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第139章

    电影开始。

    李牧和K的下颌抵住枕头,看屏幕。

    K的手从被窝下,伸到他的背部:“今天是雨天。”

    “嗯。”李牧转头。

    K的耳际有几缕绒毛,脖颈上有还没有干燥的水珠。

    “看什么?”

    “你。”

    “今天是五月九号。”

    “对。”

    “四月七号我们认识。”

    “我们认识三十三天。”

    “还有六十七天。”

    “什么?”

    “认识一百天。”

    “对。”

    “对了。”

    “嗯?”

    “FF,给你带了礼物。”

    “礼物?”

    “在那里买的,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吃。”

    “喜欢。”

    “等我去拿。”K下床,打开背包,拿出一个盒子。

    “这是?”

    “打开看看。”

    “好。”李牧打开,里面是类似糖果的包装。

    “尝一下。”

    “凤梨酥?”李牧问。

    “FF,嗯,很多人都说好吃,就托人买了这个。”

    “应该不错。”李牧打开一个,放到K嘴边。

    她咬下半块,细嚼慢咽。

    他把另外半块放到嘴里,吞下去。

    “FF,吃东西一直这样快?”

    “可能。”

    “我们要去明洞。”

    “不会忘记。”

    “在想买什么情侣装比较好。”

    “你喜欢的。”

    “FF,真的?那你一定要穿。”

    “上学的时候穿。”

    “别人问你有没有女朋友,怎么办?”

    “说没有。”

    “……哼,坏蛋。”

    “那怎么说?”

    “还是说没有吧,反正我们什么关系都不是。”K嘟嘴。

    “是暧昧。”

    “所以才麻烦。”

    “对。”

    “以前和人这样过?”

    “没有。”

    “到结尾了,我们睡觉。”K说。

    电影结束。

    “好,我去打地铺。”李牧起身。

    K一下握住他,说:“笨蛋,今天可以陪我一起睡。”

    “不是说让我打地铺。”

    “现在改了。”

    “不怕我对你怎么样?”

    “不怕。”

    “我怕。”李牧下床。

    K跳到他身上,箍住他的脖子,将他拉到床上。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怕对你那样。”李牧鼻下是她的发丝,香味传来,仿佛蔷薇花长出两只脚跑进他身体里。

    “笨蛋。”

    “哪里笨?”

    “可以盖不一样的被子。”

    “……好像有道理。”李牧说。

    “FF,去拿被子,快点,我明天还有事情要做。”

    “好吧。”李牧下床,拿出一个被褥。

    “你来左边?还是右边?”K用被褥套住身体笑。

    “男左女右。”

    “FF,好,快点上来,呼,好困,给我讲故事。”

    “嗯,我去拿书。”

    “我和你一起睡觉的时候可以握手?”K问。

    “可以。”

    “嗯,亲爱的。”K从床上跳下来。

    来到客厅的书架前。

    “哇,好多,这些是你给我念的?”

    “嗯。”

    “《小王子》、《一见钟情》还有《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K翻开书籍看。

    “还有其他的。”

    “坏蛋,不过这是悲剧。”K拿起《遇到百分百的女孩》。

    “我觉得是喜剧。”

    “哪有,他们最后都没有在一起。”

    “谁知道,故事的结局什么都没说。”

    “好像是这样。”

    “不要想太多。”

    “好,FF,我们一起看雨怎么样?”K拉住李牧的手,来都窗边的木桌前,旁边是酒架。

    “嗯。”李牧坐在椅子上。

    “我坐你腿上。”K坐到他腿上,把书放到桌上。

    窗外,夜雨如倾。

    K翻开书籍,细细品读。

    李牧把头放在她肩上,耳朵和耳朵触碰出微妙感觉,像两只北极熊相拥在赤道上。

    “D·H·劳伦斯是谁?”K问,右手点住书籍上的一行字。

    “当两人睁眼醒来,脑袋里犹如D·H·劳伦斯少年时代的贮币盒一样空空如也。”李牧念。

    “你知道?”

    “一个男人。”

    “然后?”

    “喜欢写那方面文字的男人。”

    “……变态。”

    “一个变态疯子。”

    “我说的是你。”K斜睨他。

    “我说的也是你。”李牧笑。

    “大坏蛋。”

    “小笨蛋。”

    “想把自己灌醉,再也醒不过来。”

    “那和死有什么区别?”

    “有,可以一直做梦,死的话,我怕连梦都做不了。”

    “谁知道,毕竟我们没死过。”

    “你的腿很舒服。”K转头,脸颊和脸颊摩擦。

    “你的屁股也是。”

    “坏蛋,就知道想这些。”

    “还想过其他的。”

    “什么?”

    “很多。”

    “哼,肯定都是那种事情。”

    “不是。”

    “真的?”

    “嗯。”

    “睡觉吧,顺便给我讲故事,我们明天一起做饭,FFFF。”

    “好,想看什么书?”

    “这本就够了,对了,你给我编一个好一点的结局。”K搂住李牧的胳膊,来到卧室。

    他们各自躺在床上,盖上不同的被褥。

    枕头和枕头之间相隔0.1mm,两人转身,脸对脸。

    “给我讲后续的部分。”K说。

    “是的,我本该这样向她搭话。”李牧笑。

    “FF,这是最后一句,把里面的人换成你和我,然后给我讲,亲爱的。”K的唇贴住他的额。

    啵。

    湿湿的感觉传来,很舒服,很柔软。

    “Ok,播放机L为您播放后续故事,滋滋。”李牧将眼罩戴在眼睛上。

    K睡觉时,戴面具想必会不舒服。

    “坏蛋,FF,真温柔。”K捏住他的脸颊。

    “笨蛋,好好听。”

    “嗯,知道了,晚安,亲爱的。”

    李牧开始讲,故事如下:

    是的,我本该这样向她搭话。

    于是,我决定向她搭话。

    我记得她手中有一个未贴邮票的四方信封,邮局就在附近,离花店250米。

    跑了一会。

    白色毛衣的她,近在眼前,仿佛从北极离家出走的北极熊。

    “早上好。”我说。

    “早上好。”她说。

    “吃饭了?”

    “没吃。”

    “毛衣很漂亮。”

    “是的,大家都这么说。”

    “我喜欢你。”

    “……啊?”她惊讶。

    她脸上覆盖微妙的表情,像是喜悦,又像是回忆,但没有吃惊。

    就像我本该这么说,前面的废话统统去掉。

    “你喜欢我?”我问。

    “去喝咖啡吧。”她甩了甩手中的信封。

    “不寄信?”

    “也没想好寄给谁。”她笑。

    信封上的文字有些熟悉,似乎是我的名字。

    “附近有家折价咖啡不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