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第175章 幽会(6000字)

    “你呢?坏蛋。”

    “如果实现不了,尽量不承诺,毕竟说谎是很讨厌的事情。”

    “FF,会不会等我?”

    “会。”

    “这句呢?”

    “可能是真的。”

    “好吧,我们起来。”

    “嗯。”

    李牧和K从帐篷钻出来,坐在桌边。

    星光流淌,映在她的眼瞳,有一种半透明的色彩,睫毛轻颤,眼角还有凝固的泪痕,被面具遮住大半。

    她的面具有些朦胧,身上的香气和刚才有些不同,很特别,也不知道是什么香水,里面蕴含一种柑橘的味道。

    他忽然想起《魔山》里的一句话:“我们所说的寂寞无聊,其实是一种由单调引起的,时间上一种反常的缩短感觉。”

    “怎么了?笨蛋。”

    “觉得你很可爱。”

    “为什么总是用可爱?为什么不说漂亮?”

    “因为你很可爱。”

    “一会要走,坏蛋。”

    “去哪?”

    “回家,明天还要上班。”

    “我送你。”

    “还有十五分钟。”

    “时间过的真快。”

    “FF,嗯,会不会很无聊?”

    “还好。”

    “这样真的好?不是恋爱的恋爱。”

    “嗯。”

    “不知道你到底喜欢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让你喜欢。”

    “这样就很好。”

    “一直很忙,以后会更忙,而且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嗯。”李牧笑。

    她笑的时候会露出牙齿,有种肆无忌惮的感觉,或许她内心深处有一种无法抑制的自由,这种自由会在不自觉的时候发散。

    “27号晚上,不要忘记。”

    “已经和朋友约好了。”

    “哪个朋友?”

    “王耀。”

    “FF,那就好。”

    “嗯。”

    “笨蛋。”

    “怎么?”

    “6月14日是什么节日?”

    “接吻节?”

    “嗯,我们那天可以接吻。”

    “好。”

    “万圣节和圣诞节也可以一起过,万圣节,我们可以扮成鬼怪的模样,圣诞节,可以互相送礼物。”

    “嗯,你想要什么礼物?”

    “FF,酒?”

    “明明是个酒垃。”

    “只是喜欢。”

    “还喜欢什么?”

    “你?FFFFFF。”她大笑。

    笑声极有魔性,比起周雪还充满野性,有时候他真的不懂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时而忧愁,时而欢快,时而抽风,时而正经。

    想要读懂一个人并不是容易,好在有些事情不需要懂,只需要体会便可,就像现在一样。

    “笨蛋,想不想看我的脸?”

    “想。”李牧点头。

    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他很好奇,这种好奇就像一颗种子埋入心中,随时间浇灌,长成了一个南瓜模样的黑色蔷薇。

    上面的尖刺,有时候会刺挠他的心房,产生无法叙说的感觉。

    “FF,还要等待。”

    “知道,我也不好奇。”李牧摊手。

    “切,骗人。”

    “真的不好奇。”

    “为什么要把你的脸给我看?”

    “反正无所谓,脸只是身体的一部分。”

    “FF,很多人都看脸。”

    “我也看。”

    “那我很丑呢?”

    “不是说很漂亮?”

    “忽然变丑,你说怎么办?”

    “没事。”

    “真的?长胡子怎么办?”

    “长胡子的女人?”

    “嗯,女人也是会长胡子的。”

    “你不是没有。”李牧翻白眼。

    “哼,我是说假如。”

    “可以剃。”

    “喂。”

    “怎么?”李牧问。

    “我要走了。”

    “嗯。”

    李牧和K下楼。

    “笨蛋,要一直在。”

    “会的。”

    “FF,回去之后,再联系你。”

    她离开。

    李牧回家。

    他收拾完房间,手机刚好响起。

    嗡嗡。

    “FF,我到了。”

    “那就好。”李牧说。

    “我们什么时候玩游戏?”

    “不是说下个月才开始?”

    “FF,对,你游戏玩的怎么样?”

    “不知道。”

    “喂,是不是很少玩?”

    “嗯。”

    “会不会玩那个?”

