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第560章 他竟然对她不舍

    鹤卿枝闭上眼睛,转而去想别的事情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身体里的原主在叫嚣,她不是想出来,而是非常痛苦地在地上打滚,虚弱的影子时隐时现,似乎是要撑不住了。

    不行,你不能死,我还有话要问你!

    鹤卿枝急忙叫了她一声,发现她已经没了反应。

    怎么办怎么办?

    鹤卿枝着急起来,自己的头也跟着剧烈地疼痛,那药丸似乎也开始起效,腹中绞痛起来,让她不由得咬紧牙关忍耐。

    舌尖传来疼痛,她的意识忽然清醒了许多,脑中灵光一闪。

    她用力咬破了自己的舌尖,让鲜血顺着唇角流了下来。

    加上她因为头痛腹痛而难受的表情,还有额上留下来的汗珠,配上这血丝,真真的是像快要不行了。

    “滚!”

    烈风啸果然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一把将还在摇铃的萧宛如推到了地上。

    萧宛如没料到会被推这么一下,惨叫一声整个人都摔了出去,手上和腿上都擦破了皮。

    烈风啸上前将鹤卿枝的穴道解开,鹤卿枝却觉胸口一阵血气翻涌,竟真的吐出一大口黑血来,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烈风啸一把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抬手按住了她的手腕。

    他是懂医术的。

    此刻鹤卿枝的脉象紊乱,一看便是中毒的迹象。

    他让齐卢给鹤卿枝喂了解毒丹,自己转头去将地上的萧宛如提了起来。

    烈风啸狠狠地掐住萧宛如地脖子,表情阴鸷地问道:“你给她吃了什么?”

    “锢魂……丹。”

    萧宛如的脚都被他提得离开了地面,她惊恐地挣扎着,见毫无作用,才竭力从喉咙里发说了三个字。

    “不可能,她中毒了。”

    萧宛如表情痛苦,双手扯着他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已经说不出话来。

    不可能,她没有下毒!

    那丹药虽不是什么锢魂丹,但也不是剧毒的药,只是会让人神志不清罢了。

    到时候催眠术会更加容易起作用,同时将两个人的魂魄驱逐出身体,让烈风啸以为鹤卿枝只是受不住催眠而死罢了。

    她怎么可能用下毒这么容易被抓住把柄的办法。

    可是烈风啸不给她解释的机会,眼神中竟然满是杀意。

    不可能,不可能,烈风啸怎么会在乎那个贱人!

    萧宛如意识到烈风啸因为鹤卿枝除了问题药杀了自己,很是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看着她脸色青紫,翻起白眼的样子,烈风啸忽然甩手将她甩了出去。

    萧宛如重重摔在墙面上,砸烂了墙边的一张桌子,然后又掉落到地上,整个人昏死过去。

    烈风啸转身回来看鹤卿枝,吃了解毒丹她的脉象也并未平稳下来。

    他直接扶起鹤卿枝,抬手抵住了她的后背。

    “皇上!”齐卢震惊,烈风啸竟然要自损内力帮她逼毒,在这种不安全的情况下。

    可烈风啸什么话也没说,脸色阴沉地替鹤卿枝解毒。

    他心中却是气闷的,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如同萧君祈一样,竟然不忍心看着她死,无论她是不是以前的那个鹤卿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