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第339章 你说的黑是什么黑

    “月光已经开始从屋顶隐去,现在第一位完成料理的选手,终于出现、并向评委们呈递了料理……没错!正是薙切爱丽丝选手!”川岛丽宣布道

    与此同时,只见爱丽丝将五份“黑长方”,摆在了五名评委面前……

    所谓的“黑长方”,看起来完全呈现亮黑色,同时形状上看起来就像是扁平的长方体,旁边点缀着几根香芹与西兰花,还有果酱拉花作为装饰。

    这些装饰效果的食材且不论,显然料理的主体,就是盘子中心的黑色长方体了!

    “这是……黑布丁?”大泉柿之进的鼻翼动了动之后说道。

    “没错,是经过我改良的芬芳黑布丁!”爱丽丝微笑着说道。

    “芬芳?黑布丁的话,就是指‘那个’吧?在上古末期时代的英国,就已经出现了的用猪血做成类似香肠的东西吧?”

    “好了,还是先来尝尝看吧!”

    没错,黑布丁的原产地正是和“黑暗料理”天生有缘的大不列颠岛……

    最早在3000年前,《荷马史诗》中就有关于黑布丁的文字记录——“用脂肪和血液灌进肠子中,之后简单地炙烤。”

    没错,这种叫黑布丁的东西,和“布丁”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外形和口感比较像……

    从最原始的记载中可以看出,这是一种和中华料理中的“血肠”、“血旺”差不多的东西!

    至于怎么把“血肠”吃出布丁口感?

    黑布丁的工艺也是在不断改善的,现在与“血肠”、“血旺”已经大有不同。

    中华料理中的“血肠”、“血旺”,分别起始于北方与云南的少数民族,两者的区别是血肠中除了猪血之外,还会将油脂、洋葱、盐、胡椒等香料,也一起灌入肠中(我决定不用简称的“****以免你们乱想!)……

    而血旺、或者说是血豆腐中,除了血之外,只加入盐作为辅助。

    至于黑布丁则是在发展中,添加剂不仅有各种香料,还有了将肉类、谷类、鸡蛋……总之一切感觉“似乎加进去会不错”的东西,全都加进去的习惯!

    换而言之,“黑布丁”更像是加了血的混合型香肠,因为谷物等添加物,黑布丁真正有了类似“布丁”的口感,这也是英国人最常吃的早餐之一。

    现在爱丽丝的“芬芳黑布丁”,从外观上更加接近于“布丁”,而并不像“混”入布丁家族的“黑布丁”那样,有着接近香肠的“磨砂感”,“芬芳黑布丁”外表看起来完全是好像布丁一样的润滑。

    评委们这时也纷纷分切后,将一小块放入口中。

    “这是……”

    “我仿佛看到了……是玫瑰!血染的玫瑰!”

    “完全没有血液制品的异味,而且应该加入了许多其他香料才对,为什么依旧黑的如此纯粹?”

    “应该是用分离机专门分离出猪血的红细胞部分,而血液之所以会变黑,是因为红细胞中的血红蛋白含有的亚铁血红素,氧化之后会变黑,而这其中的血液成分都是血红蛋白,自然黑色也会更加有‘统治力’!”

    “的确,应该还加入了玫瑰花瓣的提取成分吧?这种淡淡的清香……从外表完全感觉不出,居然是一道可以令人看到玫瑰花的甜品……”

    五名评委在品尝了爱丽丝的“芬芳黑布丁”之后,仿佛置身于玫瑰花海,淡淡的玫瑰花的芬芳,充塞在唇齿之间。

    更加赋予这道甜品“邪异”感的是,淡淡血腥味,并不突兀的也融汇在香甜的芬芳之中,所谓“腥甜”应该就是要用在这里的!

    过了片刻,五名评委再次从玫瑰花田中,回到了“月天之间”,相互看看之后,崛越再次开口道:“从味道的角度,的确是完成度很高的作品,表现出了只有分子料理所独有的细腻,但是……只有颜色这一点,对‘黑暗料理’扣题了吗?”

    崛越针对性的问话,还有尖锐的语气,令场面一阵凝滞,场下的观众似乎也没有想到,这次比赛的标准居然会这么严苛。

    明明之前评委们,已经露出陶醉的神色……

    不过很快也就释然了,这可是绝无仅有的“十杰排位赛”,其中的倒数第一,也是站在远月顶峰的十杰第十席!