    “哪个?”

    “kakaotalk游戏《Dragon_flight》。”

    “稍微会。”

    “那就从那里开始。”

    “啊?”

    “玩。”

    “不是自己玩的?”

    “嗯,那个可以提高反应能力。”

    “……你是职业玩家?”

    “FF,才不是。”

    “随便玩不可以?”

    “当然不行,要变得很强才可以。”

    “你有时间?”

    “可以买道具。”

    “……”

    “FF,玩游戏的基本就是买道具!”

    “金钱就是时间。”

    “很对,FF,要不要拿我的账号玩?可以告诉你密码。”

    “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我都知道你家的密码。”

    “……”

    “以前有个专门玩游戏的账号,FF,那个游戏等级很高。”

    “好吧。”

    “今天开始,加油,我会检查的。”

    “看看。”李牧说。

    “哼,一定要加油,我们要成为最强的夫妻。”

    “知道了。”

    “FF,亲爱的,你真棒。”

    “你不睡觉?”

    “时差的原因,暂时睡不着。”

    “才几天。”

    “FF,那也是。”

    “那我陪你。”

    “你明天干嘛?”

    “工作,上课。”

    “是不是快放假了。”

    “对。”

    “放假之后,七八月份应该有很多时间吧。”

    “嗯。”

    “知不知道奥林匹克公园。”

    “稍微知道。”

    “想不想去那里?”

    “去那里干嘛?”

    “看有趣的东西。”

    “那是什么?”

    “FF,很有趣的东西。”

    “有多有趣?”

    “有趣的让人难以置信,你可以看到天使。”

    “能看到耶稣吗?”

    “哼,不能。”

    “天使是长翅膀的那种?”

    “对!来不来?”

    “有时间的话,我也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时间。”李牧说。

    毕竟他是很忙的。

    “一定要来,因为可以看到让你很吃惊的东西。”

    “有多吃惊?”

    “非常吃惊,你这个傻瓜天使。”

    “那你是笨蛋天使?”

    “FF,对,不然八月份去釜山也可以。”

    “釜山?”

    “嗯,你以前不就在那里?”

    “对,去那干嘛?”

    “反正要去。”

    “你要做什么?小笨蛋。”

    “FF,是为了给你惊喜。”

    “什么样的惊喜。”

    “蝶吻知道吗?”

    “蝶吻?”

    “嗯,FFF。”

    “蝴蝶的吻?”

    “笨蛋,蝴蝶意味着什么?”

    “蜕变?”

    “嗯,笨蛋。”

    “好吧。”

    “答应我,好吗?”

    “嗯。”

    “FF,不要惊讶。”

    “不要惊讶?”

    “嗯,无论看到什么。”

    “万一看不到呢?”

    “那更好,FF。”

    “有些晚,睡觉吧。”李牧打哈欠。

    “给我讲故事。”

    “今天还听爵士?”

    “有蓝调?”

    “等会。”李牧走到唱机前,放入唱片。

    性感的前奏流淌,烈酒、雪茄和夜色下的酒馆,一一浮起。

    “FF,很不错,名字?”

    “Kiss_of_death。”

    “死亡之吻?”

    “嗯。”

    “FF,我们今天的算吗?”

    “还活着,所以不算。”

    “恋人们为什么要接吻?”

    “不是恋人也可以。”

    “就像我们?”

    “嗯。”

    “坏蛋,那是为什么?”

    “一种本能。”

    “可不可以用别的方式?”

    “也可以,比如蝶吻。”

    “蝶吻什么?”

    “用眼睫毛触摸彼此。”

    “变态,知道的还真多。”

    “稍微懂。”

    “快给我讲故事,好久没听你亲自讲。”

    “等一会。”

    “好。”

    李牧走到书架前,很多书都读过,也不知该给她读什么。

    “笨蛋,好没有?”

    “还没有。”

    “我们视频。”

    “好。”李牧点头。

    嘟嘟。

    K挂掉电话。

    嗡嗡。

    她重新拨通视频通话。

    李牧接下。

    屏幕上出现她下巴一下的部分,一件白色小背心,白腻的肌肤,锁骨清晰可见,一点沟壑。

    “变态,看什么?”

