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2.第392章 过去

    在刘昴星对林易的揣测与对自己的菜谱的创造、改良中,转眼一周过去,已经到了周六,而刘昴星虽然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依旧没有去现场,但是这次的却忍不住打开了电视!

    忍受了司仪在刘昴星看来很“漫长”的开场白之后,终于看到了双方的阵容。

    绘里奈果然“任性”的选择了“过去”作为自己出战的题目。

    而美洲发展会一边,也的确是薙切蓟站在了题目为“过去”的料理场的对面!

    同时令刘昴星惊讶的是,这次的三场个人赛,“Seed队”的濑人博巳居然没有参加……在“未来”的一场中,站着的赫然是爱丽丝。

    “未来……是因为‘分子料理’吗?不过爱丽丝还有些太稚嫩吧?”刘昴星疑惑的嘀咕了一句。

    的确可以看到,在题目为“未来”的料理场上,“Seed队”一面的料理台,已经被各种稀(bu)奇(ming)古(jue)怪(li)的设备包围了。

    不过“未来”组的情况,只是令刘昴星好奇,但是还不至于担心,而“过去”组这边,因为是电视转播,所以刘昴星也看不出什么异常,只能推测“黑暗料理对决”应该已经开始了。

    因为受不了解说的声音不断响起,令自己更加心烦意乱,还有总是切换镜头的导播,刘昴星索性去网上找了找,还有真专门直播固定视角的网站,以刘昴星现在料理方面的造诣,也不需要去听解说,专门找了“过去”料理场的直播看了起来……

    “恩?薙切蓟的食材是……茄子、南瓜、土豆、番茄、莴苣、彩椒、蒜、洋葱……除了常见香料之外,还有迷迭香、牛至、百里香还有香草……真是够素的,等等!怎么隐约有种熟悉的感觉?”

    虽然直播的角度并不算好,但是只要在画面上出现的食材、香料,刘昴星只要稍微看到,就能够判断出种类。

    同时也能够看到薙切蓟恶意满满的表情……

    刘昴星甚至觉得,包括现在的薙切蓟在内,还有之前和他对决时候的保罗,之所以他们对决时的神色,没有被人怀疑,应该也是“诅咒”对其他人产生了的影响。

    虽然料理的时候需要认真,但是全程面无表情、或者表情邪异,未免就有些违和了。

    而绘里奈这边可以看到的食材,分别是鸡蛋、面粉、燕麦、牛奶、帕尔玛火腿、鸭肉、柠檬,特别的香料也有不少,比较扎眼的是龙蒿草……

    看着薙切蓟的食材和准备,刘昴星眉头紧皱,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

    “果然……仅仅从视觉判断未必准确,但是那些香草,应该就是普罗旺斯特产的香草了,还有其他的食材……虽然小有出入,但是综合起来的话……他到底在想什么?虽然听绘里奈说起过一次,那是她记忆中,薙切蓟亲手所做、并且让她品尝的第一道料理,也是疑似导致灵儿被寄生的‘恶魔’压制的料理,但是……显然并不适合在这个时候放在比赛中来做吧?”刘昴星不由得有些疑惑。

    没错,刘昴星猜到薙切蓟想要想做什么……

    普罗旺斯炖菜!

    一种将数种瓜果蔬菜,放在一起炖出来的料理,原本是法国普罗旺斯地区的乡土料理,但是经过代代改良之后,如今也算是一道法国名菜……

    之前从“中枢美食机关”的料理人的料理、还有薙切蓟在远月学院时候的倡导中,刘昴星就隐约意识到,他对“饲料”的定义,并不是从食材的贵贱来划分的,从不被他欣赏的料理人手中做出来的,无论是使用什么食材都是“饲料”。

    刘昴星相信这道由乡土料理衍生出的法国名菜,能够在薙切蓟手中绽放不同的光彩,但是却依旧不认为这种料理“适合”用来在比赛中使用!

