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第318章 碰撞!(刘昴星:这章我没出场)

    预选赛开始后,不到两个小时,就已经陆续有学员开始呈递自己的披萨!

    毕竟虽然有三个小时的时限,但是大部分入围的学员也都知道,一旦那些种子选手们开始呈递,就没有他们什么事儿了……

    还不如趁现在露个脸,在众多料理界人士面前表现一下自己,免得一会儿出现“人比人得死”的尴尬!

    “嗯,芝加哥式的深盘披萨?分切之后,融化的奶酪,甚至会流淌出来的感觉,番茄酱汁的颜色看起来也不错……”

    “厚边的部分口感并不生涩,底部反而没有想象中那么厚……给了馅料很大的空间啊!”

    “鸡肉粒和培根粒,加上番茄基底的酱汁吗?虽然中规中矩,但是对火候的掌握,和对饼底薄厚分部的把握,还是值得赞许的。”

    香田、蕾欧诺拉,还有园果依次评价道。

    之后计分板上的分数亮了起来——8、8、6、6、6……

    “太田一郎同学的最终分数为34分!现居第一名。”B区的司仪佐佐木由爱宣布道。

    没错,三年生太田一郎之前已经有十几人呈递过自己的披萨了,但是分数还没有他高!

    二三年生们,对此早已经习以为常,而一年级的新生们,则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这就是远月学院的评分标准吗?未免太高了吧……”

    “没错,和之前的人一样,前一秒还说得好好地,之后的分数却都很低!”

    “确定每位裁判,是有20分的分权吧?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位裁判,给出超过10分的分数吧?”

    “居然还有人的总分是个位数……那可是从资格赛上脱颖而出的学长啊!”

    而就在这时,一股异常刺激的气味,从B区赛场中传了出来!

    原本之前正在料理的时候,油女春树和贞冢奈绪,就是用了带有“异味”的食材,但那时还不明显……至少是相对现在的气味来说“不明显”!

    只见贞冢奈绪从烤箱中取出饼底发黑、而馅料带有“斑点”的披萨,之后一股浓郁的腥臭味,在场上弥漫开来……

    “啊!这是什么味道?”

    “仅仅是闻起来都呛人,她是来捣乱的吗?”

    “这是把什么东西放在面饼上烤了……”

    一年生们已经纷纷质疑起来,而二三年生则是一脸不屑的看着他们,仿佛是在说:少见多怪,连癖(hei)性(mofa)料理都不知道吗?

    浑然忘了半年前,他们在秋季选拔赛上,也被贞冢奈绪吓了一跳!

    “请各位评委慢慢品尝吧!这是我精心准备的‘深海的祝福’!”贞冢奈绪的脸上,虽然算不上“爽朗”,但也同样带着自然微笑,而不像秋季选拔赛时一副“女巫来了”的样子。

    “深海的……祝福?”一旁来自欧洲的美食家评委韦德,看着面前带着霉斑的奶酪上,伸出了数只章鱼触手、还有一些其他贝类似乎潜藏其中的披萨,再怎么看都觉得更像是“深海的诅咒”!

    不过作为美食家的职业操守,令他没有妄下定论,而是用刀叉分割出了一小块。

    将连带着发黑的饼底、霉斑奶酪,还有一看就很“不祥”、好似地狱中伸出的绝望之手的馅料,一起放入口中,轻轻咀嚼了起来。

    五名评委在这时,终于在本次的试吃中,迎来了第一次动容!

    与“秋季选拔赛”上,贞冢奈绪献上了“漆黑的叻沙咖喱”之后,评委们马上被带有“臭味”的咖喱俘获胃口,之后一边觉得“好臭”、一边却反而大口的品尝起来不同……

    此刻在“深海的祝福”下,只见B区的五名评委都露出了真正沉醉的表情,并没有出现表情与食欲截然相反的情况。

    沉醉的咀嚼着披萨的同时,鼻孔也仿佛都增大了几分,似乎是在用嗅觉,回味着口腔中的披萨的味道!

    “深海啊!虽然黑暗,但是也令人感觉倍有安全感、而且很温馨呢!”园果感叹道。

    “这芝士选择的是法国的‘洛克福芝士’吧?蓝纹芝士的一种,与意大利的戈贡佐拉芝士、英国的斯第尔顿芝士,并称世界三大蓝纹芝士,由生羊奶制成,在洞穴中发酵,蓝色的条纹是蓝莓菌斑,也是臭味的来源,在发酵中由内而外的滋生出来,蓝莓菌斑分部的均匀、密度,也是蓝纹芝士成熟程度的标志。同时使用了干货的章鱼脚、贻贝肉作为馅料,在饼底中使用了同样具有强癖性的墨鱼汁作为调剂……”

    蕾欧诺拉夫人又开始了她的奇怪口癖,在品尝到满意的食物后,在口语上的短板会在短时间内被弥补,被称为“蕾欧诺拉版衣衫绽裂”。

    同时她也点破了这带有蓝色斑点的馅料是怎么回事儿!

