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第203章 呕吐九九

    Sun的酒量着实可怕,他们从红彤彤的月亮躲在云朵后面的时刻,一直喝到月亮挂在夜空的正中央搔首弄姿。

    K醉得不省人事,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酒垃就是酒垃,这么快就醉了。狮子熊,没想到你的酒量不错,可是很少有人能和我喝到这种程度。”她的眼睛亮得像看见香蕉的猩猩。

    李牧的脑袋有些晕,虽然大部分酒液被他吐在厕所透明的自来水中,但剩余的部分也让他感觉到整个世界在旋转,sun的头变成两三个。

    “能和你喝到这种程度的家伙,估计不是人,是妖怪。”李牧喝一口矿泉水,sun的脑袋从两三个变成两个。

    “我认识的人中有一两个妖怪,你现在可以算半个,足够自豪了。”sun一口干掉杯中之酒,扫一眼八个空荡荡的烧酒瓶。

    “那你是三头妖怪?”李牧深吸一口布满酒精味的空气,看一眼沙发上的K。

    K蜷缩在上面,怀中紧抱一个酒瓶,口水沿嘴角滑落。

    “哈哈,或许是五个头,狮子熊,虽然你很不错,但以后要是欺负我们家大妈,我会用中指搓烂你的眼珠。”她面色一肃,伸出中指。

    “估计永远没有这种机会。”李牧耸肩。

    “笨狮子,坏狮子……”K呓语。

    “喜欢一个人可没那么容易,特别是她,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们家大妈,一定要对她很好,不要让她伤心。”她拿起最后一块炸鸡腿,咬下去。

    “尽量。”李牧双手撑地,身体摇晃。

    他的胃袋似乎要从身体里跳出,化成一只长翅膀的鲸鱼,飞到夜空中大吐特吐,把整座城市淹没。

    “狮子熊,我相信你,因为你这家伙够狠,偷偷去厕所吐,还能陪我喝到现在。”sun拍拍李牧的肩膀,为他倒了一杯酒。

    “你发现了,我掩饰得明明很好。”李牧接过品脱杯。

    “刚才去厕所的时候发现的,你喝得太多,忘了冲掉痕迹。”sun喝一口炮弹酒,舔一下自己的唇,大笑。

    “原来如此,我送她进去睡觉。”李牧把酒杯放在地上,抱起沙发上的K。

    “去哪?”

    “卧室。”

    李牧把K抱进卧室,放在床上,盖好被褥,揉揉她的头发。

    来到客厅。

    他和sun对坐。

    李牧看看墙壁上的挂钟,时间是凌晨一点,照这个情况,喝到明天上午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对于酒鬼来说,喝酒的时间和正常时间的流动速度不一样,就像一个人在快要把大便拉在裤子上和正准备去拉屎之间的区别。

    “狮子熊,你不是会做料理?弄点吃的,快吃完了。”sun手指敲击酒杯,另外一只手揉揉前胸。

    或许是胸太大的原因,它们像两个皮球晃动不停,也可能是他喝太多酒的缘故。

    “看在泰九的面子上给你做。”李牧走到冰箱前拿出食材。

    “狮子熊,你还真是有趣。”她大笑。

    李牧在厨房做了简单的葱饼。

    拿到客厅。

    “这味道简直绝了。”sun双眼一亮。

    “吃起来也不错。”李牧呷一口酒,他的口腔近乎麻痹。

    Sun吃一口,瞳孔震荡,吃惊地看他:“狮、狮子熊,你做的太好吃了,和我以前吃过的完全不一样,你是天才厨师?”

    “还好。”李牧笑。

    “狮子熊,要不要来我家当厨师?”

    “不要。”

    “那真是可惜,你是厨师?”

    “不是。”

    “要不是我们家大妈喜欢你,我差点喜欢上你了。”

    “最好不要喜欢我。”

    “只是玩笑,啊呼,有点晚了,明天有事要做,我要早点睡觉。”sun倏然起身,伸一个懒腰。

    “嗯,去卧室和她睡吧,被子很大,足够你们俩用。”李牧仰头看天花板上的灯。

    “你呢?狮子熊。”

    “还有一间卧室。”李牧指了指另一个方向。

    “那就好,晚安,好梦,明天见。”sun走向卧室。

    “晚安,明天见。”

