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第341章 面对这种质疑,我想喊出:莫欺少年穷!

    “想不到居然是‘速愈之刀’……居然在这样的年纪,就能挥出‘速愈之刀’!”

    “原来如此,我就说总帅和刘昴星怎么会这么轻率呢!”

    “而且仔细回想起来,刘昴星在刚刚入学的时候,就是以刀功见长,只不过后来因为厨艺整体上都很优秀,所以令人渐渐淡忘这点了……”

    “没错,现在看来,他的‘以刀功见长’这一点,并没有改变。”

    “……”

    五名评委们中的四位,对刘昴星赞许有加,只有园果一言不发的看着刘昴星,坐得溜直、仿佛其他人是在表扬自己一样……

    而就在这时,川岛丽的声音响了起来:“接下来请五位评委,为一色慧选手的‘黑椒黑山羊肉’打分!”

    “为什么总觉得我的部分,完全被跳过了?好像连评委点评,也没有在说我啊!”

    即便是在外人面前,表现的一直像一名翩翩君子的一色慧,这时也不由得微笑着吐槽起了自己。

    本来还说什么“有你的表演作为佐餐再好不过了”,结果现在不是刘昴星的表演在为他的料理助兴,而是他的料理变成了电影院里的爆米花!

    不过在分数上,一色慧却取得了绝对的高分。

    17、17、17、17、18……一列远远高于之前的分数,显示在了计分板上。

    “一色慧选手总分86分!领先78分的织田信奈选手8分,暂居第一位!”川岛丽宣布道。

    织田信奈则是不爽的“嘁”了一声,暗道:之前你怎么不提,我比其他两个人高8分的事情?

    而场下的观众,也终于渐渐将关注的焦点,从刘昴星身上,转移到一色慧这里……

    好吧,其实也只是转移了一小部分!

    绝大部分的观众,还是更加关心之前刘昴星的表现,正如之前所预料的,已经有不少美食记者、或者其他料理界人士,中途离席了片刻,先将消息传递了出去。

    至于一色慧的分数,虽然也算是绝对的高分,但也算不上多么令人惊讶。

    毕竟在刘昴星横空出世、绘里奈的“神之舌”产生变化之前,一色慧一直是这一届第一席的热门人选之一!

    换而言之,刘昴星的因素且不论,在绘里奈仅仅表现出一年前那种普通“神之舌”的天赋时,大家对于“一年后”的绘里奈、一色慧,看好的程度是不相上下的。

    如果没有刘昴星和绘里奈两名“超标准”的怪物出现,一色慧的实力,作为第一席也绰绰有余了。

    别看一色慧的得分,只有86分,但实际上评委们都是将100分、比对为“史上最强十杰”的。

    除了堂岛银和大泉柿之进以外,其他三人比对的应该是毕业时的堂岛银,也就是大约虎级巅峰的水准,而堂岛银和大泉柿之进,刘昴星推测他们比对的是18岁时的波才城一郎!

    当然,难度是每十分递减的,在接近满分之前,他们的标准看起来没什么差异,大概会在九十分以后才能看出区别……

    而且在九十分、八十分以下的区间内,标准也大幅降低了的,也就是说分数越高,尤其是到了九十分以上,才能看出他们与毕业时的堂岛银的对比,分数低的时候标准并没有那么高,否则分数上可能会很不好看!

    而现在的一色慧,还有一年才会毕业,并不缺少提升空间,前三届的第一席,如果在刚刚升入三年生时踏上这个赛场,估计平均分也就86分左右,司瑛士可能会稍微高一些。

    虽然总是笑眯眯的一色慧学长,是痴迷围裙play的变态,而且平时也并不显山露水,甚至被某无良作者多次强行剪戏,但厨艺之高却无可非议!

