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48章 玻璃杯

    “知道的时候告诉我。”李牧笑。

    有些问题开始总是没有头绪,但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嗯,FFFF,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问了好几遍。”

    “答案还是不满意。”

    “有满意答案的时候告诉你。”

    “……猪排切好了。”

    “喂我。”李牧说。

    “嘴在哪?”

    “先别动,我去拿你的手。”

    “嗯。”

    李牧伸手,握住了热乎乎的东西,有点油腻。

    “这是你的手?”

    “FFF,笨蛋,是炸猪排。”

    “你的猪蹄?”

    “喂,信不信,把这东西塞进你的鼻孔?”

    “信。”李牧沿着热乎乎的猪排往前,碰到叉子,最终握到了软乎乎的东西。

    “可以了?”

    “嗯。”

    李牧把K的手拉向他,一口把猪排肉咬进嘴里。

    “FFFF,真能吃。”

    “因为是食肉动物。”

    “我也吃了?”

    “嗯,多吃点,都是为你准备的。”

    “FFF,胖了怎么办?”

    “减肥。”

    “……真是的。”

    “那继续胖?”

    “……我还是吃吧。”

    “吃同类,不会有负罪感?”

    “……好想狠狠地咬你。”

    “不是刚刚咬过?”

    “不够,哼。”

    K吃得不亦乐乎,似乎把猪排当做李牧,狠狠地嚼。

    “喜欢能吃的女人。”李牧笑。

    “真的?FFFF”

    “假的。”

    “……骗子,喂你?”

    “好。”

    “FFF,不过,这次不许抓我的手。”

    “……不会插进我眼睛里?”李牧忐忑,K似乎很顽皮,要是真插进眼睛里,怎么办?

    “把我当什么了?”

    “疯子。”

    “……那只是偶尔,我来了。”

    “好。”

    李牧虽然这么说,但身体微微向左移动,以防被搓到眼睛。

    “在哪?怎么碰不到东西?”

    “不要动,我现在过去。”李牧坏笑,偷偷站起来。

    四周漆黑一片,方向很不容易找。

    “喂,你在干嘛?”

    “正在寻找猪排。”

    “声音是怎么回事?”

    “什么声音?”李牧一边说,一边在黑暗中朝K所在的方位走去。

    “……和木头撞击的声音。”

    “啊!”李牧忽然大叫。

    “啊,怎么了?是不是烫到眼睛了?”

    “没事,是脸。”李牧暗自一笑,继续沿着桌子的边角转动身体。

    他似乎来到了K的这边,幽香飘来。

    “真的没事?”

    “嗯。”

    “你的声音好像变大了。”

    “是吗?”李牧惊讶,K的耳朵似乎很灵敏。

    “怎么有些热?”

    “喂。”李牧忽然低头说,感觉鼻子碰到了软绵绵的东西。

    “啊!”

    随着K的惊叫,李牧感到软绵绵的东西微微转动,湿热的气息和他呼出的气息纠缠,更加柔软香甜的味道在嘴上泛开。

    这一刻,李牧感觉身体被电流击中,整个人呆住。

    很轻,很淡。

    呼,呼。

    彼此交换呼吸和体味,还有他们的灵魂。

    初时,冰冰凉凉,下一秒,却像烈焰。

    呼吸急促而混乱,就像磁极颠倒的地球。

    扑通扑通!

    李牧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耳膜快要炸开,心脏试图从他的身体中逃离,他的血液也开始蒸发沸腾。

    他变成了一团火。

    “呼,呼。”是K的呼吸。

    香甜的气息,不停钻进他的鼻腔,渗入他的灵魂,涌入他的血脉,令他神魂颠倒。

    “呼,呼。”李牧脑海中空白一片,眼前则是一片黑暗。

    黑暗却不能熄灭他身上的火焰。

    他的唇,贴向黑暗的彼侧。

    他以为那里是水,却发另外一团火焰在悄然等待。

    两团火焰的交汇,除了燃烧殆尽,似乎没有他法。

    一双柔软的东西轻轻箍住了他的脖颈,胸前也感到有些软绵绵的,但柔软的东西,有时候却不柔软。

    火热而柔软的东西,和他的唇瓣交融。

    唇齿之间流淌烈焰融成的液体。

    灵魂在燃烧,他却甘受湮灭。

    他不停吞吃柔软而火热的东西,想要把它深深融入灵魂之中。

    时间流逝的很慢,滴答滴答,黑暗中,钟表的声音浮起。

    两人身上的火焰似乎燃烧殆尽。

    “……嗯。”K低声。

    李牧感到脖颈上的柔软东西轻轻松开。

    “刚才……对不起。”

    “……嗯。”

    “什么意思?”

    “……没有。”K低语。

    “讨厌?”

    “……不知道。”

    “喜欢?”

    “……不知道,呼。”

    “我也不知道。”李牧的心很乱。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做?黑暗中,和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女人激吻,简直太荒唐。

    “我该走了。”

    “……送你?”李牧说。

    “不用,不是说过,不见面。”

    “似乎是这样。”

    “今天,很开心,刚才的事情,可以忘掉?”

    “忘掉?”

    “……算了,我走了。”

    “好。”

    “L,我们以后还会是朋友?”K似乎戴上了什么,口音变得有些哑。

    “也许。”

    “唉,心好乱。”

    “刚才的事情后悔?”

    “……不知道。”

    “注意安全。”

    “……嗯。”

    哒哒哒。

    黑暗中响起脚步声。

    随着吱呀一声,再也没有声音。

    “五分钟吗?”李牧叹气。

    他答应过K,她离开五分钟再出去,这样两人就碰不到面。

    他现在的心却很乱,刚才那黑暗中的接触,已经深深印刻进灵魂深处,很难再忘记。

    滴答滴答。

    李牧把手放在鼻上,暖暖的香气传来,上面还残留她的气息。

    “该死!我到底在做什么?”李牧把手放下。

    不知过了多久。

    “应该到五分钟了,出去吧。”李牧直起身,在黑暗中寻找出口。

    走出房间。

    李牧再次恢复了光明。

    “客人,等等。”

    “怎么?”

    “刚才那位女士为您留了一个东西。”服务生拿出一个小小的东西,递给李牧。

    “谢谢。”李牧把那东西拿在手上。

    这似乎是一个银质耳钉,模样像是双鱼座图案。

    “这是什么?”李牧疑惑。

    “可能是情侣耳钉。”服务生笑。

    “情侣耳钉?”李牧摸了摸耳垂,难道他要打一个耳洞?

    走出盲人餐厅。

    李牧准备回家,却感到胸前似乎被撞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一个娇小的人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