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46章

    李牧觉得自己像一只海象,从北极来到赤道。

    “该穿什么?”李牧思索。

    半个小时之后,他依旧站在衣柜前。

    嗡嗡。

    “知道流星雨吗?FFFF”

    “嗯,怎么?”李牧问。

    “这几天可能有,FFF。”

    “一起?”

    “这么想和我在一起?”

    “一个人会无聊。”

    “FFFF,不是有朋友?”

    “和陌生人一起更有趣。”

    “哼,才不信。”

    “准备的怎么样?”

    “FFFF,很完美,和玛蒂达一样。”

    “我也和里昂差不多。”

    “是头发?FFFFF”

    “你不也是?”

    “最近开始变长了,FFF,很快会变成长发淑女。”

    “长发疯子。”李牧笑。

    “那你就是疯狮子,FFFF。”

    “有项圈?”

    “嗯,其实以前也戴过,她们都说很可爱,FFFF”

    “更像泰迪了。”

    “见面之后咬你。”

    “随时欢迎。”

    “杀手不用带枪?”

    “下面一直带着。”

    “……”

    “是不是想别的了?”李牧笑得很坏。

    “才没有,哼。”

    “你的朋友知道?”

    “什么?”

    “约会。”

    “FFF,只有T知道,她说我疯了。”

    “确实如此。”

    “你呢?”

    “他们都不知道。”

    “不知道更好,FFFFF。”

    “为何?”

    “不能说,对了,可以不要把我们的事情告诉其他人吗?”

    “可以。”

    “FFFF,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

    “会。”

    “哼,你也很奇怪。”

    “很多人都这么说。”

    “不说了,FFFF,我要出发了。”

    “我也是。”李牧挑好衣服穿上,出门。

    他置身于繁华的街道,心却早就飞到了半空。

    人们擦肩而过,不停地相遇,又不停地分别,下一次遇到,也不会记得对方。

    没人会特地记住一个陌生人的容貌。

    “我和她也一样吗?”李牧自语。

    盲人餐厅。

    李牧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走到了边角的位置,这里被黑暗入侵,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丝毫的光线。

    “好黑。”

    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视觉虽然消失,听觉、嗅觉和触觉却得到加强,声音、味道和感触都比原先更加清晰。

    哒哒哒。

    屋内忽然响起两人的脚步声,一个显然是服务生的,另外一个呢?

    “请坐在这边。”服务生说。

    “好的。”

    声音温柔、羞涩,略带紧张。

    李牧闻到了淡淡的香味,温柔而甜蜜,灵魂都有些沉醉。

    “祝你们有一段美好的时光。”服务生退出房间。

    呼呼。

    李牧不知道该说什么,对面传来呼吸声,很细很轻,而且很香。

    咚。

    什么物体似乎落在了一旁,听起来像是包裹。

    “Killer。”

    声音极为动听,李牧的心脏仿佛安上空间跳跃器,穿越了银河系,再从遥远的宇宙彼端穿越回来。

    “killer。”李牧低沉道。

    “呼,呼。”K深呼吸,却不说话。

    她似乎很紧张。

    “失语症?”

    “……你才是!”K哼道。

    “我不是会说话?”李牧笑。

    “可以咬你?”

    “嗯。”李牧伸出手,沿着桌子缓慢向前,触到一个柔软的东西。

    “啊!”K惊叫。

    “什么?”

    “……那是你的手指?”

    “怎么?”

    “……我的手指。”

    “要放到你嘴边?”

    “不用,我自己来,你现在别动。”

    “好。”李牧把手放在桌子上。

    这时,一双柔软的东西,覆盖了他的手背,冰冰凉凉的。

    “你的手真大,FFF。”

    “你的手真小。”

    “当然,FFF。”

    李牧感觉到手被抬起,温柔的气息在手上流淌,这似乎是K的呼吸。

    “到了嘴边?”李牧问。

    “嗯,FFF,你的手有点香。”

    “体香。”

    “……骗人!”

    “什么时候咬?”

    “先摸一下,FFF,好奇你的手到底有多大。”

    李牧感到一个纤细而柔软的东西,顺着他的手背划向手指,直到他的指尖。

    “指尖?”李牧隐隐能感觉到细细的纹路,像是圆圈。

    “FFFF,嗯,食指。”

    “很细。”

    咔吱。

    李牧话音刚落,手掌被柔软的东西所覆盖,尖锐的触感紧接着传来,一种细细的痛感浮起。

    湿热的气息流淌在手上,和痛感混合,竟让他有种快感。

    “哼,下次还敢欺负我?坏狮子!”

    “敢。”

    “……我再咬你了?”

    “嗯。”李牧说。

    “……那,不咬了。”

    “咬吧!”

    “才不咬!”

    “好吧。”李牧有些惋惜。

    “可以摸你的脸?FFF”

    “当然,其他地方也可以。”

    “只摸你的脸,在哪?FFF”

    李牧缓慢把脸伸向前方,却忽然感觉到温柔而香甜的气息,近在咫尺。

    呼呼。

    气息纠缠,他忽然感觉有些热。

    “啊!”K惊呼。

    李牧的鼻尖传来一丝柔软的触感,似乎碰到了什么。

    “怎么了?”

    “……嘴唇。”

    “可能是我的鼻子。”

    “呼,不要再往前了。”K的手贴在李牧的唇边。

    纤细的手指和嘴唇轻轻碰撞,触感极为奇特。

    “好。”李牧说,唇瓣和手指再次碰撞。

    “啊。”

    “怎么?”

    “好软?是什么?”

    “嘴唇。”

    “你!算了,我开始了,哼。”

    李牧感觉到脸上传来柔软的触感,K的手在微微颤抖,手心上还有湿润的触感,似乎是她的汗液,香甜中混合咸味。

    就像撒了盐的棉花糖。

    “这是你的头发?FFFF,果然和里昂一样。”

    K的手在李牧的头上缓慢移动。

    “毫无疑问,我也可以摸你的脸?”

    “……可以。”K的手停顿一下,呼吸有些急促。

    “嗯。”李牧的手抓住K的手。

    “啊。”

    “顺着手,找到你的脸。”李牧笑,大手沿着纤细的手,轻轻往前滑。

    指尖传来滑腻的触感,她的胳膊似乎很细,很光滑。

    “唔,不要。”

    李牧的手指触到了软绵绵的东西,很软,软到有些奇怪。

    “……是什么?”

    “……胳肢窝,我会笑的,FFFF”

    K忍不住笑。

    “抱歉。”李牧的手往上,似乎摸到了纤细脖颈,上面很烫。

    “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