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53章 啤酒

    蜘蛛网停止震颤。

    李牧把电贝司放到一旁,告别三个汗流满面的灵魂。

    嗡嗡。

    “怎么不说话?”

    “刚才弹了贝斯。”

    “怎么样?FFFFF”

    “一塌糊涂。”

    “想起一件事情。”

    “什么?”

    “SJF。”

    “那是什么?”李牧问。

    “首尔爵士音乐节,FFFF。”

    “喜欢爵士?”

    “嗯,你呢?”

    “也可以。”

    “知道杰米·卡伦?”

    “不知道。”

    “下个月的首尔爵士音乐节,他可能要来。”

    “你要去?”

    “嗯,FFFF”

    “一起?”

    “和其他人有约。”

    “男女?”

    “男。”

    “原来如此。”李牧说。

    他心中微微惊讶,没想到K还有男性朋友。

    “FFF,不开心?”

    “没有。”

    “真的?他们只是普通朋友。”

    “我的普通朋友也不少。”

    “……不会是嫉妒?FFFFF”

    “怎么会,我不是那种小气的男人。”李牧否认,心脏那里却像撒了醋。

    “你也要来?”

    “那也见不到你。”

    “FFF,见到了,估计也认不出来。”

    “似乎是这样,你呢?”

    “我肯定能认出来,FFFF”

    “为什么?”

    “不告诉你,笨蛋。”

    “你比我笨。”

    “乐队结束了?”

    “嗯,正在去打耳洞的地方。”李牧说。

    “FFF,打完给我看照片。”

    “好。”

    “四天后,我们又要见面了,FFFF。”

    “嗯,23号。”

    “24号,看电影吧。”

    “真的?”

    “FFFF,嗯。”

    “看什么样的?”

    “浪漫的,FFFF”

    “知道了。”

    “L,会喜欢上骗过你的女人?”

    “为什么这么问?”

    “就是问问。”

    “世界上哪有那么诚实的人。”

    “你也骗过?”

    “有时候。”

    “骗过我?”

    “可能有。”

    “FFFF,好吧,我也骗过你。”

    “骗了什么?”

    “不告诉你。FFFF”

    “我先打耳洞。”李牧走进小店。

    “好,等你,FFFFF”

    打耳洞很快,李牧的左耳垂上出现一个双鱼座银钉。

    他照了一张,发给K。

    “FFFFF,很帅气。”

    “……怎么觉得有些奇怪。”李牧第一次戴这种东西。

    “没有,FFF,很棒。”

    “你的刺青可以给我看?”

    “……好,但不许给别人看。”

    “嗯。”李牧说,一个刺青而已,有那么隐秘?

    “怎么样?可爱?”随之而来的是一张照片,上面是双鱼座图案的刺青,很小,融入白皙的肌肤中。

    “可爱的就像你的声音。”

    “FFFF,雨中的小泰迪?”

    “差不多。”

    “喂,真的不想找女朋友?”

    “干嘛这么问?”

    “十年会不会太长?”

    “是很长。”

    “不会有那种冲动?”

    “冲动?”

    “……就是那个。”

    “有。”

    “……那怎么办?”

    “可以看一些电影。”

    “……什么电影?”

    “男女打架的电影。”

    “……坏人!”

    “我说的可是动作电影,你想了什么?”李牧笑。

    “啊?我说的也是那个,哼。”

    “我到家了。”李牧推门而进。

    屋内干干净净,想到下个月K会来到这里,他的心脏仿佛安装了赛车引擎。

    “想给你打电话。”

    “今天我来。”李牧打给K。

    “咳咳。”K的声音传来,看来她又在吃什么,不过她为何那么瘦?

    “好吃?”

    “嗯,FFFF,对了。”

    “嗯?”

    “能忍得住?”

    “什么?”

    “……就是那个。”

    “忍了两年。”

    “啊,这么久?”

    “确实很久。”

    “其实,可以……”

    “可以?”

    “唉,心忽然好乱。”

    “怎么了?”

    “为什么不喜欢别人?”

    “不知道。”

    “要是我们永远见不到,怎么办?”

    “那就见不到。”

    “……你可以喜欢别人。”

    “你也可以。”

    “……以前就这么笨?”

    “很聪明。”

    “明明就是笨蛋,唉,被人骗了也不知道。”

    “哪有人没被骗过?”

    “……笨蛋。”

    “笨泰迪。”

    “世界上真有百分之百的相遇?”

    “不知道。”

    “FFF,我现在竟然有些相信了。”

    “所以?”

    “假如我们有一天无法联系对方,还会相遇吗?”

    “也许。”

    “真的会有那一天怎么办?”

    “那一天?”李牧沉思。

    “算了,FFFF,不应该问这种问题。”

    “喜欢天空?”

    “啊?”

    “如果无法联系到你,我会沿着天空下的每一条小径行走。”

    “FFF,然后呢?”

    “然后和你相遇。”

    “FFFFF,笨蛋。”

    “保持愚笨,保持饥饿。”

    “什么?”

    “斯图尔特·布兰德说的。”

    “FFF,所以你就是笨蛋?”

    “今天开始。”

    “可以抱我吗?笨蛋,FFFFF”

    “好。”

    “下次希望你能够真的抱我。”

    “嘴唇呢?”

    “……还不可以!”

    “什么时候可以?”

    “……还没想好,哼。”

    “早一点就好。”

    “不过,真的会那么找我?”

    “沿着天空下的每一条小径?”

    “嗯。”

    “对,所以那时候,你只需在一条小径上等待。”

    “要是等不及呢?”

    “我就会累死。”

    “FFF,那我只能等你了。”

    “这么善良?”

    “当然。”

    夜色渐深,李牧的左耳有些刺痛,于是拿出酒精棉擦拭了一下。

    “不睡觉?”

    “FFFF,有些困了。”

    “给你讲故事?”

    “好,今天是什么故事?”

    “《爱你如半夜汽笛》。”

    “FFF,为什么是汽笛。”

    “这就是我要讲的。”

    李牧打开留声机,放起爵士乐,萨克斯的风流之音,夹杂在其中,让夜色染上了一丝性感。

    “晚安,好梦,啵。”

    “晚安。”

    “L,你喜欢一个人,会喜欢多久?”

    “不知道。”

    “FFF,我也不知道。”

    “那还问,不睡觉?”

    “FFFF,百分之百,是不是意味着喜欢一辈子?”

    “之前还不认识,应该算半辈子。”

    “似乎是这样,你好像变聪明了。”

    “一直是你比我笨。”

    “FFF,知道了,晚安,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