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第1129章 突然就含情脉脉了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他们以四人之力,竟然生生将甲板上的汐月水兵逼退数丈远。

    云岐军那边因此压力骤减,时不时便有人冲上汐月战船。

    这会儿登船板四周更是空出一块来,汐月水兵被逼退一截,他们叫喊着便全部都冲了上来。

    眼见着云岐军跟汐月水兵打了起来,鹤卿枝连续两个起纵,跳上了战船三层的甲板。

    身后顿时有人冲了上来,她反手一剑,一个旋身与他们缠斗起来。

    夜非君和夜辰榆也是紧跟上来,同她一起将三层甲板上的人清理出来。

    直到最后一人,鹤卿枝飞起一脚,将人从三层甲板踢飞出去,然后抬手将船舱的门给关上,拿起旁边的一根木头给别上了。

    她不顾门外的汐月水军将门踢得咣咣作响,低头俯视着乱成一团的甲板。

    眯着眼睛仔细寻了一番,她这才发现,汐月这边只有两个副将在带领作战,竟然不见主将踪影。

    萧君祈将一层甲板的指挥权交给了两名副将,自己跟着跃了上来,他方才便发现了跟鹤卿枝相同的问题。

    “怎么回事?主将不在,难道是陷阱?”

    这事跟烈风啸有关,她就不得不多想了,而萧君祈却仍旧是一脸淡定,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反而有些出了神。

    鹤卿枝先前浑身都被雨水浇透了,又被萧君祈扑倒一次,脸上身上狼狈不堪,泥污一片,头发也都散乱成一团,跟个疯婆娘一样,完全看不出平时那美好的模样了。

    经过这一番打斗,衣服上都染了血,斑驳一片。

    现在她站出去,只怕没人会信她是云岐皇后。

    可饶是这样,萧君祈看着她竟然笑了起来。

    底下的云岐军还在拼命,一片混乱的样子,身边还有夜非君和夜辰榆,可他们偏偏就能将这三层甲板变成只有他们两人似的,四周的嘈杂似乎都远去了。

    鹤卿枝也因为他这一个笑怔住了,萧君祈现在的模样比她也好不到哪去,可偏偏现在她眼里就只能看到他了。

    千军万马之中的一个笑意,似乎比平时来得更加容易让人深陷其中。

    若不是现在气氛不对,她只怕已经扑上去给他一个热吻了。

    一旁的夜非君还很是淡定,只是夜辰榆傻愣愣地眨了眨眼,完全不懂这两个人方才还在跟人打架,这会儿怎么突然就望着对方含情脉脉了?

    他可是一直跟在鹤卿枝身边,可是他现在有些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方才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两人突然就这般了,他竟然没看到?他是不是瞎了?

    而那沉浸在对方目光之中的两人全然没有注意到夜辰榆在一旁的心理活动。

    萧君祈抬手将贴在鹤卿枝脸颊上的湿头发别到了她的耳后,然后朝她伸出了手。

    “可愿与我进船舱一探?”

    鹤卿枝一愣,心头有些无奈,这男人竟然能在这个时候,将这种话说的如同情话一般,也是够了!

    不过她心中这么想,可脸上仍旧是忍不住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