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第161章 最有节操的私奔

    “私奔中的刘先生,这么快就回电话了?”绘里奈的平静中带着诡异的声音,从手机另一边响了起来。

    “阿星,怎么了?”木久知园果在十几米外问道。

    确认了“私奔”的事实后,刘昴星让她改口,不然学弟、学姐的称呼蛮刺激……阿不,是蛮违和的!

    “没事,接个朋友的电话,你现在前面等我下,园果。”

    听到刘昴星叫自己名字,园果也不知道怎么了,似乎很紧张的迅速转过身去。

    “园果?”绘里奈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怎、怎么了?你不是一直这么叫的吗?”刘昴星反问道。

    其实绘里奈通常是直呼其名“木久知园果”,而不是看起来很亲近的叫她“园果”。

    刘昴星不等绘里奈想出两种称呼的区别,马上岔开话题道:“不说这些,学院已经知道我准备带园果逃避星级评定的事情了?”

    “没错,不过已经封锁消息,没有透露给周六要去的认证师,如果到时园果没有出现的,就只能蝶野泉先顶一下……当然,通过是不可能的,最多只是他们觉得,不是来耍他们的而已。”绘里奈说道。

    “那学院还准备了其他什么吗?”刘昴星有些心虚的问道。

    “还能准备什么?即使你们是真私奔,学院也没理由去抓你们吧?又不是和我……总之,木久知园果到底怎么想的?是因为没有信心?没想到她……”

    刘昴星感觉,绘里奈的话,似乎在中途微妙的转化了个角度,不过听到她怀疑园果的用心,也来不及深究其他的,马上说道:“她不是自愿的,她力气没我大!”

    “果然是你‘主使’的!你到底在想什么?你觉得把主厨拐走了,能算是‘眼见为实的成绩’吗?”绘里奈逼问道。

    “但也不能因为的‘实地研修’,就逼迫园果在这种情况下进行评定啊……”

    “什么叫‘逼迫’?她是给自己评定的!”绘里奈说道。

    “不,她和角崎泷不同,虽然两人被赋予一样的期望,但是园果……为了自己只是‘顺便’的原因。”

    “呵呵,那看来的确没有必要参加评定了,原来只是这种程度的料理人吗?”绘里奈的语气有些怪异,似乎在讥讽之中,还带着些委屈。

    刘昴星这次听了出来,但是却并不觉得奇怪,而是轻声说道:“我知道……在这方面身不由己的,不仅是园果一个……还记得上次爱丽丝在月天之间大哭的时候我说的吧?下次你需要的时候,我可以将肩膀借给你哭泣……同样,下次你需要的时候,我也可以和你一起私奔的!”

    绘里奈当然会不服气、当然会委屈,压力大就是逃避评定的理由吗?她的压力比木久知园果大多了吧?凭什么她连哭泣的权力都没有?就因为木久知园果胸大?

    听到刘昴星的话,绘里奈半天没出声,一开始她之所以用那种语气,是因为断定刘昴星那么在意看起来脆弱的木久知园果,却对张牙舞爪的她忽视了……

    “其实一开始我下定决定带园果出来,就是因为我觉得她和你,在某些方面很像的,不过她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刘昴星接着说道。

    跟、跟我很像,所以私奔吗?

    虽然明知道刘昴星和木久知园果的“私奔”,根本不是那一回事,但是绘里奈还是在电话另一端脸色发红起来。

    “哼,哪方面很像?我可没有她胸大!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我挂了……学院这边你不用担心!”绘里奈虽然依旧一副不满的语气,但是与之前明显不同了,而且最后居然帮刘昴星揽了一个大活儿。

    刘昴星忸怩的说道:“那个……我和园果出来的时候……没怎么带钱……”

    “是你们在私奔!给我自己想办法!”绘里奈咆哮了一声,之后挂断了电话。

    “阿星,怎么了?”园果走了过来。

    “没什么,一个朋友。”

    “男的女的?”园果马上问道。

    旋即反应过来,两个人又不是真私奔,脸色一红的改口道:“随便。”

    “哈?现在有个很关键的问题,已经快九点了,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回你之前给我开的房间……”

    “不要!”园果直接拒绝,那间房只有一张床……

    “还有一个选择,我现在的钱大概只够我们俩住一晚胶囊旅店了。”刘昴星说着从钱包里倒出一把零钱。

    园果看着他的眼神,仿佛在说你就拿这点钱带我私奔?

