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第269章 黑马群(二合一章节)

    “又是菌类高汤的拉面啊……果然素汤的话,最容易想到的就是菌类高汤和海带高汤了……等等!不对,这份拉面是……九十四号选手,请再准备四份拉面!”

    “唔?要进入集体审查的阶段吗?”

    “味道闻起来不错,和其他菌类高汤面的确不是一种水平……”

    “她使用应该是野生的山珍菌类,而且……在面条中,在糅合了菌类的碎粒进去!”

    “鹅蛋菌、珍珠菌、鸣腿菌、姬菇菌、白罗菌、松树菌、天里菌……不仅是汤,浇头也同样是煮熟、或者烤熟的菌类,来腌制成的小菜,相互搭配着构成了完美的回路!”

    “而且……这汤有种很浓重的感觉,不过味道上应该没有加入奶油之类的,主题上也并不允许才对……”

    站在五名评委面前的,正是听着夸奖自己的“山菌拉面”,而一脸天真笑意的悠姬,此时回答道:“当然!我在里面加了磨成了粉末的山芋,所以才有厚重的感觉,而且山芋的甘甜,也可以平衡山菌的生涩!”

    五名评委相互看了看:“很好!想不到二号赛区,居然还有你这样的选手……看你的年纪是第一次参赛吧?”

    “没错,我是远月学院的学员,这也是我的年级考核!”

    “远月学院吗……居然还不是专业的拉面师?之前也有些远月的学员通过了,不过你的拉面比他们更美味,还有两名十杰是在一号赛区吧?你在年级考核之后,也要升为十杰了吧?”评委在得知悠姬是远月的学员、而并不是专门的拉面馆的传人之后,在惊讶之余,不由得试探性的问道。

    悠姬则是俏皮的一吐舌头,说道:“虽然您这么说我很高兴,我的目标也的确是十杰,但是要说能够直接升为十杰的话……后面恐怕有人要不满了!”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同一个赛区的伊武崎峻、贞冢奈绪。

    “什么?你太谦虚了吧?难道刚好在这个赛区,还有十杰的继任者?”

    要是他说是“十杰的竞争者”,悠姬一狠心也就承认了,但说是“继任者”……悠姬没有这么膨胀,不过看评委不怎么相信的样子,也不多解释,仅仅说道:“嘿嘿,您之后就会知道的,就当成是料理的惊喜吧……”

    “好吧……九十四号选手井野悠姬通过!”二号赛区的评委宣布道。

    同时在三号赛场,评委们也沉浸于海茸拉面的汤汁中了……

    “果然……是海茸高汤?也真是难为你能找到这么稀有的食材!”

    “的确,我也只品尝过几次而已……作为不可养殖的纯野生深海植物,全世界只有南美洲的智利的南海岸才有,生长五年才能采集海茸芯,每年限制出口300吨……”

    听到评委们这么说,其他选手不由得有些嘀咕起来,显然是认为这位杀马特发型的“狗大户”,有凭借食材稀有而晋级的嫌疑。

    而就在他们刚刚开始小声抱怨的时候,杀马特发型的狗大户,就将手腕上的头巾系在了头上……

    之后转身用极度蔑视的眼神扫视着他们说道:“你们这些垃圾,都在给我聒噪什么,不满的话就自己去给我找海茸好了!只不过这种限制产量的珍贵食材,交给你们这群垃圾,也只是浪费而已!”一边说着,一边还张牙舞爪、卷着舌头。

    其他选手在愣了片刻之后,马上炸了锅,还好就在这时,居中的评委也说道:“肃静!海茸本身符合主题限制,并没有违规……而且的确正如七十七号选手所说,海茸并不容易料理,能够用‘汤’的形式驾驭它,本身就已经说明了……”

    没错,杀马特少年正是黑木场凉,而且就在评委正替他说话的时候,黑木场直勾勾的走到他面前一拍桌子……

    “喂!你这家伙还没尝我的浇头吧?准备唠唠叨叨到什么时候?啊?”

    评委也被他吓了一跳,这么“有个性”的选手,还真是第一次见……貌似他还是远月的学员吧?是怎么到现在还没被开除的?

    不过对于浇头,他的确有些好奇,作为浇头的,是一些外皮黑色,呈现圆筒形,每节大概小手指长、比小手指还要细上两圈的东西……

    几名评委在黑木场凉的“建议”下,各自夹起一截。

    在入口咀嚼的瞬间,“咯吱咯吱”的鲜脆声,从评委们唇齿间流传了出来!