    普罗旺斯炖菜,在中文中也被称为“普罗旺斯乱炖”……

    和东北乱炖的制作过程也很像,虽然食材和香料不同,但都是将大量“杂乱”的食材,先炒后炖的一种的料理。

    食材的种类繁多,也就意味着味道会非常“杂乱”,虽然这种“杂乱”不能单纯的定义为“难吃”,但是用在比赛中绝对是扣分项!

    就好像当初的“相扑火锅研究社”准备的相扑力士火锅,被刘昴星归入“不适合用作食戟”之列的原因一样……

    至于当初薙切蓟让绘里奈品尝这道料理,也是在强人所难,硬逼着年仅五岁的绘里奈,分辨出“乱炖”的味道构成!

    不能完全分辨成功的话,就关在没人能接近的小黑屋里,分辨完全了再出来……

    当时绘里奈毕竟年纪还小,如此“杂乱”的料理……听绘里奈说,她是被关了两天才完全分辨成功。

    而这两天中,大部分时间被她用来哭了。

    这也构成了绘里奈对“小黑屋”的恐惧的主要事件之一!

    单纯从打击绘里奈的角度,薙切蓟选择这道料理倒是选对了,“对”到了令刘昴星产生现在就跑去赛场给他一拳的程度。

    的确绘里奈也看出了什么,表情有些变化起来,似乎是在压制着本能的恐惧……

    但是从比赛的角度来说,刘昴星依旧不认为这个好的选择!

    无论是薙切蓟的本意,还是“诅咒”的原因,都应该会令他对胜负十分看重,没道理不全力以赴才对,难道是要靠打击绘里奈的精神来取胜吗?

    保护“假玉龙锅”不被发现、巩固自己在美洲发展会的地位、“诅咒”的影响……薙切蓟有太多的理由,渴求这场胜利。

    而且普罗旺斯炖菜的风格,即便做的再美味,也不符合现在薙切蓟需要为自己宣传的高大上形象吧?

    从视觉效果上,“乱炖”式的料理就很不占便宜!

    对方这时选择“普罗旺斯炖菜”,在刘昴星看来是无法理解的。

    同时薙切蓟准备的厨具,也吸引了刘昴星的注意……

    “那是炭火烤炉吗?做什么用的……”

    这个疑惑,倒是很快就被解答了,只见薙切蓟先是将红彩椒,放在了炭火烤炉熏烤,一面分心称量着各种香料、香草,直到红彩椒的表面,已经被烤糊,这才取了下来。

    烟熏后的红椒风味独特这刘昴星是知道的,但是这种风味……无法在炖菜保持的才对。

    “乱炖”的时候,绝对会将这种烟熏的风味掩盖殆尽,反而令炖菜本来就驳杂的味道,变得更加怪异……

    薙切蓟接下来的动作,令刘昴星更加奇怪的同时,也不由得有了些猜测。

    将已经烤焦的红椒外皮被剥落,里面的彩椒肉部分,没有任何的焦印,接着将红色的彩椒肉切丁,加入到了炒香的洋葱、蒜中,又加入了同样切成小丁的番茄,还有之前准备好的香料、香草,在锅里熬了起来……

    没有加入额外的水,仅仅在凭借番茄和彩椒中的水分在熬!

    “这是在熬制酱汁?”刘昴星的眉头越发紧皱,似乎已经明白了一些薙切蓟的要做什么。

    熬制酱料的同时,薙切蓟又将其他食材切成圆片,与刘昴星知道的常见“普罗旺斯炖菜”的食材略有不同,其中没有西葫芦,但是却多了南瓜、莴苣还有土豆……

    西葫芦在中华菜系中,也叫“小瓜”、“茭瓜”,属于南瓜的变种,没有南瓜甜。

    莴苣,准确来说应该叫“茎用莴苣”,通常大家说的“莴苣”都属于此类,顾名思义、茎用莴苣通常是食用其“茎”的部分,与之相对应的是“叶用莴苣”,不过一般在汉语中大家直接叫它“生菜”,莴苣只特指“茎用莴苣”,哪家饭店把生菜当莴苣上,非被人把店砸了不可……