    “等等!我们似乎还有一个选择……”刘昴星说着往两人旁边的一家店看了过去。

    园果有些窘迫的说道:“不、不好吧!我们还是回‘春果亭’取钱吧!”

    “说不定蝶野泉她们正埋伏在那……”

    “但是……”园果又考虑了一下胶囊旅店的选择,但是想到那种停尸房一样的地方,最终还是让她闭嘴了。

    最终只得低着头、红着脸,牵着刘昴星的衣角和他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先生不是我们的会员吧?可以来这边的柜台,购买钢珠、开通储值卡、兑换礼物都是在这边!”一进门便有门迎招呼起来。

    没错,这是一家小钢珠店,也就是所谓的“柏青哥”,很多名人都喜欢光顾这种地方,比如废柴侦探、废柴自然卷……咦?这么一想好像还真不是什么好地方!

    所以园果自从进来之后,就一直在低着头嘟囔着:“我居然进来了……我进来了……我进来这种地方了……”

    刘昴星怀疑如果这时候遇到熟人,她会当场崩溃。

    但这时刘昴星现在能想到的,唯一能快点来钱的办法了,于是在柜台人员有些怪异的目光中,用一把零钱兑换了可怜兮兮的一小盒钢珠。

    “带着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居然就换这么点钢珠?”

    “哈?我觉得带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却来玩柏青哥本身就很诡异……”

    “不会是没钱开房吧?”

    听到身后的窃窃私语声,园果更加窘迫了起来。

    “阿、阿星……我们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其实有个更快的办法,不过需要你配合!”

    “什么办法?”园果马上问道。

    “一会儿我们分开一些,你专门往偏僻的地方走,我在你身后吊着,一旦出现小流氓什么的,我就过去打劫他们!”

    “……我觉得这台机器不错。”园果帮他选了一台机器。

    理论上岛国是禁制赌博的,但是仅限于禁制赌钱,柏青哥店中,可以将赢的钢珠换成小片的金箔,之后附近肯定会有另外一家金店进行回收,算是变向的打个擦边球。

    刘昴星在园果选好的位置坐下,园果则是一直低着头站在刘昴星身后,旁边几个人看到这对的组合之后,纷纷对刘昴星投来了鄙视的目光……带着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晚上来玩柏青哥?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然而在他们愤愤不平的功夫里,刘昴星这边屡战屡胜……

    “阿星,你经常来玩这个?”园果有些别扭的问道。

    在她看来一名有节操的料理人,根本就不应该进来。

    “没有啊,一共也没玩过几次……大概我比较有天赋吧!其实这个控制钢珠射出来的游戏,而料理也很像!我们只能控制如何去料理食材、添加香料,却不能直接控制最终的味道……本质来说,是一种计算的过程!”

    “哪里像……”园果一撇嘴,只当他又在胡说八道。

    不过其实刘昴星之所以胜多败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计算能力,虽然“香料不等式”在料理之外的方面,发挥的效率没有十分之一,但是仅仅稍微发挥出来的这一点,加上刘昴星身体的反应速度、控制精准度,就足以立于不败之地。

    而且随着刘昴星的越来越熟练,大获全胜的概率越来越高,一个小时过后……

    “啊!阿星你真棒!又出了好多!”园果满脸兴奋地说道。

    园果在刘昴星身后叽叽喳喳的,好像比他本人还要兴奋一样,和刚刚进来的时候判若两人。

    如果这一幕被蝶野泉看到,一定会过来和教坏了园果的刘昴星同归于尽!