    “贞冢奈绪选手的分数出来了!这是本场比赛中,第一位获得了五个两位数分数的选手!67分!总分六十七分,暂时占据榜首。”由爱在分数出来后宣布道。

    同时贞冢奈绪对自己的成绩,似乎不是很满意的样子……

    不过这时贞冢奈绪忽然看到,场下已经是十杰的绯沙子,鼓励的为她鼓了鼓掌,马上又一副羞涩、满足的样子。

    “奈绪同学也是有成长的啊……虽然还是喜欢癖性强的食材,但是料理却不像之前一样带有对抗性、不再是使用癖性食材的特点来‘俘虏’评委了,看评委们的表情就知道,虽然料理的异味很重,不过应该不会过于影响后面的选手了。”同样已经是十杰的创真说道。

    虽然蓝纹芝士,也是芝士的一个品种,“洛克福蓝纹芝士”更是其中极品,不过依旧有些学员,露出了有些无法接受这种能够看到菌斑的食材的表情……

    然而他们很快就能接受了!

    因为马上一股更加强烈的“异味”,便“驱散”之前贞冢奈绪带来的气味。

    “又是什么东西?”

    “是那个张狂的新生!”

    “哈?就是要自己成立社团的那个?”

    “没错,就是那个‘变态’……”

    只见带着小墨镜的油女春树,嘴角挂着自信的微笑,将几盘同样带有明显异味的披萨,放在了五位评委面前……

    “欢迎品尝我的宝贝们的杰作……我叫它‘竹海披萨’!”油女春树说道。

    “我的宝贝们的杰作?不应该是‘我的宝贝杰作’吗?”韦德疑惑的说道。

    这时五名评委也看到了,在一层土黄色的奶酪下,露出了一些馅料……

    “这是竹笋和……什么肉?”

    可以看出除了竹笋之外,应该还有某种肉的肉丝,从颜色上看有可能是鸡肉、鸭肉等禽类肉,但是在奶酪浓厚的“异味”中,似乎并没有禽类肉独有的味道,反而混着一种与竹笋相交融的清香?

    听过油女春树的发言,见识过他的“生僻食材”理念的学员,对这些白色的“肉”,大概有了些猜测,不过具体是什么就不知道了!

    “那么还是先来尝尝看吧!话说这竹编的烤盘,还真的有些奇特,但是这种重口味的奶酪,不是完全将竹子的清香盖过了吗?”

    带着疑惑,五名评委各自将面前的披萨分切下一小块之后,放入口中!

    明明前一刻还感觉,这芝士的味道过于“辛辣”,但是却马上便被披萨的竹香味所征服!

    无论饼底、酱汁还是馅料,都有着一股令人感觉自己置身于竹海的清香……

    其中酱汁倒是不用多想,清香型的酱汁,也不算什么稀罕,竹笋更不用说,没有竹子的清香才奇怪!

    然而饼底和馅料中肉丝也会有这种感觉,就令人惊奇了……

    “是竹汁!这饼底的面,是用竹汁与高筋小麦粉揉制的吧?”香田说道。

    “竹汁?”

    “没错……一种从竹子中取出的水,经过竹体的过滤、净化和活化,含有丰富的生物酶、以及人体所需的氨基酸、微量元素,同时有着清冽的竹香!”

    “但是这‘肉’……口感有些奇怪,与我之前品尝过的肉类都不同,究竟是什么肉?这竹香……也不像是腌制的结果!”香田疑惑道。

    作为美食家的他,居然尝不出这是什么肉?

    这令香田还有其他评委,都倍感疑惑!

    只见油女春树自信一笑,之后说道:“是我在家里的竹林,精心培育的‘竹虫’哦!”

    “竹……虫?”

    “没错,一种在成虫阶段,会羽化为小蜂交尾,产卵在竹子的嫩梢基部节间的‘虫类’,竹虫的幼虫会寄生在每节竹子中,吸食竹节中的养分!二十天就可以从米粒大,成长到手指粗,这时也是适合食用的时候!这些正是焯过水的竹虫幼虫,被我去皮、改刀的结果……”

    油女春树侃侃而谈着,不过五名评委此时都觉得,这厮的“去皮改刀”根本就是心存不良!

