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71章 奶酪

    他的胸前传来温热之感,呼吸声一起一伏。

    “好喜欢四月。”

    “为什么?”

    “不知道,只是喜欢。”

    “其实,我也是。”李牧紧抱她。

    “四月一个晴朗的早晨。”

    “遇见百分之百的泰迪。”

    “真的像泰迪?”

    “咬的时候。”李牧笑。

    “想咬你。”

    “轻点。”

    “好,FFFF。”

    李牧胸前涌起酥麻麻的痛感,如果想知道这痛感的起因,可能需要穿越时空的古老机器般神秘的洗礼。

    “喜欢什么样的人?”

    “喜欢?”

    隐约间,他想起苍白的侧脸,和漂亮的耳轮。

    有的人,偏爱眼睛大的人,有的人,则偏爱身材纤细的人,多种多样,不一而足。

    他呢?

    有些模糊。

    “嗯。”

    “感觉对的人。”李牧笑。

    “什么感觉?”

    “冬天的时候不穿衣服,被人用冰冷的可乐浇满全身,接着扔进温泉中。”

    “……疯子。”

    “就像遇到疯子,却发现她很温柔。”

    “笨蛋。”

    “笨还是疯?”

    “笨疯子。”

    “不困?”

    “嗯,而且好热。”

    李牧感觉到一只滚烫的柔软之物,伸进他的衣服内,紧贴他的腹部。

    “FFF,好舒服。”

    “……别闹。”

    “想抱你,笨蛋。”

    李牧胸前出现一个柔软的东西,大腿被什么东西压住,手一放,软绵的触感泛起。

    “这是腿?”

    “唔。”K呼吸急促。

    “……快睡。”李牧收手。

    “不要。”

    李牧忽然感觉腰上的衣服被掀开,一只光滑细腻的东西钻进来,紧接着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从衣服领口钻出。

    他胸前传来软绵绵的触感,背部被一双柔软的东西锁住,鼻尖泛起滚烫的气流,嘴唇和什么东西轻轻碰撞。

    呼,呼。

    黑暗中,两人的鼻息不停纠缠,身体也变得越来越烫。

    李牧的理智渐渐消散,一双手轻轻扣住她的肩胛,嘴唇顺着感觉向前一点,碰到极为柔软之物。

    “咬你。”

    李牧下唇传来刺痛感,精神一震,他急忙将K从衣服内拉出。

    K再次扑向他。

    李牧用身体将K压在身下,让她无法动弹。

    “放开我,坏蛋!”

    “睡吧。”

    “不要。”K不停挣扎。

    李牧趴在她的身上,一双手紧扣她的手腕,鼻尖和鼻尖相对。

    越是挣扎,触感越是强烈。

    两人的身体再次发烫,一双唇竟再次碰撞。

    李牧放开K的手腕,一双大手顺着腰肢往上,碰到她柔软的肩胛骨。

    “唔。”K轻吟,指甲扣紧他的后背。

    李牧因为疼痛,精神再次一震。

    “我到底在做什么?”

    “唔。”

    李牧感觉温热的气流,在鼻下回荡。

    “不可以这样。”李牧脑海中浮起陈思思的光头,心中顿时一静,伸手挡住K的唇。

    K继续对着他的手轻咬。

    良久。

    她的呼吸渐渐变沉。

    “晚安。”李牧说,从床上悄悄起来。

    他摸索床铺上的被褥,重新替她盖上,转身,摘下眼罩。

    朦胧的紫光,从客厅倾泻进来,落在地上,宛如盛开的紫罗兰。

    他走到客厅,把吃剩的食物和酒收拾好,在卧室门口,驻足不前。

    “不要离开。”K呓语。

    李牧苦笑一声,走进另外一间卧室,拿出被褥,再次来到K的卧室前,背身走进去,在床下打了地铺。

    “不要离开,不要离开。”

    K的手从床铺的一侧伸出,摸索着可以依靠的东西。

    李牧重新戴上眼罩,一只手在床边摸索,抓到一只细细的手掌,上面有些温热,也有些柔软。

    他躺在地上,一只手抬起,困意袭来。

    不觉间,他陷入沉眠,被天堂般的梦境包围。

    钟表的滴答声,驱走黑夜,迎来光明。

    “好渴。”李牧睁眼,一片漆黑。

    卧室内安安静静,只有客厅传来的滴答声。

    李牧晃了一下手,空空如也。

    “喂,在不在?”

    没有任何回答。

    李牧摘下眼罩,床褥被叠的整整齐齐,卧室内还残留一丝幽幽的香气,证明昨天的事不是一场幻梦。

    “她也许有事先走了,或者是太尴尬?”李牧自语,拿起桌上的手机。

    手机上有几条未读信息,却都不是K的。

    嗡嗡。

    手机忽然震动。

    “小子,昨天玩的怎么样?嘿嘿。”

    李牧无视这条信息,走到客厅。

    桌子上摆着一些饭菜,还有一张信纸。

    李牧急忙跑到桌前,打开信纸。

    “To坏狮子:把你做的菜热了一下(因为不太会做菜,原谅我太笨),记得吃。FFF

    昨天的事情,记得一清二楚,所以才更加不好意思,虽然酒量很差,但都能记得。

    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也许是酒精的缘故,我这样的酒精垃圾,真的不应该喝酒,唉。

    本来想给你留kakaotalk信息,觉得没有诚意,写起来又不方便,就从你的桌子上拿了信纸和笔,写下了这些。

    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但还是写了。

    谢谢你昨天的晚餐,真的很好吃,酒也很喜欢,还有……很快乐。

    你肯定会觉得我是一个疯狂的女人,明明说要保持距离,却把你扑倒在地。

    其实,今天早上醒来之后吓了一跳,因为身上只有内衣,还以为你对我做了什么。

    不过,我知道你没有做。

    谢谢你守护了我一夜,也谢谢你握了我一夜的手。

    早上起来,偷偷在你的左脸颊上亲了一口,喜欢吗?

    因为昨天的事情,心变得很乱,忽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话。

    本来约好一起看电影,但现在真的好乱,原谅我这么走,因为看到你的脸,心脏就变得有些奇怪。

    你是不是魔法师?在我身上施了魔法?

    不然为什么心跳总是加速,总是对你做出奇怪的事情?

    坏狮子,我觉得我们需要保持一个距离,即使再怎么喜欢你,也必须这样。

    你真的能够等我吗?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够等待,因为我值得你等待。

    但如果你有了比我还要喜欢的人,我也不会纠缠你。

    记得一定要吃饭,虽然只是加热的,想你的笨泰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