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第186章 初中三年级

    走到她身后,冷流将一抹花香传递到鼻下。

    面具的弹簧绳绕过发丝,勒出浅印,绳子两边发丝弯出新月状的弧度。

    他深吸一口,双手绕过束腰,食指点在小腹中央。

    “干嘛?坏蛋。”她转头。

    “感受冷气。”李牧低头,唇贴住她的发丝,上面软中带硬,有些湿润。

    “真是的,就会欺负我。”K的臀部扫过他的大腿。

    “对。”

    李牧身体前压。

    “啊!”

    她双手撑在空调上,脸颊距空调只有一指之隔。

    李牧的头落在她耳边,叼住耳轮,磨动牙齿。

    “呼,呼,变态,不要。”

    “很香。”

    “很热,坏蛋,快点放开我。”

    “嗯。”李牧放开K。

    她的脖颈染上绯色,胸口起伏不定。

    “坏蛋,坏蛋。”K转身,敲两下他的胸。

    “打得真轻。”李牧攥住她的手腕。

    “放开我,要干嘛?”

    李牧倏然将她抱起。

    咚咚。

    她的拳头敲击他的胸,仿佛在问:“里面住人?”

    “很轻。”李牧笑。

    “变态,抱我干嘛?”

    “想测量你的体重。”

    “坏蛋,不知道女生的体重是秘密?”

    “不知道。”

    “笨蛋,快点放开我,这样会被人发现。”

    “哪里有人?”

    “你不是人?坏蛋。“

    “我是狮子熊。”

    “变态狮子熊,都说了,现在还不可以做那种事情。”

    “也没说要做,难道在想那种事情?erotic泰迪。”

    “你才是erotic狮子熊!”K瞪她。

    “对。”

    “变态狮子熊,快点放开我,很难受。”

    “好吧。”李牧将她放下。

    砰。

    她一下将他扑到沙发上,一口咬住脖颈。

    “很疼。”李牧抓住她的腰。

    “哼,谁让你那样的。”

    “怎么样?”

    “欺负我,变态,总是想对我那种事情,就像上次一样。”

    “上次不是没做?”

    “那也一样,真的那么想做?”

    “稍微,毕竟是正常的男人。”

    “切,明明是个不正常的家伙。”

    “那地方很正常。”

    “稍微等一下好吗?现在还不可以,心理没有准备好,要不今天先看一会电影?然后慢慢尝试?”

    “尝试?”李牧怔住,吞一口唾沫。

    尝试的意思,难道是……

    “哼,只是稍微尝试,就是练习的意思,不是真正做,知道吗?”

    “嘿嘿,那也不错。”李牧耸肩,露出周雪的招牌式嘿嘿笑。

    “变态,就知道那些事情,咬死你!”K再咬一口。

    “轻点,肉真的会掉。”李牧捏住她的屁股。

    “变态狮子熊,放开我的屁股!”

    “如果不再咬的话。”

    “不咬了。”

    李牧放开她的屁股,手掌上的柔软触感依旧残留。

    “真热,小笨蛋,你身上都是汗。”李牧摸摸她白皙的脖颈。

    “都是你弄的,大坏蛋。”

    “是吗?”

    “不过练习要慢慢来,分成几个步骤好不好?我有些害怕,这种事情真的没有做过。”K的脑袋贴在他胸口。

    “没问题。”

    “坏蛋,会不会很疼?”

    “对,非常疼。“

    “啊!那可以不做?”

    “不可以。”

    “变态,那么疼,为什么要做?”

    “经常忍受疼痛,更能感受快乐。”

    “……切,明明是为了你自己快乐。”

    “怎么会?”

    “就是,不过,我们第一步要做什么?”

    “接吻。”

    “……不是经常接?”

    “这次的稍微有点特别。”

    “啊?怎么特别?以前看的电影好像没有很特别。”

    “原来你看那种电影,笨泰迪。”李牧坏笑。

    “哼,才没有,我是不小心看到的。”

    “真的?”

    “当然,我可是淑女。”

    “好吧,那我们边看电影,边学习。”

    “FF,好,那看什么电影?”

    “没想好,你先上网查一下,我去准备一下材料,五点左右应该能收拾完。”李牧起身。

    “变态,笔记本电脑里是不是有很多那种东西?”K走到窗边的桌前,拾起笔记本,来到沙发前坐下。

    “没有。”李牧从冰箱内拿出食材。

    “切,肯定有,我哥哥告诉我,你们很喜欢看那种东西。”

    “你哥哥很诚实。”

    “FF,当然,因为是我哥哥。”

    “吃火锅怎么样?”

