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39章 底座

    “就是那样,哼。”

    “我有那么无聊?”李牧说。

    “谁知道呢?反正我也看不见,坏蛋。”

    “你那里现在是几点?”李牧问,他这里的时间是晚上8点左右。

    “6点多。”

    “早上还是晚上?”

    “晚上,FFF。”

    “比早上好。”

    “为什么?”

    “因为离得没有那么远。”

    “FFFF,笨狮子,什么时候学会说的这种话,都有些感动了。”

    “太容易感动可不好,笨泰迪。”

    “等我一会,朋友在叫我。”

    “好。”李牧回答。

    K不再回复,看来很忙。

    人开始陆续变多,就如王耀所说,这里果然热闹非凡。

    “别看手机了,你看那边。”王耀两眼闪着信号灯。

    “哦。”李牧抬头,发现几个打扮时尚的长发女人。

    “她看我了,眼睛和我对视了3秒以上,看来她对我有意思,概率是90%。”王耀笑得很贱。

    “别忘了还有10%的概率。”李牧想起通道口的八条信息。

    女人什么时候是绿灯。

    第一条就是眼睛对视了3秒以上,然后不避开,那么概率是90%。

    那几个刚进来的漂亮女人,来到他们邻座坐下。

    王耀几人开始商量狩猎对策,李牧则是翻阅手机。

    酒精味、香水味、体味,所有的味道搅拌在一起,在粉紫色灯光照耀下,变成了一种暧昧的味道。

    嗡嗡。

    “FFFF,是不是想我了?其实我刚才去刷牙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张牙刷的照片,牙刷的握把是蓝色的。

    “完全没有,其实我刚才喝酒了。”

    “哼,骗人,肯定想了我。”

    “那肯定是你想了我。”

    “才没有,你那边现在有女人吗?”

    “旁边桌上有。”

    “漂亮?”

    “以正常男性人类的标准来说,是的。”

    “哼,是不是很开心?”

    “是指和你聊天?”

    “FFFF,一直都这样奇怪?”

    “只和你在一起的时候。”

    “真的?这个好看吗?睡觉的时候戴的,FFFFF”随之发来的是一张豹纹眼罩,像极了bra。

    “这不是那个?”李牧故意。

    “……不是了,是眼罩!你到底想什么呢!”

    “我说的就是眼罩。”

    “……你真是,哼。”

    “我真是怎么?”

    不一会,王耀把邻座的女人们勾搭过来。

    6对6,李牧身边也多出了一个女人,身材高挑,面目清纯,颇有味道。

    “你好,我叫李秀静,你呢?”李秀静似乎很开朗,自然地挨着李牧坐下。

    “李牧。”

    嗡嗡。

    “在喝酒?忽然感觉有点奇怪。”

    “嗯,旁边刚坐了一个女人。”

    “……漂亮?”

    “就是刚才和你说过的。”

    “哼,是不是打扰你了?”

    “没有。”

    “……喜欢她?”

    “为什么喜欢?”

    “因为漂亮啊,坏人。”

    “那我喜欢的人,不是要堆成喜马拉雅山?”

    “那为什么要和她坐在一起?”

    “因为都是六个人,没办法。”

    “真的?”

    “当然。”

    “……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李牧疑惑。

    “不知道,心情有些乱。”

    “那我坐到别的地方?”

    “没关系,不用管我,记得少喝点酒,还有早点回家。”

    “嗯,你也早点睡觉。”

    “嗯,FFFF,我想休息一会,可以吗?”

    “好。”

    K不再发来信息。

    王耀他们喝得很尽兴,脸上都有些红了。

    “不喝酒吗?”李秀静问。

    “酒量太差,喝多了会做出奇怪的事情。”李牧敷衍。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九点半。

    K却依旧没有发来信息。

    “算了,我还是先走吧。”李牧起身,替他们结完账,和王耀说身体不舒服,要先回去。

    “好吧,下次可不许这样。”王耀满嘴酒气。

    “嗯,你慢慢享受。”李牧笑,走出酒吧。

    首尔的夜,喧嚣无比。

    “在?”李牧发送。

    “不喝酒了?”

    “喝完了。”

    “……是不是为了我,提前出来了?”

    “你有这么大的魅力?”

    “哼,当然有,不过真的没关系吗?”

    “什么关系?”

    “你朋友不会生气?”

    “他天天生气。”

    “我们又不能见到对方,我这样会不会妨碍你?总觉得对不起你,唉。”

    “妨碍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想找女朋友?”

    “想。”

    “那一直这样陪我也可以?”

    “可以。”

    “……如果我是一个坏女人,怎么办?”

    “又有什么关系。”

    “那我很丑呢?”

    “那又如何?”

    “万一我是残疾呢?或许,我是男人?”

    “残疾还可以接受,男人的话,我需要认真考虑。”

    “FFFFF,你真是一个疯子。”

    “你不也是?”李牧笑。

    “喂,即使我是坏人、疯子、丑八怪,你也不会在乎?”

    “即使我吃饭、睡觉、工作,你也不会在乎?”

    “……真搞不懂你,FFFF,世界上真有你这样的人?”

    “我不就是?”

    “FFFF,谢谢你。”

    “我什么时候做了值得你感谢的事情?”

    “不告诉你,FFFF。”

    “我到家了。”李牧推开门,打开灯。

    客厅寂静无比,一个人居住的时候,可以享受这种孤独的快感。

    “还有四天,我们就可以见面了,FFFFF。”

    “四天。”

    “好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就是正常的男性人类。”

    “哼,明明就是一个疯子。”

    “我这里已经十点多了,你那里是八点多?”

    “是啊,今天你不用陪我到很晚,FFFF,早点睡觉吧。”

    “这么善良?”

    “当然,我又不是像你这样的坏蛋,FFFF。”

    “对了,Serenity是什么意思。”

    “FFFF,看了我的签名?”

    “不小心看到的。”

    “才不信,Serenity其实和我名字有些关系,FFFF。”

    “还有这样的名字?”

    “FFFF,反正不用你知道。”

    “好吧,我想睡觉了。”

    “等等,我给你发一首歌,是我刚刚唱的,睡觉前记得听。”

    “嗯。”李牧说,这几天陪K聊得太晚,精神有些萎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