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第202章 红色蓝鸟牌

    K下载游戏,注册游戏账号。

    “FF,好了。”她把手机递给他。

    “嗯。”李牧开始玩游戏。

    “FF,还真笨,游戏都不会玩。”她大笑。

    “刚开始玩,所以不熟练。”

    “FF,你要选什么职业?”

    “暗杀者。”

    “FF,差点忘了你是杀手。”她在他脸上抹来抹去。

    “那你呢?”

    “FF,我啊,魔法师。”

    “你的笑声确实很有魔性。”李牧说。

    “难道不喜欢?”

    “喜欢,开心的时候一直那么笑?”

    “对,很多人都知道,如果我们一起去旅游,想去哪里?”

    “南极。”

    “原来喜欢冷的地方。”

    “只是想去不一样的地方。”李牧看镜子里的自己。

    “FF,知道了,以后的某天,我们一起去。”

    “不会是十年后?”

    “才没有,我们既然是恋人,不是可以做那些?”

    “想做什么?”

    “很多很多,多得数不清。”

    “我们现在不算约会?”

    “FF,我们这是隐藏约会。”她在他嘴上涂上红色颜料。

    镜子中的他,看起来颇为可怕。

    “很像joker,化妆技术不错。”

    “FF,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她挺起胸,露出大白牙。

    “你是小笨蛋。”

    “哼,那你是笨狮子,好了,现在我要化妆,出去吧,坏蛋。”

    “真的?那还戴面具?”

    “FF,不戴,反正你也认不出来。”她坐在椅子上。

    “真有自信,我走了。”

    “走吧,笨蛋。”

    李牧走出卧室,关上门,心中极为期待。

    虽然K会化上奇怪的妆,但能看到她完整的五官,也很不错。

    叮咚。

    门铃声。

    他心中疑惑,也不知是谁。

    “笨蛋,快去开门,是我朋友。”

    “你的朋友?”李牧打开门。

    一个女人站在门口,身高和K差不多,胸很大,脸上戴一个猫头面具,嘴唇颇有特点,有种heart的感觉。

    “你是joker?”她手中拿两个大袋子,一个装了八瓶圆绿瓶的烧酒,另外一个装了一些食物,肉香传来,混合鸡肉和猪肉的味道。

    “嗯,你是猫侠?”李牧笑。

    “哈哈,可以这么说。”

    “进来吧,猫侠。”

    “知道我是谁?”

    “她的朋友。”

    “昨天我们聊过。”sun把烧酒放进冰箱冷藏室内,将食物扔到沙发前的桌上。

    “sun?”

    “对,装修还不错,和咖啡店一样。”sun大笑。

    “有点像。”

    “哇,这么多酒?你也喜欢酒?”sun跑到窗前,睁大眼睛。

    “不,都是我小姨妈的。”

    “很不错,你的小姨妈很有品味。”sun到处看。

    来到存放精酿啤酒的保鲜柜前,她打开之后,兴奋地大叫:“呀,你家里酒真多,我可不可以住在这里?”

    “不可以。”李牧翻白眼。

    看来这个世界上酒鬼不少,周雪终于有了同伴。

    “呀,大妈在哪?你不会绑架了她?”sun到处寻找。

    “我在这里化妆,一会出去。”卧室内响起K的声音。

    “大妈,快点出来,我也要化妆。”

    “FF,已经好了。”

    吱呀一声。

    门推开。

    李牧转身,一下怔住。

    他心脏微微停顿,瞳孔震荡,一种无法叙说的感觉从他灵魂深处漫开,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

    她脸上化着奇特的妆容,烟熏妆,加上眼睛下弄出的黑色,仿佛泪痕的黑痕滑到嘴角附近。

    大红色的口红涂满嘴唇,还有一部分像joker一样延伸出嘴角一部分,****涂满脸颊,活像一只睡了四百年的吸血鬼。

    在奇特的妆容下,她的五官更显出一种特殊的魔力,眼、眉、鼻、嘴,融洽地分布在脸上,仿佛堕入凡间的精灵。

    很美,怪不得她总说很多人喜欢她,正常人还是不正常人的审美来说,她都很漂亮,有些稚气的五官,更是惹人怜爱。

    “joker,你的眼珠都要掉了。”sun拍拍他的手背。

    “FF,没看过美女?”她大笑,打破他的幻想。

    “没有,刚才在想事情。”李牧口是心非。

    “不过你还真笨。”sun看李牧。

    “FF,我说的对吧,即使这样,他也不会知道。”K跑到他身前。

    “什么?”李牧揉揉她的头发。

    “确实很笨,我也去化妆,这么有趣的人,现在可非常少,哈哈。”sun走进卧室,关上门。

    “笨蛋,我们到那边坐。”K走到沙发前,看sun带来的食物。

    炸鸡、猪蹄、酱蟹都有。

    “真多,能吃的完?”