    “火锅?也可以,FF,听Y说很好吃。”

    “她喜欢吃火锅?“

    “FF,嗯。”K开机,查电影。

    李牧收拾食材。

    等K查电影的时间,他收拾好食材。

    五点到了。

    窗外,太阳近乎沉入地平线下,金黄、橘红在周围渐变,天空的蔚蓝变得深沉,仿佛透出忧郁。

    城市在夕火之下,染上一抹金橘,如遗落的战境。

    余晖透窗而入,落在她的侧身,发丝染上金黄,身体外侧有一圈金色的光影,就像堕入凡间的精灵。

    他转身。

    她的身体内侧是一片黑色,阴影是余晖的赐予。

    睫毛轻颤。

    眼瞳由金黄渐变成深沉的黑,眼白被朦胧的黑浸透。

    “看什么?笨蛋。”

    声音就像清晨柔光照射的轻雪。

    “你。”李牧笑。

    城市很大,人很多,她很小,他很少。

    “FF,有那么好看?”

    浅粉色的唇上映出一抹晶莹。

    “嗯。”他点头。

    他的审美观有些特异,却也感觉到她的美。

    这是一种莫名奇妙的美丽。

    世界的尽头,一个沉默的精灵,一片无际的湖。

    她站在湖面起舞,脚趾点触在上面,激起涟漪,一圈圈的水纹扩散,它们相撞、融合,变幻莫测。

    他站在湖水的另外一面,看她的舞。

    雪落。

    她在雪中起舞。

    湖水与雪花相融,须臾结冰,湖面渐渐被冰层覆盖。

    他走向她。

    冰冷刺骨,脚有些发麻。

    她的身体渐渐透明。

    达到她身前时,他只看到一只半透明的食指。

    伸手,点触。

    刹那。

    整个世界化作虚无,一切透明在他的灵魂深处。

    “笨蛋,在想什么?”

    “没有。”

    “FF,要记住我,知道吗?”

    “会记住你。”

    “找好了电影,我去你房间拿帐篷。”

    “知道在哪?”

    “不知道,笨蛋,在哪里?”

    “在床下。”

    “FF,我去拿。”她走进卧室。

    烟味。

    空调开久了,会有这种味道。

    李牧把食材放进锅内,稍微加热,就可以变成火锅。

    K从卧室内拖出帐篷。

    “笨蛋,帮我。”

    “嗯,现在过去。”

    李牧走过去。

    “FF,天好像要黑了,这里应该可以看到星星。”

    “这么喜欢星星?”

    “因为有你陪我。”李牧快速搭帐篷。

    “好快。”

    “上次练习了一百多次。”

    “FF,为什么练习那么多次?变态,难道是为了和我一起在里面睡觉?”

    “差不多。”李牧笑。

    练习的成果很棒,他现在可以快速搭帐篷。

    “还真诚实。”

    “嗯。”

    “喂,今天我们要睡在帐篷里?”

    “如果你喜欢。”

    “FF,当然喜欢,你呢?”

    “喜欢你的喜欢。”

    “笨蛋,为什么要想和我做那种事情?”

    “不知道,就是想。”

    “哪有这样的。”她嘟嘴。

    “我就这样。”李牧耸肩。

    “今天的第一步是接吻,怎么接?”

    “那么接,很简单。”

    “FF,电影选好了,和其他人一起看这种电影,还是第一次。”K深吸一口气。

    “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变态。”

    “嗯。”李牧把帐篷搭好,门朝窗户的方向。

    “我可以进去?”K准备钻进去。

    “嗯。”

    K钻进去,在铺好弹床的地面上打滚,活像一只仓鼠。

    “FF,好舒服。”

    “今天原来是黑色。”李牧看裙底的春光。

    “变态,我要去换衣服,可以穿你的?”K钻出来,掐他的腰。

    “可以。”

    “知道了,我现在去换,笨蛋,你去煮食物。”

    “好。”李牧走向厨房。

    她跑进卧室,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一会。

    吱呀一声。

    她穿一件宽大的白T出现,因为T恤太大,下面近乎遮蔽她的大腿,都可以当连衣裙穿。

    “FF,下面什么都没穿。”她在客厅跑来跑去,跳奇怪的舞蹈,还发出魔性的笑声。

    “……我会忍不住。”李牧摸摸鼻子。

    “一定要忍住,对了,下面很凉爽。”K用手掀开一部分T虚,黑色一闪而过。

    “我可以扑过去?”李牧转动脖子,做热身准备。

    今天晚上,他要好好教她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作为一名成年人,有些事情还是有必要学会的。