    “什么都没看。”

    “切,好看?”

    “稍微。”

    “坏蛋,把镜头转过去,我要看看有什么书。”

    “嗯。”李牧转过镜头。

    “书好多,都是你小姨妈的?”

    “嗯,她喜欢读书。”

    “FF,你呢?”

    “差不多。”

    “你们读的不一样?”

    “相同也相异。”

    “FF,你小姨妈很特别。”

    “确实。”

    “你也很特别。”

    “嗯。”

    “看那本。”

    “哪本?”

    “《漫长的告别》。”

    “好。”

    “笨蛋,告别为什么是漫长的?”

    “因为需要准备。”

    “好吧,快点给我读,先挂了,给我打电话。”

    “嗯。”李牧点头,再瞥一眼她纤细的脖颈。

    “坏蛋,吻我。”

    屏幕上出现娇艳的唇瓣。

    他贴上。

    啵。

    屏幕漆黑。

    李牧打电话。

    “FF,我在床上。”

    “嗯。”

    “怀里抱着RYAN抱枕。”

    “好。”

    “就像你一样。”

    “睡不睡?”

    “睡,坏蛋,就是想多和你聊一会,因为明天你要忙。”

    “没关系,下午上课的时候可以。”

    “但我也会忙。”

    “身体重要。”

    “嗯,亲爱的,给我讲故事。”

    “好。”

    “晚安,记得梦到我,一定要梦到。”

    “放心。”

    “FF,晚安,一千次晚安。”

    “一千次晚安。”

    李牧走到窗口的桌边,随意翻开一页开始念,漫长的告别于蓝调中开启。

    低沉的声音下,她沉潜入梦。

    呼,呼。

    呼吸越来越深。

    “热烈癫狂、难以言喻、如此梦幻般的爱情,一生不可能遇到第二次。”李牧念下最后一句。

    她已经熟睡。

    “晚安。”他低笑。

    他走进卧室,在床上入眠。

    2016年,5月24日,雨,天气阴湿。

    整座城市在白茫茫的雨中倾倒。

    又是雨天,李牧在雨声中惊醒。

    他把手放在玻璃窗上,些许寒意透过指尖,流入体内。

    嗡嗡。

    放在床边的手机屏幕亮起,一条kakaotalk信息浮现。

    “想变成一条鱼,在雨水中游泳,要有腮,还要有蹼。”

    “可以试试。”

    “早安,亲爱的,可以这么叫你?”

    “一直这么叫。”

    “FF,想和你保持一种距离。”

    “距离一直有。”

    “我像不像人鱼公主?”

    “完全不像。”

    “为什么?坏狮子。”

    “人鱼公主很悲伤。”

    “那我就不悲伤?”

    “有我在。”

    “我喜欢吃甜的。”

    “给你做。”

    “我也会,又忘给你带那个了。”

    “什么?”

    “FF,我自己做的饼干。”

    “下次一起。”

    “想和你一起喝咖啡。”

    “又喝美式?不是很苦?”

    “FF,苦的也不错,这样才能更加感受到甜。”

    “有道理。”

    “我可是一名哲学家,FF。”

    “玛蒂达长大后会变成哲学家?”

    “FF,里昂年轻的时候是厨师?”

    “只是我的爱好。”

    “也是我的梦想。”

    “越来越会说话了。”

    “因为是你,其他人可不一定能够和我这么说话。”

    “真的?”

    “嗯哼,只有你知道我的全部。”

    “还有部分不知道。”

    “那部分不重要,记住现在的我,记住以后的我。”

    “好。”

    “鼻炎还在治疗,快好了。”

    “那就好。”

    “坏蛋。”

    “怎么?”

    “我要去洗澡。”

    “去吧。”

    “想不想看?”

    “什么?”

    “我的脚。”

    “不想。”

    “切,多好看。”

    “看脖子。”

    “变态,你能认出我吗?”

    “当然。”

    “人群中的我。”

    “毫无疑问。”

    “怕你认不出我,又怕你能认出我。”

    “怕什么?”

