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第164章 游泳池(2/3)

    困意袭来。

    他伸了个懒腰,从柜子内拿出被褥,躺在地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

    他感到怀中软乎乎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

    李牧睁眼。

    软绒绒的发丝映入眼帘,怀中有一个穿白色背心的娇小身影。

    白绵绵的身体像一只毛毛虫蠕动,胳膊紧搂住他的腰,用额头使劲顶他的胸,似乎想要在上面戳出一个洞。

    “……什么时候下来的?”李牧挠挠头。

    他明明记得把她抱上了床,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被窝内?

    “嗯,嗯。”

    “现在几点?”李牧揉揉眼睛,看向墙壁上的钟表。

    时间有些晚。

    “竟然这么晚,得快点准备。”李牧从被窝内跳起。

    “啊!怎么?”K惊醒。

    “要去上课。”

    “呼,是吗?要不要给你做饭?”K坐在被褥中央,歪头问。

    她的背心一边斜挂在左臂上,露出一大片白腻的肌肤,背心的侧缘部分露出黑色镂空花边,就像撒上巧克力沫的奶油面包,黑与白界限分明。

    “……会做饭?”李牧摸摸发热的鼻子,视线在她胸口游移。

    “上次不是做过?”K用手拍拍脸颊,肌肤上的背心轻轻浮动。

    “做什么?”李牧倏然蹲下,将她的背心摆正。

    指尖和她的肩膀相触,有种滑腻的感觉。

    “啊!”她捂住胸口。

    “真想吃你。”李牧低笑。

    “不可以!”

    “什么时候跑到我被窝里的?”

    “不告诉你,坏蛋。”K钻进被窝内,用被褥盖住一半脸。

    “这么晚没关系?”李牧走向客厅。

    “FF,还好,笨蛋,不用我做饭?”

    “嗯,太晚了。”李牧走进浴室。

    “我可以晚点走?”K跑到浴室门口大声说。

    “当然,我的家就是你的。”李牧打开水龙头,任由水流冲刷他的身体。

    “FF,知道了。”她敲了两下门。

    洗完澡,李牧换好衣服,拿起背包准备离开。

    门前。

    “笨蛋,加油。”K踮起脚,在他脸颊上一吻。

    “嗯。”李牧揉揉她的发丝。

    下楼,他跑向地铁站。

    因为过了上班高峰期,地铁上人很少,空位很多,他坐在左下方的位置。

    嗡嗡。

    “笨蛋,坐了地铁?”

    “刚坐。”

    “FF,我要洗澡。”

    “嗯。”

    “不好了,笨蛋。”

    “怎么?”

    “啊,眉毛附近长了痘痘。”

    “熬夜的后果。”

    “怎么办?”

    “吃点苹果。”

    “早知道听你的了。”

    “下次别熬夜。”

    “知道了,笨蛋,昨天谢谢你背我。”

    “没有奖励?”

    “不是有奖励之吻?”

    “那个不算。”

    “算,坏蛋,不说了,我先洗澡,一会聊。”

    “好。”

    K不再回复。

    时间在地铁的摇颤中流逝。

    李牧从地铁站走出,细雨如雾,弥漫四周。

    他举起背包跑向校园。

    校门口人来人往,五颜六色的伞,仿佛雨天绽开的花朵。

    教室内。

    大部分人已到,他似乎姗姗来迟。

    他走到最后一排坐下,转头看被雨丝侵染的玻璃窗。

    金高恩不知为何没到,她几乎没有缺过课。

    哒哒。

    背后传来脚步声。

    “雨很不错。”她的浅栗色短发上近乎湿透,贴在双颊上,就像从水井里跑出来的女鬼,可惜头发不够长。

    “嗯。”李牧从背包拿出白毛巾扔给她。

    喵呜。

    金高恩的蓝白色棒球服领口伸出一个黑色的小脑袋,琥珀色眼瞳,她拉开拉链,一只满身泥水的黑猫跳出来。

    “它叫希特勒。”金高恩用毛巾替它擦拭身体。

    “名字不错。”李牧拿出一包纸巾扔给她。

    “它说谢谢。”金高恩用纸巾擦拭头发和脸颊。

    教授来到,开始上课。

    李牧打开书,把手机夹在中央,认真听讲。

    金高恩翻开《PLAYBOY》杂志,把黑猫倒放在上面,拿出一个放大镜观察什么。

    喵呜,喵呜。

    “咳咳。”教授咳嗽一声。

    “它的那玩意真小。”金高恩抬头。

    “因为它还小。”

    “有道理。”

    嗡嗡。

    “笨蛋,下雨了。”

    “确实如此。”李牧说。

    “在干嘛?”

    “上课,你呢?”

    “刚刚坐上车,一会就到公司。”

    “不听《rain》?”

    “FF,竟然还知道。”

    “记忆力还不错。”

    “明明是个笨蛋。”

    “你也不聪明。”

    “不打扰你上课?”

    “还好,教授现在很忙。”

    “为什么?”

    “因为一只猫咪。”李牧的手机对准希特勒,拍照发送。

    教授的脸都变绿了,对金高恩无可奈何,其他学生们纷纷侧头看,被金高恩用放大镜观察那玩意的希特勒。

    “哇,好可爱?”

    “叫希特勒。”

    “FF,真的?名字也很有意思,是谁的猫?”

    “我旁边人的。”

    “……海豚鲸鱼?”

    “对。”

    “哼,是不是喜欢她?”

    “怎么会?”

    “明明会,坏蛋,我到了。”

    “Fighting!好好工作。”

    “转移话题?”

    “没有。”

    “哼,喜欢什么制服?”

    “啊?”

    “问你呢。”

    “什么都喜欢。”

    “变态,晚上等我。”

    “在哪等你?”

    “在家里。”

    “真的?”

    “假的,用手机。”

    “好吧。”

    “FF,我要忙了,亲爱的,晚上再聊。”

    “嗯。”

    因为希特勒和金高恩,整个课堂陷入混沌中。

    嗡嗡。

    “L,在不?”

    “什么事?”李牧问。

    “想问你关于中文的事情,听K说你中文很好。”

    “……如果不好会很奇怪。”李牧翻白眼。

    “好吧,想问你一些简单的词语,最近在努力学中文。”Y说。

    “问吧。”

    “我想学几句骂人的话。”

    “……为什么?”

    “没有任何理由,就是想学。”

    “什么程度?”

    “不清楚,你随便教。”

    “TAOYANDEJIAHUO。”李牧把教过K的那句话,重新教给Y。

    “这是什么意思?”

    “讨厌的家伙。”

    “……这个算骂人?”

    “理论上是。”

    “好像撒娇,喂,我想学高级一点的。”

    “高级的?”

    “嗯,到底行不行?”

    “可以,不过尽量不要用,很危险。”李牧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