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第386章 岁寒三友

    “满满的鸭油啊……不会很油腻吗?”在观众席上,刘昴苑看着评委们面前的鸭肉说道。

    远月的两支队伍进入正赛之后,学院所有的在校生,都被安排来新约克镇进行校外学习,在有比赛的时候,则为大家安排了入场券。

    此时保罗呈递的料理,看起来就是正常的西餐盘上,摆着一块金灿灿的鸭腿肉,周围有作为配菜的蘑菇、小土豆、球葱……

    不过就在不久前,大家都看到了,这块鸭腿肉还是在油中煮出来的!

    “这是‘法式油封鸭腿肉’,并不算什么罕见的新菜,‘油封’在法式料理中比较常见,如果最后‘煎’的火候掌握足够的话,是可以削弱之前的油腻感的。”悠姬说道。

    她本来是远月三队的选手,但是因为三队已经被淘汰了,虽然赛方为他们留了专门的观看区,但是悠姬还是喜欢过来和大家一起挤普通观众席。

    “不过这道菜和题目‘冬’有什么关系?鸭肉的话……在成熟季节上没有什么限制,硬要说的话也是在夏秋两季食用,更符合养生学吧?”大吾和昭二疑惑道。

    丸井善二闻言支了支眼镜说道:“你们两个在历史课上又睡觉了吧?这道菜、或者说是“油封”这种手段,最初就是西方菜系中,在冬天保存肉类的一种方式!”

    “保存肉类?用油保存?”

    “没错,在宰杀、或者家禽死亡后,用其中的脂肪部分炼油,之后用这些油来小火浸煮肉类,在做好后只要保持肉一直在没过自身的油中,稍加冷藏就可以保存大半个冬天。”善二说道。

    不过如今“油封”已经不再是保存食材的手段,而是一种独特的料理方式,这种转化倒是和日式料理中的“寿司”很像!

    显然保罗选择的,对“冬”的破题方向,就是这种起源于古代的、冬季保存食材的方式衍生的料理方式……

    一开始保罗将鸭肉的脂肪部分分割下来后,放入等量的水中焯煮,直到水分完全蒸发时,鸭肉脂肪已经被“炼”成了发金色的鸭油,过滤之后、正是用这与鸭腿肉同源的原生鸭油,来小火慢煮。

    鸭腿肉在刚刚分切之后,先是用之前调好的香料涂抹腌制,为了节约腌制的时间,保罗还用了鸭腿肉“按摩”的方式……

    之后将腌制好的鸭腿肉,放入没过其本身的鸭油中,用小火慢慢的“浸”熟这鸭腿肉!

    温度要维持在水的沸点左右,也就是说“油”从头到尾都不会被烧开……

    在现代料理中,其实直接用烤箱来加热用鸭油没过鸭腿的容器,能够更快的令鸭腿肉成熟。

    不过为了最好的味觉与口感体验,保罗是慢慢用小火,将油中的鸭腿肉浸熟的!

    而且煮好后,还一直在油中回温,直到温度下降到了只有温热的程度,才取出用平底锅来煎,直到有了现在这金黄的颜色……

    “油封”系列的料理,在法国菜中很常见,不过既然是由保罗来做,自然没有那么简单!

    无论是香料的调理,还是油温的掌握,亦或是到最后最展现其技艺的“煎”的部分,都表现的无可挑剔……不,准确的说,应该用叹为观止来形容了。

    最终煎好的鸭腿肉,看起来已经丝毫没有油腻的感觉!

    “的确看评委们的样子,不但没有油腻的感觉,反而令人胃口大开啊……”凉子说道。

    “没错,明明距离派评委席还很远,但是我好像在这里,就能听到‘咯吱咯吱’的酥脆声!”悠姬说着还拢了拢耳朵。

    当然不可能是真的听见……否则评委们吃东西的声音未免太大了!

    而是评委们在咬开那酥脆的鸭腿肉外皮时,香酥的口感,在口中完全蔓延,紧接着脸上浮现出的表情、身体本能的做出的肢体动作,令人可以联想到“这鸭肉的外皮一定真的很酥脆”!