    “一色!你是最棒的!快点毕业,之后来‘HUB’吧!”千俵织绘在场下大喊道,颇为引人注目。

    与痴迷叶山亮的姐姐千俵夏芽不同,织绘一直憧憬的是一色慧。

    刘昴星等人看到后不由得一阵咧嘴,记得这HUB现在掌舵的两姐妹,在90年的时候,曾经作为“咖喱公主”出现在HUB的产品包装上,那个时候看样子就有六七岁了吧?也就是说两人的真实年龄……

    咳咳,不过刘昴星觉得,以一色慧在ren妻培训中的大有作为,还有叶山亮钟情的汐见润的真实年龄,或许两人喜欢的就是这种类型也说不定!

    截止现在提交料理的四个人,绯沙子、爱丽丝都是70分,而织田信奈则是78分,一色慧86分,但是一色慧超过织田信奈的8分含金量绝对会更高……

    因为通常评委在评分的时候,都会习惯于在心里,给出一个百分制的分数,之后再除以五,小数点的取舍再进行斟酌。

    所以整十的分数之间,差距绝对比十位相同的分数差距要大!

    而且一色慧的“黑椒黑山羊肉”,不但完全的发挥出了黑山羊的风味,而且山羊又是西方文明中“恶魔”的象征物,在扣题上也十分优秀……

    接下来呈递料理的,分别是幸平创真与黑木场,呈递的料理各自是一盘各种黑色蔬菜、菌类,在分别料理之后,又组合起来的冷盘,以及黑鱼为主材,内中还嵌了其他鱼类的肉的混合水产料理。

    幸平创真说他的冷盘叫“黑森林”,除了食材本身的颜色之外,还有意喻“密不透光的森林”,以此来扣合题目。

    同时各种单独处理过的蔬菜、野菜还有菌类,又彼此混合,加入精心准备的酱汁配合……

    在杂乱之中,却又有着令人心醉的配合感,并不令人感觉驳杂。

    从之前几次料理中,刘昴星就有些发觉,创真的厨艺的发展方向,似乎就是这种“分别料理后的统一”,可以最大程度的发挥他个人从打基础开始,就所学料理种类繁多的优势!

    而黑木场凉的混合水产料理,则是被他取名“斗场黑鱼”……

    比喻的是作为淡水鱼霸主,黑鱼可以捕食其他鱼类,作为丛林法则的“弱肉强食”,放在人类文明之中,自然也属于“黑暗”的代表。

    这道料理的寓意,也很符合黑木场凉,将厨房视为料理人的搏杀场的心理!

    从味道上看,“斗场黑鱼”巧妙的以黑鱼为主体,将鲤鱼、鳗鱼、鲈鱼、青鱼、鲶鱼,五种其他淡水鱼作为辅助食材,通过鱼肉镶嵌的方式,将各种鱼类的味道结合了起来,最后结果居然还相当“不错”……

    之所以只给出了“不错”,这个看似不够高的评定,是因为黑木场凉和刘昴星的最终得分中,都有三名评委,给出了高于织田信奈的分数,创真总分与信奈同分,因此排名到了织田信奈之上,然而黑木场凉却只得到了77分的总分,排名反而低于织田信奈!

    虽然从“食戟”的角度来看,是黑木场凉赢了,但现在不是食戟,而是比分数的排名比赛,因此在排行榜上,只能排在织田信奈之下。

    而之所以会有如此状况,即便是带了头巾本体的霸王攻版黑木场凉,也没法去责怪评委,因为他有一份“斗场黑鱼”,在鲤鱼的使用上,出现了些问题,致使整体性有所失调,因此在品尝了这份料理的大泉柿之进身上,他足足比织田信奈低了四分。

    毕竟虽然都是多种食材混合的料理,但是“斗场黑鱼”和“黑森林”却不同,后者是分别料理之后的配合,而前者则并没有“分别料理”的步骤,最多是有些浅处理,所以在调和感上,要求会更高!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失误,也并不能说黑木场凉有多马虎,而是本来就出身北欧、而且是港口城市的黑木场,对于淡水鱼的驾驭,可能还算不上游刃有余。

