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第171章 苦口婆心(3/3)

    “差不多六分之五,那六分之一不是很重要。”

    “好。”李牧点头。

    “那我走了,好好玩。”周雪迅速离开。

    店内流淌简单的音乐。

    “歌不错。”李牧手指轻叩桌面。

    “嗯,《迷我》。”

    “迷我?”

    “怎么?”

    “有意思。”李牧笑。

    “以前谈过一次恋爱。”

    “嗯。”

    “两年前,他死了。”

    “怎么死的?”李牧吸一口咖啡,凉飕飕的气流在身体内部和外部流窜。

    “自杀。”全昭妍从口袋拿出打火机。

    银色打火机在灯光下闪烁。

    “哦。”李牧抬头。

    “很惨,脑浆撒了一地,像粉色的花。”

    “跳楼?”

    “对。”

    “你在那?”

    “嗯,一下就死了,血沾到我鞋子上,就是今天穿的这双。”她伸脚,白色帆布鞋的一侧有一抹月牙状痕迹。

    “原来如此。”

    “嗯,就是这样。”

    嗡嗡。

    “笨蛋,在干嘛?”

    “聊天。”

    “哼,和那个酒鲸鱼前辈?”

    “对。”

    “聊什么?”

    “自杀。”

    “啊?”

    “她前男友死了。”

    “不会吧?”

    “会。”

    “坏蛋,不安慰她?”

    “还好,看起来很健康。”李牧说。

    “喂,社会的温情呢?”

    “在你那。”

    “哼,真是的,至少说句话温暖的话。”

    “或许她不需要。”李牧说。

    全昭妍拿出一包万宝路,掏出一支烟,打开咖啡盖,把烟碾碎放进去。

    “所以一直没做过。”

    “什么?”李牧抬头。

    “他是婚前守节主义。”

    “可惜。”

    “还好。”

    “为什么?”

    “想和你做。”

    “我不想。”李牧说。

    “我不漂亮?”

    “不想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任何意义。”全昭妍吸一口混合烟草的咖啡。

    “那又怎么样?”

    “不是很无聊?”

    “总得做一些无聊的事情,不然会更无聊。”

    “你很有趣。”

    “你也不赖。”李牧看时间,还有十分钟。

    “喜欢上次那个?”

    “嗯。”

    “她的香水不错。”

    “对。”

    “真可惜。”

    “什么?”

    “她不够诚实。”

    “但她很真诚。”

    “真诚和诚实不一样?”

    “截然不同,我该走了。”李牧笑,一个小时到了。

    “嗯,希望你好好想想。“

    “不需要。”

    “未来无法确定。”

    “嗯,但我已经有了选择。”

    “不确定的选择?”

    “哪有确定的选择。”李牧起身,走向门口。

    全昭妍看他的背影,把咖啡全部喝光。

    回家。

    李牧坐在窗前,用笔记本电脑写什么东西。

    嗡嗡。

    “FF,睡饱了。”

    “那就好。”

    “没和她做什么?”

    “光喝了咖啡,聊了无聊的自杀话题。”

    “她是不是喜欢你?”

    “算不上。”

    “真的?感觉她对你很有兴趣。”

    “兴趣又不是喜欢。”

    “我原先也是。”

    “不一样。”

    “为什么?”

    “不知道,反正就是这样。”

    “笨蛋,FF,你看我画了什么?”随之而来的是一张海绵宝宝的画像。

    “画的不错,K画家。”

    “FF,我刚才戴了一个假发。”

    “什么样的?“

    “耶稣发型。”

    “卷曲假发?”

    “嗯哼,这里还真有趣。”

    “快点回来。”李牧说。

    “好,长得很坏的孩子。”

    “你是好孩子?”

    “FF,我是白球。”

    “确实很白。”

    “你们那里是晚上,我们这里是早上。”

    “所以不睡觉?”

    “对,FF,笨蛋,你几点睡觉?”

    “不知道。”

    “明天干嘛?”

    “上午工作,下午休息,晚上去gay吧。”

    “笨蛋。”

    “怎么?”

    “想问你问题。”

    “问题真多,问吧。”

    “FF,为什么不怀疑我?”

    “怀疑你什么?”

    “我的一切,不觉得很奇怪?而且总是转移话题。”

    “还好,世界上哪有不奇怪的人。”

    “但我太奇怪了。”

    “刚好喜欢你这点。”

    “哪有这种人?”

    “我就是。”李牧伸懒腰。

    “我们视频。”

    嗡嗡。

    屏幕上出现她的下巴,白色抹胸,黑色短裤,人字拖。

    “笨蛋,你那里好黑。”

    “因为是晚上。”

    “你看我这。”

    “水池?”

    “FF,嗯,一会要跳进去。”

    “你是跳水运动员?”

    “FF,差不多。”

    “我要睡了。”李牧看墙上的表。

    “这么快?好吧,你那应该很晚了。”

    “今天很可爱。”

    “FF,当然,我照一张腿的照片给你。”

    “不用,我没那么变态。”李牧身体微微发热。

    “切,还真会说谎,不说了,快睡吧,笨蛋,我挂了,晚安,啵。”

    屏幕上出现娇艳的唇瓣。

    李牧贴在上面。

    “晚安。”

    电话挂断。

    嗡嗡。

    一个照片传来,上面是她的两腿。

    李牧来到冰箱前,喝一口冰矿泉水,走进卧室。

    床上。

    李牧打开手机,盯着K发来的照片。

    她的腿很漂亮,虽然有点矮。

    “睡觉吧,呼,明天还要干活。”李牧走到窗边,准备拉上窗帘。

    窗外,繁星满天。

    星辰连成一片,变成一只小小的泰迪。

    “晚安。”李牧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三天后。

    5月23日,多云。

    嗡嗡。

    “FFF,我回来了,亲爱的,是不是死我了?”

    “对,想的差点掉进水坑。”

    “晚上我去找你。”

    “真的?”

    “当然,这么久没见,快想疯了。”

    “不是经常视频?”

    “哼,那也不够。”

    “知道了。”

    “FF,在干嘛?”

    “上课中,教授正在看我。”李牧说。

    秃顶教授瞥一眼李牧,被他身边正在逗弄希特勒的金高恩气得额头冒汗。

    喵呜,喵呜。

    希特勒用爪子狠拍金高恩的手,琥珀色眼瞳布满怒火。

    “不听话会死。”金高恩捏住希特勒的两只猫爪。

    嗡嗡。

    “啊,那我一会和你说?”

    “没关系,有人在掩护我。”

    “FF,海豚鲸鱼?”

    “嗯,还有希特勒。”

    “那只猫?我家里也有一只黑色的宠物,FF。”

    “泰迪?”

    “嗯,FF,就像煤炭一样。”

    “肯定很有趣。”

    “当然,它是一个男子汉。”

    “很有野性?”

    “差不多,以前一起拉过肚子。”

    “原来你们是战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