    酸甜的滋味、香脆的口感,顿时与之前的海茸汤的鲜味、宽面的软绵口感,形成绝妙的搭配!

    “这是……”

    “好像是冰笋,两年前我吃过一次,不过当时是作为凉菜的。”另一名评委说道。

    “冰笋?也就是说,和海茸应该是‘邻居’了?”

    “没错,冰笋通常也是出产自接近南极洲的智利齐洛岛,生存在最低只有4摄氏度的海水中……”

    “想不到我们三号赛场,也有一名十杰的继任者……等到明年开学,你就是下一届的十杰了吧?”评委感叹道。

    “哈哈哈,你这老头还蛮有眼力的!本大爷明年一定拿下第一席!”

    相比于悠姬,黑木场就显得不知道“谦虚”为何物了。

    当然,这次评委们也没有当真,毕竟他的态度一看就是在“嘴炮”,而且上次由二年生担任第一席,还是二十年前薙切蓟在读的时候!这几名评委甚至没有听说过,有二年生担任第一席的情况……

    “嘁……”

    很微弱的不屑声,从场上传出,但是黑木场却马上便听出是谁声音,并转过头去,只见一名白头发、棕色皮肤的年轻人,正靠在自己料理台上……

    评委们宣布“七十七号选手黑木场凉通过”之后,黑木场又把脸贴近中间的评委说道:“等等帮我个忙,你们都是美食家吧?用你们的舌头,给本大爷好好判断一下,我和那家伙的料理谁的更美味!”

    没错,“那家伙”自然就是同为远月学院的叶山亮了,刚好了和黑木场一起分在三号赛区,除了一号赛区之外,其他九个赛区似乎都是随机分配的。

    同样很巧的,还有阿尔迪尼兄弟,都被分配到了四号赛区……

    而且这次弟弟伊萨米使用的是在洋葱汤底中,加上了三层结构、中间夹着一层芝士的宽面,而哥哥塔克米,则使用了番茄汤底,而浇头是以甜椒、黑橄榄为馅料的小号“Calzone”,也就是外形有些像是饺子的披萨。

    没错,两人的创意中,都杂糅了对方在“秋季选拔赛”上的精华……

    塔克米在秋选的预赛上,呈现的咖喱面,就是三层结构的宽面,而伊萨米则是做出了以番茄汁为汤底的咖喱Calzone!

    此时同样各自斩获了一个决赛名额……

    五号赛区中,北条美代子呈现出的是“中华十大面”中的锅盖面,仔细计较的话并不是中华料理中“拉面”的形式。

    不过在岛国“拉面”属于音译,实际上和中华料理的“拉面”并非对应关系。

    最初是中华料理中的“汤面”的音译,之后再次音译回中文的时候,成为了“拉面”,通常认为最初传入岛国的“汤面”,应该是“老面”或者“捞面”、“卤面”,所以被音译为岛国语现在“拉面”的发音……

    之后因为日式拉面走出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也就是与中式汤面不同的“重汤不重面”,所以成为了一个专有名词,再次音译回来的时候,就成了“拉面”。

    实际上最初传入岛国的汤面,应该是“南京面”,也并不是拉面……

    所以所谓的“札幌拉面大赛”,可以看做是“札幌汤面大赛”,“拉”并不做动词,比如现在大部分选手,也都是准备了专门的面条机,也有些是使用切面的方式……

    而“锅盖面”反而与“日式拉面”在面条本身制作手段上差不多,都是将面擀成面片之后切成细条的“切面”形式。

    即便是中华拉面,很多也已经不再使用人力“拉”面的形式,不过也依旧称呼“拉面”。

    当然,真正的“拉”面也有,比如刘昴星尝过的“阎魔大王拉面”,就真的是城一郎“拉”出来的(当然是用手拉!)。

    也正是因此,刘昴星一开始的时候,也对日式拉面的了解不足,本能将发音很像是“拉面”的日式拉面,想象成是中华拉面……

    毕竟这种常识性问题,远月学院也不可能在高等部时还强调……甚至即便是初等部,大概也不会专门去记载这种东西,因为他们所说的“拉面”,就是“汤面”,写成岛国文字也只是片假名,而不是汉字转化的平假名,本来就没有“拉”的意思,不需要特殊强调。

    所以同属于汤面的“锅盖面”,在这时被使用出来,也没有任何问题,在岛国硬说这是“拉面”的一种,也没人能反驳什么,不过与传统意义上的拉面相比,“锅盖面”有一点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它的面是在汤里煮熟的。

    而无论是日式拉面,还是中华拉面,大多是在水中煮面、面熟后加汤。

    锅盖面,顾名思义……没错,就是真的将锅盖放进面汤中煮了!

