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第120章 直感力

    李牧选定有窗户的练歌房,因为K喜欢雨。

    两人走进房间。

    靠窗位置就有一个座位,胖墩墩的雨珠落在玻璃上,滚动它们的身躯,摔到窗檐散成雨花。

    K跑到窗前,抬头,将手放在窗上,似乎在感受雨传递的情绪和语言。

    “它们说我很可爱。”K转头笑。

    “它们原来是骗子。”李牧坐到沙发上,低头看桌上的练歌簿,外层是棕色皮革,下端标有大写英文字母KY和金英两个字,练歌簿上摆着遥控器。

    “喂,是想让我咬你?”

    “对。”

    “哼,真是的,这里不会让人看到?”K问。

    “不会,刚才问了服务生,她说从外面看不清里面,何况还在下雨。”李牧走到开关前,打开彩灯。

    “你要唱什么,笨蛋?”

    “无所谓,因为我对任何歌曲都很擅长。”李牧胡扯。

    “真的?那我随便点。”K打开练歌簿,挑选歌曲。

    李牧靠在沙发上,侧头看她,纤细的脖颈后,可看见一小撮金黄色绒毛,细白的耳轮在短发中若隐若现。

    她用左手拨起短发,耳后白皙的肌肤上双鱼座刺青清晰可见。

    “有点热。”K脱下浅色牛仔外套,宽松的短T垮在她身上,就像软趴趴的北极熊。

    李牧的身体微微靠近,胳膊从她背后伸到右肩上,和她一起看练歌簿上的文字。

    “对。”李牧咳嗽一声。

    “是吧,幸好穿了宽松的衣服。”K笑,似乎没发现他的小动作。

    “真聪明。”李牧的视线落在她精致的锁骨上。

    “《拥抱我》怎么样?我们要不要唱hip-hop?FF,其实我会唱rap。”K转头,两人的视线交接。

    她脖颈染上绯色,呼吸一促,才发现两人的动作有些暧昧不清。

    李牧低头,把唇放在她的左耳后,贴上刺青,舌尖轻触,轻轻一旋,她的身体软了一半,歪倒在他怀中。

    “唔。”

    “拥抱你。”李牧用牙齿轻叩她的耳垂,一只手滑向腰肢。

    “呼,呼。”K把脸压在他肩上,双手搂住他的腰。

    李牧的手从她宽松的短T下伸进去,指腹在她肚脐附近画圈,忽然把她压到沙发上,把脸埋在她的脖颈处。

    “为什么这么可爱?”李牧耳语。

    “不知道。”她低声。

    “那知道什么?”

    “……你是坏蛋。”

    “猜对了。”李牧用嘴含住她脖颈上的肌肤。

    “坏蛋,不要。”她的呼吸急促,紧紧掐住他的腰。

    “不要什么?”

    “……不行,现在还不行,我明天要……”她身上散发的热量足够煮熟100个鸡蛋。

    “什么时候可以?”

    “……不知道。”

    “嗯。”李牧放开K。

    “……坏蛋,为什么总这样?”

    “喜欢。”

    “……坏蛋。”K直起身,整理被李牧弄乱的衣服,胸口起伏不定。

    “对不起,笨蛋,刚才没控制住。”李牧说。

    “没事,反正……啊,不说了。”K捂住通红的耳朵。

    “反正什么?”

    “哼,没有,快点选歌。”K瞪眼。

    “你不是要唱hip-hop?”

    “那唱Epik_high还是Bigbang?FF,比较流行。”

    “都可以。”

    “你都会?”

    “不是有歌词?加上音乐之神对我的眷顾,想必不会太难。”李牧笑。

    “切,我看你是被音乐之神厌弃。”

    “怎么可能?”李牧耸肩。

    “FF,这首怎么样?”K指向一个歌名。

    “《Amor_Fati》?是什么意思?”李牧疑惑。

    “真笨,Amor是爱情,Fati是命运,连在一起是命运之爱。”K低笑。

    “命运之爱?”李牧侧头。

    “嗯,命运之爱,我们一起唱,要不要唱摇滚?还有爵士?”K输入各种歌曲,将麦克风递给他。

    第一首歌是《Amor_Fati》。

    简单的节奏响起。

    K举起麦克风歌唱:“Oh_no……Oh_no,God_doesn't_love_me,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吐出,但没有忏悔仪式,把烟灰缸给我。”

    唱OH_no的时候,她的歌声极有韵律,从God开始的rap,则很帅气。

    K站起身,右手握住麦克风,左手无名指和小指握拳,大拇指、食指和中指伸直,随音乐律动轻轻摇摆。

    “笨泰迪,你很帅。”李牧也学她,双手做出那个形状。

    “当然,我是一个rapper!请叫我MC-K,笨蛋,你也唱啊。”K捏住李牧的脸颊。

    “好。”

    “他们不能改变我,没有什么可以拯救我!”K说唱。

    “You_try_to_run_away……”李牧闭眼深情歌唱。

    他的歌声就像跳棋,音调总是跳出一个节拍,形成莫名的喜感。

    噗!

    K忍不住笑喷,双手捂住肚子,整个人软倒在沙发上,不停打滚。

    李牧深陷在音乐中,忘我歌唱。

    良久。

    “呼呼,笨蛋,好了,结束了。”K眼角有些湿润,刚才可能笑出了泪水。

    “我唱的是不是很棒?”李牧笑,他的心理素质非常好。

    “很棒!我们亲爱的,是最棒的。”K抓住李牧的脸颊,在上面狠狠啃了一口。

    “喂,疼。”李牧捏住K的小屁股。

    软绵触感传来,让他心中一荡。

    “变态,摸哪呢?”K瞪眼。

    “因为太疼,轻点,会被咬掉。”李牧摸摸脸颊,嘴角却勾出笑容。

    “切,我们继续。”

    “要不要唱《rain》?你不是喜欢雨?”

    “啊?不用,我们唱的别的,而且我刚才选好了。”K一下坐到李牧腿上,用后脑勺挡住他的视线,不让他看练歌簿。

    “好。”李牧没有拒绝,大腿上传来的触感很不错。

    “这一首是Bigbang的《Cafe》,因为我喜欢喝咖啡,FFF,我们一起合唱。”K轻轻扭动身子,转头看他。

    随身体转动,他大腿上传来的触感更加清晰,如果总结此刻的感觉,大约是这样:弹性绝妙,软度绝妙,极度适合揉捏,揉捏一百年也不会厌烦。

    “笨蛋,你唱第一段,因为你的低音不错。”K说。

    “低音王子,为您奉上绝妙的音乐。”李牧无耻地说。

    “噗,那我就是高音小公主。”K捂嘴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