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第205章 返童

    唇分。

    “坏蛋,不要乱摸,快拿开。”她的脖颈红得快要滴出水。

    “嗯。”

    “真是的,我们才恋爱三天。”

    “对。”。

    “你真是太坏了,不是说不会乱摸。”

    “下意识。”

    “哼,明明很小,为什么想……”她低头。

    “没那么小,刚刚好。”

    “变态呀,你!”

    “对。”

    “弄得我好热,快点把外套弄掉。”她抓住外套的一侧。

    “等会。”李牧身体前倾,一下将她抵在墙上。

    “啊!又要干嘛?”她低声。

    “你猜。”李牧半眯眼睛,握住她的手腕。

    手掌传来一丝顺滑感。

    “不知道。”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呼吸越来越乱。

    “那我好好告诉你。”

    “真是的,一会来人怎么办?”

    “没关系,反正看不到,有帘子挡住,而且不是有外套?”李牧的脸向前,鼻尖和鼻尖相触。

    彼此的鼻息混杂在一起。

    “呼,呼,不要这样。”

    “那想怎么样?”李牧的唇贴在她的嘴角,舌尖在凹进去的位置旋动。

    “不知道,我们这样不对,呼,呼。”

    她抿住唇。

    他用舌头顶开唇瓣和牙齿,钻进里面,和柔软之物纠缠。

    灯光仿佛流萤,在他们的身下聚集,想要飞进昏暗之所。

    吻是爱情的隐喻,像是一条细长的火线贯穿人类的魂灵,缓慢而执拗地灼烧,直到火线全部烧尽。

    有的火线很短,有的火线很长。

    他和她的火线足以环绕地球和月球一周,顺便带上金星。

    “不对的东西总会有对的时候。”李牧放开手腕,扣进她的腿弯,食指侧缘传来柔软感,像是棉花糖。

    “就会说些歪理,好痒。”她腿上的肌肉略微颤动。

    细微的振幅,仿佛地震一样从他的指尖传入。

    “难道我说的不对?”他低笑。

    “本来就不对,坏蛋。”她一口咬住他的脸颊。

    湿润之感和刺痛混合,就像夏天雨雾中的一只小刺猬。

    “有没有做过那个?”

    “什么?坏蛋。”

    “就像现在。”他的唇贴上。

    触感柔软,还有一丝香甜的气息。

    “唔。”

    哒哒哒。

    脚步声响起。

    她身体绷紧,屏住呼吸。

    一会。

    “他走了。”李牧低笑。

    “坏蛋,就会欺负我,这样下去真的不能和你见面了。”她扯开牛仔外套。

    “那不会想我?”

    “才不会想。”她转过头,眼瞳侧移。

    “到我怀里。”李牧拍拍大腿。

    “不去。”

    “明天干嘛?”李牧搂住她的腰,将她拉到怀中。

    “当然是工作,坏蛋。”

    “原来是这样。”李牧把手伸进她衣服里。

    “喂,为什么总是摸我,又不是宠物。”

    “喜欢摸。”

    “哼,真是的,知不知道体感车?”

    “不知道。”他的手从肚皮来到背脊。

    “FF,最近在玩,很有意思。”

    “是吗?”

    “对,就是站在上面,两个轮子自己走的那种车,明天应该很热,我要穿背心。”

    “你穿背心肯定很可爱。”李牧笑。

    “看漫画,不要摸我。”她从他怀中挣脱。

    “好。”

    “FF,我们一起躺在这里。”K拍拍深粉色的长枕。

    “嗯。”李牧躺下。

    K躺在他身旁。

    “一会去吃好吃的,我请客。”

    “我来。”

    “总是你来可不好,会过意不去。”她转过身体,两条腿搭在他的肚子上。

    “没关系,我的就是你的。”

    “切,不一样,又没有结婚。”

    “和结婚差不多。”李牧把玩她的脚踝。

    “FF,有点痒,不过时间过得真快,转变成大人。”

    “还是很小。”

    “才没有,我是成人,哼,我也看过那种电影。”

    “是吗?身体还像小孩。”

    “不小,坏蛋。”

    “确实如此。”李牧看一眼她的胸。

    “不要看,刚才不是都摸过?”她捂住胸。

    “没有,我只是放在上面。”

    “哼,我们去吃饭。”

    “好。”

    他们从3号洞穴出来,结账,来到外面。

    风和日丽。

    他们漫步于街头。

    “FF,12号要去看演唱会。”她搂住他的胳膊。

    “不和我约会?”

