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与我同眠

    她脸上蒙着口罩,卫衣帽罩在头上,露出一双乌黑眼瞳。

    她盯着他的脸,过了两秒,低头跑掉。

    “我的脸又不是梵高画的,没那么印象主义吧。”李牧觉得那个身影有些熟悉,却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他低头看手机,依旧没有K的信息。

    “安全到家,记得告诉我。”李牧发送信息。

    信息显示读取,K却没有回复。

    也许K在生他的气,刚刚见面就吻了她,只有从原始时代穿越来的人,才干得出来。

    李牧觉得自己太过冲动。

    但让他再次选择,他还会吻下去,那种感觉实在太奇特,那种灵魂悸动感,是他一生中从未体验过的。

    他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那一刻,灵魂仿佛被闪电击中,一种类似欢愉又类似痛苦的情感不停涌出,心脏抽动得怪异。

    在黑暗中,那种感觉被无限放大。

    她的味道、触感和声音,都深深印刻进他的灵魂深处,再也无法忘记。

    李牧刚回家,手机震动。

    嗡嗡。

    “我到家了,FFFF,你呢?”

    “我也是。”李牧说。

    “FFFF,学我?”

    “耳钉很不错。”

    “有耳洞?”

    “明天就有。”

    “FFFF,记得打左耳。”

    “好。”

    “问你一个事情。”

    “什么?”

    “如果我骗你,会生气?”

    “看情况。”

    “没对你造成伤害和损失,只是出于好奇的欺骗,会生气?”

    “……应该不会。”

    “那就好,FFFF。”

    “骗我什么了?”

    “不告诉你。FFFF”

    “今天,没关系?”

    “……不知道。”

    “其实做朋友也不错。”

    “……真的?”

    “也许。”

    “唉,你又没见过我。”

    “你也一样。”李牧笑。

    “万一我很丑,怎么办?”

    “闭上眼睛。”

    “……哼,坏人。”

    “又有什么关系。”

    “……能等我?”

    “没问题。”

    “一辈子呢?”

    “好。”

    “……骗人。”

    “那就别让等我那么久。”

    “最多能等多久?”

    “不知道。”

    “十年可以?”

    “需要想想。”李牧认真说。

    “嗯,想吧。”

    十年内不和任何女人谈恋爱,似乎是很困难的事情,但他已经坚持了两年,也活得好好的。

    单身又不是什么病症,只是一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

    与其和一个个不喜欢的人相遇分离,不如维持这种状态,直到和真正喜欢的人相遇,度过余生。

    半个小时之后。

    “可以。”

    “……真的?不后悔?十年!”

    “嗯,十年内总不至于死掉。”

    “……你可是疯子?”

    “你也是。”

    “我应该感动吗?”

    “不知道。”

    “唉,总觉得对不起你。”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要让我的心脏变得奇怪?”

    “不知道。”李牧说。

    “哼,我知道。”

    “什么?”

    “因为你就是一个疯子,FFFFF”

    “你不也是?”

    “那我们现在还是朋友?”

    “十年之后,就不是了。”

    “FFFF,五天后有空?”

    “怎么?”

    “请你吃饭。”

    “真的?不是不能见面?”

    “戴面具,FFF,上次说的面具餐厅,忘了?”

    “无脸人面具?”

    “嗯,一定要戴。”

    “好,我可以看到你的身体了。”

    “……哼,是衣服。”

    “衣服。”

    “明天做什么?”

    “上课。”

    “FFFF,明天加油。”

    “你也加油。”

    “我会的,FFFF,下次请你看演唱会。”

    “演唱会?”

    “嗯,不过只有你一个人去。”

    “……那我去干嘛?”

    “看演唱会。”

    “可以不去?”

    “不可以,一定要去。”

    “好。”李牧说,心中却有些奇怪。

    “FFFF,朋友来找我,一会聊。”

    “嗯。”

    K不再回复。

    李牧摸了摸嘴唇,上面还残留K的气息。

    嗡嗡。

    “干,老子失恋了!”

    “恭喜。”

    “你妹,就不会安慰我?”

    “送你一根黄瓜?”

    “我是纯爷们!”

    “黄瓜吃了有静心作用。”

    “……”

    “下次不要插别的地方,很不卫生。”李牧好心提醒。

    “我以前到底造了什么孽?”

    “多的数不过来,要我都说给你听?”

    “你赢了,滚过来陪我喝酒。”

    “在哪?”

    王耀把地址发给李牧。

    “就是这里,快点来,我现在非常生气。”

    “Pearl?”

    “嗯,这里比较便宜,而且菜的味道很好。”

    “失恋还想这些?”

    “你妹!失恋也要生活!”

    “那还喝酒?”

    “到底来不来?”

    “等我一会。”李牧起身。

    朋友失恋,他当然要陪。

    当年他要死要活的时候,就是王耀和陈思思陪在他身边。

    坐上出租车。

    来到酒吧入口,入口处还有一男一女开车兜风的漫画,用韩文写着:“去有料理的酒家。”

    酒吧氛围极好,吧台内布满暗紫色光线。

    王耀在酒吧角落喝酒吃菜,看起来还不错。

    “好吃?”

    “还行,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甩了我!早知道我就先说分手了!”王耀气道。

    “……为了这个才生气?”

    “废话,太丢人了!”

    “原始社会的习俗,果然不是现代人能够懂的。”李牧坐到王耀对面。

    “原始你妹,没看我生气?”

    “看到了。”

    “……唉,还是陪我喝酒吧。”

    “她有了新欢?”

    “旧爱。”

    “旧爱?很正常。”李牧说,念旧的人毕竟很多。

    “正常个屁,我到底哪点比不上他?”

    “时间。”

    “……好像是这样,干。”

    “过几天就好了,你看我不是活蹦乱跳?”

    “你是两年。”

    “总有一天会好的,总不至于你死的时候,还念念不忘。”

    “但我不服气!”

    “那我该怎么办?”

    “……也是,你这种家伙都熬了过来。”王耀释然。

    “现在得到安慰了?”

    “有点,看到别人比自己不幸,似乎还不错。”

    嗡嗡。

    “干嘛呢?”

    “陪朋友喝酒。”李牧说。

    “又喝酒?”

    “他失恋了。”

    “啊?”

    “不过他现在很开心。”

    “因为你安慰他了?”

    “没有,只是给他讲了一个悲伤的故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