    “FF,不是有你。”

    “……我去打开唱机。”

    “笨蛋,来点雷鬼音乐,应该很有趣。”

    “没问题。”李牧打开唱机。放上唱片,音乐流淌。

    他转头看K,她的五官有种熟悉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但记不起来。

    “笨蛋,为什么这么看我?”

    “喜欢看。”李牧走到她身旁。

    “笨蛋,一会千万不要露陷,她还不知道。”她低声。

    “嗯。”李牧的手放在她屁股上。

    “变态,就知道做这些。”

    “真的很漂亮。”

    “FF,是不是因为漂亮,才喜欢我?”

    “怎么会,不是一直戴面具?”

    “那也是,现在呢?”

    “都喜欢。”

    “哼,不过你真是个笨蛋,喂,平时都在家干嘛?”

    “学习。”

    “电视呢?”

    “很少看,因为很忙。”李牧说。

    他以前确实非常忙,每天打工、上学,剩余的时间也是大部分和朋友一起玩。

    “好吧,坏蛋,不过这样才有意思。“

    “什么意思?”

    “FF,不用知道,sun的胸是不是很大?没有喜欢上她?”

    “……怎么会。”

    “那就好,只准喜欢我一个人,知道吗?不许和别的女人做奇怪的事情,不然,我会非常生气。”

    “不会让你生气,能不能亲你一口?”他低声说。

    卧室内的sun似乎还在忙。

    客厅内,只有他和K两个人,在摇摆的音乐下,他们四目相对。

    两人的脸上都是奇特的妆容,一个是joker,一个是哈莉·奎茵,血色的唇、苍白的脸,还有暧昧的气氛。

    他的手伸进她的衣服内,从腰线往下,中指的指甲部分,爬进丝质的材料中,感觉到一种惊人的热量。

    呼,呼。

    她的呼吸混乱,双眼半眯,身体僵直。

    “就一下。”她低声。

    “好。”李牧的身体前倾。

    唇和唇贴上,柔软的触感泛起,她的双手搂住他的脖颈。

    “大妈,我的睫毛夹找不到了。”卧室内倏然响起声音。

    李牧和K顿时分开,整理身上的衣服。

    “是吗?我的给你,等会。”K拿起化妆包,跑到卧室的门前。

    吱呀一声。

    一只手伸出来。

    “刚才客厅里有奇怪的声音,你们在干嘛?”

    “我们在听音乐,快点化妆,我都饿了。”K耳垂通红。

    “好吧。”sun关上门。

    K松一口气,重新坐到他身旁。

    “刚才很危险。”李牧摸摸嘴唇。

    “坏蛋,都是你害的。”她瞪眼。

    “好吧,我们要不要看电视?”

    “嗯,坏蛋。”

    李牧打开电视,把手伸向她的腰肢。

    “喂,手总是乱放。”

    “它自己走的,这家伙不怎么听话。”李牧用右手抽一下左手。

    “切,明明都是你自己的手。”

    “可能是你太过可爱。”

    “笨蛋,我们现在照一张。”她拿出拍立得。

    李牧对准摄像头伸出中指,K也是如此。

    咔擦。

    照片出来。

    “看起来不错。”李牧说。

    “FF,当然,不过我们这样是不是很坏?”K大笑。

    “还好,只是使用了中指而已。”

    “FF,也对,反正我也不是小孩子。”她挺起胸。

    “嗯,你是一个大人。”李牧低头看她的胸。

    “总是看这里,难道你没有?”

    “没你的大。”

    “切,那怎么不看sun的?”

    “只想看你的。”

    “一会她出来,可不准这么说。”

    “好的。”

    卧室内响起一阵声音。

    一会。

    门打开。

    Sun也走出来,她脸上化了猫脸妆。

    “先喝酒。”sun打开冰箱冷藏室,拿出刚才放进去的烧酒。

    她猛烈摇晃两次圆绿色的瓶子,瓶中出现白色的气泡和漩涡,一只手拿起烧酒瓶,用另一只胳膊的肘部撞击瓶底。

    拧开瓶盖,食指抽击瓶口,透明的烧酒弹出去一部分。

    “这是弹出烧酒里的有害物质,FF。”K在一旁说。

    “……喝酒本来就有害。”李牧翻白眼。

    “哒哒,你不懂,喝酒就要这么喝,酒杯呢?”sun不客气地伸手。

    “等会,还想喝什么酒,自己去挑。”李牧走向厨房。

    “嘿嘿,那我不客气了,大妈,狮子熊还真是大方,如果你们恋爱,我会支持一半。”sun眨眨眼,跑向啤酒柜,从里面拿出几瓶啤酒。

    “我们现在还是朋友。”K的脖颈有些泛红。

    “呀,狮子熊,再准备几个啤酒杯,我要多喝点。”