    “虽然有人认为,虫类的样子‘很恶心’,但是我认为它们也有自己独特的美味不是吗?比如这竹虫,它那近似于带有竹香味的奶油的甘甜,令人沉醉不是吗?中华民族中的基诺族,就有以其为美食的传统!这也是我在游学时,带回来的竹虫数代繁衍的结果!”油女春树的说道。

    “这个……”香田等几名评委互相看了看,之后点了点头,决定也“忽视”肉类的来源这一点!

    毕竟正如油女春树所说,他使用的“竹虫”都是通过检测的,不但无毒无害,而且蛋白质含量丰富,那么……仅以美味程度上来给分就可以!

    “等等,那这芝士……又是什么种类的?不得不说,你对它的掌控很到位,明明有着发酵出的‘辛辣’味,离得远、感觉不到竹香的话,会感觉味道过于刺激,但是到了近处,却反而令人感觉与竹香完美的结合了。”韦德再次开口问道。

    香田的面色有些怪异,似乎是已经知道些什么……

    “这我的‘宝贝们’发酵的结果!”只见油女春树拿出了一个透明的小瓶,里面似乎装着某种粉末?

    不过就在他一抖之后,“粉末”却过分的抖动了起来,似乎是……活体?

    “这是……什么?”园果有些紧张的问道。

    香田这时开口道:“果然,是‘卡苏马苏芝士’吧?我曾经在意大利品尝过一次。”

    “卡苏马苏芝士?等等!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是的,使用‘活体发酵’的羊奶乳酪!利用酪蝇的幼虫,来分解发酵佩科里诺乳酪的原材料,进行一种特殊的发酵过程!”香田说道。

    而这时油女春树再次开口道:“放心,之前我已经用特殊的驱虫香料,将所有的‘宝贝’都收回来之后才使用的!而且……看它们的活跃程度,就知道这卡苏马苏有多新鲜了!同样,这也是我自己制作,并且通过了检测的食材!好了,各位评委,希望你们不要为了其他心理方面的障碍所迷惑,忠实于自己的舌头,给出公正的分数吧!”

    听到了场上的对话的学员们,已经纷纷对油女春树“口诛笔伐”了起来……

    “搞什么?听起来就恶心!赶紧下去吧!”

    “还要自己创建研究社?我们的研究社都要禁止你进入了!”

    “有必要打什么分吗?我觉得可以直接驱逐他离场了……”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美味?”

    因为墨镜的原因,只能看到油女春树“面无表情”,而并不知道他的眼神中,是否有着“紧张”。

    而就在这时,五位评委给出的分数显示了出来……

    16分……17分……17分……18分……16分!

    “84分!出现了……本场比赛中真正的高分!超过贞冢奈绪选手,一年生的油女春树选手,暂居榜首!”由爱兴奋的宣布道。

    “什、什么?”

    “怎么可能?”

    “真的……很美味吗?”

    场下学员的质疑声,改变不了油女春树的高分!

    “好想要亲口品尝一下啊!”创真咽着口水、两眼发亮。

    绯沙子却说道:“不过终究小众了一些,如果不是专业的美食家、料理人,或者是本身就喜好虫类料理的食客,恐怕……很多人会无法接受!果然还是绘里奈小姐的料理,才是最完美的!”

    “诶?你知道绘里奈做的是什么了?”

    “不知道,但是绘里奈小姐一定是最完美的!”

    “……”

    而就在油女春树趁机又对观众们宣传起了,自己的“食材理论”与研究社的时候,已经走到他身后的山中香织毫不犹豫的泼了冷水:“放弃吧,你那些‘食材’,注定只能在小众的圈子里流传一下而已!”

    同时山中香织,也呈递了自己披萨……

    相比油女春树,香织的披萨所用的馅料,就显得要一目了然了!

    颜色很淡的芝士中,可以看到以鲑鱼为主的馅料!

    除此之外,还有烤干的香蕉片、樱桃等水果……

    “抱歉让大家的心情,受到某个家伙的伤害了,现在由我的‘鲑鱼披萨’,来让大家放松一下吧!”山中带着令人很舒服的微笑说道。

    “嗯,我的心情的确需要缓和一下。”韦德嘀咕着。

    而此时山中香织心里已经在大笑了……果然!在油女后面,总是有这种可以为我的“心灵料理”加分的机会!在大家的心理受到“冲击”之后,才能够越发的体现出我的料理的宝贵!我已经先下一城了!

