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82章 冰白葡萄酒

    “FF,有信心你会跑调。”

    “真是。”李牧说。

    “喂,我要下班。”

    “不用我去接你?”

    “不需要,正在往电梯走。”

    “什么样的电梯?”

    “很普通的。”

    “her,就没有特别的?”

    “her,我算不算?”

    “算,虚势女。”

    “虚势男,知道5月5日是什么?”

    “你的生日?”

    “笨蛋,是儿童节。”

    “你要过节?”

    “不可以?”

    “你是儿童?”

    “是。”

    “那我岂不是要进监狱?”

    “为什么?”

    “你说呢?”李牧反问。

    “哼,坏蛋,就知道想那种事情,我到电梯前面了。”

    “饿不饿?”

    “还好,FFF,一会回家要吃炸鸡大人。”

    “什么是炸鸡大人?”

    “笨蛋,你是从古代来的?”

    “怎么会。”

    “炸鸡大人就是把好吃的炸鸡比作神,笨蛋。”

    “原来如此。”李牧耸肩。

    “你天天都在做什么?”

    “学习、工作和聊天。”

    “不出去玩?我在电梯里自拍,想不想看我的背影?”

    “不出去玩,想看。”

    “等等,现在发给你。”一张照片发来,背影很漂亮。

    “很好看。”

    “那当然。”

    “不过,真的没人和你搭讪?”

    “……天天呆在家里,不然就是工作。”

    “那还说我。”

    “哼,不然你哪有机会。”

    “什么机会?”

    “……就是和我一起约会。”

    “说真的,你是不是外星人?”

    “FF,也许是,对了,想问你个问题。”

    “问吧。”李牧伸了个懒腰。

    夜色朦胧。

    首尔的夜空,缀满了星辰,长街上男男女女交错而行,千万人的呼吸不停流转,或许其中有她的味道。

    “介意我和别人握手?”

    “嗯?你要和谁握手?”

    “就是问问。”

    “你都不让我碰,你觉得呢?”

    “哼,因为你每次见面都那样。”

    “你也没拒绝。”

    “那是怕你受伤。”

    “已经受伤了,背上的抓痕还没好。”李牧说,他的背部的抓痕还在,那晚的情景时常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喂,因为工作,要和一个男人稍微亲密一点。”

    “……工作?你是演员?”

    “怎么会,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工作?”李牧问。

    他实在想不出到底什么工作,要和陌生的男人亲密。

    “不能说。”

    “肯定会介意。”

    “小气的男人。”

    “那我和一个女人亲密,介不介意?”

    “当然会介意,而且不许那样,不然咬你。”

    “……那你为什么要那样?”

    “这是因为工作!”

    “……好吧,有没有那个?”

    “哪个?”

    “嘴唇的碰撞。”

    “哼,怎么会有,只是到拥抱。”

    “那明天见面,我也要拥抱。”

    “……小气的男人,那我抱你,但你不能动。”

    “好吧,大方的女人。”

    “FFF,到家了,只有我一个,有些害怕。”

    “你的朋友呢?”

    “她很忙,因为要准备一个东西。”

    “不会是去原始森林摘香蕉?”

    “才不会,她在跳舞。”

    “跳舞?你不是也喜欢跳舞?”

    “FFF,嗯,今天就跳了,要不要看?”

    “好。”

    “等一会,我先订炸鸡大人。”

    “多吃点,这样捏起来更柔软。”

    “坏蛋。”

    过了一会。

    一段只能看到头部以下的跳舞视频发来,里面的人跳的极为奇特。

    “怎么样,FFF。”

    “天天这样,没被抓进疯人院?”

    “我又不是你。”

    “不害怕?”

    “稍微有点,想给你打电话。”

    “我给你打。”李牧打电话。

    一会。

    “咳咳。”

    K的声音依旧温柔,仿佛能够融化他的心脏。

    “又在吃东西?”李牧问。

    “嗯,因为练习太累。”

    “在练习什么?”

    “秘密。”

    “秘密真多。”

    “FF,总有一天,你都会知道。”

    “why是什么意思?”

    “FF,不告诉你,知道starlight?”

    “星光?”

    “嗯,你就是。”

    “哪有。”

    “FF,在我心里是,知不知道遇见你的那一天,刚好是心情最差的时候。”

    “为什么?”

    “不知道,忽然会有那种时候。”

    “那我没让你的心情更差?”李牧问,毕竟他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应该是相当让人讨厌的家伙。

    “有点,那时候想咬死你。”

    “这么可恨?”

    “嗯,FFF,啊,快点看外面。”

    “外面?”李牧疑惑。

    他透过窗,看向外面。

    星空上一道璀璨的轨迹划过,仿佛温柔的吻痕。

    “哇,好美。”

    “就像你一样。”

    “FF,笨蛋,我们许愿吧。”

    “这可是迷信。”

    “哼,到底许不许?”

    “好。”

    “123,一起,在心里默念,不要说出来。”

    “嗯。”李牧低声。

    他双手合十,虔诚地对准星空,心里默念一句,他想都不敢想的愿望。

    良久。

    “FFF,好了。”

    “嗯。”

    “许了什么愿望?”

    “你呢?”李牧笑。

    “不告诉你。”

    “那我也不告诉你。”

    “哼,坏蛋。”

    “笨泰迪。”

    “要是愿望真的能实现就好了。”

    “希望如此。”李牧笑。

    “FFF,会实现的,只要你不离开。”

    “不会离开。”

    “FFF,等会,炸鸡大人到了。”

    哒哒哒。

    “等你。”李牧说。

    他走到沙发上坐下,把贝斯放到手上练习。

    明天,他会在K的面前演奏,心中不免有些紧张。

    “哇,好香,想吃?”

    “想吃你。”

    “坏蛋,说什么呢?”

    “没有,我是说,想吃你的炸鸡大人。”

    “FF,我先吃一口。”

    吧唧吧唧。

    “好吃?”

    “嗯,FFF,不愧是炸鸡大人,要是有啤酒就好了。”

    “明明不能喝酒。”

    “可以喝,只是酒量差而已。

    “好吧,酒精垃圾。”

    “我们上次喝的是什么?为什么那么快就醉了,哼。”

    “粉象樱桃,味道甜美,度数很高。”

    “怪不得,是不是你故意放的?”

    “怎么会,把我当什么了?”李牧说。

    “坏蛋、疯子和变态。”

    “这样的人,早就被关进监狱了。”

    “对了,出国之后会很忙很忙,到时候不要想我。”

    “肯定不想。”

    “her,真的不想?”

    “想。”

    “这还差不多,FFF。”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