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83章 宇宙飞船

    “不吃炸鸡大人?”

    “边吃边聊。”

    时光在咀嚼中变得模糊不清。

    李牧坐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耳边是她小口小口吃东西的声音,他能想象出此刻的场景。

    食指和大拇指夹住一块炸鸡,唇瓣周围沾着些许油腻,眼睛一眨一眨,鼻子微皱,可爱的笑纹调皮地浮出。

    “嗝,好饱。”

    打嗝声略显可爱。

    “小肚皮鼓起来了?”

    “哼,怎么会,最近在锻炼,要练出十一字腹肌。”

    “到时候可以摸?”

    “当然不可以。”

    “为什么?”

    “喂,我们是什么关系?”

    “云朵和天空的关系。”

    “那是什么?”

    “看起来彼此接近,却永远无法相触。”

    “……胡说!”

    “那我可以摸你?”

    “……不可以。”

    “所以就是云朵和天空。”

    “以前不是摸过?”

    “问的不是现在?”李牧说。

    “喂,我们的精神难道不接近?”

    “油画中,天空和云朵是交叠的。”

    “那精神是油画,肉体是现实?”

    “毫无疑问。”

    “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

    “什么?”

    “像精神病人一样说话的本事。”

    “可能是和精神病人经常聊天的缘故。”

    “你才是精神病,不说了,好困。”

    “给你讲故事?”

    “嗯,FFF,明天下午可以见面。”

    “到时候记得抱我,抱的时候要紧一点。”

    “知道了,到时候躺在你的胸口,FF,怎么样?”

    “这么好?”

    “哼,总感觉更喜欢我的身体。”

    “喜欢你的所有,连唾液都喜欢。”

    “……变态。”

    “多谢夸奖,刚好讲一个变态的故事。”

    “是不是你的故事?”

    “有可能。”

    “FF,快点讲,我先脱衣服。”

    “……脱、衣、服?”

    “想什么呢?”

    “什么都没想。”李牧的耳朵通红。

    “不许想。”

    “好。”李牧口是心非,浮想联翩。

    一会。

    “FF,只穿了一件背心。”

    “什么颜色?”

    “白色,刚好配成一对。”

    “一对?”

    “和袜子。”

    “原来如此。”

    “那你以为是什么?”

    “以为是你家里的墙壁,咳咳。”

    “肯定不是这么想的,变态狮子。”

    “对了,今天可以摸?”

    “嗯,想摸哪里?”

    “膝盖后面的那块地方。”

    “啊?”

    “怎么?”

    “我好像也没摸过那里。”

    “试试看。”李牧说。

    “假设你现在离我五十厘米。”

    “好,我们两人都坐在床上。”

    “你的手从我的脚踝,慢慢往上。”

    “指腹顺着柔软的肌肤移动。”

    “唔,你的左手食指放在了膝盖上。”

    “轻轻转圈。”

    “有点酥麻麻的感觉,喂,好奇怪。”

    “接着从腿的一侧下落,滑到膝盖后面。”

    “你的食指有点粗糙。”

    “膝盖后的皮肤很柔软,继续打圈。”

    “唔,不要。”

    “嗯,那就是继续的意思。”

    “stop,今天到此为止。”K的呼吸有些急促。

    “没事?”

    “有事,那个地方好像有点奇怪。”

    “怎么奇怪?”

    “手指放在上面的时候,会产生电流。”

    “可能是静电作用。”

    “骗人,快点讲故事,真要睡觉了。”

    “好。”

    “身上出了汗,都是你害的。”

    “我只是说了几句话。”

    “那也一样。”

    “好吧。”

    “晚安,好梦,坏蛋。”

    “嗯,笨泰迪。”李牧起身,打开留声机,播放一曲爵士。

    爵士中的萨克斯,如死亡潮汐般涨落,勾勒出一个完整的宇宙。他低沉的声音,随音乐起落,在宇宙中画出一副奇特的童话。

    她的呼吸越来越沉,神游到夜色构筑的梦境。

    “晚安。”李牧低笑,挂断电话。

    夜晚就像一头染黑的北极熊,跳到彩虹桥上,往复奔行。

    走进卧室,躺到床上,倦意袭来。

    他的精神从身体各处缩回心脏部位,随着它的跳动,跃到梦境。

    黑暗在呼吸中变得斑白一片。

    4月26日的阳光,钻进他的耳洞,用温暖的声音呐喊。

    嗡嗡。

    手机震动。

    李牧起身,睁开眼,晨曦将瞳孔熏成淡金色。

    蔚蓝的天空,浮着几缕云絮,这是一个适合约会的清晨。

    “FF,懒狮子,早安。”

    “早安,笨泰迪。”

    “下午去你家,来门口接我。”

    “当然。”李牧说。

    他希望下午可以快点到来。

    “洗澡去了,不许乱想。”

    “Ok。”李牧说完,跑到客厅,打开冰箱,猛灌冰水。

    上午,他要去社团教室,进行最后一次练习。

    做完早晨的准备。

    他站在地铁中看手机。

    K的头像换成一个外星人的模样,也不知道她有多喜欢外星人,签名也换了:“Miss_me.”

    “想我?”李牧笑出声。

    前面坐着的女学生抬头看他,轻轻摇头,低声说了句:“精神病。”

    来到学校。

    充满青春活力的学生不停穿梭,情侣们油腻地黏在一起,散发一种十米远也可以闻到的恋爱气味。

    按周雪的话,这种气味就像穿了一个月的臭袜子掉进臭水沟,然后拿出来又穿了一年。

    社团教室。

    三个精神病在疯狂合奏,把灰色小蜘蛛的家弄得摇摇晃晃。

    李牧加入其中,运用K教他的slap技术。

    “鲸鱼的那玩意万岁。”金高恩三人大笑,左右手同时做出金属礼。

    “……唱完之后,你要说这个?”李牧捂着头。

    “当然,我们的乐队就叫鲸鱼的那玩意乐队。”

    “……谁起的名?”

    “我。”

    “你们同意了?”李牧看向胖子和瘦子。

    “我觉得很棒,可以体现出我们的力量感。”韩在元抚摸啤酒肚。

    “还具有柔软感。”严勋说。

    “……”李牧无话可说。

    乐队结束,回到家中。

    墙壁上的钟表滴答滴答,K还未到来。

    嗡嗡。

    “FFF,到楼下了,来接我。”

    “好。”李牧下楼。

    楼口,午后的阳光,洒落在灰色的路面。

    一个娇小的身影,在树荫下等待,她反戴一顶黑色棒球帽,上身一件黑色短T,下身一件深色超短牛仔裤。

    白皙的胳膊和双腿,在阴影中散发萤火虫的光芒。

    脸上依旧是无脸男面具,脖颈上有一个黑色皮质项圈,前端是一个白色装饰物。

    比起上次的可爱温柔,这次有种酷酷的味道,不过身上的可爱气味还是无法掩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