    刘昴星发现园果兴奋的样子之后,眼色一动,看到自己赢到小半箱钢珠,索性站了起来……

    “咦?要走吗?我、我是说……终于要走了!”木久知园果本能的有些失落,但是马上反应过来改口道。

    谁知道刘昴星却没有拿上钢珠离开,而是转身将园果按在了座位上……

    “诶?诶诶诶诶?你你你……”

    “我来教你玩吧!”

    “但、但是……”

    “反正都已经‘私奔’了!”

    园果只得半推半就的,红着脸将手搭在了遥杆上……

    不过园果的技术实在不怎么样,即使刘昴星一直在讲解指挥,甚至不时从椅子后面环着园果,手把手的教她,箱子里的钢珠数量也一直在减少着。

    刘昴星还没有注意到,恰恰是自己手把手教园果的时候,她的发挥是最差的,因为是在她背后的原因,也没有看到园果已经红的仿佛要滴血的脸……

    虽然钢珠一直在减少,但是刘昴星并没有心疼自己的战利品,看到园果这么开心,似乎暂时放下了压力也值得了。

    两人不知这么一个人负责指挥、另一个人负责输的玩了多久,最终刘昴星的海量战利品已经见底,刘昴星也适时说道:“好啦!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帮今晚的房费赢回来!”

    旁边的店员一愣,暗道:居然还真是没有房费!

    不过这时店员却忍着笑意走过来说道:“抱歉,两位客人,我们已经要关门了,八个小时后开业……”

    “什么?你不是早上六点才关的吗?”刘昴星不满的说道。

    难道是担心我赢得太多?这么大店,不至于吧?

    “先生,现在已经早上六点了……”

    “什么?”

    “啊!”

    园果惊呼一声,旋即脸色再次红了起来,似乎无法接受自己玩了一夜柏青哥的事实。

    “咳咳,这么说也有个好消息,房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剩下的这些小钢珠可以换……”刘昴星干咳道,之前见园果玩的开心,他也没有注意时间。

    两人出门的时候,又变成了园果红着脸、低着头,牵着刘昴星的衣角的样子。

    唯一的区别是,刘昴星手里多了两盒桶面!

    剩下的小钢珠,连最小面值的金箔也不够,只够换这个了……

    “现在我们必须找个有热水的地方……另外也最好找个地方休息下。”刘昴星无奈的说道。

    这次真的身无分文了,全身上下值钱的……只有两盒桶面!

    想不到私奔的第一晚,是在小钢珠店度过的……

    “刘昴星?你不会是玩了一夜柏青哥吧?”忽然一道令两人窘迫的声音,从左边下方传来过来。

    被、被认出来了?园果心中一急。

    两人看过来才发现,看到他们的不是蝶野泉,或者其他学院的学员,而是一名小萝莉……

    “花音?你怎么在这儿?”

    “我和爸爸妈妈一起来看爷爷奶奶啊!”花音一脸鄙视的看着这个厨艺不怎么样,还玩一宿柏青哥的家伙。

    “咳咳,要叫刘老师!”

    “哼,你又没赢我!”花音一副赢了才算老师的样子。

    “花音,小孩子要有礼貌……”刘昴星循循善诱道。

    “什么意思?”花音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

    “意思就是……如果在路上看到老师,是不是应该带回家招待一下?”刘昴星微笑着说道。

    花音看了看刘昴星,又看了看园果,之后说道:“……你不会是带着女朋友为了开房钱,去玩了一整夜的柏青哥,结果最后输的只剩下两盒桶面了吧?”

    “……”

    虽然听起来很别扭,但是无法反驳啊!刘昴星僵硬在了原地。

    看来花音属于那种天赋直觉苏醒的特别早的类型啊!

    “什、什么开房?只是……为了房费……而已!”果园红着脸说道。

    花音无语的看着两人,一脸老成的叹息:“和我说的有区别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