    Sun走进卧室,关上门。

    李牧收拾完客厅,走进另外一间卧室,很快睡去。

    第二天。

    他的头像是被针刺,好不容易爬下床。

    推开门。

    恰好看到正在做饭的K和sun,K在做煎蛋,sun在煮拉面。

    “早安,笨蛋。”K笑。

    “早安。”

    “上午你不是有课?快点过来吃饭。”K把煎蛋放在盘里。

    “拉面也快好了,狮子熊,你不去洗脸?”sun挥舞筷子。

    “正要去。”李牧看一眼两人。

    她们身上都是围裙,不过围裙的形态因为她们的身材,产生的效果截然不同,一个平整得像小山丘,一个像是大海上的波浪。

    “看什么,坏蛋。”K瞪他,眼中的火焰可以把地球毁灭三分之一次。

    “你。”李牧跑进浴室。

    洗完澡出来。

    桌上摆着一些小菜,还有一锅拉面。

    他们吃完早餐。

    Sun坐出租离去,李牧和K准备一起上学。

    “FF,今天想和你一起去学校。”

    “嗯。”李牧点头。

    “握住我的手。”K伸出手。

    李牧握住她的手。

    街上人来人往,他们来到地铁站,等待地铁。

    “FF,笨蛋,谢谢你。”

    “什么?”

    “替我保密。”

    “没关系。”

    “我们今天是第三天,时间过得好快,其实7月份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发生。”

    “七月份?”李牧转头。

    今天是6月8日,离7月只有二十多天的时间。

    “嗯,笨蛋,你有喜欢的明星吗?”

    “似乎没有。”李牧转头,感到疑惑。

    “果然是这样,有喜欢的歌手?”

    “也没有。”

    “我唱歌好不不好听?”

    “好听。”

    “知道了,喂,如果我消失,能够找到我?”

    “不是在我身边?”

    “我是说如果。”

    “当然,以前都说过,只要在天空之下,我就能找到你。”

    “嗯。”K放开他的手。

    “什么?”

    “没什么,车到了。”

    她走进车厢,背影摇曳,像是一条长了腿的金枪鱼在大海上漫步。

    “搞不懂。”李牧摸摸头。

    早上人很多,他们来到门口的角落,他用身体保护她。

    “喂,说实话,一共做过几次?”

    “你说哪个?”李牧低头看她。

    她睁大眼睛,两只手放在他的脸颊上,呲牙咧嘴。

    “就是那个,你非常想做的事情。”

    “忘了,我记忆力很差。”李牧摇头。

    这种事情无法叙说,从某种程度上忘记前任,是对彼此的一种尊重。

    “切,那就是做过。”

    “……我都多大了。”李牧翻白眼。

    “那我怎么……”

    “没有做过?”

    “确实如此,所以才担心,万一我怀孕怎么办?”她用手指搓他的胸口。

    “和你结婚,生一百个孩子,组成一个军队占领南极洲。”

    “不是开玩笑,不会像坏男人一样,把我丢掉?”

    “不会。”

    “坏蛋,我们结婚之后再做可以?”

    “如果你想。”李牧耸肩。

    “真的?这么cool?”

    “当然,又不是没有忍耐过,树袋熊的耐力也不一定比我强。”李牧笑得像树袋熊。

    “FF,树袋熊听了,会不会跑过来揍你的鼻子?”

    “如果能够打得过我。”李牧说。

    “喂,你上次说过喜欢在哪个地方做那种事情?”

    “厨房?还是监狱,记不大清。”李牧挠挠头。

    他的记忆力不大好,嗜好这种东西也经常改变,人生本就无常。

    “真是变态的嗜好。”她用肘部撞击他的腹部。

    “可能是和变态经常在一起的缘故。”李牧抓住她的耳垂,柔软的触感在指腹泛起,让他想到加热的棉花糖。

    地铁微微晃动,她的头抵住他的胸口,一只手放在他屁股上使劲掐一下。

    “FF,屁股手感不错。”

    “……这里人很多。”李牧翻白眼。

    “没关系,他们都不认识我,何况你不是说过,不要取悦别人,要取悦自己。”

    “越来越变态了,小变态。”

    “FF,可能是和变态经常在一起的缘故。”

    “学我?”李牧抓住她的小屁股。

    卟。

    手掌传来温热的气流。

    “我放屁了,怎么样?”

    “你都学坏了,你不是淑女?”李牧摇摇头。

    “淑女难道不能放屁?”