    而且同为餐厅出身,但黑木场凉基础,比起创真、阿尔迪尼兄弟,要差上不少。

    在遇到爱丽丝之前,黑木场凉的学习方式,只有一开始做厨工时的“偷学”,与翻身把歌唱后的“自学”……

    虽然后来有了远月做后盾,黑木场凉的基础也渐渐填充了起来,而且从一开始厨艺不如爱丽丝,到现在早已经超越爱丽丝,潜力也不可小觑,但是基础上的缺失,依旧不能说被完全弥补了!

    并且且“斗场黑鱼”这道料理,在设计上也很不稳定,因为每块黑鱼肉中,包含的其他鱼肉的情况不同,所以味道有所差异,也无法通过提前试吃的方式,来发觉到料理中的疏漏……

    所以一时“运气不好”,遭遇滑铁卢也并非什么新鲜事。

    不过黑木场显然明白,一切“运气不好”,都是“实力不足”所导致的道理,因此在分数出现之后,直接进入狂暴状态,疯狂的撕扯起了自己的头发,结果却撕下了头巾……狂暴状态结束。

    “接下来呈递料理的,是水户郁魅选手,看起来……应该是某种汤品料理。”

    只见水户郁魅将五只带盖的汤盅,摆在了五名评委面前。

    “唔,又是甜点、又是肉、又是鱼、又是冷盘,有点暖和的汤喝也不错!”大泉柿之进说道。

    之后五名评委将面前的汤盅打开,不过之后却食欲一减……

    没办法,任谁看到这黑漆漆的汤汁,都要食欲降低的!

    “额,这颜色有些……真符合题目啊!”崛越说道。

    同时也用汤匙,在汤中搅了搅,发现不仅颜色漆黑,而且如同想象中一样粘稠!

    “芝士浓汤的一种吗?”

    大概是想起了油女春树的活蛆芝士,香田也有些咧嘴,毕竟这黑漆漆的颜色,就极度挑战食客对料理人的信任,很难有好的联想。

    不过园果这时却说道:“不过闻起来的话,味道却很淡雅的样子,似乎是……鸡汤?”

    “没错,之前还有看到水户选手,拿出了乌骨鸡来着。”

    “下面还有食材,这是……海带、黑豆,还有这黑色的肉就是乌鸡肉了吧?”

    “那就让我们尝尝看吧!”香田说道。

    五名在将粘稠的汤汁入口之后,短暂的停顿之后,忽然态度大变,开始大口大口的吞服汤汁、捞食下面的食材!

    “与想象中完全不同!虽然很粘稠,但却丝毫没有难以下咽的感觉!”

    “没错,黑豆、黑带还有乌鸡肉的清香,完全结合到了一起。”

    “芝士粉的加入,更加令汤汁有了厚重的口感,而且这鸡肉……”

    “的确,这鸡肉的口感和味道似乎……不像是炖鸡汤中的鸡肉?”

    “是参考了意式鸡汤的做法吧?”堂岛银忽然说道。

    “是的,准备的乌鸡有两只,一只在宰杀之后,先简单的焯水,再破腹取出内脏,保证乌鸡血不会流失,之后在不破坏外皮的情况下,将乌鸡肉连带乌鸡骨一起锤碎,与海带、黑豆、桂圆肉同煮……

    另外一只乌鸡,则是在汤煮了两小时之后,取整块的鸡肉,用锡纸包住后,放入汤中煮熟。

    最终煮汤的食材全部滤出,向黑色的汤汁中,加入煮汤的黑豆、海带,还有锡纸中的乌鸡肉,并撒入芝士粉……

    如此一来,既保障了汤汁的鲜香,也保持了乌鸡肉的口感与鲜味不受影响!”郁魅解释道。

    看着评委们将汤汁一扫而空,之后又将黑豆、海带还有乌鸡肉也全部吃下的样子,虽然本身汤盅就不大,但也已经说明了大家的满意程度!