    “不能和你约会,抱歉,亲爱的。”

    “没关系,天天黏在一起也不好。”李牧笑。

    “FF,谢谢你的体谅。”

    “互相体谅。”

    “你怎么不和朋友一起玩?”

    “玩,你不知道的时候。”

    “切,想吃什么?”

    “你想吃的。”

    “FF,要不要吃拌冷面?忽然想吃那个。”

    “好。”

    “对了,那天我和Y一起去。”

    “12号?”

    “嗯,FF,她很漂亮。”

    “你也很可爱。”

    “喂,不会喜欢上别人?”

    “几乎不可能。”

    “那就是也有一点可能。”

    “真的不会。”李牧看一眼矮小的楼房和附近的一颗大树。

    “她真的很漂亮。”

    “世界上美女很多,总不能见一个爱一个。”

    “FF,好像是。”

    “你呢?”

    “我喜欢很多,FFFF。”她大笑。

    “这样可不好,我要好好惩罚你。”

    “哼,怎么惩罚?”

    “那天没有做完的事情。”李牧看向她的胸。

    “变态。”

    “不是要慢慢尝试?”

    “但你太快了,坏蛋,我真怕一下就被你吃掉,到时候你跑了,我上哪找你?”

    “天空下面,怎么舍得跑?”

    “切。”

    “昨天很漂亮。”

    “什么?”

    “你的妆容。”

    “当然。”她勾起嘴角。

    “我们到了。”李牧指旁边的小店。

    小店的牌子是浅蓝色,写有东亚冷面。

    他们走进去,人颇多。

    他们来到靠近门口的桌边坐下,点了两份拌冷面和一份饺子。

    拌冷面很快上来。

    他们边吃边聊。

    “冷面味道还不错,一会要不要去吃sulbing?听说最近出了一款水果味的,我想吃哈密瓜酸奶,和奶酪雪冰。”

    “能吃得下?”李牧看她的小肚皮。

    “FF,剩下的你吃不就好?”

    “好吧。”李牧摸摸肚子。

    恋爱的副作用之一是折磨胃袋。

    “明明很能吃。”

    “……我是正常人。”李牧翻白眼。

    吃完拌冷面,他们来到sulbing店。

    这里人非常多,很吵闹。

    一群女生围在一起,边吃sulbing,边聊一些话题,比如说哪个卫生巾品牌好、衣服是在哪买的、男朋友的体力怎么样等等。

    李牧和K来到角落的位置坐下。

    “FF,你的体力呢?”她捂住嘴笑。

    “……你觉得怎样?”李牧把发票和震动铃放在桌上,拿出充电器,连上手机。

    “应该很不错,总是对我那样。”她双手托腮,露出小白牙。

    震动铃响起。

    “我去拿雪冰。”李牧拿震动铃,走到柜台。

    服务员将一个托盘递给他,上面是哈密瓜酸奶和奶酪雪冰。

    黑色的小碗中装有一个大哈密瓜,哈密瓜一半的皮被切开,露出黄色的果肉,水果香气扑鼻而来。

    来到桌前。

    “哇,好香。”K拿起塑料刀,切开哈密瓜。

    “多吃点。”李牧把铁叉递给她。

    “FF,好。”她笑。

    李牧插一块哈密瓜,沾了沾哈密瓜里面的酸奶,放到她嘴边。

    “吃吧。”

    “FF,谢谢你,温柔的笨蛋。”她一口吞下。

    “不用客气,笨泰迪。”李牧笑。

    “笨狮子熊,对了,sun说你酒量很不错,虽然是吐出来的酒量,FF,笨蛋,明明不能喝,为什么要逞强?”她插一块哈密瓜,送到他嘴边。

    “谁让她是你朋友。”李牧说。

    除非是不得已的事情,不喜欢的事情他一般不会做,不过像昨天的事情,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去。

    “FF,坏蛋,不是因为喜欢她?”

    “我有那么容易喜欢一个人?又不是种鸡。”

    “你是狮子熊,差点忘了。”她打开小包,拿出一袋小点心。

    “这是什么?”

    “给你做的饼干,FF,昨天一直放着,也不知道能不能吃。”

    “当然能吃。”李牧接过袋子,打开之后,拿出一个放进嘴里。

    味道很甜。

    “怎么样?”