    想到这儿她悄悄的看了一眼田所惠。

    在她看来田所惠肯定也想在这时呈递料理的,只是没有抢到机会而已……

    不过却发现,田所惠一点也没有着急的样子,反而安慰了路过的油女春树几句。

    哼!他又不是评委!还在演戏吗?山中香织心中暗道。

    而就在评委们将看似平平无奇的“鲑鱼披萨”入口后,即便是场下的观众,也看出了“古怪”……

    “你们有没有发现,评委们的表情,忽然‘祥和’了许多?”

    “没错……似乎很放松的样子?”

    “肯定是前面那个‘黑魔法女’和‘虫男’的原因吧?现在终于有正常的披萨了……”

    与此同时,绘里奈和织田信奈等少数顶尖学员,则是皱眉看着评委席。

    “厨心吗?好像又有点不太像……”织田信奈嘀咕道。

    “不是厨心,是‘心灵料理’,一种已经失传很久的技艺,稀有程度不下于‘厨心’。”绘里奈说道。

    织田惊疑的看了她一眼,想起了关于“薙切一族”的来历的传闻……居然一眼就认出了连她都不知道的记忆,难道传闻是真的?

    “心灵……料理?效果也和‘厨心’差不多?”织田信奈索性大大方方的请教起来。

    “据说比起真正的‘厨心’,对‘心’的要求低很多,因为在古代,许多心灵料理人都走上了歧途,用致幻、甚至上瘾的非法食材来进行料理,因此而被料理界集体抵制,而一度失传……”绘里奈虽然没有看向她,但也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多谢解答。”

    或许这也是两人独有的骄傲的表现吧。

    “突然感觉内心好宁静啊!”

    “果然,之前还是感觉有些‘别扭’的吧?但是现在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了!”

    “很暖心的料理呢!”

    “而且鲑鱼的鲜美,与水果甘甜,也结合的恰到好处……”

    “这鲑鱼应该还用稀释的蒜汁处理过吧?即便是烤制之后,也丝毫不见腥味,反而将其鲜美,更加突出的表现出来了!”

    评委们纷纷感叹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蕾欧诺拉这次却没有做声……

    忽然香田也微微睁开了眯着的眼睛,说道:“原来如此,深海鲑鱼和全麦制成的饼底,都具有微量元素‘硒’,有着类似于抗抑郁剂的作用!”

    蕾欧诺拉这时也开口道:“不仅如此哦!香蕉中的生物碱、樱桃中富含的花青素,都有振奋精神的作用,大蒜也有着抑制愤怒的作用,芝士也特地选择了脱脂型,可以缓解紧张与焦虑……”

    “嗯?怎么总感觉蕾欧诺拉夫人的状态有些奇怪?”绯沙子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她的好女儿爱丽丝,与更加关注“绘里奈小姐”的绯沙子不同,这时已经跑去A赛区看刘昴星的比赛了,不然也许能够看出她母亲现在的状态……正是兴奋!

    只见蕾欧诺拉罕见的卸去了好像邻家大姐姐般温和、动人的笑容,换上了更加“清冷”的神色……

    “心灵料理师吗?真是怀念啊!”

    “难、难道您也是……”山中香织震惊的看着蕾欧诺拉。

    忽然蕾欧诺拉又撤去了之前的清冷表情与犀利的眼神,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应该说以前是吧!嚯嚯嚯,不过后来‘他’让我知道,,真正能够‘操纵’心灵的料理师根本不存在,因为心灵是更复杂的东西哦!”蕾欧诺拉带着少女般的轻笑说道。

    山中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忍不住反驳:“不存在?不!只要是真正顶级的心灵料理师,一定能够做到的!”

    蕾欧诺拉并没有多解释,而是摇了摇头,之后和其他评委一起给出了分数……

    又是高分!

    “79分!高分再次出现了!山中香织选手,暂列第二名!”由爱宣布道。

    就在这时,一身大红色性感版和服的织田信奈,似乎也准备呈递自己的披萨了……

    “也该让你们知道厉害了……嗯?”织田信奈感觉有人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回头发现了一只蓝发土妹子。

    “嗯?想要挑衅吗?”织田信奈吊着眼睛看着田所惠。

    一副不良少女欺负乖乖女同学的即视感。

    田所惠吓了一跳,连忙鞠躬道:“抱歉、抱歉、抱歉……”

    不过之后还是胆怯、但坚定的看着织田信奈说道:“可、可以让我先呈递披萨吗?”

    “哈?你果然是挑衅……不对,是因为她之前说的话吗?”织田信奈意识到了什么。

    “没错!我想要……让山中同学明白,料理人要做的,并不是‘操纵’食客的心灵……”

    “嘁,还真是多管闲事啊……好吧,那就让你先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