    “先是用热油中温烫了两个小时,之后又用原汁原味的封油将鸭肉煎熟,这鸭肉会有多嫩?”昭二咽着口水。

    “不仅是嫩哦!鸭腿肉本身就是鸭肉中活动比较大的部分,而且一开始的腌制过程,本身会令鸭腿肉的水分减少,后来在鸭腿肉从鸭油中取出后,还特地在烤箱中有短暂的烘干,这些都会增进鸭腿肉的嚼劲儿……”一色慧看出的东西更多些。

    一色慧并没有参加“All?Blue”,而是在远月“留守”十杰评议会。

    远月三队虽然邀请过他,但是这位平时笑眯眯的学(bian)长(tai),显然野心不小,并没有接受远月三队的邀请,而是希望在毕业之后,拥有自己的团队、并且真正有机会挺进正赛之后,再自己报名参加!

    同理拒绝了织田信奈的也还有久我照纪和纪之国宁宁……

    “还不止这些!保罗会长之前腌制鸭腿肉的时候,使用的按压手段,不仅是加速腌制的效果,而且也是‘食材推拿’的一种方式!按照他的手法,平添三分嚼劲儿也很正常。”针灸世家的杉山吉这时插言道。

    “食材推拿?那不是中华菜系文明圈中,一些古世家的技艺吗?保罗会长还懂得这个?”丸井善二疑惑道。

    如同杉山家现在精通给食材做针灸一样,同样有一些小众的传承,有着为食材按摩来改变肉质的技艺!

    不过保罗怎么会获得这种绝技呢?

    这可不是本身有一颗兼收并蓄的心,就想学便能学到的……

    “我也认识一些掌握着‘推拿’衍生出的料理绝技的朋友,而且杉山家也有一些零散的食材推拿绝技,只不过不如针灸绝技的传承完整,所以并不是我们杉山家的主打而已……保罗会长的手段,看起来和推拿绝技有些区别,有可能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某种绝技,只是原理和食材推拿很像。”杉山吉说道。

    “这样倒也说得过去……以保罗会长的技艺,能自己研究出类似的绝技也不奇怪……”

    恰到好处的腌制、鸭油熬煮后的醇香、加上最后在煎的时候,保罗对火候的控制,令鸭腿不会显得很油腻,反而外皮松脆、鸭肉则在松软中还带着嚼劲儿!

    就在刘昴星和保罗也互换了料理之后,另一边评委们终于从保罗的“法师油封鸭腿”中解脱了出来。

    同时“黑白”的工作人员来到刘昴星身边,询问是否呈递料理,刘昴星则是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

    刘昴星现在虽然能够看到一些“黑暗料理对决”之外的情况,但是却都呈现出黑白的颜色,外人即便进到了“黑暗料理对决”的范围内,刘昴星也有一种自己和他们不在一个画风的感觉……

    甚至刘昴星觉得,如果自己现在向对方撞过去,两人会直接穿插而过……

    当然,刘昴星并不想搞什么大新闻,现在普通人也不适合知道什么“大灾变”、“黑暗料理对决”,所以尽可能的在避免出现“灵异事件”。

    几名工作人员,将料理呈递给了评委们,而刘昴星却根本没有走过去的意思,反而和保罗“面面相觑”着,各自面前都摆放着对方的料理。

    五位评委对此也只是翻了翻白眼,毕竟换做任何料理人,在“与保罗交流料理”和“关注评委品尝情况”之间做选择,绝大部分都会选择前者,所以他们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在场除了因为知道“大灾变”的事情,而猜到一些的仙左卫门之外,其他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场上的异象,将保罗和刘昴星现在的状态,也理解为是老一辈厨艺宗师,对新晋后辈的欣赏。

    不对,也有人似乎看出了什么!

    “小林子,你发现场上有什么不对劲儿了吗?”解云龙对身边的林易小声问道。

    大部分人显然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位穿着沙滩裤、花衬衫,带着蛤蟆镜的秃老头,会大大咧咧的坐在龙厨师联盟的林易议长旁边……

    如果不是昨天,解云龙小试身手,在个人赛中击败了“意大利皇家料理队”的一名正选选手的话,估计现在大家都要质疑,龙厨师联盟让这么一位看着不靠谱的老头做正选队员,是不是为了嘲讽其他队伍!

    “不对劲儿?没看出来啊……美洲料理发展会还是很看重这次举办权的,我也看了半天,不过挑不出什么毛病。”林易对解大师的问题有些疑惑。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对了!你感不感觉,我、准确的说是我们,最近看那小子有点不顺眼?”解云龙说着一指场上的刘昴星。

    “更没有了,您不是很看好他吗?我也觉得这小伙子不错,比起几个月前,他的厨艺更加成熟了。”林易理所当然的说道。

    但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耐烦……

    因为“诅咒”对他们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除非像保罗这样,正面直对刘昴星,否则他们自己也察觉不到心态上的小改变!