    “等等!除了因为黑豆的加入,而泛黑色的汤汁,还有其他什么与‘黑暗料理’扣题吗?”崛越最后问道。

    而最近与绯沙子一起集训的郁魅,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坦然的说道:“在中医中认为,豆为肾之谷,海带味咸性寒,生于寒冷海水中而禀抗寒之性,入肾经而有温补肾气之功……两者对于补肾益气大有好处,而水走肾、黑属水,因此从食药同源的角度来讲,‘黑暗料理’也有补肾料理之意!”

    从五色对应五行、五行对应五脏,绕了一大圈来论证这道“乌鸡补肾汤”属于“黑暗料理”,也算是独出心裁了!

    而之后按照水户郁魅的习惯,每次做好什么料理之后,都会给刘昴星送去一份,即便是在食戟中也不例外,这次也一样……

    只见在评委们在评分的时候,水户郁魅将一盅乌鸡补肾汤端给了刘昴星,而刘昴星也习惯成自然的接了过去。

    “喏,尝尝看的,看看我在肉类汤料理中的造诣如何。”

    “放心,我一定会毫不留情指出短处的……”

    忽然,刘昴星和郁魅双双一愣,似乎是感觉到了周围的氛围很诡异?

    果然就在两人环视一周后,发现在场几乎所有人,无论是场上的选手,还是场下的观众,亦或是五位评委,似乎都在用一种异常的眼神,看着刘昴星和郁魅……

    而发现两人看过来的时候,大家又都生硬的瞥开目光!评委席上的园果,更是脸红的已经将整个头都要埋在险峰之中了!

    郁魅忽然脸色一红,这才反应了过来……自己刚才似乎对自己的“黑暗料理”的补肾效果侃侃而谈来着?

    之后马上又将补肾汤递给了刘昴星?

    似乎有一种不可描述的感觉!

    场下的观众也小声议论起来,虽然郁魅听不清他们在议论什么,但是也能够猜得到,一时间小麦肤色的郁魅,瞬间双颊酡红。

    而刘昴星更是连他们议论什么,都听得一清二楚!

    面对这种毫无根据的质疑,刘昴星马上辩解道:“这只是给我品尝的而已!你们这些家伙在乱想什么?绘里奈、爱丽丝、小惠……你们也都知道的吧?诶?你们为什么撇开头?”

    嗯,面对这种自爆式的辩解,大家的议论、眼看就要变成声讨了!

    “知、知道什么?你才是在乱说吧!”绘里奈羞恼的说道。

    “知道郁魅是在让我品尝啊?不然是知道什么?”

    “……”

    “阿星是笨蛋,这时不要和我说话!”爱丽丝白眼道。

    “喂喂喂,你们这些明明知道的人,却不肯作证,让我很为难啊……”

    眼看场上的局势,变成了六坑虐四狗,为了保障单身狗最后的尊严,川岛丽马上插话道:“咳咳!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评委们为水户郁魅选手,给出的分数。”

    17、15、15、16、16……

    “水户选手的分数同样不低,总分79分!领先幸平创真选手、织田信奈选手一分,仅次于一色慧选手,暂居第二位!”

    看到水户郁魅的分数这么高,场下的学员们终于转移了一些注意力。

    虽然比不上一色慧,但是比起之前大家对水户郁魅的心理预期,却要高出一些……

    “这一年令爱的厨艺进步很大啊!记得一年前……额?”

    观众席上,水户集团的掌舵人、水户郁魅的父亲也赫然在座!

    毕竟这是他女儿入选十杰后的比赛,而这时正有人在向他赞誉他的独生女,但是水户董事长似乎没有听到,反而脸色发黑的看着场上的郁魅和刘昴星……

    嗯,进步的确很大,但是如果要用给某星熬补肾汤来换,就并不令人欣喜了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