “笨蛋,2号线为什么是绿色?”

    “可能是因为有很多树。”

    “切,那三号线难道是因为有很多橘子?”

    “说不定,里面就有你爱吃的金桔,ginggang。”

    “金桔很好吃,下次请你吃。”

    “嗯。”

    地铁到站,他们重新坐上。

    他们坐在靠门的位置,K坐在里侧,他坐在外侧。

    她的头倚在他胳膊上,一只手悄悄放在他的腿上。

    “为什么摸我的腿?”李牧笑。

    “才没有,就是看看有多强壮,听我朋友说,大腿强壮的男人的精力很旺盛,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哪个朋友?”

    “C,比我小,不过有一个男朋友。”

    “是吗?”

    “FF,对,她的男朋友很瘦。”

    “见过他?”

    “当然,因为是我朋友的男朋友。”

    “那他的精力怎么样?”

    “变态,我怎么知道?”

    “你朋友没告诉你?”

    “……这种事情不可以随便问。”

    “那下次我们俩试试。”

    “变态,说什么呢?”

    “不是想知道大腿和精力的关系吗?我觉得可以做一次研究。”

    “才不要。”

    市厅站很快便到。

    他们走下地铁,来到外面。

    “哇,今天人好像不少,明明是平日。”

    “嗯。”

    “FF,我去买豆奶。”

    便利店就在附近,外面放置冰箱,里面是一些冰淇淋。

    他们走进GS25便利店,买了两包豆奶。

    他们边喝,边走向德寿宫石墙路。

    附近绿色成荫,来这里走路的人颇多,有情侣,也有附近的职工。

    石墙上延伸出黑色的瓦檐,石墙上的方格密密麻麻,一个夹杂白头发的中年大叔正在木板上雕刻什么。

    他的附近有许多木雕作品,有汉字、韩文和英文。

    他只有一只手,另外一只绑着绷带。

    他的脸上洋溢笑容,额上满是汗珠。

    “他的手。”K握住李牧的手。

    “嗯。”

    “这个看起来不错。”李牧看向摆着一旁的《初心》。

    “他会不会很可怜?”

    “不会,他很开心。”

    “真的?”

    “嗯。”

    他们继续向前。

    路不是很长,附近有很多有趣的建筑,比如说美术馆、剧场等等,他们还在一家小店买了waffle和葡萄汁。

    小店颇为复古,门上画有教堂风格的彩色玻璃,酒红色的棚子,上面用白色英文字母写有Coffee、LIMBURG、Waffle和Freshjuice。

    上面还写有比利时传统手制waffle。

    “FF,Y到了,我们去打保龄球。”K看一眼手机。

    “嗯。”李牧点头。

    “她在那边。”K向前一指。

    一个同样戴狐狸面具的女人出现,清瘦的身体、丸子头、浅蓝色连衣裙,走起路一晃一晃,眼睛很漂亮,鼻子以下的部分颇为精致。

    以正常人类的角度来说,可以算是美女。

    “抱歉,因为有点事情,哈哈。”她大笑。

    笑的时候嘴张得很大,声音好爽,牙齿很白。

    “为什么做了丸子头?”K走过去低声问。

    “怕被人认出来,以防万一。”Y说。

    “我都能听见。”李牧摊手。

    “FF,没关系,反正你是笨蛋。”

    “外星人,我们先去打保龄球还是KtV?先去打保龄球怎么样?最近很想打保龄球。”Y揉揉嗓子。

    她的脖颈纤细,上面的肌肤也很白皙,不愧是K的朋友。

    “无所谓。”李牧说。

    “FF,那就好,我们三个快点。”K各自搂住Y和他的胳膊,叫住一辆出租。

    “去梨花女子大学附近怎么样?我记得有一家保龄球场不错。”Y说。

    “FF,好。”

    李牧坐在副驾驶座,她们两人坐在后面窃窃私语。

    可惜他基本上都能听到。

    “他看起来还不错,很正常,没有你说的那么奇怪。”

    “FF,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才会露出本性,他可是很坏的家伙,当然也很温柔。”

    “是吗?那要慢慢观察,他做饭很不错?”

    “对,FF。”

    “下次我也要吃,记得叫上我,他会不会做火锅?我很喜欢。”

    “会,上次吃过,非常好。”

    “那叫上我。”

    “好,FF,但你不会喜欢他?”

    “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你不是喜欢他?”

    “还不算特别喜欢,只是稍微喜欢。”K脖颈微红。

    “看起来像骗我,不过慢慢来比较好,太快的话容易分手,我的经验来说。”

    “FF,嗯,不要担心,我们很慢。”

    李牧听到之后摇摇头。

    对比一些人很慢,但对比一些人就很快了。

    他们到梨花女子大学附近下车。

    “先去打保龄球。”Y说。

    “FF,好。”

    “嗯。”李牧点头。

    三人来到“来玩吧”保龄球场。

    里面的灯光和夜店很像,今天人颇多,所以要等一会。

    好在等待的地方放有台球台,无聊的话可以打台球。

    “外星人,要不要打赌?”Y大笑。

    “打什么赌?”

    “台球输的人请客,保龄球费和一会的KTV费用全包。”

    “没问题。”李牧耸肩。

    “开始吧。”Y拿起一个球杆。

    比赛正式开始。

    李牧和王耀他们偶尔打台球,技术虽然算不上好,但也还可以。

    Y的技术竟然不错,K就差了点。

    “怎么样?”Y勾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笨蛋,加油。”K走过来替他按摩背部。

    “竟然替外人加油,伤心了。”Y耸肩。

    “FF,我也替你加油。”K走过去捏一下她的屁股。

    “……这是加油?”

    “FF,对。”

    有了K的鼓励,李牧很快转运,迅速把比分追上。

    不过Y也不可小觑,她很快再次拉开差距。

    最后,以李牧的失败为告终。

    “啊,真可惜。”K走过来说。

    “没关系。”李牧笑。

    “很大方啊。”Y走过来拍拍李牧的胳膊。

    “稍微。”

    “轮到我们了,FF,快点走。”

    他们来到换鞋的地方,换上荧光运动鞋,准备打保龄球。

    “她打保龄球特别厉害。”K说。

    “还好,最近很少打,也不知道技术有没有退步。”Y露出笑容。

    “那我和K一起,再赌一次晚饭怎么样?”李牧走过来说。

    “好啊,看来你输得不服气。”Y伸展一下颀长的身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