    “好。”李牧点头,从壁橱拿出三个烧酒杯和三个品脱杯。

    “嘿,我要做炸弹酒,狮子熊,让我看看你的酒量,要是酒量不合格,想做我家大妈的男朋友可不行。”sun来到窗前的酒架上,拿起几瓶葡萄酒和威士忌。

    李牧微微吃惊。

    看来sun是一个地道的酒鬼,或许比周雪还能喝。

    “FF,她真的很能喝酒,笨蛋,加油。”K大笑。

    “在家里基本上喝炸弹酒,烧酒和啤酒混合的味道很棒,最佳比例是1:1,一会让你尝尝。”sun用嘴咬掉啤酒瓶的盖子,往三个品脱杯内倒啤酒。

    “我还是喜欢喝水。”

    “笨蛋,竟然不懂酒的好处。”K弯曲胳膊,肘部附近的纹身清晰可见。

    “对啊,狮子熊,你来韩国应该很久了,平时怎么喝酒?”

    “那么喝。”

    “看来你没有真正学会酒文化,要是不学会这个,在这里混起来可不怎么容易,今天我就好好教教你。”sun大笑。

    笑声和K有的一拼。

    “喂,你们俩是不是姐妹?”李牧翻白眼。

    “FF,差不多。”

    “烧酒还是低温的时候好喝。”sun先灌一口烧酒,脸上带着陶醉的表情。

    “……”李牧无语。

    他已经确定sun是酒鬼了,不知道全昭妍比起sun来会怎么样。

    Sun将烧酒杯放进灌了一半的啤酒杯中,往里倒烧酒,一旁的K看得兴致勃勃,一只手爬到李牧的腿上。

    咔!

    Sun用筷子敲击杯子底部,烧酒和啤酒迅速混合,大量白色气泡漫出,就像火山在爆发。

    “Call!”sun兴奋地大叫,将两杯啤酒推到李牧和K身前。

    “尝尝看,笨蛋,很好喝。”

    “喝过。”李牧拿起杯子。

    炸弹酒很容易醉,他尽量避免喝这种酒。

    “呀,你喝的,和我调的可不一样,我是喝酒高手。”sun从包里拿出三根领带,其中两根扔给K和李牧,其中一根绑在自己的头上。

    “……”

    “FF,快点带,这样就和上班族喝酒的时候一样了。”K把一根红色领带绑在头上。

    “好吧。”李牧的领带是黑色。

    “狮子部长,来一杯。”sun敬酒。

    “好的,猫社长。”李牧摇摇头。

    咕咚!

    Sun一口喝下,两眼半眯。

    李牧一口一口吞下,好不容易才将酒喝光,头有些犯晕,脸颊发热。

    “FF,笨蛋,身体为什么在晃。”K喝了一小口。

    “味道很棒,接下来是威士忌加啤酒,嘿嘿,这个比刚才那个还要爽。”Sun夹起一块猪蹄配合凉拌韭菜吃下去。

    “确实不错,我去一下厕所。”李牧点头。

    “FF,笨蛋,记得快点回来。”

    李牧走进厕所,手指放进口中,张开嘴,把酒液吐出来,吐的时候近乎没有声音。

    一会。

    他走出来。

    “来,让你尝尝原子弹的味道。”sun摇晃手中的杯子。

    “FF,为了义理干杯!”K举起杯子。

    “干杯。”李牧一口吞下。

    Sun喝酒的速度更快,一眨眼,又喝掉了一杯。

    K小口小口吞,眼神迷离。

    “FF,我们都是好朋友,义理!义理!”

    “义理!你是在学金宝成,哈哈。”sun大笑。

    “……义理!我去厕所。”李牧奔向厕所。

    他张开嘴,液体就自动流出,声音非常小,让人听不出他在吐。

    对于酒量很差的他来说,用这种方法,能够避免喝醉,只不过很伤胃,万不得已,他还是不想使用。

    只是今天遇到了酒量很好的sun,只好出此下策,毕竟在K的朋友面前,他不想显得不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