    比如林易不是没有看刘昴星不顺眼,而是自己没有注意到,自己看刘昴星不顺眼。

    “……”解云龙这时也感觉到了这一点。

    不过同时却又觉得,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这是很正常的……

    “很正常……恩……等等……不太正常……很正常……似乎有点不太对……”解云龙自己也纠结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活得太久了,就像民间传说中那样,年纪太大的、年纪太小的人,都能够看到些平常人看不到的,只不过在这个世界,民间传说是基于老人一辈子吃的东西多,所以能够看到些不寻常的东西……

    当然,更有可能的原因,是“诅咒”的本质,终究是已经灭绝的尼安德特人,而继承了白罗家所有传承的解云龙,拥有的正是“慰灵”厨心,对亡者拥有超度、安抚的作用。

    而所谓的“对亡者的安抚”,就是令生命形式转化过的“生物”,无法影响到正常的生物。

    虽然因为尼安德特人整个族群的生命形式已经改变,所以仅仅是解云龙的“慰灵”厨心不足以完全安抚,但是却令他自身,免疫了部分“诅咒”的影响,开始发觉到自己的“不对劲儿”。

    而这时评委席上也在议论着,一位来自米其林的评委,看着刘昴星的料理,对另外一名似乎来自于龙厨师联盟的黄种人评委问道:“乔先生,你明白这‘烤肉’,和这次的题目‘冬’有什么关系吗?如果看不出来的话,就只能请他本人来解释了。”

    的确,刘昴星呈递的料理,是一种将猪肉剁馅之后,放在竹筒中蒸,之后再用炭火炙烤的“烤肉”,中华菜系中并没有这道菜,而且猪肉无论从食补的角度、还是成熟期的角度,都算不上冬季食材!

    “是‘岁寒三友’吧!之前刘昴星选手填报的名字,不也是写的‘三友烤肉’吗?”乔姓评委说道。

    “岁寒三友?”

    “就是三种在冬天,也保持长青的植物,在我们的文化中,被称为‘岁寒三友’,分别是寓意常青不老的‘松’、象征君子的‘竹’以及被誉为高洁的象征的‘梅’!”

    “松、竹、梅吗……竹子之前显然用到了,现在承载烤肉的是松木盘,那‘梅’呢?”

    那名评委还特地多看了眼前的烤肉几眼,似乎想要找到“梅”存在的痕迹。

    “这猪肉是选用了猪的前槽肉,而猪前槽肉在中华菜系中,也被称为‘梅花肉’。”

    “等等,‘竹’和‘梅’我承认,但是直接用松木代替盘子,是不是有些太牵强了?”

    “不,并非如此……我想着之所以用木质的托盘,并不是为了故弄玄虚,也不是为了强行和‘松’扯上关系,而是为了避免烤肉的油会渗出!”

    “没错,通常猪肉很少用于烧烤,因为猪肉生烤之后,肉质会很硬,口感将很糟糕……而‘三友烤肉’使用的猪肉馅,其中不仅加入了香料、还有用来平衡口感与粘合的食用甘油,不过这样一来,在烤过之后,难免会渗油出来,如果使用普通盘子将会令烤肉口感油腻,而使用可以吸油的木质托盘则可以避免这一点。”

    “好了,还是让我们尝一下,这‘三友烤肉’对比保罗会长的‘油封鸭腿’究竟如何吧!都是肉类,也更加方便比较了……”

    五名评委说着,各自或是用筷子夹起、或是用叉子插起了一块“三友烤肉”,并放入口中。

    与此同时,在赛场中刘昴星也已经分切下了一小块鸭腿肉放入口中,保罗同样将一块“三友烤肉”入口……

    顿时在刘昴星的脑补中,自己仿佛婴儿一般,蜷缩着被裹在了温暖的油脂中,温暖的油脂不断的为自己提供着能量与精华,一阵阵心安的感觉袭上心头。

    而另一边的保罗,则是在脑海中,“看”到了在冬季黄昏的暮雪中,挺拔的松树、笔直的翠竹还有高洁的梅花,三者仿佛是严冬里,在反抗寒冷的斗士,傲立于风雪中……

    一种是温和的包裹,另一种是激烈的冲突感……

    在意境上截然相反的两道料理!