    虽然莴苣原产自地中海沿岸,南临地中海的法国,自然也有莴苣种植,不过普罗旺斯炖菜中,通常是不加莴苣的。

    而土豆不用多说,学名马铃薯,原产自南美,大约六百年前传入西方菜系与中华菜系,并且快速成了西方菜系所喜欢的主食之一,不过通常因为成熟期不同的原因,不会在普罗旺斯炖菜中加入土豆,倒是有一道专门的“普罗旺斯炖土豆”。

    显然比其他食材要大的南瓜,改刀成小片,比较细小的莴苣则是侧向来切、则大面积,最终几种食材的“片”大小和形状近乎均一的椭圆形的片状。

    因为是电视转播的原因,刘昴星也无法在电视信号中,看到“灵藏库”的“凤瑞纹”出现,不过却能够猜到,一定已经发挥作用了!

    单纯从“灵藏库”的角度来说,“普罗旺斯炖菜”倒是很合适。

    “灵藏库”成为诅咒厨具后,对应的作为诅咒对象的食材,可以说是最多的、也可以说是最少的……

    它对于所有食材都生效,但是又几乎所有食材,都能够避免它生效……

    灵藏库作为诅咒厨具,并不是令人类开始对某种食材过敏,而是大幅缩减所有食材的保质期!

    其正常的作用,在只使用其本体的情况下,相当于便携式永动冰箱,而如果激发其全部效果,可以将食材固定在一个时间状态……

    “普罗旺斯炖菜”作为乡土料理,本来就是在丰收季节,农民们将刚刚采摘的各种蔬菜,放在一起乱炖的产物。

    可以想见“灵藏库”恐怕已经将使用的蔬菜,固定在刚刚采摘不久的状态,仿佛没有贮藏的过程!

    酱料最终已经熬制到了水分收干的程度,薙切蓟看起来也丝毫没有开始“炖菜”的意思,而是取了五只小铁盘,将酱料均匀的涂抹在了小铁盘的底部,之后一片片大小均匀的椭圆形茄子片、南瓜片、莴苣片、番茄片、土豆片,被薙切蓟有规律的间隔着互相重叠摆入铺了酱料的小铁盘中。

    看起来好像是五颜六色的旋涡状棒棒糖一样!

    果然没有炖一炖的意思,而是选择了直接将五只铁盘,罩上锡纸之后放入烤箱……

    “原来如此!”刘昴星自语道。

    薙切蓟是将“普罗旺斯炖菜”,改成了一道烘烤的料理!

    因此从形象和味道上,普罗旺斯炖菜的杂乱无章,就被完美的克服了……

    中途薙切蓟也调整过烤箱的温度,并且还将锡纸取下,等到完工的时候,可以看到一盘盘绚丽的“普罗旺斯炖菜”……不,应该说是“普罗旺斯烤菜”,呈递到了评委们面前。

    一片片色彩丰富、摆放整齐的烤瓜果片,在蒸腾着的带有烟熏风味的酱料中,绽放着迷人的光彩。

    评委们看到面前小盘中,五颜六色的烤菜,也露出了兴致勃勃的表情,唯一违和的是,薙切蓟在呈递料理之后,却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而是走到了绘里奈的料理台旁边,还端着另一盘“普罗旺斯烤菜”……