    “不、可、以!”K一字一顿,伸出舌头,挑衅。

    “那就是可以的意思。”李牧走出厨房,准备抓她。

    “来抓我,变态狮子熊。”

    “好。”李牧眯眼,起跑。

    “来啊!”K勾勾食指。

    “来了。”

    哒哒哒。

    不知是不是没有穿裤子,她变得有些灵活,他竟然没有一下抓到。

    “FF,大笨熊,抓不到我。”K伸舌头,继续挑衅。

    “是吗?”李牧看沙发后的娇小身影。

    呼啦啦!

    李牧一个猛扑,抓住T恤的领口,身体半趴在沙发上。

    “啊!”K惊叫。

    “嘿嘿,小泰迪。”李牧一把将她搂在怀中。

    嘴一贴。

    感受她脖颈的柔软,贪婪地吞吸。

    “唔。”

    呼,呼。

    她身体一软,任由他搂抱。

    “很香。”李牧抬头微笑。

    “坏蛋,快、快放开我。”

    “刚才不是故意气我?”

    “哪有,是让你锻炼身体,哼。”

    “是吗?最近不是在锻炼身体?让我检查一下成果。”

    “不要,啊,不要掀开,下面没穿裤子。”

    “那就直接检查。”李牧搂住她的腰肢,脸贴在肚皮上。

    “唔,呼,呼,真是的,啊,不要。”

    他的唇贴住T恤,感受隔着布料的肚皮。

    软绵绵,又带有温热,就像早晨贩送的牛奶。

    比起那时候,确实更加坚实了些,十一字腹肌也更明显。

    “还不错。”李牧抬头。

    “变态狮子熊,就会欺负我。”K捧住他的脸,一口咬下去。

    “肉会掉。”李牧把手伸进T恤内,触到丝滑的布料和柔软的肌肤。

    “啊!”K放开。

    “我们吃饭吧。”李牧笑。

    “变态,总是欺负我,一会是不是还要那样?”她双瞳含水。

    “嗯。”

    “坏蛋,吃饭吧。”K使劲掐他的脸颊。

    “好。”李牧起身。

    走进厨房。

    把食物拿到窗前的木桌上,李牧和K一起坐下。

    “FF,我要喝酒。”

    “不会醉?”

    “没关系,这样才好,不然会很紧张。”

    她收紧双腿。

    “好。”李牧走到保鲜柜前,拿出一瓶WestmalleTripel。

    周雪说,比利时的双料或三料啤酒配食物,很百搭。

    Triple也是修道院啤酒,他拿出两个圣杯,倒进去。

    K喝一口。

    “FF,味道不错。”

    “小酒垃,少喝点。”李牧夹一块肉,放在她嘴边。

    她一口吞掉。

    “FF,放心,我才喝了一口。”K夹一块肉,放在他嘴边。

    他一口吞掉。

    “多吃点。”

    “嗯,笨蛋,我要听音乐。”

    “好。”李牧起身。

    来到唱机前,放上爵士唱片,音乐流淌。

    夜色渐深。

    夜空已变成深蓝,星罗棋布。

    “哇,好美。”她抬头。

    “嗯。”

    “笨蛋,就这么陪我,好吗?FF。”她身体摇晃,脖颈泛红。

    “好。”

    “FF,现在看那种电影。”

    “嗯。”

    “变态。”

    “怎么?”李牧看她手中的杯子,里面的酒少了三分之一。

    “吃饱了,我们看电影。”她眼神迷离。

    酒精味、香水味、洗发水味混合在一起,像是钓鱼的钩子。

    他仿佛变成一只大鱼。

    “好。”

    “FF,我们进去看。”K牵住他的手,钻进帐篷内。

    帐篷里放着笔记本电脑。

    “什么电影?”李牧感到她的手很烫。

    “FF,当然是那种,嗝!”她打了一个可爱的嗝。

    “真的?”

    “嗯,笨蛋,FF,我们一起看。”

    鼠标指针轻点一个电影。

    19禁。

    有提示字幕。

    “我去拿被子。”李牧心跳加速。

    “嗝,好,FFF。”

    钻出帐篷,他就像一只饿了一个星期的狼,飞快跑进卧室,拿起被褥就跑向帐篷。

    走出卧室的瞬间,他的手一甩,关掉客厅的灯。

    黑暗中星辉落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