    说起起源的话,与大部分料理差不多,都是源于“意外”……

    一次料理人意外的用错锅盖,而将小锅盖直接扔到了沸煮的面汤里,于是便有了“锅盖面”!

    当然,扔进去的不是金属锅盖,而是中华料理中老式的圆盘形木质锅盖。

    通常认为木制的锅盖,飘在面汤中的时候,木头的香味会进入到汤汁中,同时因为并不比锅盖小太多,只要压住火头,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住面汤的沸腾,又保持透气性,面条不容易煮烂……

    而现在北条美代子所使用的“木质锅盖”,或者说是一个压在面汤中的圆饼形浮木,正是她家经营的中华料理餐厅特制!

    整体使用沉香木材质……

    沉香木本身除了是一种珍贵的木材之外,同时也是是中药、香料,油脂含量大的沉香木会沉于水(谁说要车珠子?给我站出来!),不过大部分沉香木密度是比水小的。

    北条美代子的秘制“锅盖”,在投入使用前,还在秘制的香料配方中,浸泡、熏制过!

    而北条美代子的“锅盖面”做法也最简单,除了秘制“锅盖”之外,还准备了纯植物油,来将葱段炸了足足二十分钟,直到葱段完全变干,之后将葱油、葱段加入到了白水中,又加入白糖一起小火加热……

    快要到她的时候,将切好的细切面,还有秘制“锅盖”一起下到水中,面条熟后将其与面汤一起盛在配好了酱油、蒜蓉的碗中,浇头仅仅是刚切好的黄瓜丝!

    总之北条美代子的料理过程“一波三折”,先是被人当做是来打酱油的……而且还是打酱油的选手中,最不认真的一个!

    毕竟在评委和其他选手看来,她的汤底中只有葱和葱油……

    浇头仅仅是黄瓜丝、而且是单纯的黄瓜切丝,完全没做其他处理……

    而且那个锅盖……为什么要自己带呢?而且还带错了大小?直接把锅盖也扔进去是什么鬼!

    毕竟“锅盖面”在岛国不算常见,而且仅有的一些提供锅盖面的餐厅,也大多使用其他手段,代替这种最原始的直接将“锅盖”扔进汤里的方式。

    北条美代子就这样,因为“最不走心”,而在几百人中,吸引了裁判和其他选手的关注……

    但是就在品尝环节到了的时候,北条美代子的“葱段酱油蒜蓉面”,却令原本对她相当不耐烦的评委,在沉溺于在特有的幽香之中的同时,也震惊的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之后评委对于使用秘方“锅盖”,算不算使用了违禁半成品,却存在争议……

    如果仅仅是沉香木的木质锅盖,肯定是不算半成品,但是美代子自己也解释了,这锅盖是“秘制”的……

    显然大赛之前没有“禁止使用秘制锅盖”的鬼0畜规定,而且美代子也不是偷偷使用的,就是在大家注目之中,将锅盖扔了进去,既然之前没有制止,现在似乎也没理由认定其作弊。

    而且这锅盖究竟算是厨具、还是秘制混合香料,也还存在争议。

    最后因为北条美代子,直接承诺了在决赛中,不会使用这秘制“锅盖”,评委们也就宣布了她的通过。

    至于下届比赛的时候,估计会对“厨具”也做出一定的要求了……

    如果说北条美代子的锅盖面,是令评委纠结的话,那六号赛区的郁魅,就是险些令评委们以为,赛前检查工作出现问题了!

    因为在她呈递的“东坡肉拉面”上,耿直的摆着几块肥瘦适中、还带皮的东坡肉,而且整碗拉面肉味扑鼻……

    其他选手也不由得议论纷纷,如果说是“作弊”的话,那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直接把东坡肉摆在了评委们面前?

    “请品尝吧!我的‘东坡肉拉面’!”

    五名评委互相看了看之后,又同时看向了负责监督郁魅所在的区域的裁判……

    如果说进场的时候,食材的检查人员会有疏忽,但是裁判不可能也没发现吧?

    但却只看到那位裁判,面色怪异的对五名评委做了一个耸肩的动作……

    虽然很想问问他是什么时候瞎的,但是出于对职业素养,还是强行对自己催眠,忽略那几块东坡肉,直接品尝起了面条本身!

    就在蘸着汤汁的面条入口的瞬间,五名评委同时瞪大了眼睛,并且马上仿佛本能一样,又用勺子尝了一口汤,而在尝了汤之后,便忍不住自然而然的,各自夹起了一块还在颤动着的东坡肉……

    “这种浓郁的肉味……直冲鼻腔!”