    “很多,毕竟你和我不一样。”

    “哪有一样的人。”

    “FF,对。”

    “快去洗澡,我也要去工作了。”

    “好吧,笨蛋,我们是第几天?”

    “什么?”

    “二分之一恋爱。”

    “不知道。”

    “要不要真的谈一场恋爱?”

    “你不是不可以?”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怕你不可以。”

    “我又有什么关系?”

    “不怕任何人的指责?不怕任何的人非议?”

    “我又不是和他们谈恋爱。”

    “……你真是。”

    “什么?”

    “不知道,有些对的事情,总是不能做。”

    “欺骗自己总是不对的。”

    “唉,还在想,又在想。”

    “想什么?”

    “很多很多,很复杂。”

    “不要想那么多,世界本就很复杂。”

    “喂。”

    “嗯?”

    “喜欢我吗?”

    “喜欢的不得了。”

    “切,学我。”

    “嗯。”

    “喜欢我到什么程度?我正在刷牙,笨蛋。”

    “羊之歌一样。”

    “那是什么?”

    “一只羊在唱歌。”

    “……不懂。”

    “喜欢到让人无法理解。”

    “哼,原来是这样。”

    “对。”

    “你会唱羊之歌吗?”

    “会。”

    “FF,真的?唱给我听。”

    “嗯。”李牧录音。

    一会。

    发送。

    少顷。

    “……笨蛋,你这是恐怖放送?吓死我了,T刚才说是不是鬼叫?”

    “羊是这么唱歌的。”

    “你是羊狮子?还是狮子熊?”

    “都是,我可以是任何生物。”

    “你就是个疯子!彻彻底底的疯子!”

    “很正确。”李牧刷牙。

    唰唰。

    “哼,不说了,我刷完了,要洗澡。”

    “洗干净点。”

    “好,FF,被你亲的地方都要洗干净才行,因为你是病菌。”

    “连你的心都亲了。”

    “变态,哪有。”

    “偷偷亲的,心脏在左边,对不对?”

    “不对。”

    “难道你不是人类?”

    “FF,我是外星人,也是机器人,滋滋。”

    “学我?”

    “嗯,因为你是机器人,我也要变成机器人才可以。”

    “如果你变成了机器人,我还会喜欢你。”

    “切,不过人和机器人怎么恋爱?”

    “就那样。”

    “怎么样?”

    “一起看电影,一起做饭,一起睡觉。”

    “睡觉?”

    “嗯。”

    “变态,对机器人竟然也那样。”

    “小变态,我只是说单纯的睡觉。”

    “FF,不说了,我要洗澡,都要晚了。”

    “好。”

    “坏蛋、坏狮子、羊狮子、年轻版里昂、点歌机L,你的称呼好多,FFF,一会再见,亲爱的。”

    “好。”

    K不再回复。

    李牧洗澡。

    做完早晨的准备,拿黑伞出门。

    下楼。

    周雪的车在等待,她顶黑眼圈伏在驾驶盘上。

    “Hi,熊猫。”

    “臭小子,胆肥了?”周雪瞪他。

    “昨天去了夜店?”

    “不是,约会,遇到个男的。”

    “看来他很倒霉。”

    “放屁,他长得还不错,来旅游。”

    “多大?”

    “比我小一岁。”

    “那完了。”

    “我和他换了电话。”

    “嗯?不是假号码?”

    “扯谈,老娘长得这么漂亮,加上思想如此有深度,他给的当然是真的。”

    “哦。”李牧转头看窗外。

    “我们喝了一晚上的酒。”

    “去了hotel?”

    “没有,去了我家,那家伙竟然睡着了!该死!”

    “看来他在装睡。”

    “是真睡,真是气死我了。”

    “就这么想失身?”

    “这是礼节问题,一个男人遇到一个美女的时候,至少要象征性扑一下,不然会让人怀疑自我的魅力。”

    “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李牧摸摸下巴。

    “什么?”

    “这个还用我说?”李牧摊手。

    “小子,真的想死?”

