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第116章 柏油路

    “才没有。”

    噗噗。

    “那这是什么声音?”李牧说。

    “……打嗝声音。”

    “原来这么打嗝。”

    “真是的,就会欺负我,坏蛋!”

    “哪有?”

    “坏蛋,要不要给你唱歌?”

    “什么歌?”

    “FF,叫做《pray》。”

    “Pray?祈祷?”

    “笨蛋,你是最先听到的。”

    “啊?以前没和别人唱过?”

    “……差不多,不许上网搜索。”

    “为什么?”

    “因为没有,FF,以后或许有,但不要搜索。”

    “好。”

    “FF,滋滋,点歌机二号K,为您服务,下面播放的歌曲,是K小姐为您点播的《pray》。”

    噗噗。

    奇特的伴奏响起。

    “这个伴奏不错,亲爱的,哈哈。”李牧笑。

    “真是的,又欺负我,到底听不听?”

    “听。”

    “我唱了。”

    “嗯。”

    “好像无法触及。

    就像自己吐出的言语。

    好像无法听到。

    即使发音歌唱,像梦中一样。

    闭上双眼,不知为何,会泛起思念。

    双手合拢在一起,仿佛会被抓住。

    只有那个人的模样。

    Stay_in_me,baby,now_stay_in_me.

    让这份心情能够全部传达。

    Stay_in_me,baby,now_stay_in_me.

    总有某个时刻,能够听到我的祈祷。”

    歌声就像深夜十二点钟的星空,黑暗中饱含璀璨,穿越今与明的时间界限。

    李牧深陷其中。

    “好像一直在旋转。

    就像重新回转的时针。

    捂住双耳,不知为何,好像可以听到。

    张开双臂,仿佛就能够触到。

    只有那个人的模样。

    Stay_in_me,baby,now_stay_in_me.

    让这份心情能够全部传达。

    Stay_in_me,baby,now_stay_in_me.

    总有某个时刻,能够听到我的祈祷。”

    噗噗。

    “……很好听。”李牧忍住笑,特别是最后的噗噗很有感觉,就像是自然的“恩赐”。

    “……啊!”

    “怎么?”

    “还没有唱完,笨蛋!”

    “继续。”

    “最后一节,好好听。”

    “嗯。”

    “也许无法传达。

    我哀切的祈祷,能听到吗?

    Pray_now_baby_I_pray_now。

    合拢双手,将心装上,oh。

    Stay_in_me,baby,now_stay_in_me.

    总有某个时刻能够了解到,我的心。”

    噗噗。

    “噗!”李牧笑喷。

    虽然她的歌声很哀切,但最后的噗噗声实在太有杀伤力。

    “真是的!坏蛋!”

    “真的很好听,就是噗噗的,太奇怪,哈哈哈哈哈。”

    “哼,明明你也那样。”

    “对啊。”李牧说,噗噗。

    “FFFF,笨蛋。”K大笑,最后笑得呼哧呼哧喘气。

    “现在扯平了?”

    “嗯。”

    “那个人是谁?”

    “哪个?”

    “歌词。”

    “FF,你猜?”

    “我?”

    “才不是,对了,捂住耳朵。”

    “干嘛?”

    “笨蛋,当然是那个。”

    “擦屁股?”

    “……坏蛋!真是的,不会委婉一点?”

    “将淡黄色的污浊沾染在白纸上?”

    “……喂,是故意气我?”

    “怎么会?我准备让白纸染上淡黄色污浊。”

    “切,你要擦屁股?”

    “……不是要委婉?”

    “FF,我可以不委婉,坏蛋,快点捂住耳朵。”

    “嗯。”李牧捂住一只耳朵。

    “真的捂住了?”

    “是的。”

    “哼,那怎么能听到?”

    “隔音效果差。”李牧瞎扯。

    “真是的,就这么擦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FFF。”

    “好。”李牧得意。

    沙沙。

    沙沙。

    各自的回音,在彼此的手机上响起。

    接着是抽水马桶的声音。

    “亲爱的,我们这样会不会很奇怪?”

    “对。”

    “这是我的第一次。”

    “我也是。”

    “别人知道,会不会说我们是疯子。”

    “这是事实,我们不能不让别人说实话。”

    “切,明明只有你一个。”

    “你也是。”

    咔哒。

    李牧出门,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

    “FF,在看电视?”

    “嗯,偶尔需要看一下。”

    “FF,喜欢看综艺?”

    “还可以,最喜欢睡觉。”

    “切,SNL是15禁节目,你上次说错了。”

    “我知道,以前是19禁。”

    “是不是很喜欢看19禁节目?”

    “怎么会?我一般很忙。”李牧连忙否认,不过他倒是有点喜欢。

    “FF,知不知道《魔女狩猎》?”

    “……嗯,很有名的19禁节目,后来没了。”

    “果然喜欢看这种,还真是变态。”

    “我只是知道一点,何况别人也看,而且我又不是小孩儿。”

    “切,明明就是。”

    “那个人是我吧,以前你和我说过,stay_in_me。”

    “……哼,不知道,或许是个笨蛋。”

    “那肯定是我。”

    “FF,你很笨?”

    “我很聪明,在你歌词里很笨。”

    “那你知道我的心?”

    “知道,里面装着变态、疯子、笨蛋和精神病。”

    “FF,那不就是你?”

    “那就是我,不过为什么叫我baby?”

    “大baby,应该是super_baby,FFFF。”

    “睡不睡?”

    “FF,正要睡觉,不过在想一件事情。”

    “什么?”

    “就是警察制服,到时候……”

    “穿呗。”

    “哼,那你要怎么打开我的衣服?”

    “应该有扣子,打开下面的就行。”

    “……啊,那会不会看到我的那个?”

    “什么?”

    “胸……”

    “……应该还好。”李牧不确定。

    “真是的,啊,好乱,怕你会做奇怪的事情。”

    “不是一直在做?”

    “呼,你喜欢什么颜色?”

    “啊?”

    “问你呢,就是那个的颜色。”她的声音越来越低。

    “白色和黑色都不错。”

    “只选一个。”

    “警察制服是什么颜色?”

    “……蓝色。”

    “那就配白色。”李牧想象了一下,觉得白色应该更配。

    “变态!”

    “对。”

    “好吧,坏蛋,那我就穿白色。”

    “嗯。”

    “不过,你是不是会偷看?”

    “……怎么会?”李牧瞳孔放大。

    “唉,好紧张。”

    “很快就会好。”

    “切,不过回来要很久。”

    “知道,等你。”

    “FF,记得照顾好三个无脸男。”

    “没问题,等你来的时候,它们会很健康。”

    “FF,给我讲故事,我要睡觉。”

    “好。”

    “亲爱的,晚安,啵,记得梦见我。”

    “嗯,我去找书。”李牧来到书架前,随意挑出一本。

    低头一看,原来是短篇小说集。

    “FF,找到了?”

    “嗯,叫做《列克星敦的幽灵》。”

    “给我讲,笨蛋。”

    “好。”李牧打开唱机,放上雷鬼唱片。

    简单不羁的节奏缓缓流淌,让他恍若置身于太平洋珊瑚岛,椰树成荫,一艘中古世纪的海盗船斜靠在沙滩上。

    湿热的空气中弥漫酒精和荷尔蒙的芬芳,K白皙的皮肤晒成健康的小麦色,头上是热带草帽,她来到他身前,一起在沙滩上跳起来自原始部落的舞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