    “可以。”

    “那不就行了,你也可以放,我不会介意。”她耸肩,一只手放在自己屁股上握一下,然后放在他鼻子下。

    “像烧焦的鸡蛋!”

    鸡蛋烧焦的味道浮起。

    “昨天吃了炸鸡的缘故,可能是生了鸡蛋。”

    “鸡蛋屁公主,你这样会被抓走,因为污染空气。”李牧捏一下她的屁股。

    “你这样会被警察抓走,如果我现在大喊。”K吃吃地笑。

    “你赢了。”李牧举起双手。

    “FF。”

    地铁到站。

    李牧和K一起下车,她像附近的恋人一样,搂住他的胳膊,摇晃身体。

    “笨蛋,我们这样像不像恋爱?”

    “本来就是恋爱。”李牧感受胳膊上传来的柔软感。

    “恋人们除了接吻,还要做什么?”

    “看电影、逛街、旅游、喝酒,一起去酒吧和夜店,在大街上发酒疯,在一艘船上殉情等等,反正很多。”李牧打哈欠。

    昨晚没有睡好,喝太多酒果然不怎么舒服。

    “切,为什么要发酒疯,就知道胡言乱语,而且还殉情?喂,不是不想死?”

    “你一个人殉情。”李牧笑。

    “真是坏蛋,还是你一个人死吧。”她放开他的胳膊,向前轻跑。

    “等等我。”李牧追上她。

    “我想吃便利店的Hotdog。”K指附近的便利店。

    “没有问题。”李牧箍住她的脖子,走进去。

    “坏蛋,很疼,轻点。”

    “好吧。”

    李牧和K走进便利店,买了两个Hotdog,坐在便利店窗边的座位上,一边看过路的行人,一边吃。

    “FF,这种事情都没有做过,好有趣。”

    “我想睡觉。”李牧已经吃完Hotdog,看外面的行人。

    “不能睡觉,要好好学习。”

    “知道了,小笨蛋。”李牧伸一个懒腰。

    “我吃不下。”她把剩下的半个Hotdog递给李牧。

    “我是垃圾清理机?”

    “FF,差不多。”

    李牧吃完她的Hotdog,和她一起走进校园。

    阳光明媚,校园CC们走来走去,粉色的气味到处发散,李牧和K也加入其中,为粉色的浓厚做出贡献。

    来到教室。

    李牧看到全昭妍和金高恩坐在一起。

    全昭妍的打扮依旧简约,黑色无袖T恤,下身是一件黑色超短裤,腿白皙而修长,双耳上是碗大的淡金色耳环。

    “早。”全昭妍挥挥手。

    金高恩正在吃鸡肉三明治,上身穿一件白色背心,下身是高腰浅色破洞牛仔裤,脚上是一双人字拖。

    “早安。”金高恩转头。

    K的手紧掐他的腰,低声道:“这是什么?”

    “不知道。”李牧摊手。

    李牧走到最后一排坐下,K坐在他身旁。

    “过几天放暑假,要不要骑车去旅游?”全昭妍笑。

    “旅游?去哪里?”K问。

    “很多地方都可以,全州、庆州,或者去釜山也不错,去看一下棒球比赛。”全昭妍说。

    “我比较忙。”李牧拒绝。

    K的眼神像一把杀猪刀,如果他答应,可能会像六月份的野猪一样被肢解。

    “釜山其实很不错。”K忽然说。

    “嗯?”李牧转头看她。

    “我们可以一起去,我很喜欢交朋友。”全昭妍掏出一根烟递给K。

    “我不抽。”K摇头。

    “真是可惜,本来还以为你会懂。”全昭妍笑得像一只狐狸上身的鲸鱼。

    “抽烟对嗓子不好。”

    “哦?你的声音很不错,好像在哪里听过。”全昭妍继续说。

    “是吗?”K压低嗓音。

    “上课了。”金高恩抬头。

    教授来到,正式上课。

    李牧拿出教材认真听,K和全昭妍窃窃私语,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一会。

    “笨蛋。”

    “嗯?”李牧问。

    “没什么。”K转头。

    “……”

    下课。

    李牧起身,准备和K离去。

    因为两人还要去坐人力车,逛一遍弘大。

    走出教室。

    K拉住他的手说道:“笨蛋,放假之后,你不想去旅游?”

    “还好。”

    “FF,其实你可以和朋友们一起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