    评委在心里,恐怕已经将难度MAX了。

    爱丽丝还没有开口解释,园果就已经先弱弱的替她辩解了一句:“不,我想爱丽丝是想要表达‘那个’吧?发生在十五世纪的英国内战‘玫瑰战争’!战争的双方,分别以红玫瑰与白玫瑰为家徽,而且在战争中,也有一次以‘黑布丁’为题目的料理对决……”

    “原来如此……如果是这样的话,题目的确不仅仅是流于表面了,战争永远是最‘黑暗’的!”崛越接受了园果的解释。

    (关于黑布丁的记载中,的确在“玫瑰战争”中作为武器使用过,在一次小规模的战斗中,弹尽粮绝的双方用早餐的黑布丁作为武器相互投掷……)

    “接下来进入评委评分的环节!每名评委有20分的分权,五名评委的评分总和,即为选手的最终得分!”川岛丽做出了简单的说明,其实也就是与去年秋季选拔赛的预选赛时的规则差不多。

    五名评委给出的分数,这时也呈现了出来……

    13、14、15、15、13!

    爱丽丝看到评分之后,不由得有些失望,毕竟13、14的分数,难以令这位一向争强好胜的“公主”满意。

    最高的也只有15分,不过破天荒的居然有一个15分,是堂岛银给出的!

    从预选赛时候开始,就能够看出堂岛银对于这评选十杰的比赛,给分是很严格的,不过现在居然给出了评委中的最高分?

    “虽然‘芬芳黑布丁’在有着‘分子料理’独有的细腻性的同时,也有着‘分子料理’的单调性的缺陷……不过作为第一道料理,我觉得它已经发挥到了开胃菜的作用,令我对后面的料理更加期待了。”堂岛银说道,解释了他给出15分的原因。

    “70分!薙切爱丽丝选手,获得70分的总分!”川岛丽宣布道。

    场下已经有了一些议论上,以他们对于爱丽丝的厨艺的预估,还有从评委们的反应来猜测,70分距离他们的预计有些偏低了……

    却不知道评委们都是在心中,将往常十杰九、十席的厨艺,定义在“12分”左右,也就是及格分,而他们所见证过的最强十杰,则意味着满分“20分”!

    换而言之每名评委,现在都认为爱丽丝是合格的十杰,而且总分70分,放在往届估计有七、八席的实力,已经是相当高的评价了!

    川岛丽马上接着宣布道:“啊!继爱丽丝选手之后,新户绯沙子选手也开始呈递自己的料理……”

    绯沙子放在评委们面前的,赫然是一碗白色的汤汁,从丝毫没有看到蒸汽结雾来看,应该是某种冷汤?

    而且对于汤汁的颜色,大家也并不觉得奇怪,因为汤汁虽然是白的,但是隐约可以看到,那从汤汁中露出的一颗颗黑色的食材……

    而就在这时,评委中年纪最大、但同时好奇心也还依旧旺盛的大泉柿之进,已经用勺子在里面捞了捞。

    就在特写镜头中,曝光了勺子上的“黑色食材”的真面目时,场下不由得响起了阵阵议论声。

    “诶?怎么看起来和‘芬芳黑布丁’一样?”

    “难道是对爱丽丝小姐的料理的再加工?”

    “啊!我想起来了,听说高等部有一名学长,兴趣十分恶劣,那就是在食戟中模仿对方的料理,之后加以改进,用这样的手段不断取胜……难道就是新户绯沙子?”

    “不,我听说那家伙应该是个大个子的丑男才对……”

    没错!新户绯沙子的白色冷汤中的食材,看起来就是切成小块了的“芬芳黑布丁”!

    “喂喂喂!小秘书,你最近不会都在跟踪我吧?对绘里奈的崇拜,终于扭曲成跟踪欲了吗?但是为什么要跟踪我呢?”爱丽丝调侃道。

    “我、我才没有跟踪你!这也是……是不同的东西,只是样子比较像而已!”绯沙子不满的反驳起来。

    的确,看绯沙子的料理台旁,完全没有爱丽丝那么多大型设备就知道,绯沙子是做不出“芬芳黑布丁”的。

    “外表看起来很像,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质感并不相同。”

    “还是先来尝尝看吧!”

    五名评委纷纷将连带着一些洁白冷汤的黑色胶体块,放入了口中……

    “原来如此,白色的汤汁是椰汁为主的甜汤!”

    “在甜椰汤的映衬中的膏状块中,有着一丝令人回味的苦味,而更多的则是清香与甘甜!”

    “正是通过这种味觉上的对比,令‘苦’与‘甜’都更加分明的展示出来,同时又并不显得突兀……”

    “不仅是味道,还有颜色也是如此,其实仔细看起来的话,这东西是没有之前的‘黑布丁’那么黑的,不过在椰汁的衬托下,却显得格外有黑发亮了!”

    “这就是你想要表达的吗?黑,是相对于白的概念?”

    “话说回来,这……似乎就是类似‘龟苓膏’的东西吧?之前的确有看到,她准备的食材中有‘龟板’一味!”

