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第100章 不太冷

    “有,FFF,刚开始以为很聪明,后来发现……”K捂嘴偷笑。

    “后来发现你更笨。”李牧耸肩。

    K坐在他的身边,露出漂亮的肩线,白T下隐约可以看到一抹黑色,脚上是短棉袜,恰好到脚踝。

    光线从脚踝向上,沿腿线,流经弯曲的膝盖侧缘,到达大腿根部,泛白的超短牛仔裤边缘,延伸出镂空黑色花边,和白皙皮肤形成分明的交界。

    就像国与国的交界,从此侧到达彼此,充满神秘和危险。

    “看什么?”

    “腿上的花边。”

    “……变态!”

    “这种花边第一次见,很好奇。”

    “哼,真会骗人。”

    “真的。”李牧用真诚的目光看她。

    “以前是不是也这样?”

    “完全没有。”李牧说。

    这句话千真万确,很多人可以证明,王耀曾以为,李牧变成了司马迁一样的人物。

    面对各种各样的雌性生物,他没有任何反应,这种情况只有在同志或司马迁身上出现的几率比较高。

    李牧怎么看也对男人没有那种兴趣,所以不是同志,剩下的可能性只有一个。

    王耀和陈思思一度认为,李牧得了心理疾病,再也无法产生那种冲动,一辈子只能做活佛。

    “哼,才不信,明明对我经常那样。”

    “因为那是你。”

    “……真的?”

    “嗯。”

    “FFF,那就好。”

    “相信?”

    “原来不信。”

    “现在信了?”

    “因为有那种感觉。”

    “什么感觉。”

    “想知道?”

    “嗯。”

    “闭上眼睛。”

    “好。”李牧闭上眼睛。

    他听到细微的声响,接着眼皮被温柔的东西覆盖,似乎是她的手指。

    “How_about_a_kiss,like_in_the_movies?”

    电影中玛蒂达的声音。

    翻译过来:那吻一下又如何,像电影一样。

    电影这个单词落下的刹那,他的唇被轻轻覆盖,淡淡的甜香入鼻。

    这一刻,他的灵魂仿佛被一头北极熊,用抱摔从北极摔到了南极。

    下一秒,唇上之物离开,只留下余韵在唇间流淌。

    “FF,笨蛋,睁开眼睛。”

    “嗯。”李牧睁眼。

    K的脖颈带上绯色的项圈,耳垂也仿佛戴上红宝石耳钉。

    “开心?”

    “嗯。”

    “哼,只会说嗯。”

    “还想听什么?”

    “别的,比如说,下次约会吃什么?”

    “听说明洞街上有很多小吃,到时候让你吃个够。”

    “真的?好想在人最多的地方,搂住你的胳膊,一起走。”K笑得像一只泰迪。

    “喜欢人多的地方?”

    “就是觉得会很有趣。”

    “为何?”

    “会很热闹,但他们都不认识我们,这样的感觉很奇妙。”K歪头。

    “确实这样。”

    “那愿意?”

    “嗯,不过你的饭量不是很小?”

    “FFF,不是有你?”

    “我看起来很能吃?”

    “嗯,就像一只大熊。”K笑。

    “好吧,那里咖啡店很多,街上有很多小吃,还有很多商店,总之很热闹,应该能够满足你。”李牧说。

    “我们做地铁去,从你家出发,到时候要不要买那个?”

    “哪个?”

    “……就像颜色样式差不多的衣服之类的。”K微微低头。

    “情侣装?”

    “……是朋友装!”

    “好吧。”

    “FFF,好期待。”

    “嗯。”

    “喂,但不许告诉别人。”

    “什么?”

    “我们约会的事情,连朋友也不可以说。”

    “……好。”

    “FF,谢谢。”

    “不客气。”

    “切,到时候可以轻轻碰我,怎么样?”

    “很好。”

    “笨蛋,你真容易满足。”

    “怎么会,大家都说我很挑剔。”

    “FF,那是不是因为和我在一起,才这样?”

    “可能。”

    “不过,约会要等我回国之后才可以。”

    “等你,外交官K。”

    “FF,我想和你学中文。”

    “为什么?”

    “就是像想学,教不教?”

    “没问题。”

    “FF,真好,不过要是我们真的结婚,你会回去?”

    “嗯。”

    “……不能陪我在这?”

    “也可以。”

    “到底去哪?”

    “来回走。”

    “FF,有没有告诉你父母。”

    “什么?”

    “我的事。”

    “没有,还在冷战,只通过我小姨妈联系。”

    “这样可不行,笨蛋,要好好和他们联系。”

    “嗯,听你的。”

    “真听话,不过你介意?”

    “什么?”

    “我管你的事情。”

    “说的有道理,而且是该联系了。”李牧说。

    “FF,有些怕。”

    “什么?”

    “怕他们会不喜欢我。”

    “没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

    “你又不是和他们结婚。”

    “……还没说要和你结婚,哼。”

    “我说假如,其实我妈妈当初嫁给那倔老头的时候,也被反对,现在过得还是很好。”

    “你父亲很倔?”

    “嗯,就像我一样,我们经常赌气,出生到现在吵了上百次。”

    “FF,还真像孩子。”

    “没办法,天生这样。”李牧摊手。

    “FF,要是以后,孩子们也像你怎么办?”

    “继续吵架。”

    “真不像个父亲,FF。”

    “那像什么?”李牧向前微倾,鼻子触在面具上,一只手放在K的大腿近处。

    “……变态疯子。”K呼吸微促。

    “听你这么说,你未来的丈夫,似乎是一个有趣的人。”

    “哼,他是个笨蛋。”

    “我未来的妻子更笨,而且经常跳抽风的舞蹈。”

    “才没有,她是一个很善良的淑女。”

    “那你未来的丈夫,也是一个正直的绅士。”

    “切,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从未来穿越而来。”

    “才不信,怎么证明?”

    “闭上眼睛。”

    “才不要。”

    “不是要我证明?”

    “不用了,反正在骗人。”K嘟嘴。

    幽光下,娇嫩的唇就像花瓣,眸子盈着水汽,淡淡香味传来,勾动他的魂灵。

    她的双腿并拢,纤细的左手,放在腿上,中指边缘点在黑色镂空花边的空处,轻轻旋动,似乎在呼唤某种未知。

    胸口微微起伏,锁骨下和白T领口间的白皙皮肤上隐现汗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