    “好吃极了,不愧是我家的笨泰迪。”李牧揉揉她的头发。

    “FF,当然,如果喜欢,下次给你多做一点。”

    “嗯。”

    “笨蛋,我不能吃坚果。”她转头看奶酪雪冰。

    “上面的坚果,我都吃掉。”李牧用铁勺将坚果一一吃掉。

    “真好,亲爱的。”

    “有没有什么奖励?比如晚上住我家?”

    “不可以,今天要回去,坏蛋。”

    “那下次?”

    “下次,我们可以做其他的事情,FF,继续你想做的那种,不过速度要慢一点,好吗?”

    “为什么?”

    “我怕,没有做过那种事情。”

    “好吧。”李牧点头。

    “我来搅拌,亲爱的。”她用铁勺将奶酪雪冰搅拌好。

    李牧摸摸冰冷的胃袋,这样下去,他的胃肯定要变成冰川。

    干掉奶酪雪冰和哈密瓜酸奶之后,李牧和K从楼梯走下来,准备分别。

    “这些照片回去之后一定要挂在墙上,FF,记得晚上多吃点饭,注意身体健康。”她把照片递给他。

    “你也是,少吃凉的,对身体不好。”李牧笑。

    “笨蛋,抱住我。”

    “好。”李牧抱住她。

    一会。

    “FF,我走了,记得要想我。”

    “没问题,你也要想我。”

    “嗯,亲爱的。”

    K坐出租离去。

    李牧看了看毒辣的太阳,坐地铁回家。

    坐上地铁。

    里面的冷气驱散身上的热意。

    打开手机。

    嗡嗡。

    “有没有想我?FF。”

    “在干嘛?”

    “在车上,忽然很想你。”

    “我也是。”李牧靠在地铁的靠背上。

    “FF,我的一个妹妹在骑马。”

    “是吗?”

    “对,她的骑马服非常可爱。”

    “然后呢?”

    “FF,屁股也很可爱。”

    “……”

    “笨蛋,你不是喜欢摸屁股?”

    “只是喜欢摸你的。”

    “切,想不想认识她?”

    “不想。”

    “那就是想的意思,FF。”

    “我不擅长和人类交流。”

    “切,说的你好像不是人。”

    “我是外星人。”李牧看一眼窗外不停后退的景物。

    “外星人,她很喜欢读书,会骑马,是不是很棒?”

    “她是一名骑士?”

    “对,要赶走你这个大魔王。”

    “那你是公主?”

    “FF,有可能。”

    “我到家了。”李牧从地铁走下站。

    “我也到了,正在和她们说起你,她们都说你是个笨蛋。”

    “是吗?”

    “对,也有可能故意装作很笨。”

    “我一直很聪明。”

    “切,看不出来。”

    “因为你更笨。”

    “笨蛋,我妹妹说想认识你。”

    “认识我干嘛?我脸上难道有梵高的自画像?”

    “说不定,FF,反正她一会要给你发信息,不许说什么奇怪的话,我们的事情也要暂时保密。”

    “好吧。”

    “FF,她们都没有做过这种事情,觉得很有意思。”

    “什么事情?”

    “就是和陌生人聊天。”

    “陌生人很危险。”

    “FF,不说了,待会聊。”

    “好。”

    K不再回复。

    嗡嗡。

    一个好友申请。

    添加之后。

    “你好。”

    “你好。”李牧说。

    “你是李牧?”

    “对。”

    “我是贝多芬。”

    “……贝多芬?”

    “你可以叫我贝多芬。”

    “你是男人?”李牧问。

    “女人,为什么会是男人?”

    “贝多芬是男人。”

    “好像有道理,不过我喜欢贝多芬。”

    “嗯。”

    “你好像不喜欢说话,和我很像。”

    “……还好。”李牧说。

    相似的人在一起,可能会变得非常无趣,特别是两个不喜欢说话的人。

    “你上学?”

    “对。”

    “哪个大学?我以前在东国大学。”

    “延世大学。”

    “嗯,我现在要忙,bye-bye。”

    “bye-bye。”

    嗡嗡。

    “FF,怎么样?”

    “就那样。”

    “切,把你们的聊天截图给我看。”

    “好。”李牧发送。

    一会。

    “FFFF,果然是这样。”

    “什么?”

    “你还真闷,原来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才那样,FF。”

    “可能。”

    “喂,知不知道那个?”

    “什么?”

    “FF,看星座的app。”

    “那是什么?”

    “如果使用那个app对准天空,就可以看到星座,很有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