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68章 刮脸膏

    李牧搂住她的腰。

    指尖顺着脊骨一节一节往上,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

    “不要。”K身子一软。

    “抱歉。”李牧心跳加速。

    K的脖颈红得快要滴出水,整个人就像撒哈拉沙漠中午的石头。

    “坏蛋,以前是不是经常这样?”

    “别人听了会笑成熊。”

    “为什么?”

    “他们都说我是机器人,两年来,你是我第一个抱过的女人。”李牧笑。

    “……真的?”

    “当然。”

    “没有其他女人?”

    “如果我小姨妈算女人的话。”

    “……除了小姨妈,还有?”

    “没有。”

    “那就好,下次不许这样,哼。”K挣脱。

    “好。”李牧说。

    “你做菜,我在旁边看。”

    “不学?”

    “怕你又对我做坏事。”

    “怎么会。”李牧有些怀念刚才的拥抱和触感。

    “一直会。”K翻白眼。

    李牧耸肩,手中的刀,化作一蓬寒光,食材化成细丝。

    “哇,怎么做到的?”

    “就这么做。”李牧笑,炒锅入油,大火涌起。

    K捂嘴,眼睛睁得很大很大。

    “你是厨师?”

    “只是爱好。”李牧摇头。

    “如果嫁给你,可以不用做饭了,FFF。”K把胳膊支在后边的厨台上,双手托腮,盯着李牧的后背。

    “想嫁给我?”

    “才没有,你和我的理想型,差很多。”K哼一声。

    “你也是。”李牧回击。

    “……坏蛋。”

    “不无聊?可以看电视,或者玩电脑。”

    “想看你。”

    “有那么好看?”

    “……比我还自恋。”K跑到李牧身后,轻拍他的后背。

    “力气真小。”

    “……那我使劲了!”

    啪!

    “嗯?”李牧吃惊,屁股上传来奇特触感。

    “啊!很不错。”K若无其事地收手,耳垂染上绯色。

    “……经常锻炼。”

    “嗯,我去看电视。”K跑到客厅。

    “……这种情况还真是第一次。”李牧转头。

    K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不过眸子朝他这边瞥来。

    “海鲜能吃?”

    “啊?可以。”

    “能不能把那瓶白诗南拿过来?”李牧挥手。

    “好。”K走到酒架前,拿起白诗南,跑到厨房。

    “你的手还真重。”李牧接酒。

    “……什么?”K装傻。

    “没什么,冰箱里有冰淇淋。”李牧笑。

    “好。”K来到冰箱前,拿出一个冰淇淋就跑。

    李牧开始做海鲜意大利面,按照周雪的理论,一般女人敌不过美食和美酒的诱惑。

    “她不是一般女人。”

    香气弥漫,坐在客厅吃冰淇淋的K,不时转头,面具下的鼻子轻皱,吞口水。

    “有些方面似乎一般。”李牧总结。

    “好香,坏狮子,真的不是厨师?”

    “不是。”

    “也太香了。”

    “吃下去才知道。”

    “FF,吃下去一定很棒,我帮你端菜。”K一蹦一跳,像快活的羊羔。

    “嗯。”李牧说。

    两人把菜端到桌上,窗外,繁星缀满夜空。

    “我给你倒酒。”K拿起酒瓶。

    “等等。”李牧起身,走到客厅的一侧,按下圆形按钮,莹白色灯光转为朦胧的淡紫色,屋内仿佛化作梦幻国度。

    “哇,好漂亮。”

    “爵士?”李牧打开留声机,放上唱片。

    “嗯,FFF。”

    爵士之音流淌,星辉与晕紫缠绵,寂寞的城市中,两个孤独的灵魂在黑夜中相遇。

    “眼罩。”李牧手中是一个黑色眼罩。

    “……真的没关系?”

    “嗯。”

    “会觉得不好意思。”

    “习惯就好,帮我摘下来。”李牧笑,来到K身前。

    “……好。”K声音颤抖。

    她伸出手,放在面具的一侧,指尖和脸颊触碰。

    “不会吓到你。”

    “……不是这么回事。”

    “那怎么?”

    “没有。”K咬牙,摘下李牧的面具。

    两人四目相对。

    K呼吸微促,手掌放在他的脸颊上,呆呆地看。

    “有那么吓人?”

    “没有。”K低头,把手收到背后。

    “和你理想型差距不是很大?”

    “……不知道。”

    “眼罩帮我戴上?”李牧牵住K的手,她的手,滚烫无比。

    “嗯。”K重新抬头。

    李牧弯下腰,K替他戴上眼罩。

    他的视野陷入黑暗。

    “替你摘面具?”李牧说。

    “嗯。”K拾起他的手,放在她的面具上。

    李牧翻开面具,手掌碰到她的脸颊,上面的柔软触感,让他呆住。

    “很软。”

    “坏人。”K没有避开他的手。

    “椅子在哪?”李牧摸索桌子,想要回到座位。

    “笨蛋,我帮你。”

    李牧感觉到胳膊被抱住,鼻下传来幽幽香气。

    “为什么对我这么温柔?”

    “因为社会的温情。”李牧笑。

    “坐下来,笨蛋。”

    “是这里?”李牧伸手一摸,手上传来硬硬的触感。

    “对。”

    “吃饭吧。”

    “我坐你旁边,喂你。”K低笑。

    “好。”

    倒酒的声音响起,一股葡萄酒的香气涌现,还真有点湿石头的味道。

    “FF,这瓶白诗南香气很不错。”

    “里面带着湿石头的气息,带点蜂蜜香,是卢瓦尔河谷的标志性特征,风味咸甜兼具。”李牧按记忆复述。

    “你竟然懂!”

    “让我尝一下。”

    “好吧。”K晃了晃酒杯,放到李牧嘴边。

    “舌头两边麻麻的质感,是矿石气息的表现,酸度很高,不过果味浓郁,酸度和酒体之间平衡不错。”

    “……这么厉害!”K尝了一口。

    “当然。”

    “自恋狂。”

    “其实是骗你的。”

    “啊?”

    “根本不懂酒。”

    “怎么会?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一个原始人酒鬼告诉我的。”

    “……真的?”

    “嗯。”

    “坏蛋,总是捉弄我。”

    李牧感觉手被抬起,温热的气息在上面流淌,酥麻麻的刺痛感传来。

    “要不要一起跳舞?”

    “FFF,好,但你不是看不见?”

    “你能看到就行。”

    “知道了,坏蛋。”

    “先尝试一下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K笑。

    “怎么样?”

    “唔唔,太好吃了。”K吃得不亦乐乎。

    “还好。”

    “要是天天能吃到就好了。”

    “天天给你做。”

    “哼,这是表白?”

    “不是。”

    “明明是,是不是喜欢我?”

    “是你喜欢我。”李牧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