    而绘里奈的料理,这时也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正在将酱汁淋在成品上。

    “虽然选用的食材有所不同,不过果然是‘班尼迪克蛋’!真是的,选择的菜谱一个比一个‘诡异’……”刘昴星不由得嘀咕道。

    在现场的郁魅、小惠等人,也不由得着急了起来……

    “那个是……班尼迪克蛋?绘里奈究竟在想什么?为什么要选择一道早餐,作为比赛的菜谱啊!”郁魅不由得揉着头说道。

    没错,就是绘里奈曾经在上一届“住宿进修”、自助餐形式的考核中,曾经做过的那道鸡蛋早餐,不过现在做的与当时的菜谱明显有所区别。

    “我可爱的女儿,还记得‘普罗旺斯炖菜’吗?当初为了让你的‘神之舌’绽放光彩,爸爸给你做的第一道料理哦!当时你还任性的说分辨不出里面的香料、食材都有什么,推测不出产地、所属品类、分别存放了多久……

    最后还是用爸爸的办法,才让你成功分辨出来的吧?和那些庸才混迹了这么久,恐怕你的才能也已经退化了!快来再尝尝这道改良版的‘普罗旺斯炖菜’,重新想起当年的事情吧!以后不用再吃饲料了!”

    刘昴星从镜头中,读出了薙切蓟的唇语……

    果然原本就对刘昴星和绘里奈抱有敌意的薙切蓟,反而是在“黑暗料理对决”中,自我意识保存的最完整的。

    甚至刘昴星还怀疑,薙切蓟有可能已经在自主意识下,对“黑暗料理对决”的赌注加了其他的附加条件!

    “可以,不过同时也请你品尝下我的料理吧!”绘里奈说道。

    看到绘里奈的神色,刘昴星稍微放心了一些,至少绘里奈现在的眼神中,已经看不出对薙切蓟的恐惧。

    而在现场的绯沙子,这时则是凝重的说道:“不,绘里奈小姐之所以选择‘班尼迪克蛋’,恐怕是因为……当年绘里奈小姐四岁的时候,第一次自己做的料理,就是鸡蛋料理!”

    “诶?小绘里奈第一次做的是班尼迪克蛋?”悠姬惊奇道。

    虽然“班尼迪克蛋”不算太复杂,而且算是北美常见的早餐料理,但是四岁时候第一次就做“班尼迪克蛋”未免有些……

    “当然不是,那时绘里奈小姐毕竟只有四岁,第一次开火而已……做的是一道煎蛋。”绯沙子说道。

    “煎蛋?那和‘班尼迪克蛋’有什么关系?班尼迪克蛋用的是水波蛋吧……等等!不对,这么说起来,绘里奈这次的‘班尼迪克蛋’,似乎就是用的煎蛋!”郁魅忽然反应了过来。

    班尼迪克蛋是北美常见的早餐,通常是准备一小块英式马芬蛋糕做底,之后放上培根、配菜,最上面盖上一只水波蛋,最后在蛋上淋上酸酸辣辣的荷兰酱。

    不过绘里奈不但使用的配菜完全不同,而且大家也回忆了起来,绘里奈使用的应该不是“水波蛋”,而是煎蛋!

    “水波蛋”指的是用热水中将蛋清焯熟、而蛋黄依旧是流态的鸡蛋。

    与溏心蛋不同,水波蛋不是白煮蛋,而是去壳后在热水中烫出来的。

    “水波蛋”最诱人的,无疑就是餐刀刺破外面凝固的蛋清,里面还是流体的蛋黄流淌出来的瞬间!

    不过在特写中仔细看起来的话,绘里奈的“班迪尼克蛋”上面的鸡蛋,在荷兰酱之下隐约可以看到些油煎的痕迹。

    “将‘水波蛋’换成了‘煎蛋’吗……”

    同时绘里奈这次做的“班迪尼克蛋”,用到的食材也有所不同,并没有选择培根,而是使用了意大利的帕尔马火腿。

    作为世界三大火腿之一,帕尔马火腿有着所有知名火腿中,最柔软的质感,而不同于一般火腿的硬质,而且与中式火腿在制作时的多次上盐不同,帕尔玛火腿通常只上盐一次,而且用盐量在火腿中也算少的,在血水析出后,还会洗去涂抹的海盐继续风干,所以口味并不重,甚至有“甜火腿”之称。