    “没错,仿佛是真正的东坡肉一般。”

    “不过仔细品尝的话,这应该是……山药和豆干吧?”

    郁魅见到评委们的反应,也满意的解释了起来。

    那些看起来肥、瘦、皮皆有的东坡肉,其实是山药和豆干!

    其中皮和肥肉的部分,是蒸煮去皮后的山药泥,加上蜂蜜、芝麻油、盐、酱油、姜汁等香料混合而成……

    皮是少量“混合物”涂抹在铁板上,加酱油煎制的结果,而肥肉的部分则是在模具中成块的混合物再次蒸制而成。

    至于瘦肉的部分,则是使用豆干,与“肥肉”一起在模具中蒸制,最后将“皮”覆盖在上面……

    而原本需要放糖的东坡肉,因为“肥肉”和“皮”中的蜂蜜,而不需要额外放糖,其他烹饪步骤,昨晚郁魅也熬夜改良过!

    虽然称不上以假乱真,但至少郁魅有自信,自己的“东坡肉”,即使将普通人蒙上眼睛,将这份“东坡肉”递上去,对方也肯定能够品尝出,自己想要做的是“东坡肉”,只是口感有些奇怪而已……

    但也绝对并不差劲,只是和真正的东坡肉显然不同。

    至于面和汤,郁魅也专门设计过,只不过起到的作用完全是“东坡肉”的配角,也就是勾起评委食欲的作用!

    “可是……这毕竟是拉面大赛……”一位评委显得有些犹豫。

    虽然这是六号赛区中,第一份令他产生了“美味”的感觉的料理,但从“拉面”的角度来说,这浇头太抢戏了吧?

    “不,不需要理会这是什么比赛,既然符合规则,是‘拉面’、而且汤与浇头都是素的,我们就只理会是否‘美味’就可以了!”坐在中间的评委一锤定音的说道。

    “六号赛区,一百一十四号选手水户郁魅,通过!”

    七号赛区中,正药香扑鼻,而且已经轮到第一百三十九号选手,到目前为止通过了足足六十九位!

    对于一号之外的赛区,有这样的通过率简直不可思议……

    而造就了这种不可思议的,正是十一号就出场了的绯沙子!

    一道开胃健脾的食疗汤底,加上揉了梅子进去的面条,令评委们的胃口比平时更好了几分,味觉也对“美味”更加敏感,堪称全场型辅助!

    八号赛区中,五名评委脸上都微微泛着红晕……没错,就是类似喝醉时的红晕!

    而站在他们面前的,正是拥有一头酒红色长发的榊凉子,特别的酒精发酵汤汁,加上掺杂了少量麯米的面条,令评委们在享受着酒精带来的神经刺激的同时,也只感觉到胃中暖暖的,而并没有带来多余的负担……

    九号赛区的幸平创真,大概是为了另一种形式的“一雪前耻”,对待这“素汤素浇头”的主题,并没有选择和城一郎一样的“阎魔大王拉面”。

    要知道之前在两人的“真·父子局”之后,创真是虚心向城一郎请教了“阎魔大王拉面”的做法的,但是他现在做出来的,却是令评委们惊讶的果味拉面!

    在面条中,还揉进了少量的苹果醋,汤汁也是以水果为主材料……

    仿佛要为自己的“苹果调味饭”正名一般……

    而在十号赛区,爱丽丝则是正将“分子料理”的制成的“无影面”,端到了评委们面前!

    之前刘昴星在秋季选拔赛正赛第一场,用加强版五仁月饼,击败了塔克米之后,爱丽丝就注意到了月饼透明的外皮。

    虽然没有刘昴星能将面粉与甘薯粉的混合物,拉成透明状态的手感与控制力,但是爱丽丝凭借“分子料理”,却能够更方便的做到这一点!

    在汤汁上,爱丽丝则是使用了离心分层后的脱色素食材,加上食用珍珠粉,制成了看起来亮闪闪的、同时清澈见底,乍一看完全瞧不到汤中有面的“水晶之恋拉面”……

    这一届“札幌拉面大赛”,因为远月学院99名一年生的参与,显然已经变得复杂了起来!

    一号赛区之外的后九个赛区,也黑马频现……

    然而这依旧不足以抢去一号赛区的风头,尤其是现在……九十八号白鸟菖蒲,向评委们呈递了自己的“拉面”,许多想要借助日鸟拉面名声的选手,不由得纷纷将注意力集中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