    绯沙子这时也回答道:“没错,在工艺上与龟苓膏有相似之处,不过因为只是普通的食膳,所以我并没有使用药用更大的土茯苓,而是使用了其他香料性的替代品,也没有使用珍稀的鹰嘴龟,而是养殖的金钱龟的龟板、与食用龟的胶原蛋白,在配制时也贴近于‘食物’,更多的考虑其味道,并不算是药膳,应该说是‘食药同源’吧!”

    传统龟苓膏是用碾碎的龟板,与土茯苓等药物同煮,之后滤去药渣,药汁在凉了之后,会呈现出半流体……

    而现在大部分的龟苓膏,则是用熬煮过的药汁冲泡粘米粉、玉米粉,相当于制成药汁版的凉糕,药用效果下降的同时,作为甜品倒是不错。

    绯沙子的“椰汁龟板冻”,则是完全抛弃了土茯苓等药用价值更高的药材,使用绞碎的龟板、龟肉熬煮出的胶原蛋白与少量有中药效果的香料,还有蜂蜜、甜罗勒等同煮。

    虽然高温会破坏蜂蜜的一些营养成分,但同时焦糖化的蜂蜜,也别有一番滋味……

    “第二名呈递料理的绯沙子选手,居然准备的也是甜品?评委们开始打分了,究竟与爱丽丝选手相比,结果会如何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14、13、14、14、15……五名评委给出的分数,显示在了大屏幕上。

    “结果出来了!总分合计……70分!与爱丽丝选手平分!不过因为要排出确切的排名,请导播显示一下爱丽丝选手的分数……”

    川岛丽话音方落,之前爱丽丝的分数也显示了出来“13、14、15、15、13”。

    两组分数上下排列,相应同一名评委的给分,都并列在一起,同时分数较高的一侧亮起了红灯。

    3:2!

    虽然总分相同,但是爱丽丝在堂岛银、大泉还有崛越三名评委的评分中,都取得了较高的分数,只有园果和香田则给了绯沙子较高的分数,所以虽然平分,但最终排名依旧是在爱丽丝在绯沙子之上……

    “单独计分中,爱丽丝选手取胜,暂时排在第一位……哦!第三位呈递料理的选手也出现了。咦?一色慧选手和织田信奈选手同时有了动作……一色慧选手停下了,一色学长果然有绅士风度,看来是要谦让织田学妹先呈递料理了!

    织田信奈选手,是本届唯一的一年生十杰,本身是外招生,据说在入学之前,一直在世界的名餐厅各地游学,家乡在爱知县……”川岛丽简单的介绍起了织田信奈的简历。

    而织田信奈则是将五根好像烤焦了的烧火棍的东西,放在盘子正中并端了上去。

    看来就是长条形、焦黑色干枯树枝,说得可怜些就是“和烧火棍一样”,说得高大上一些就是“和某小凡的法宝一样”……

    不过其中散逸出的肉香,自然瞒不过评委们的嗅觉。

    “这是‘马来黑叉烧’吗?”

    “确实感觉有些‘马来黑叉烧’的感觉,不过‘马来黑叉烧’是煮制型的叉烧,而这个……上面还有明火烧烤后留下的特殊风味。”

    五名评委说着,将姑且算是叉烧的“烧火棍”切开。

    只见切开之后的截面,肉质白中透红,与看起来犹如焦炭的外表完全不同!

    看到这颜色剔透、鲜嫩的内中肉质,还有一阵阵散逸出来的肉香,刚刚只吃到了两种甜品的评委们,不由得食指大动了起来。

    将一块看起来表面焦黑、内中鲜嫩的叉烧放入口中,紧接着在口腔中充斥的味道,却产生了洗礼一般的效果……

    评委们的神情,也从一开始的“淡然”,转化为类似“惊诧”的样子,与品尝久我照纪的麻辣料理后的神色有些接近,但是又没有那么激烈。

    看着评委们的表情,迅速的产生变化,就能够推断出对这“黑叉烧”的满意程度!

    不过没有品尝到的观众,和其他在场的选手,却不由得疑惑起来……

    “等等,叉烧的话……不是味道主咸但也偏甜的吗?刚刚品尝过两道甜品,这时品尝甜味的叉烧肉,应该会感觉很腻吧?”

    “话是这样说,但是看评委们的样子就知道,那绝对是有‘爆发力’的味道,而不是什么甜腻腻的料理!”

    而汐见润这时则是对身边的叶山亮问道:“怎么样?亮,闻到什么了吗?”

    只见叶山亮正用手拢着鼻翼,闭着眼睛在判断着什么的样子……

    片刻之后,猛地睁开了眼睛,带着冷清的笑意说道:“原来如此,那个从本质上来说,与‘马来黑叉烧’完全不同,并没有什么甜味的成分,那黑色本身是赤味增与酱油腌制后,将外皮的油脂烤到微焦后的产物!”

