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第105章 半块甜饼

    “心很大。”

    “当然。”

    “不会撑破?”李牧问。

    “FF,不会。”

    “在哪见?最好离你住的地方近一点。”

    “好,笨蛋。”K发来地址。

    “先别出来,等我到了再出来。”李牧起身,将什锦饼切块包好,带上米酒出发。

    “嗯,等你。”

    下楼。

    李牧坐上出租。

    嗡嗡。

    电话震动,李牧接电话。

    “FF,在干嘛?”

    “坐在车上,看窗外的路灯,和你打电话。”

    “问你一个问题。”

    “好。”

    “想不想和我睡觉?”

    “想。”

    “……回答的好快。”

    “因为想。”

    “哼,是不是天天想?”

    “没有,两天一次,有时候是三天一次。”

    “FF,真是变态,其他人都知道?”

    “或许。”

    “其实我也想。”

    “……睡觉?”

    “和你。”

    “什么时候?”

    “不告诉你。”

    “我到了。”李牧下车。

    “在那等我,一会到。”

    “好。”

    闭灯的咖啡店前,李牧用中指比了一下监视器。

    光晕闪烁,斑马线就像斑马在地上跳动。

    哒哒哒。

    轻盈的脚步声。

    路对面,一个娇小的身影浮现,通行灯亮起红光,她驻足不前。

    些许发丝粘在脸颊上,胸口微微起伏,留海下一对眸子清亮,白色口罩遮住大半的脸。

    红与绿交错。

    她轻跑,夜风吹拂柔软的留海,隐隐露出细白的额头。

    他身前的空气,弥漫卡萨布兰卡的甜香。

    一秒、两秒、三秒。

    怀中传来柔软触感,还有温柔的气息。

    K的头抵在他的胸口,一双手绕过腰抱住他。

    “FF,冷不冷?”

    “现在不冷。”李牧的双手贴在她的后脑勺上摩擦,发丝和掌纹镶嵌。

    “怀里好温暖。”

    “你的功劳。”

    “FF,什锦饼的香气。”

    “一起吃?”

    “好。”

    “嗯。”李牧低头,唇压向她的额头。

    软绒绒的发丝和他的唇轻触,些许麻痒感传来,还有甜味在唇瓣的前端泛起,和额头的距离只有一线之隔。

    她的呼吸微促,仰头。

    眸中是他的脸,还有他的呼吸。

    他打破线界。

    湿乎乎、软绵绵的触感,还有发丝带来的摩擦,加上她额头上的温度,让他仿佛坠入极北之地的温泉。

    “唔。”K的指甲紧抓他的腰。

    “嗯。”

    “坏蛋。”

    “很香。”

    “放开我,要吃什锦饼。”

    “好。”李牧不舍地放开。

    街道寂静无人,偶有车辆驶过。

    咖啡店前有一个棕色长椅,李牧和K坐在上面。

    “哇,做了这么多?”

    “怕你不够吃。”

    “FF,我吃的很少,米酒呢?”

    “在这,不过能喝?”李牧拿出米酒。

    “FF,喝一个盖子。”

    “嗯。”李牧笑。

    K戴口罩的模样,比起戴面具时还要可爱很多,他忽然有种冲动。

    “为什么这么看我?”

    “你是不是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这句话。”李牧一只手抓住长椅的椅背,另一只手轻轻扶住K的脸颊,唇直接贴在她的口罩上。

    “唔。”K低吟。

    唇和唇之间,隔着一块布,却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柔软与温度。

    薄薄的布料,微微泛湿。

    K的双手搂住他的脖颈,转动头部。

    良久。

    “下次不许这样。”

    “不是没有碰。”

    “……都湿了,真是的。”K指口罩。

    “没想到会这样。”

    “哼,再这样,下次不见你。”

    “好。”

    “哼,给我吃的,好饿。”

    “接吻的运动量很高。”

    “……怪不得最近怎么吃也不胖。”

    “不要感谢我。”

    “才不会谢你!”K将口罩上移,露出小口。

    她吃了一小块什锦饼,接过李牧替她倒的一瓶盖米酒,喝下去。

    “好吃?”

    “嗯,以后都不用做饭。”

    “我做就可以。”

    “一起做。”

    “你太笨。”

    “切,哪有?我会做很多点心,下次给你带。”

    “好。”

    “你不吃?”

    “喂我。”

    “真是的,像一个小孩子。”K用小手夹住一块什锦饼,放到他嘴边。

    李牧一口下去,连她的手指也一起包住。

    “好吃。”

    “坏蛋,故意的?”K看手指上的口水。

    “怎么会?”李牧笑。

    “哼,大变态。”

    “小变态。”

    “外星人变态疯子。”

    “你也是。”

    “FF,喂,想做我的男朋友?”

    “想。”

    “真的?”

    “当然。”

    “FF,那要等我。”

    “没问题。”

    “有句话。”

    “什么?”

    “喜欢你。”

    “我也是。”

    “我要走了。”K起身。

    “我送你。”李牧站起。

    “不用,很近。”

    “好,回去之后给我发信息。”

    “嗯,FF,你也是。”

    “好。”

    “对了,笨蛋。”

    “什么?”

    “Shy_shy_shy。”K双手握拳放在脸颊边,闭目,轻轻摇动身体。

    “什么?”李牧挠头。

    “笨蛋!这是最近的撒娇方式。”K嘟嘴。

    “……是吗?”

    “平时都在干嘛?”

    “和你聊天。”

    “哼,刚才可不可爱?”

    “很可爱。”李牧摸摸K的头顶。

    “坏蛋。”

    “快回家,太晚。”

    “嗯,喜欢撒娇的女生?还是温柔的?或者是可爱的?”

    “不知道,只喜欢你。”

    “真会说话。”K再次抱住李牧,用头在他胸口摩擦。

    “还好。”

    “真走了,记得想我。”

    “嗯。”

    K坐上出租,在窗边挥手。

    李牧也摇手。

    他也拦下出租,回到家。

    不一会。

    嗡嗡。

    “FF,安全到家。”

    “那就好,我也刚到。”

    嗡嗡嗡,电话震动,K打来电话。

    “FF,今天很开心。”

    “我也是。”

    “平时不看电视?”

    “时间少。”

    “切,那你做什么?”

    “和你聊天。”

    “下次一起看SNL。”

    “很喜欢那个节目?”

    “嗯,FF。”

    “zagi,知道?”

    “恋人之间的爱称?”李牧说。

    Zagi和“亲爱的”差不多,是恋人间的昵称,撒娇意味很浓,陈思思和王耀非常喜欢用这个词语。

    “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懂。”

    “没那么傻。”

    “以后,我们这么叫怎么样?”

    “还不是恋人。”

    “没关系。”

    “……真的?”

    “嗯,FF,我们亲爱的,想我吗?”

    “想,亲爱的,不过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

    “叫着有点怪。”李牧说。

    “哼,难道不喜欢?”

    “……喜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