    因此帕尔马火腿更多的不是作为调味品,而是可以整片的单独食用,切成薄片的上等帕尔玛火腿,色泽暗红并且呈现半透明的颜色,脂肪具有云石纹理,因为制作的过程,闻起来还有烟熏的风味,可以生吃。

    帕尔马火腿的切片技术,在意大利本土餐厅,也是可以作为表演的保留项目,即便现在自动、半自动的切片机已经普及,也有很多餐厅保持着手工切割的习惯。

    此时绘里奈的改良版的“班迪尼克蛋”中,就能够看到在煎蛋下面盖着弯卷的帕尔马火腿片,煎蛋与下面的底座之间露出的波浪似的弯卷,令人感觉格外的诱人……

    而且除了帕尔玛火腿,隐约还能看到有其他东西……

    “是切片的烤鸭肉。”之前一直在看着绘里奈的小惠说道。

    没错,正是烤到恰到好处后,连皮带肉一起切片了烤鸭!每只“班迪尼克蛋”中不多,都带了三两片,交叠在帕尔马火腿中……

    说起“烤鸭”,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中华料理中的“北京烤鸭”,已经属于地区性的菜标(恩,就是类似地标的东西吧!)。

    不过绘里奈的“烤鸭”,在制作上更倾向于“广式烤鸭”,同样属于中华料理,不过倾向于粤菜。

    北京烤鸭发迹于明代,明太祖朱元璋喜欢吃烤鸭,当时在应天府、也就是金陵,后世的南京,自然也有着不少手艺高绝的烤鸭师傅,后来明成祖朱棣篡位后,迁都顺天府、也就是后世的北京,不少烧鸭人也都改投别家,金陵烤鸭与北京烤鸭自此分宗……

    因为有着皇室的支持,北京烤鸭的名气渐渐也改过了金陵烤鸭,而再之后异军突起广式烤鸭,则是另一种从金陵烤鸭衍生出来的新流派。

    与北京烤鸭相比,广式烤鸭更重视鸭肉的味道,前者则是鸭皮更香,如果按照最正宗的做法,北京烤鸭要用果木来烤,令果木中的芳香物质在燃烧中,充分的溶于鸭肉中,与鸭肉的味道融合后,产生一种油而不腻、咸中带甜的风味。

    而正宗的广式烤鸭,则是继承了金陵烤鸭的特点,用松枝、松果为燃料。

    因为烤制时的配方、风味不同,酱料也不同于北京烤鸭与葱丝、甜面酱相佐,而是配上酸梅酱或者其他略带酸味的酱料为宜……

    “你们有没有发现,绘里奈之前烘焙的面包底,也与一半的英式马芬蛋糕不同,并没有加入那么多黄油而且并没有低粉,而是全部使用高筋面粉和泡打粉的混合,牛奶的比例也和常见的马芬蛋糕不同……”悠姬忽然说道。

    “没错,这样一来应该远远达不到马芬所拥有的松软,质地要更坚硬而有嚼劲儿……与德式的农夫面包有些像!”郁魅点头道。

    在看直播的刘昴星也发现了这些,同时还从唇语中,读出了薙切蓟在说的话……

    “煎蛋吗?你还没有放弃啊?我当时应该说过,作为我的女儿,生产饲料是绝对不允许的哦!十三年了……如果这十三年,你一直在我的教导下的话,或许可以不再生产饲料了。

    可惜,无论是你还是父亲大人都不明白啊……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尝尝看吧,和贱民混在一起的你,生产出的新饲料!”

    没错,绯沙子也还记得,绘里奈第一次完成了煎蛋后,兴致勃勃的去找她父亲品尝,结果却被薙切蓟尝都没尝的踩在脚底下,并且斥责她在“生产饲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