    不仅是在“意境”上,刘昴星在香料方面,也活用了不少“香辛料类”来调味,味道要比“油封鸭腿”更有进攻性。

    同时两者的顺序,还是评委们先品尝了“油封鸭腿”,“油封鸭腿”醇香酥嫩,令评委们的味觉感官有了饱胀感,这时“三友烤肉”的刺激性的味道,刚好“刺破”了这层饱胀感,令其风味有了依托之处……

    之前也提到过,通常在“食戟类决胜”的时候,因为需要对料理进行对比,所以通常口味拥有刺激性的料理,更具有优势一些。

    久我照纪也正是因此,才独爱麻辣口味的料理……

    刘昴星为了这次料理对决,已经赌上了一切,甚至还被动的将“人类的食谱”也作为赌注了!

    所以刘昴星的菜谱,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在远月时经常食戟的他,特地选择了一道适合用来对决的菜谱。

    相反保罗在此之前,因为并没有见到过“已经拥有龙纹玉龙锅”的刘昴星,所以在潜意识里,对他的敌意也很有限。

    而菜谱是他在比赛前就想好的,保罗自持前辈身份,当然不会为了些许优势,而特地选择针对性的菜谱,而且论及认真的程度,也远远不及刘昴星!

    虽然“莫名其妙”的对玉龙锅开始感兴趣,而且保罗作为料理人的楷模,不会再准备菜谱时因为小视对方而放水,但是也没有刘昴星那种“拼命”的架势……

    因此最终两人厨艺水平虽然有差距,但是在不同的心理状态下,还有双方菜谱本身具有的生克性的弥补下,这种差距被拉近了!

    最终应该说刘昴星算是超水平发挥,而保罗则是有些锐气不足,最终两人的料理如果由系统评级的话,都是麟级巅峰、接近龙级但是未达龙级的程度!

    毕竟即便是龙厨师,也不是每道菜,就全都是“龙级”的……

    感觉自己仿佛被裹在温暖的油脂中的刘昴星,忽想起自己的料理的味道,松、竹、梅三者的力量依次爆发开来,最终令刘昴星从温暖的油脂中,解脱了出来。

    与此同时,刘昴星也头顶见汗的睁开了眼睛,这时不知道距离自己品尝保罗的料理,已经过去了多久……

    不过刘昴星却发现,周围赛场之外的空间,也已经能够正常的看到、听到了!

    而第一个看到的,当然就是面前的保罗,此时对方脸上浮现出了纠结、甚至略带痛苦的神色,脸色也有些苍白,同样头顶渗汗。

    “美、美味!”保罗最终居然在赞叹之后,晕厥了过去!

    与此同时,五名评委的结果也已经出来了……

    四比一,刘昴星胜!

    结果出来的一瞬间,全场的观众甚至因此而安静了下来。

    因此在此之前,即便是算刘昴星半个亲友团的远月学院的学员们,也只是在尽可能的期待,他们的“现役最强”,能够在米其林美食联合会的会长手中,输得有多漂亮……

    绝大多数的观众,显然事先也并没有认为过,刘昴星有取胜的可能,即便是在最“离谱”赛前预测中,也只是设想“Germinate队”能够在“米其林美食联合会代表队”面前拖过个人赛,获得“1:2”的成绩,之后在团队赛中爆冷……

    当然,即便是这种猜测,也被绝大部分的人斥为“不可能事件”。

    然而现在刘昴星居然在正面击败了保罗!

    别说是观众,就算是“Germinate队”的选手……幸好这时三组对决的料理都已经完成,否则四宫的眼镜都要掉到锅里了。

    不过安静仅仅只是一瞬间,之后场面顿时喧闹了起来,不是因为观众们想好要如何面对这个完全没有设想过的结果,而是因为大家发现保罗,在赞赏了刘昴星的“三友烤肉”一句之后便晕倒了……

    现在米其林美食联合会的人,还有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马上围了过来,七手八脚的检查起了保罗的情况。

    结果却令人感到更加诧异!

    保罗晕倒的原因是……累的?

    没错,初步判断的结果是保罗身体方面一切正常,不过却有劳累过度、精力匮乏的征兆!

    好吧,虽然这令“大意”这个理由都说不通了,但是大家还可以强行用“保罗会长的状态不好、带病参赛”这样的借口,来说服自己接受大名鼎鼎的保罗,败在了年仅十六岁的刘昴星手中的事实。

    即便如此,刘昴星的战绩也没人敢否定,无论是各种小报、还是屡禁不止的地下赌局,此时都默默的将刘昴星的实力预估上调了两个档次,虽然并没有提到与各大料理组织的Boss们等同而视,但也被认为是可以与“远月神话”堂岛银同级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