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79章 茶色

    李牧和T停下嘴。

    “晚安,好梦,我回房间睡觉。”

    “Good_Night,好梦。”T说。

    哒哒哒。

    K回到她的房间。

    “刚才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笨蛋。”K说。

    “不生气?”

    “已经生气过了。”

    “真大方。”李牧说。

    “给我讲故事,FF。”

    “好。”

    “要给我讲什么?”

    “萤火虫。”

    “黑夜里发光的那种?”

    “毫无疑问。”

    “想起那天停电。”

    “嗯。”

    “那时候怎么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怎么样?”

    “……就是那样。”

    “不后悔?”

    “哼,有点,因为喜欢我的人很多很多。”

    “喜欢我的人也不少。”

    “自恋狂,估计只有疯子会喜欢你。”

    “怎么会?”

    “FFF,看了就能明白。”

    “这是小看我?”

    “对。”

    “世界上疯子其实很多。”

    “喂,假如三天不和你说话,会怎么样?”

    “三天?”

    “嗯。”

    “就那样。”

    “哦,知道了。”

    “知道什么?”

    “没什么,对了,从明天开始我们要继续保持距离。”

    “嗯?”

    “不许牵手、拥抱和接吻,不能有任何身体接触。”

    “为什么?”李牧问。

    自从尝到了那种奇妙的滋味,他已经忍受不住无法拥抱她的感觉,而且两人能够见面的时间也很少。

    “我们是恋人?”

    “可以是。”

    “还不是。”

    “那什么时候是?”

    “以前不是说过?”

    “十年?”李牧问。

    “嗯。”

    “喂,那不是十年都不能抱你?”李牧说。

    这就像是把鱼放到猫的嘴边,然后告诉它:“喂,这东西你十年后再吃。”

    “手都不能碰。”

    “头发呢?”

    “也不可以!”

    “肚子?”

    “更不行,统统都不行,懂?”

    “完全不懂!”

    “这只是恋人们才会做的事情!”

    “那我们就做恋人。”

    “不能做,现在还不能。”

    “……”

    “总之,不许碰我。”

    “你是地雷?”

    “嗯,爆炸的时候,会把整个世界炸没。”

    “……真希望世界快点爆炸。”

    “哼,如果下次碰我,那我们就不要见面。”

    “……喂,朋友之间也可以触碰。”

    “我们是朋友?”

    “难道不是?”

    “当然,朋友之间怎么恋爱?”

    “……那我们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

    “像是基督徒和僧人。”

    “总感觉你更喜欢我的身体,哼。”

    “……怎么会?”李牧迷惘。

    因为他对一般女性人类几乎没有那种冲动,只是触碰到K柔软的身体,闻到她身上的香气,他又有了久违的感觉。

    他难道更加迷恋她的躯体?

    “如果真的喜欢我,就应该忍住。”

    “知道了,我会忍耐。”李牧咬牙。

    “如果忍不了,用电话也可以。”

    “电话?”李牧吞了一口唾沫。

    “喂,想什么呢?”

    “什么都没想。”

    “为什么吞口水?”

    “有点渴。”

    “那就喝水,哼。”

    “好。”

    “这样吧,今天就让你用电话,碰我身上的一个部位。”

    “什么地方都可以?”

    “当然不是。”

    “肚子?”

    “好吧,反正肚子也让你碰过。”K发来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白皙的小肚子,可爱的肚脐和李牧打招呼。

    “那我把手放在上面?”

    “嗯,轻点放。”

    “放了。”

    “唔,有点热。”K低声说。

    “可以绕着肚脐转圈?”

    “喂,是不是变态?”K说。

    “好吧,那就转方块。”

    “……结束了,今天的触碰停止,哼。”

    “这么快?”

    “对,明天可以稍微延长一点时间,如果表现好,还可以碰其他地方。”

    “……你是不是变态?”李牧问。

    “你才是!”

    “嗯,我是。”

    “变态疯子一号,哼,给我讲故事,我要睡觉。”

    “好的,变态疯子二号。”

    “晚安,不过没有吻。”

    “反正亲够了。”李牧说,其实他还想每天亲。

    “……坏蛋。”

    “刚才的萤火虫还没有讲。”李牧打开留声机。

    骚气的爵士之音流淌,深入骨髓的性感,在两人耳边环绕。

    低沉的声音编织成故事的世界,K的灵魂在里面栖息,梦的精灵也进入其中,与她起舞,带来无限的欢愉。

    “呼,呼。”

    “晚安。”李牧低语,挂上电话。

    他走到桌边打开电脑。

    过两天,他们系要举办一个party,大约是老生和新生一起喝酒吃肉,大吐特吐,玩几个占女生便宜的无聊游戏。

    李牧也要去那,虽然不是特别想去,不过人生就是如此,总要做几件不喜欢做的事情,这样才能避免更多麻烦。

    但认识了一些人,就免不了麻烦,金高恩自作主张地要在party上表演之后,麻烦就友好地过来和他拥抱,然后说:“hey,兄弟,麻烦你了。”

    李牧当时用中指搓了金高恩的脑门三下,但木已成舟,除非他有回溯时光的能力。

    这种事情显然是不现实的,他不是在拍电影,也不是在演舞台剧。

    “上台丢人这种事情,还真是不擅长。”

    作为一个理智主义,这么多年来冲动之下做过的事情屈指可数,也没让他太过丢脸,这次却免不了一场嘲笑。

    “真麻烦。”李牧打开电脑,搜索摇滚音乐。

    不过摇滚再怎么自由,要是一个人唱的五音不全,只会让人觉得白痴。

    Rap_Rock?

    一个奇特的词语引起他的注意,说唱摇滚。

    这种音乐形式是说唱金属的延续,说唱对于一些节奏感不好的人,可以起到一定掩盖作用,何况对于真正的说唱,大家都不怎么懂。

    “其实我也不懂,就当是读课文。”李牧笑。

    如果使用说唱摇滚,他们丢脸的可能性就降低到了百分之三十,如果唱的不好,还可以说为了尝试新的音乐。

    “我果然是一个天才。”李牧自语。

    他搜索歌词简单和重复较多的歌曲,只要他们练上一天,估计不会太差。

    嗡嗡。

    “Rock_Me!”

    “……什么事?”

    “歌选好了没,我有一个提议,把trot和摇滚混合起来,怎么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