    “要晚了。”

    “这次先放过你。”周雪踩油门。

    车行驶在雨中。

    嗡嗡。

    “FF,笨蛋,我在车上。”

    “我也是。”

    “我在读书。”

    “真的?原来你是文学少女。”

    “FF,什么是文学少女?”

    “就是你一样的存在。”

    “切,不懂。”

    “不用懂。”

    “只是上午工作?坏蛋。”

    “毫无疑问。”

    “我把你的羊之歌共有了,她们说我是不是看了什么惊悚片。”

    “我唱的明明还不错。”

    “确实很不错,像鬼一样,FF,你是不是幽灵?”

    “嗯,我还会唱幽灵之歌。”

    “FF,下次唱给我听,其实有一个人的理想型和你很像。”

    “谁?”

    “人。”

    “……”

    “她喜欢擅长料理的男人。”

    “嗯?”

    “就是5月15日过生日的朋友。”

    “原来如此,厨师很多。”

    “你呢?就没有兴趣?她很能喝酒,而且很可爱,胸也很大。”

    “那又怎么样?”

    “一般男人都喜欢胸大的吧。”

    “我不是一般男人。”

    “变态,那你喜欢小的?”

    “也不算小。”

    “哼,你怎么知道?”

    “感觉过。”

    “为什么这么变态?”

    “可能是和变态经常在一起的缘故。”

    “我才没有你变态。”

    “会赶上我的。”

    “切,才不会。”

    “我到了,下午聊。”

    “好吧,亲爱的。”

    “嗯,亲爱的。”

    “再见,亲爱的,记得想我,一定要想我。”

    “好。”

    “11点11分是什么?”

    “代表一个疯子在想你。”

    “FF,好。”

    “嗯。”

    李牧走进饭店,开始忙碌的上午。

    时间在火焰中膨胀。

    上午的工作做完,李牧换好衣服,拿起手机,发现上面多出三条信息。

    “FF,我到了,在唱歌,是关于星星的歌曲。”

    “呼,好累,不过这是值得的,因为我要成为强壮的女人,FF,我要保护你。”

    “坏蛋,做没做完?怎么还不回复。”

    嗡嗡。

    “哼,下班了?”

    “Yes,现在要去上课。”

    “坏蛋,不吃饭?”

    “饥饿可以提高智商。”

    “真的?”

    “假的,到学校附近吃,和朋友有约。”

    “谁?”

    “鼻子很大的雄性人猿。”

    “FF,原来是他,那就好。”

    “我还能和谁吃?”

    “你的前辈和那个同桌。”

    “也不是同桌,只是偶尔坐在一起。”

    “为什么和她坐在一起?”

    “需要有人吸引注意力,这样才能和你聊天。”

    “真的?”

    “嗯。”

    “不是因为你是疯子?”

    “也有这个原因。”

    “哼,你啊,这就是朋友很少的原因。”

    “不需要很多。”

    “也对,FF,这样才能和你在一起。”

    “为什么?”

    “可以保守秘密。”

    “我们这是秘密恋爱?”

    “还不是恋爱,可以说是秘密交往。”

    “交往?”李牧走进地铁。

    地体内人不多,他坐在靠门的位置,头倚在后面。

    “嗯,而且是秘密的。”

    “你的秘密真多。”

    “你的也不少。”

    “哪有?”

    “反正很多。”

    “好吧。”

    “笨蛋,介不介意我的秘密?”

    “还好。”

    “FF,你真好,要不要和我一起听歌?”

    “我唱的那首?”

    “才不是,别的歌曲,我刚才唱的。”

    “好。”

    录音发来。

    李牧点开,原来是《游走记忆的时间》,K版。

    “唱的怎么样?FFF。”

    “还不错。”

    “哼,什么叫还不错?”

    “就是很棒的意思。”

    “切,就不能好好好说?”

    “不能。”

    “唱歌的时候能够感受到你。”

    “我难道无处不在?”

    “FF,差不多。”

    “到站了,我要下车。”李牧下车。

    “笨蛋,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没有特别想要的。”

    “为什么?”

    “不知道,拥有的东西越多,会越累。”

    “FF,这句话倒是真的。”

    “深有感触?”李牧走出地铁站。

    “嗯,笨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