    “赤味增叉烧?味道怎么样呢?”汐见润有些馋了的样子。

    而叶山亮则是尽量隐藏起宠溺的目光,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道:“嗯,回头我可以做给你,至少也有个七八分像就是了。”

    因为之前的“贸然出击”,已经被汐见润警觉,叶山亮现在似乎改换思路、准备声东击西了?

    爱知县的饮食特色,与味增是分不开的,甚至可以号称“味增煮一切”,而经过了数年的游学,织田信奈对味增的使用,更加趋近于多元化……

    “味增的咸鲜味,与微焦的脂肪层的味道,完美的结合了起来……”

    “事先的腌制也很到位,叉烧内部的味道也并不显得索然。”

    “想不到除了刘昴星之外,还有学员对火候的掌握如此‘淋漓尽致’,居然在保持叉烧外皮微焦的同时,里面的肉却还在咀嚼间,有鲜嫩多汁的感觉!”

    “但是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这叉烧似乎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呢?”

    “的确是这样,而且说是‘意犹未尽’似乎还不准确,而是一种……遗憾的感觉?当然,我并不说这叉烧的味道令人遗憾……”

    没错!就在织田信奈的叉烧入口后,评委们在沉湎于美味的同时,心中却本能的兴起了一种类似于“遗憾”的感觉,虽然并不算什么正面的情绪,但这种“遗憾”似乎也并不令人反感,反而令大家产生了缅怀之前一些往事的感觉……

    就在这时,织田信奈也开口道:“正是这样,叉烧的主材料是‘肉’,而‘肉’……与‘憎’同音,我也想要用这道特别的‘黑叉烧’,来展示壮志未酬的遗憾!”

    “咳咳,这倒是的确符合‘黑暗料理’的题目了……”崛越不由得说道,刚刚他还想问除了颜色之外,还有哪里表现出主题了!

    而评委也开始按动起了评分按钮……

    “织田信奈选手的分数马上就要出来了,请大家拭目以待!究竟她的分数,能不能超过之前的两位选手呢?”川岛丽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过这时大部分的观众,尤其是还不了解织田信奈的学员们的,显然并不认为她有超越绯沙子和爱丽丝的实力!

    之所以织田信奈的待遇,比去年“口出狂言”的幸平创真、还有自认为发言很友好,但是也被认为是嘲讽的刘昴星的待遇要友善许多,还多亏她一上来就有机会获得十杰席位,同时也和她是女生有关……

    性格再恶劣,女生、尤其是长得还不错的女生,总是会有些优待的。

    然而这时屏幕上出现的分数,彻底令大家淡定不能了!

    16、15、16、16、15……

    “这是……总分78分!超过了爱丽丝选手与绘里奈选手,织田信奈选手暂居第一!”川岛丽也不由得愣了一下,之后才带着的震惊的语气宣布起来。

    对这个结果,爱丽丝和绯沙子显得有些沮丧,不过总算之前听刘昴星说起过,织田信奈的成绩,很可能会比两人高,虽然之前并不十分相信,但也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才没有失态……

    刘昴星为什么会如此认为?

    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出,织田信奈也好、极星寮的斋藤樱也好,单纯厨艺或许只是和爱丽丝、绯沙子差不多,或许还要逊色一些,但是她们却拥有厨心!

    而在学院派中,即便是十杰,也大多直到毕业,也不会拥有厨心,而是先在厨艺上完善自己,流程化的令自己的厨艺更有宽度,而不是深度……

    但是游学派因为见闻更有广度,所以会更早的拥有厨心,不过与此同时因厨艺的宽度不如学院派的系统教学,所以在二十岁之后会渐渐被追平优势。

    像是城一郎,就是先在学院扩展了宽度,之后提前“肄业”去游学,令自己的厨艺成熟了起来。

    当然,像是斋藤樱与织田信奈这么早就拥有厨心的,在游学派中也十分罕见!

    刘昴星在超视觉、超听觉的辅助下,也已经能够看到,织田信奈拥有的厨心,是一名穿着武士盔甲的女子形象,但气势上却不像是要上阵杀敌,而是仿佛下一秒就要切腹一样,给人以英雄末路的感觉……

    织田信奈之后,一色慧又要呈递料理,不过刘昴星这时却举起手来,同时对一色慧说了一句:“抱歉了,一色学长,我要申请将之前‘Beluga’处理一下,可能有些抢戏。”

    “没关系,有你的表演作为佐餐再好不过了。”一色慧表示并不在意的样子。

    这时工作人员们,将一座巨形水族箱推了上来,里面赫然是一只一人多长的鲟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